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双方的情况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9
高经理搓了搓手。 被大头狠狠的瞪了一眼。 雨霏的脸色也微微的变了一下。 不过,她又想,自己这边怎么都有四个大男人也不怕他。 “高经理,我是来和你谈正事的,我爸爸在……
    高经理搓了搓手。

    被大头狠狠的瞪了一眼。

    雨霏的脸色也微微的变了一下。

    不过,她又想,自己这边怎么都有四个大男人也不怕他。

    “高经理,我是来和你谈正事的,我爸爸在你们工厂里干了十五年,为你们厂里创造了多少财富暂且不说,我爸爸被那么工厂开除,按照劳动法,你们工厂必须支付我爸爸这么多年来的赔偿金。”

    雨霏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可是,你们不仅没有赔偿,还屡次为难我爸爸,还将我爸爸打伤,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为你们工作了这么多年的人吗?”

    说到最后,雨霏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罗建华,语气微微有些哽咽。

    高经理笑了一下,“哎,先别哭啊!我们没有打伤你爸爸,你爸爸是不小心碰伤的。”

    高经理心想,她到底只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丫头。

    自己随便糊弄一番,这事就算过去了,到时候,说不定还可以一亲芳泽呢!

    想到这里,高经理的就忍不住两眼放光。

    “碰伤?”雨霏反问了一句,神色有些懵懂的样子。

    “对!”高经理忙一锤定音。

    生怕答应晚了,别人就不相信他的蠢似的。

    “那医生的验伤报告要怎么解释?”

    雨霏将那份打印好的验伤报告以及入院治疗的医生小结都放到了高经理的面前。

    “是啊!你要怎么解释?”

    高经理眼睛一转,“这个,有的时候医生也会出错是不是?再说了,对于老罗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在我们的地方碰伤了,我们也给了医药费不是吗?”

    高经理将那份资料推开,“我们厂是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员工的,但是我们也要生活啊!老罗的一些行为对我们厂里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我们也都忍了。”

    雨霏知道,高经理这是故意制造语言逻辑。

    要是她顺着他的话问下去,一定会中了他的圈套。

    甚至到了最后,反而是雨霏他们成了无理取闹的那一方,而他们反倒成了救世主了。

    “高经理,我们是来谈我爸的工薪赔偿的,不是来听你数落我爸的。”

    雨霏冷冷的道。

    高经理看自己洗脑竟然没有成功,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那是你不了解情况,我现在不是就在跟你把这个情况说清楚吗?”

    看来这个人能当总经理,也不是没有两把刷子。

    “那你先说你的情况吧!等下我再说我的情况。”

    雨霏说道。

    高经理诧异的看了雨霏一眼,然后才慢慢的说道,“你还小,对我们镇上的用工条件可能不是特别了解。我们厂呢,一般只要过了四十岁就不能再待在厂里工作了,这不是我们厂里黑心啊,是我们在为你们着想。”

    高经理顿了一下,“因为我们职业的特殊性,厂里的湿气大,湿气重,这人上了年纪就容易患风湿,我们也对这个问题深入研究过,总算是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竹竿问道,“什么办法。”

    高经理叹了一口气,“说是,我们厂里的员工只要在四十岁之前不再接触这类的工作,就有可能把体内的湿毒排出来,你们想想,要是人到老年,患了风湿,那得多痛多可怜啊?我们这不也是为了员工的身体着想吗?”

    高经理说着,忧心忡忡的叹了一口气。

    高经理又看了雨霏一眼,“这个老罗的情况就比较特殊了一点了!老罗家里的情况我们也了解,他是我们厂里的技术主管,为了他着想,我们就多留了他几年,只是今年,哎,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

    高经理说着,一副无奈又惋惜的样子。

    雨霏在心里冷哼一声,“高经理,你已经说你的情况了,现在我就来说说我的情况吧!”

    雨霏拿着那份资料,“据医生的报告上来看,我爸爸的手臂是被人折伤的,脸上和身上的伤和手臂上的伤又不同,所以,我也有理由怀疑,我爸是被那么殴打致伤的。”

    高经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胡说,我们殴打你爸干什么?你这个小丫头不要信口雌黄!”

    雨霏朝高经理摆了摆手,“高经理,你先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

    高经理坐了下来,“那好,你继续说。”

    雨霏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有动机才行,高经理为什么要指使人打伤我爸爸呢?”

    高经理露出了一丝笑意,“对啊?我为什么要指使人打伤你爸爸呢?”

    雨霏接着说道,“所以,我更有理由怀疑高经理私吞了我爸的工薪赔偿。”

    高经理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不要血口喷人!”

    雨霏朝高经理笑道,“高经理,你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到底是不是血口喷人要有证据才行是吧?”

    高经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正想问雨霏有没有证据,突然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中个这个女孩子的圈套。

    雨霏又是一笑,“这个啊,我还真的有证据!”

    雨霏打开自己手里的另一份资料,“我已经去镇上的社保局和相关单位查过了。你们工厂和我爸是签订了劳动合同的,合同里明明白白的写着,如果你们毁约的话,需要对我爸这十几年的辛苦劳动进行赔偿。这份合同,你们应该也有吧!”

    雨霏拍了拍自己手里的合同。

    高经理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非常难看。

    他怎么忘了还有这么回事呢?

    高经理的脸色难看了一会,马上又恢复了过来。

    “你还小,哪里懂的这其中的关节啊!我们是签订了合同,但那也只是,呵呵,做不得数的。”

    “合同只要一签订,就代表即时生效,怎么会没有效呢?难道你不怕我们去告你们吗?”

    高经理的脸色也瞬间狰狞了起来。

    “你去告啊!你真以为自己能耐了是吧?”

    “干嘛突然发那么大的脾气呢?”

    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一件红色绒面包臀裙,长相妩媚打扮妖娆的女人靠在门上娇声娇气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