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煮熟的鸭子都飞了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9
到沈聿家的时候,只有赵清儿一人在家。沈聿因外交出国了,沈弋言、沈洧都在部队没有回来。 三个晚辈来家里,正好热闹。 赵清儿拉着顾尔歌在客厅说话,施宇和邢桑径直往……
    到沈聿家的时候,只有赵清儿一人在家。沈聿因外交出国了,沈弋言、沈洧都在部队没有回来。

    三个晚辈来家里,正好热闹。

    赵清儿拉着顾尔歌在客厅说话,施宇和邢桑径直往后院走,俩人说有事情谈。

    赵清儿说,“时代广场的事,我们都知道了。你二叔让我转告你,让你不要管。”

    顾尔歌笑,“二婶,你这个话,三叔三婶跟我说过,我爸也跟我说过。你们这样耳提面命,我不敢放肆。”

    赵清儿拍了拍她的手,“你知道就好。”又说,“还有嘉业的事情……”

    顾尔歌说,“放心吧,二婶,嘉业的这趟浑水,我也不去搅。”

    赵清儿欣慰她考虑周全,又问她外婆身体怎么样。

    尔歌回,“挺好的,只要不劳累不伤神,就没有什么大事。”

    两人又说了些别的,一直说到家里佣人摆饭,施宇和邢桑也回来了。

    顾尔歌笑,“你们俩时间掐得可真准。”

    赵清儿问,“你们俩说什么去了,说这么久?”

    邢桑眼珠滴溜溜地转,没有说话。施宇的表情有点沉重,回,“没什么,就是问问他学校的事儿。”

    赵清儿没有再继续问,招呼大家坐下吃饭。顾尔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他的眼光不避不让,尔歌也没有起疑,跟着坐了下来吃饭。

    吃完饭玩了会儿,三人就回去了,下午约了向维北出来看电影吃饭,当作顾尔歌回芜城前的小聚。

    吃完饭,先送了邢桑回家,非要顾尔歌等着,说有东西让她带回芜城。

    接过东西,一个中等大的方方正正的盒子,包得很精致,顾尔歌掂量了一下,实在猜不出里面是什么。

    邢桑说,“你帮我带回去给YO,这是我给他的新年礼物。”

    顾尔歌哼了一声,“我的呢?”

    邢桑接话,“你的礼物应该问姐夫啊!”

    向维北听了,在旁对邢桑竖了一个大拇指,邢桑对他眨了两下眼,得意至极。

    顾尔歌看他们俩挤眉弄眼的,又对向维北说,“这就是你们不给我准备礼物的理由?”

    向维北笑,“这个理由很充分合理嘛。”

    尔歌撇了撇嘴。

    等送完向维北,施宇和顾尔歌坐在后排,他把她的手握在手心,“想要礼物?”

    顾尔歌笑着摇头,“就是逗邢桑的。”

    施宇笑而不语。

    等到了顾家,施宇跟着下车,尔歌问他,“这几天都住这边,会不会不太好?”

    施宇问,“你不想让我陪你?”

    顾尔歌说,“不是,我是怕施叔叔和余阿姨有意见。”

    施宇笑,“反正都住了这么多天了,也不差这一天。”

    尔歌就笑。

    两人牵着手进了屋。

    刚把门打开,顾尔歌在门口就惊呆了。

    入目之处,全部铺满了红玫瑰,就连楼梯和护栏都不放过。

    顾尔歌惊呼一声,条件反射地看向施宇,施宇看着她,笑得宠溺。

    “这份礼物喜欢吗?”

    顾尔歌开心地跳起来,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很喜欢。”

    施宇回抱她,“以后想到的红色,都回忆今天好吗,不要再想其他的。”

    顾尔歌感动,重重地点了几下头。

    ……

    ***终于回忆告一段落的分割线***

    她记得那天,她睡梦中都闻到花香,就跟今天一样。

    多年前的她在笑,而今天的她在哭。

    哭到脱力……

    包里的手机一直在响,她没有接,但对方似乎有一种不接电话不罢休的气势,一直打。

    她缓了好一会儿,把包里的手机拿出来,按了接听,没有说话。

    对面是夏素,她问,“你包里带药了吗?”

    顾尔歌翻了一下包,没有。

    夏素像是猜到了一样,说道,“你现在回来,或者我现在过去!”

    顾尔歌知道她担心什么,有气无力地说道,“师姐,不要折腾了。”

    夏素不言。

    顾尔歌又说,“我们之前说好的事,可能要提前了。”

    她之前就跟夏素说过,她想把公司交给她主事,说她想长住M国了,不再回来。

    夏素问,“这么急?不是说好明年年底才回去的吗。”

    尔歌疲惫地说道,“算了。”

    算了,不想再等了。

    之前回来,是想重新开始,也是想等一个重归于好。可是现在她有点怕了,怕等来的是一个重蹈覆辙、悲痛欲绝。

    但是有的事,她始终是要做的。

    比如九月手腕上的伤……

    顾尔歌说,“接下来你就先熟悉熟悉,有不懂的问我,我要去做别的事。”

    夏素问,“什么事?”

    顾尔歌说,“关于九月的事。”

    夏素就不再问了。

    一夜无眠。

    第二天,叫来了房产中介,让他把这套房子挂出去,又把钥匙交给了他。

    她在酒店开了一个月的房,之所以不住芜城自己家的别墅,是因为那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和外婆的、和九月的,还有和施宇的。

    现在她的状态,是真的没有精力再去抵抗由回忆带来的各种情绪。

    她请人去调查了李九月的丈夫周行,还把李纵、陶堇、周行和九月的银行流水各打印了一份。

    看样子这几年,这李家全仗着每年那几个赚钱的项目过活了,愚蠢不自知!要不是九月是他们家的,这些项目顾尔歌也不会点名让手下找李纵家合作。

    既然九月都死了,那这便宜也不给他们占了。

    当即打了几个电话,是之前准备给李家的项目,双方都在交涉细节了,只是还没有签合同。电话那边听完尔歌说暂停跟李家合作,别提多高兴了。李家能力没有,价格还比同行高,效率又拖沓,底下的人早就厌烦跟其打交道了。

    要不是老板指定要跟李家合作,谁受这份气啊!

    撤销合作,这对于李家来说,无异于“煮熟的鸭子都飞了”。对方当然不肯放弃,周行打听到了甲方负责人今天中午会在芜城酒店宴客,便不请自来了。

    他算好时间来的,只见到甲方负责人,他的客人还没到。

    周行装作偶遇,上前跟负责人打招呼,“杜经理,好巧啊,你也在这儿吃饭啊。”

    杜嵩心里是看不起他的,业内都盛传这位是个“软饭硬吃男”。但是场面话还是要讲的,久经职场,谁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合作,特别是这几年,好几个赚大钱项目老板都指定给李家做,这其中肯定有门道。

    他也回道,“是巧。周总是约了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