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准备营救孟串儿的火力已经集结完毕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9
同样被惊醒的还有苏珊娜,这种声音对于两个战地记者来说并不陌生。或者说,对于任何一个常年在这里的人来说都不陌生。 但是再熟悉也无法习惯。在驻地的时候孟串儿会跟超……
    同样被惊醒的还有苏珊娜,这种声音对于两个战地记者来说并不陌生。或者说,对于任何一个常年在这里的人来说都不陌生。

    但是再熟悉也无法习惯。在驻地的时候孟串儿会跟超哥和丰隆一起躲进地下室玩斗地主。打开一包瓜子或者芒果干,再整点小啤酒。

    “你今儿弹了我俩十六个脑瓜崩了,等一会双倍还回来。”……

    “回来再弹你们十六个,别墨迹赶紧滚。”……

    人去过正常生活的时候总会觉得习以为常,等失去了那种习以为常你就明白,困了有床睡,饿了有饭吃,三五知己,偶尔小酌,父母都在,要是还有个能往心里去的人,这样的生活就是天堂。

    有些离别从来都没有预兆,那天的阳光也许都非常好,他们轻轻地出去,关上那扇门,就再也没回来。

    砰!砰!砰!爆炸地点离她们的破屋子很近。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又传来了一阵自动步枪的声音。紧接着又传来更频繁的爆炸声。交战的声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屋子里的灯泡一直没有关掉,孟串儿能够看到苏珊娜的眼神。

    她看上去也没有害怕,目光炯炯,若有所思。

    接着交战声音小了一些,大概战区向远处转移了。寂静了一会之后又开始了哒哒哒哒哒哒,还有砰砰砰的爆炸声。

    今晚留下来看守她俩的是德哈拉。他睡在那张仅有的暗红色的毯子上,枕着那个应该已经发臭了的暗黄色枕头。

    伴随着爆炸声和哒哒哒哒的声音,这货睡的嘴角流涎,鼾声大起。

    这种交战声音似乎是阿富han夜晚司空见惯的声音,不知道谁跟谁,甚至不知道哪个国家在跟哪个国家。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事情你们都不知道。

    前几年孟串儿有一个驻委内R拉当翻译的高中同学,他跟孟串儿讲了一个真实的段子。

    委国比较热,夏天的时候更是让人难以忍受。他们还是住在富人区,治安算全国最好的了。

    有一天突然停电了,风扇和空调就发挥不出应有的职能,人们心里的火给炎热增加了暴虐的气氛。

    于是这个同学在微博上发了一条消息:村儿里一停电,枪声响一片。

    而阿富han的状况只会更恶劣百倍。此刻的孟串儿没心思合计是不是会被炸死,因为她已经快被饿死了。

    并且术后没有补液,孟串儿浑身都如同被放进火中炙烤,又疼又干燥。别人都是等风来,孟串儿现在是等屁来。

    尽管这屋子里的地上放置的食物只有饼干和饮料,但是在此刻的孟串儿眼里那比任何珍馐佳肴都会美味。

    她用手指在旁边的墙壁上挠出来一个阿拉伯数字1。破木头门里有光到没光,已经过了一天了。

    时间的流逝在这里无比漫长,孟串儿想到了那个电影,李安的少年派。海上的世界失去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一片荒芜。

    人在那种情况下容易崩溃,孟串儿暗暗地给自己鼓着劲儿,这才一天,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出去。哪怕希望过于渺茫。

    卡尼出去找他哥了。卡尼在于小山反复在屋子里踱步,快用脚蹭出个坑的时候终于回来了。

    于小山望着他,强行控制自己的情绪起伏。

    “于,查到了,那个车牌最后一个尾数是6,属于一个叫做哈尼亚网络的反政府组织,她和一个米国的记者被关在一起,目前安全,就是胃部受伤了,已经做了手术了。”

    还好是胃,也已经做了手术。如果是肺或者心脏后果不堪设想。于小山松了一口气。

    随即又紧张起来,胃部受伤,怕是连东西也没法吃,医疗设施什么的估计也是想都别想。

    于小山问道:“怎么扯出个米国的记者?这是个啥组织?”

    “米国非常重视他们的记者,米国的记者也比较有分量,哈尼亚网络是个比较脏的组织,什么都干,绑架女性卖给富豪做“幸”奴、恐袭威胁政府,贩毒倒卖军火……规模不大,目前孟被关的地方其实也并没有几个人守着,不过全是荷枪实弹,凭咱们俩想进去也是不可能的。”

    “位置确定吗?”

    “于,这是老A亲自派人查出来的,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偏差。”

    可是于小山知道,孟串儿多呆在那个鬼地方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她刚做完手术,身体一定很虚弱,在那不可能得到最好的术后照顾,她再强悍现在也一定又惊又惧。

    于小山此刻的急切恨不得飞进那个她所在的地方,再这么下去不用等去救她,他就得先疯。

    “卡尼,能不能联系上哈尼亚网络的老大?他们想要什么?我能否跟他谈一谈?”

    “于,老A只肯做到这一步,这已经是格外破例了。哈尼亚网络规模再不大也不可能让你一个外国人轻易见到,更何况他们要的东西也不是凭你一己之力能提供的,于,我知道你在中G生意做得不小,但是即使他们要钱,你倾家荡产也给不起。”

    于小山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我知道了,卡尼,那就只剩最后一条路了,你跟你哥应该认识一些雇佣兵吧?每个我给二十万美金,给我找十个雇佣兵吧。”

    卡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于!你疯啦!据我所知雇佣兵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十万美金,而且有的都挣不到,用不了这么多。再说你们政府的大使馆一定会救人的,你只需要等待……”

    “我TM等不了了!我知道,可能五万也能找到人,但那是让他们去工作,但这个价钱是买他们去给我拼命。你明白吗?”

    卡尼叹了口气:“好吧,于,这个价肯定大把人抢着干。你对你未婚妻真是情深义重,我很敬佩你,也很羡慕你们的感情。”

    在俄罗S的那些年,卡尼也是跟于小山天天混在一块的。那些年俄罗S有一种组织叫“光头党”,见到外国人就打。

    一次卡尼被五个俄罗S人围着打,于小山一个人冲上去救他,也被打个半死,两个人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

    也躺出了超越国籍、种族、政治……等等的友谊和对彼此毫无保留的信任。

    那时卡尼喜欢吃中国菜,俄罗S的冬天蔬菜奇贵无比,一颗白菜的价钱能是一斤排骨的十倍以上。

    于小山整天换着花样地做菜,红烧牛排,牛肉土豆,葱爆羊肉……卡尼蹭了不少饭,俩人也曾经一起泡俄罗斯大妞。

    一起讨论爱情——那时候的于小山对爱情有期待但是并不认为自己剩下的人生会遇见,卡尼是根本就不相信。

    看到如今不顾一切的于小山,曾经的样子重叠在脑海里,卡尼很是唏嘘,这可能就是那时候于最想要的爱情吧,如果爱情是这样让人疯狂和痴迷,还真是让人忍不住在自己身上衡量和期待。

    于小山不由分说地打断了他的思绪:“卡尼,要快,快!”

    也许是钱给的实在到位,卡尼的速度快到不可想象,第二天就已经把十个雇佣兵找齐了,而且装备精良,两支M16,两支G36,剩下的六只全部是被称为“雇佣兵右手”的FAL,甚至还配备了三辆装甲作战车。

    其中一个乌克兰退伍军人出身的大兵由于出色的履历和经验被临时任命为本次行动的队长。

    队长扔给于小山一把AK47让他防身用,又教会了他基本的使用方法。

    于小山在东北农村长大,玩过警察的64,也玩过俗称“洋炮”的单管猎枪。后来国家管制枪逐渐严格才作罢。

    所以对于枪他并不陌生,只是准头方面就不敢保证了,纯当防身。

    乌克兰大兵画了一张草图,指着图对于小山说:“左面半山上的这个平民区就是喀布er的平民窟,绝大多数人来自外省,非常贫穷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即便出了恶性案件,警察和政府也不会管。你的未婚妻被关在这里。”

    他拿出来了一张照片,印在草图旁边,照片上是一片层层叠叠土房子,按照梯田的样式排列而成,每一个都破破烂烂。

    队长用手指着那片土房子的右上角的一个二层楼的土院继续说道:“这里大概会有20多个到30人,武器主要是AK和M16,但是不会都在院子里呆着,散布在这个地区的各个进出口的位置。”

    于小山专注地听着,脑海中构想出队长描绘的位置布局的画面。

    队长继续道:“这些人平日里也会干一些抢劫之类的勾当,所以在救人的时候装甲车不能先上去,因为他们会回调人回来。而我们这三辆装甲车都属于警用装甲车,车载武器配备是水枪,基本杀伤力为零。但是玻璃是特殊制造的比一般防弹玻璃还要坚固许多,所以于先生,你坐在其中一辆车里不要动,就是百分之百安全的。”

    于小山摇摇头:“我开一辆吧,这样可以为你们节省一个人。”在他心里去营救孟串儿他必须参与,不为什么,就是必须。

    队长挑了挑眉毛,竖了竖大拇指:“你很勇敢。”

    “可以马上出发吗?”

    “你是雇主,你请便。不过请先付给我们百分之五十的定金。”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