第十九章  东方玉婉

来源:[db:来源]作者:admin来源发布时间:2020-09-11
帝国学院的大门,很是恢弘大气。墙壁和路面是昂贵且漂亮的白色大理石堆彻而成,两扇门则是最坚硬的铁木,此时正向敞开,露出里面精致绝伦的风景。白色的围墙高耸,望不……

帝国学院的大门,很是恢弘大气。墙壁和路面是昂贵且漂亮的白色大理石堆彻而成,两扇门则是最坚硬的铁木,此时正向敞开,露出里面精致绝伦的风景。白色的围墙高耸,望不到尽头。沫宛抬头想要看一下到底有多高,一抬头之下,还未看清楚,便被刺眼的阳光刺激得低下头,眼前一片昏花。

八个站得笔直的守卫眼观鼻鼻观心,静静地站在大门两边。因为中级药师考核就要开始,很多人进进出出,多数是穿着白袍的药师。后来沫宛才知道,这个学院跟清风学院不同,这个学院是不限制学员进出的。

“哟,这是哪个乡野旮旯里冒出来的学员?只有六个?还有一个老头,哈哈哈哈,四个学员?什么学院居然只有四个学员?太好笑了!”一个放肆的大笑从人群中爆出来。

众人哄然大笑,看着清风学院一行人目光流露出浓浓的不屑轻蔑。

赵老师冷哼一声,手背在身后,目不斜视的走进帝国学院。青雨眼中暗光闪了闪,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慕初琴嘴角依然挂着淡然的笑容,对于别人的不屑和轻蔑,她好像没有看见般。

沫宛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一抹讥讽的冷笑。

梅鑫和吴良两人愤恨地瞪了那些人一眼,抡拳就要冲上去。青雨及时把他们拉住,小声说了句:别惹事。两人才忿忿地跟上。

“梅鑫,吴良。”青雨放慢脚步,缓缓开口,声音中一如既往的带着温润,“不要让别人的情绪影响了你们自己的情绪,药师最重要的是精神。”

“是!”梅鑫吴良浑身一震,愧疚的低下头去。

青雨点点头,赞赏的看了两人一眼,再满意的扫了身后慢慢跟上的沫宛和慕初琴。他对这两个女孩子的反应极其的满意,连他都无法做到这么镇定。

“乡野旮旯的学院居然有这么两位极品美人,真是白白糟蹋了!”很快,走在后面的沫宛和慕初琴就被人注意到了。

一个淡如幽兰,一身出尘之气,那绝美的脸孔,和娇柔的身段,足以让大多数男人流口水。一个纤细单薄,黑长的发垂直而下,稍长的刘海遮住额头,清丽秀气,眉眼细致玲珑,一双暗黑色的眼睛清明澄澈,璀璨明亮。

其他人注意到那两个美人后,直接把他们前面的男人忽略掉了,纷纷冲上来,七嘴八舌的开口。

“美人,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帝国学院吧?我叫莫玉军,清晖学院的初级药师,很快就能当上中级药师了……”

“我叫洛奇选,炎夏国第一商贾之家,我带你在这朱华道逛逛,看见什么我包了……”

“我叫……”

“我叫……”

“我……”

“我是炎夏国三皇子,慕容白,两位姑娘,请问芳名。”一个低沉带着点浮夸的声音突破争闹的人声,成功让这一方天地沉静下来。那些自称为某某贵公子的男人咬牙不甘的退后一步,嫉妒的看着那个从帝国学院走出的浮艳少年。

沫宛抿了抿唇,慕初琴朝那个自称为三皇子的少年微微行礼,声音淡雅,“三皇子。”

慕容白邪魅的桃花眼微微闪过一抹光,得意的看着慕初琴,“免礼,请问这位姑娘芳名?本皇子愿意当姑娘的向导,游览整个帝国学院。包括本皇子的寝宫。”

调戏,赤裸裸的调戏。沫宛眼色微沉。

“多谢三皇子美意,不过民女需要到帝国学院报到,还请三皇子谅解。”慕初琴欠身不愠不火的说道。

慕容白闻言,不由得觉得有些扫兴。虽然不舍,但确实,每个要考取中级药师证明的都必须到帝国学院报到,这是规矩。他虽然是三皇子,但也没那个资格破坏。他轻佻的勾起慕初琴的下巴,暗昧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本皇子等着,等姑娘有空了,可以到本皇子的府邸参观,本皇子随时欢迎。”

“多谢三皇子。”慕初琴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欠身行礼。然后拉起沫宛的手越过三皇子,走进帝国学院。

沫宛这才发觉慕初琴的手心全是冷汗。

“等等!”三皇子突的叫住两人。

慕初琴浑身一僵,沫宛微微疑惑的扭头看去,却见那三皇子正疑惑的看着她,细细的打量着她的脸,少了几分方才的轻佻,“本皇子怎么觉得,你很眼熟?”

慕容白纠结了眉头,用力的想自己到底在哪见过这张脸,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沫宛用力的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她也在等,等这个人认出自己不同的地方,或许对爹娘的事情有点线索……但是,同样相对的也会有危险,这就是为什么沫宛会遮住眉角处的印记,不让人看出来的原因。

“算了,你们走吧。”想了半天没想出来,慕容白挥挥手,兀自站在原地苦思。

沫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对上慕初琴担忧的眼,轻抚地笑了笑。

慕初琴松了一口气,拉着沫宛赶上等在一边的赵老师四人,梅鑫和吴良担忧的看着她们两,赵老师显然没有这么多注意力,有些不耐烦的瞪了他们一眼。青雨则无奈的笑了。

到了帝国学院报到处,沫宛终于知道为什么赵老师和青雨会有好像很沉重的情绪。清风学院虽然号称所有学院中,考上中级药师证明的人最精英的一所学院,但是近年来一直没有新生过来考核,帝国学院催促了几次,也渐渐的放弃了这所学院。

当赵老师报上清风学院的名号时,那招待人员还愣住了,接着嗤笑,“清风学院不是倒闭了吗?怎么还有人来报名,不会是冒牌的吧?”

赵老师气得脸色铁青,一掌排在桌面上,“什么冒牌,我清风学院人才济济,不过是近几年走低调路线,你不要……”

“嘁,谁知道呢?”招待人员轻蔑的啐了一口,随意的丢出一张纸,转身就去招待别人去了。

赵老师忍了又忍,最后在青雨的劝慰下,才堪堪忍住了上去揍人的冲动。看那招待人员明显是五阶斗气战士,赵老师不会被打死才怪。

几个学员,两个愤恨地瞪着那些嗤笑不已的看着他们的人,一个还在东张西望,一个淡如幽兰。

“东方学姐,你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难道你打算考药师?”一个带着戏谑的笑意的少女走过来,一巴掌拍在沫宛肩膀上,沫宛回头,见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女笑吟吟的看着她。那少女见她回头,脸色显然一愣,“你是谁?”

沫宛却被她口中的东方学姐给吸引住了,皱了皱眉,“你又是什么人?”

“我是礼部尚书千金,玉羽纱,你怎么跟东方学姐长得这么像?你到底是谁?”玉羽纱松开手,倒退一步,警惕的瞪着沫宛,“冒充东方学姐,你想做什么?”

“冒充?”沫宛嗤笑,还未开口,那玉羽纱却被她的笑激得跳了起来。

“你取笑我?你居然取笑我!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取笑我!”玉羽纱尖叫起来,扬手带着一团火光就朝沫宛拍去。

轰的一声炸响,那火光擦着沫宛的肩膀落了空。玉羽纱一愣,沉下眼细细的打量眼前这个和长得有几分相像的少女,刚才的冲动也因她的攻击落空而发泄出来,她冷着眼,“你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