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内讧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30
“该死,还是来晚了一步!” 当秦岚和方妙歌赶到后山的时候,肖天马翔也已经带着人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路口。 秦岚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方妙歌带着她,再怎么跑也很难……
    “该死,还是来晚了一步!”

    当秦岚和方妙歌赶到后山的时候,肖天马翔也已经带着人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路口。 秦岚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方妙歌带着她,再怎么跑也很难跑到这帮学校社团运动队员的前头去。

    况且,看肖天和马翔的意思并不准备上山,好像要在这里守株待兔一样。这让方妙歌和秦岚是更加没有机会进去报信了。

    两个女孩子就这样躲在树林边上,眼瞅着叶谦成为瓮中之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干着急。方妙歌到还好,毕竟她不是普通人,眼前这些学校社团的人虽然人数众多,但方妙歌还不放在眼中。

    这个时候,方妙歌也只能咬着贝齿,心中犹疑道:算了,算了,要是那家伙真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大不了我出手帮他一把好了。

    秦岚和方妙歌不同,她可没方妙歌的底气。只能坐看干着急。

    猛的,秦岚美眸一转,拉着方妙歌问道:“妙歌,你有叶谦的电话吗?”

    方妙歌无奈摇头:“我怎么会有他的电话呢?我和他见面不过就几次而已。再说了,学校里面是不能用手机的,想来,叶谦应该也没有手机吧!”

    “完了,完了,这种紧要的时候,又联系不上他,这下该怎么办啊?”秦岚焦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踱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后山上下来,径直朝着路口走来。

    肖天凝神远眺,眼中杀气腾腾,兴奋道:“兄弟们,那小子来了!”

    听肖天这一嗓子这帮刚刚在叶谦手里面吃过亏的篮球队的家伙们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就将叶谦给生吞活剥了。而另一边,马翔带领的棒球队成员一个个却是翘首期盼,想看看能够将肖天整得灰头土脸的叶傻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常年练习棒球,马翔的眼力到是很好,隔着老远就看清了来人,朝着肖天不屑一笑:“阿天,你可真够可以的,不就是个低年级学弟吗,还是一个人,你居然连他都搞不定。这事情要是传出去,那笑话可就大了!”

    肖天哼了嗓子:“马翔,别小看这小子,这小子很能打,我估计他的身手不在金泰铭之下!”

    “金泰铭?”马翔一愣,他可没想到肖天能给对面那个弱不禁风的少年这样高度的评价,不过转念一想,马翔乐了:想来是肖天这家伙在人家面前丢了脸,故意夸大其词说叶谦和金泰铭有一样的身手,这话绝对不可信。

    这些人在观察着叶谦,叶谦同样也在观察着这些人。

    虽然早就看到小山坡下黑压压的一片,但叶谦并没有退缩,反而扛着张昊,迎了上去。此时此刻,叶谦的嘴角忽然划过一抹俊邪的笑容:“好家伙,来了这么多人,不过来得正好,本座正愁没地方去找你们呢?”

    秦岚远远看见叶谦肩膀上居然还扛着一个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下来了,心中顿时一紧,压低声音,骂道:“这个傻子,笨蛋,白痴。明明看到这么多人在这里堵他,居然还不跑,他要找死吗?”

    一边说着,秦岚已经伸手掏出了口袋里的电话,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事有不协,就立刻打电话报警,请求支援。

    叶谦扛着张昊,依旧闲庭信步,安静的山道上就听到踢他踢他的脚步声,声音一步一步靠近路口,给人以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

    一时间,路口处,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戛然而止,整个后山安静的可怕。

    一直走到山路上倒数第三个台阶,叶谦的脚步才停下来,歪着脑袋,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这群人,眼神中充满了邪魅的笑意。

    玩味的笑着,叶谦并不像常人那样被这数量不少的人给吓住了,而是略带戏虐的率先开口:“好大的阵仗啊,大个子,怎么,这么快又叫了人来,想找回场子?”

    堵在路口的这些篮球队和棒球队的人都一愣,尤其是马翔,冷嘶了一声,心中出现了和当时肖天一模一样的心理:咦,这家伙难道是怪胎吗,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居然不会紧张、害怕的,真是邪门了,学校什么时候出现过这号人物了?

    肖天到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上前一步,瞪着叶谦:“小傻子,你别得意,刚刚在操场上是我们兄弟一时大意,才上了你小子的当。这次我们将后山路口堵得死死的,你是插翅难飞!”

    叶谦扛着张昊,不屑的哼了一声,调侃道:“大个子,还别说,我还真是蛮害怕的!”

    叶谦虽然这么说,但神情哪里有害怕的模样,根本就是在挑衅肖天和马翔。

    “叶,叶子哥,把我放下来,你,你快跑吧,他们这么多人,你会吃亏的!”张昊醒了,虚弱的声音传到了叶谦耳朵里。

    叶谦低声呵斥了道:“扯淡,我叶谦还从来没丢下过自己的兄弟过!”

    “叶子哥……”

    “行了,别费话了,你给我好好呆着就行,其余的事情不用你管!”不等张昊说完,叶谦霸道打断。

    三四十人对一个人,看上去叶谦丝毫没有胜算。在这种情况下,叶谦依旧不慌不忙,一双妖异的眸子绽放出别样的光芒。

    “马翔,别愣着了,叫兄弟们上,今天老子不废掉这小子一双腿,老子肖天这个名字就倒过来写!”

    肖天愤怒吼叫,他和叶谦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再多威胁的话那都是纸上谈兵。如今的局面要么就是东风压倒西风,要么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没什么好商量的。

    不过马翔心中想的和肖天却不一样。他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冷笑了一声,站了出来。

    “学弟,今天这场面你也看到了,你抹了肖队长的面子他断是不能与你干休的。要不然这样好了,我出面当个和事老,你呢给肖队长赔个不是,改天再请一桌酒,这件事情咱们就算揭过了。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毕竟大家都是校友,又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深仇大恨,你说是吧!”

    马翔的话说的到是客气,但一边的肖天却恨得牙痒痒的,他找马翔来可不是让他来做和事老的。肖天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教训叶谦,打得叶谦生活不能自理。但马翔这一开口,整个事情就都变了。光是赔礼道歉,赔一桌酒,那可不是肖天乐意看到的结果。

    当然了,马翔也有马翔的心思。在马翔看来,能够轻轻松松的教训肖天这十几号人,面前这个绝对不是普通角色,而肖天找自己来,显然是替他擦屁股的,要是自己棒球队的人和这小子交手,再重伤几个,这可不是马翔想看到的。马翔这个人,别看他其貌不扬,但却深谙韬略,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最好的解决办。

    只不过来帮了个场子,还能不费一兵一卒的得到肖天许诺的好处,何乐不为呢?

    马翔的如意算盘是打得砰砰想,但篮球队这边可就不干了:“马哥,赔礼道歉是不是太便宜这小子了?”

    马翔眼神一拧,瞪了篮球队那名说话的男生一眼,吓得那名男生连退两步,不再开口。

    肖天和马翔的态度叶谦都看在眼中,心中饶是如此道:哦,看起来这两个家伙还不是一条心的。

    叶谦到底是修炼无数年的人精,抓住这一点他的心中立刻就有了算计。

    坏笑了一声,叶谦朝着马翔道:“你是谁?这帮人中你说话有这个分量吗?”

    马翔一愣,毕竟在一中校园他怎么说也是风云人物和肖天其名的大社团的队长。没想到叶谦根本就不认识他,还反问了这么一句。

    这个时候,马翔身后的棒球队立刻就有人跳了出来,一脸傲娇道:“小子,怎么说话呢,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一中棒球队的队长马哥,他说话自然算数,在一中,还没有谁敢不买我们家马队长的账!”

    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个默默付出的女人,但大多时候,成功的男人背后也有一些张扬拍马吹牛逼撑场子的男人。

    这名棒球队员到是给自己家队长撑起了场面,但这话却惹得一边的篮球队很不满意。篮球队员们一个个怒火中烧,目光都投向了一边的肖天,等待着肖天发话。

    肖天冷冷的看了一眼马翔,要说马翔想要开口当和事老,他还能够忍受,但这些人当中马翔想要突出他高自己一等,有完全的领导权和话语权,这一点,肖天断然不能接受。

    重出一口怒气,肖天对马翔不客气道:“马翔,老子今天找你来是让你帮忙收拾这小子的,不是让你来当和事老的。如果你要是害怕了,就乘早滚蛋。老子的篮球队自己解决这件事情!”

    马翔面色微跳,很是难看。他没想到肖天这家伙居然当中这么多人的面,如此不给自己面子。

    “艹,肖天,你**的怎么跟我们队长说话呢,连一个傻子都收拾不了,还敢在我们棒球队面前蹦跶,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棒球队这边见肖天出言不逊,率先发难。

    而篮球队这边也立刻火气上涌:“牛涛,你他娘的说什么呢,信不信老子先收拾了你!”

    “林志柏,你有胆就上来,老子还怕了你不成。”举着棒球棍,牛涛气势汹汹,毫不退让。

    顿时,后山路口处,本来一起来干叶谦的两队人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个阵营,左边篮球队,右边棒球队,水火不容,好像立刻就要爆发一场冲突一样。

    叶谦依旧扛着张昊,根本没打算趁机跑掉,到很有雅兴的歪着脑袋,在一边看着。三言两语,不费吹灰之力的挑起这帮家伙的内斗,论心智,不管是马翔还是肖天和叶谦这样的老怪物比起来,简直如稚嫩童子一样。

    黑暗的树林边上,秦岚离得比较远,根本听不清叶谦在和他们说什么,看着混乱的场面只能不住的扰头,有些想不明白:“他们,他们不是来找叶谦打架的吗,怎么,怎么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来了,真是奇怪!”

    反到是方妙歌脸上没有半点怪异,有的只是吃惊。方妙歌的耳力到是将叶谦和马翔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此刻,方妙歌的美眸直勾勾的盯着叶谦,心中感叹那个站在台阶上看戏的少年的心智居然如此的恐怖,根本就不像一个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