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戏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9
防盗门是密码锁,背后也只有一部仅到达四层楼的电梯,南慈跟着周见程进去的时候,特意绕过了安检。 电梯不断的上行,南慈的整颗心脏却在不断的下坠,她很后悔带着左加妮……
    防盗门是密码锁,背后也只有一部仅到达四层楼的电梯,南慈跟着周见程进去的时候,特意绕过了安检。

    电梯不断的上行,南慈的整颗心脏却在不断的下坠,她很后悔带着左加妮一起过来。

    这个隐匿在喧闹之中的冷僻一隅,即使在严密的层层安保之下,她还是能感受到周围四伏的危机,夹杂着暴力、血腥、金钱的肮脏气味。

    陆时顷用一根无形的细线,将她牵引至此,而她只能选择跃身而入,这个属于他的无间世界。

    倒是身边的左加妮步步轻盈,眼里多是好奇,没有嗅到危险正在尾随靠近。

    电梯门缓缓敞开,烛台式的壁灯很昏暗,南慈眯了眯眼,只能勉强看到长长的走廊,铺着带着粗犷纹路的木质地板,两侧的墙上对称挂着中世纪风格的隐晦油画,紧接着一股浓重的檀木香灌入鼻腔。

    “南小姐,走到头右拐,第三个房间,陆先生在等你。”周见程的脸在沉沉的灯光下更显诡异,他转身返回电梯前,又极其严肃的交代一句:“务必不要走错了房间。”

    走廊里空无一人,南慈的每一步都像踩在深渊上的薄冰,充满着警惕。

    刚转过弯,南慈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从周见程所指的房间里出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是许世年。

    “加妮……”南慈停下脚步,对着身后的左加妮说了几句耳语,她需要跟陆时顷独处的机会。

    左加妮冲着南慈挤了挤眼睛,“交给我吧。”

    “这个给你…”南慈从自己的大衣兜里掏出一把精致的瑞士军刀,塞进她手里,“防身用。”

    左加妮深深皱了眉,嘴角有些苦涩,“你就不怕我再做错事情?”

    “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安全更重要。”南慈沉声,“千万要小心。”

    看着左加妮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南慈站在第三个门前,深深呼吸,记忆里强烈的创痛感再次袭来,她强迫自己镇静下来,用尽力气推开了门。

    门被推开的刹那,南慈的瞳眸紧缩,她乱了方寸,一时间进退不得。

    极度奢华的包间里,光线也暧昧,四处充斥着荒糜的气息,角落的台子上,风尘舞娘被黑色绸缎蒙住了双眼,随着轻柔的节奏,正在用取悦的姿态摇动腰肢。

    陆时顷坐在沙发中间低头抽烟,白色的衬衣上套着一件蓝色暗格的马甲,第二个纽扣处挂着金色怀表,袖口松松向上挽起,露出坚实的小臂。

    听见开门声,他的指尖微微颤了颤,却没有抬眸。

    南慈定了定神,环视一圈,在陆时顷的一侧还坐着两个黑瘦的东南亚男人,眼窝下陷,怀里各自搂着艳丽的女伴。

    她的突然闯入,引得众人侧目,其中一个男人饶有兴味的开口,中文听起来很蹩脚,“陆先生,是你的女伴来了吗?”

    南慈暗自失笑,原来在他的心里,自己已经沦为逢场作戏的女人,她挑了挑嘴角,轻慢言道:“陆先生,希望我没有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