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二百八十七章 内核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30
我被烦的不行,就示意她等璩娇闭关后再说,这才让紫绛稍微多了一些耐心,但也是死死盯着我,或许在她眼里我已经是个高大正直的存在了。 璩娇果然老老实实的去修炼了,在……
    我被烦的不行,就示意她等璩娇闭关后再说,这才让紫绛稍微多了一些耐心,但也是死死盯着我,或许在她眼里我已经是个高大正直的存在了。

    璩娇果然老老实实的去修炼了,在服食了毒丹后,又开始拿出了木雷属性的琼膏进行炼体,看着她服食止麻仙丹还一副凝眉痛苦的样子,紫绛脸上全是不忍心。

    我带着她离开练功的地方,路上就被缠着没法子的说道:“痛苦只是暂时的,况且她现在的修炼方法已经没办法不痛苦了,要减缓这痛苦,只能把毒素提到最高,把输出提升几倍,如此一来,毒素才能更快速的离开她的身体,最后嫁接到仙器上面,既是说,最后达到以毒养器的目的。”

    “以毒养器?什么意思?”紫绛完全不理解的问道。

    “我会为她量身制作一套仙器,让她在使用木雷之毒的时候,能够把木雷之毒转移到这仙宝上面,这件仙宝会因此累积木雷之毒变得越来越强,而她身体的毒素也会因此转移走,长此以往后,毒素逐渐越来越少,甚至随后维持在可以忍受的程度,如此一来,岂不是两全其美了?”我笑道。

    “我知道了!那就是说,最后那件仙器容纳琼膏毒性,而她的修为还会稳步提升?可是已经制作出来了?”紫绛连忙问道。

    我摇摇头,笑道:“哪有那么简单?木雷之毒我也研究了下,倒是个厉害的仙法,创造之人非常的聪明,当然,没有用在正事上面,这仙威谷古怪者邪恶者甚多,一个个都没学好,要不然凭借他们的雷法,这名头还会那么可憎?”

    “那倒是……那夏大哥快点炼制吧,我也不想再看着璩娇妹妹那么痛苦了……”紫绛央求道,我点点头,这事优先度当然得提到最高。

    炼制仙器对我来说驾轻就熟,在对木雷之毒足够了解后,我也开始用木属性琼膏为主,辅以雷属性和其他玄属性的琼膏制造仙器,为了让她更具有战斗力战斗力,而这把仙器为了配合她的木雷攻击方式,我打造成了法剑的模样。

    仙凡境对于法剑的运用很广泛,因为兼顾了力量的同时,对本身法力的增幅也异常明显,相信就算璩娇没使用过也可以运用得很好。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我为了能够更好的观察两位姑娘修炼的情况,一直和她俩住在了这忘忧峡的院落中,这里是师长们观察地脉水源,物种栖息的观察站,建筑虽然不是很奢华,但也颇具特点。

    裂峡别院建造在悬崖边上,前方就是裂峡蜿蜒的河流,也算是在仙威谷的控制圈边缘了,所以看到的山河景象比在仙威谷更近一步,随着日出日落,让人沉醉景致之中。

    然而景色虽好,但修炼上却并不省心,璩娇修炼了我改良的木毒功法后,因为加强了三倍的力量和痛苦,好几次也直接晕眩了过去,那是药力抵受不住瞬间到来的痛苦导致的,不过正是早就猜测出这情况,我也一直就在她身边给她紧急治疗,并且及时感应她身体脉纹的突发变化,毕竟晕眩的时候正是体内毒素乱窜流动的时候,掌握这里面的导向还是很有必要的。

    而她正常修炼的时候我也没闲着,开始烧制木雷毒剑,我因为有仙鹤的火焰法术,所以烧制这剑胚还是很轻松的,重点还是璩娇的脉纹走向罢了,她体内囤积的毒性非常庞大,而且是自带反击探查效果的,这样一来,我其实也不得不用上接触身体的办法,好在每次这姑娘都是晕了过去,我查探起来倒是轻松顺便了,倒也没有给她察觉。

    随着修炼日久,还有幅度增大,到了第七天的时候,她昏厥的次数开始多起来,我也不禁佩服这小姑娘不把自己的身体当身体了,这种痛苦别说是我了,怕是李破晓那家伙也抵受不住,但这小姑娘都硬生生的扛了过去,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一步步获得她详细的身体脉纹资料。

    我甚至已经不记得她是第几次醒来了,才把她的法剑炼制完成,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过程,大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既视感,毕竟璩娇表面上看着很平静,不过现在她看起来状态其实不是很好,脸色是惨绿色的,身体全是汹涌乱窜的剧毒,说是随时崩盘任何人都觉得很有可能。

    看着我把一把武器用绸布包好交到她手中,她犹自很奇怪:“这……这把法剑,以后我若是不能成为鼎仆,便可以此为容身之所么……”

    我摇摇头,说道:“不,这把剑以后会成为你的朋友,互为相补,互相成长。”

    “可是我现在这样子……”璩娇似乎也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虽然力量充盈满溢,但同样身体也如风年残烛,生命之火随时会熄灭,危在旦夕。

    “它现在也和你一样,刚刚出炉,却一点力量都没有,想必也和你一样呢。”我淡淡一笑,对于这样的女子难免我见犹怜。

    璩娇点了点头,接过了那把透明的法剑,而她的手接触上去的刹那,绿色细微如线条的雷霆开始滋滋声的乱跳起来,木雷之毒属性经过这把剑的脉纹增幅,欢愉的弹跳起来,这让璩娇一时间感到非常的好奇,并且忍不住开始往里面输送一些木雷之毒。

    “这个……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有越往里面注入力量,就越是如释重负之感?”璩娇惊讶的看着我,而这时候透明的法剑逐渐变成了淡绿色晶莹剔透的样子,如同宝玉一般的颜色已经证明它的属性已经和璩娇连接在了一起,现在两者之间的力量契合度十足。

    “这是因为木雷之毒在你灌入其中的时候,会成为这把剑内核的力量,你那些难以消化的入体琼膏,都会给它分解蚕食掉。”我笑道。

    “那我最后会如何?”璩娇一脸懵懂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