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外面的世界(一)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30
转眼就要毕业了。 “楚楚,你都快要毕业了呀,帮哥再送个东西呗!”一天上学的路上,小松哥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漂亮的木头梳子,桃花木,这里最好的木头了。 慕容晓东和……
    转眼就要毕业了。

    “楚楚,你都快要毕业了呀,帮哥再送个东西呗!”一天上学的路上,小松哥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漂亮的木头梳子,桃花木,这里最好的木头了。

    慕容晓东和邻家小志一边起哄:“小楚楚你可得当心点,这可是小松哥花了快两个月时间亲手雕刻的。交不到嫂子手里我们都可是不答应的。”

    慕容楚楚笑嘻嘻地接过梳子,夹在书里,放进书包。一伸巴掌伸到小松哥哥鼻子尖,被小松哥哥啪的拍到一边去,口袋里摸出一个红红的桃子。“给你!上次跟师傅去人家家里吹唢呐主人家给的。”言犹未尽的又回头叮嘱一句:“叫你那同学别乱说啊,叫你爱玲姐下个逢集在镇东头等我。记住,下个逢集。”

    “好哒!”慕容楚楚挥挥手一蹦一跳的跑走了。赶紧去学校找个可以帮助的人才是要紧的。急不可待地盼望自己那空间可以快点打开。一路冲进学校,一路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吓得成绩略差的同学落荒而逃。

    自从发现了开启空间的捷径之后,慕容楚楚睡觉都要笑醒了。走路都是带风的。见人都是热情的,尤其成绩差的。热情似火啊!

    “沈鹤沈鹤别走,等我一下。”气都不喘的追上去。进学校的大门都看见沈鹤安安静静地在林荫路上走,赶紧喊住了。立在一棵高大的白杨树下,少年沈鹤身材挺拔,微微含笑的唇角上扬着,静静地望着慕容楚楚。玉树临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吧!那目光恍若一束温柔的月光,清澈温凉,慕容楚楚心都动了,想起前世那个站在路口看着自己离去的青年,乌黑的发,天蓝色的牛仔裤子白球鞋。如果重生可以改变一些事的话,就让这个少年今生不要受到上一世的痛苦吧!

    慕容楚楚就是一个“颜值控”,抵挡不了美色诱惑,虽然对方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还是很喜欢,嗯,自己这老牛不吃嫩草,欣赏一下还是可以的吧。

    把小松哥哥的梳子交给沈鹤。沈鹤上学放学总是要路过爱玲家门口。

    “沈鹤,你考哪一个初中?”慕容楚楚随手丢给沈鹤一个桃子,自己往嘴里塞了一条泡泡糖。

    “二中。”沈鹤握着桃子想了一下,又说“不过,我姑姑想让我去考县一中,说是县一中考地高更容易一些,还说是宁当凤尾不做鸡头。我自己倒觉得我还是上镇二中更合适。”

    “县里小学都有英语课,我们上县一中跟不让,很吃力的。”慕容楚楚认真的想了一下,“要不咱俩一起学英语吧?上初中了更容易跟上一些。我大堂哥在家里时候教了我一些。”编了个谎言,不然自己这英语六级的水平可怎么交代。

    沈鹤点头,“好,我不耽误你学习的情况下你教我吧,我在家听的录音带听不懂太快了。”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我该学习骑自行车了,我家那个老自行车太高了,我这小个子够不着。我今天回家就给我妈说,换个新的自行车,我也想上二中。你就给我讲讲怎么骑自行车吧”。

    前世,家里有一辆大二八自行车,慕容楚楚快要上初中时候和妈妈提出,买新车,新车没有大梁,个子小的也能骑,。慕容妈妈觉得买了新的自行车骑上一年都是旧的了,大儿子找了对象结婚时候是要买新的自行车的,又得重新买,太浪费了。于是一直没有买,直到慕容晓东结婚,女方要,才买了一辆,那时候慕容楚楚已经去县城上学了,新的自行车是嫂子的,锁在新房里。慕容楚楚没有碰过,自行车都不会骑,成了笑话了。在县城时候车总是不那么准时,四十里路有时候都是半夜还正往家里跑,抄近路,从庄稼地里斜回来。后面村子里女同学心爱都有一辆自行车。总是在路上捡到慕容楚楚,俩人结伴,路上,慕容楚楚学会了骑自行车。那个时候慕容楚楚15岁用双脚走完了初中。

    放学后,放下书包拎着草篮子去割草。农村的村里村外遍地都是荒草,一会儿割了一大篮子。拖到小桥边上。把脚伸到水里,有小鱼在脚边溜过来滑过去,倒也有趣。口袋里摸出一本手写的小册子,在书上抄下来的,便于携带,没事儿时候掏出来看看,掩饰自己的博学多才。又翻出野鸡蛋对着夕阳看了又看,薄薄的蛋皮,能透过光看到一个小小的暗影,这四枚蛋都是受精卵。闭了眼睛,用心感受掌心的骚动,这四枚蛋忽然像有了感应似的骨碌碌滚进了空间。这一变化让慕容楚楚惊讶极了,仿佛看到了科幻世界。傻子似的呵呵傻笑。

    可惜,自己手跟着伸向空间时候,被一层柔韧透明的墙壁阻止了。

    夕阳西坠,暮色四合。村子上方已经炊烟袅袅,好像以前看过的一副画。终于等到了妈妈。帮妈妈拖着锄头,妈妈背起来那一大篮子的草,一起回家。夕阳的微光将瘦小的慕容楚楚拉成细细长长的面条状,正努力的跟上妈妈的脚步。

    “妈,我想买一辆自行车,我该上初中了。”

    “哪里有钱啊,你大哥正谈对象,得攒钱给他办婚事呢!咱家刚盖了新房子省省吧,旧的自行车对付着骑吧”。妈妈顿了顿脚努力挺挺腰杆,背上的草太重了。

    “我自己买,自行车是二百六十块,我钱不够你帮我凑点呗!我爸不是刚刚给家里打过钱嘛?”不指望妈妈帮自己买自行车,自己在这个家庭生活了一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妈妈一辈子努力想让三个孩子都过好。把所有的精力投注在长子身上,觉得长子过好了,次子才会好,长幼有序,一个一个来,可是,她忘了,每一个孩子都在不停的长大,在她不经意间另两个孩子已经悄悄长大了。

    慕容家的口号是:男女平等。孩子们一视同仁。可是还要一条潜规则:以长为尊。

    慕容楚楚坚持,钱,还是攥在自己手里才是硬道理!

    慕容妈妈确实不知道自己女儿手里有多少钱,她自己的藏的钱可结实呢。怕她年龄小弄丢了,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钱。平时卖鸡蛋卖羊的时候,尽管自己舍不得,也不得不给十块八块的奖励。自己这个女儿可是真够财迷的,不戴花不要衣服不要吃的只要钱,自己老公有钱时候打发她去买个烟还给她跑腿费。

    “你有多少钱了?”妈妈试探着问。

    “两百不到吧。”

    “那还差六十哩!”妈妈不信,这个丫头鬼精鬼精的。总是想往自己手里划拉钱。“要不你大哥订婚时候先把这二百借给我用用,回头我再给你买自行车,反正你哥结婚也得买自行车,你不就有新车就骑了?”

    慕容楚楚头摇的拨浪鼓似的。前世妈妈都是这样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