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轻伏(中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01
激烈吹响的哨子和尖锐的长笛声,还有飞若雨下的箭矢,此起彼伏的怒吼和叫嚣声,满山挥舞的旗帜;顿然让这些甫受交加打击的官军,陷入到某种短暂的茫然和混乱当中; 直到……
    激烈吹响的哨子和尖锐的长笛声,还有飞若雨下的箭矢,此起彼伏的怒吼和叫嚣声,满山挥舞的旗帜;顿然让这些甫受交加打击的官军,陷入到某种短暂的茫然和混乱当中;

    直到见到山坡上竞相冲杀下来的人群后,这才有些如梦初醒的急忙向着犹自簇立的十几面旗帜所在,纷纷靠拢和聚集而去。

    然后山坡上又一次攒射的箭矢,也就重新调整了方向,而飞落到了这些旗帜所代表的人群中去了;但是令人意外的是由此造成的伤亡,甚至还不及之前;因为这些聚集起来的官兵,已经自发的用身边各种能够找到的物件或是藏匿处,甚至是同伴受伤、濒死的身体,而将大部分的箭矢给躲挡了下来。

    就在这一会的功夫,双持圆头竹柄大锤跑在最前头人群里的石牛,也迎面撞上了几个落单的官军;对方凶神恶煞的扭曲表情,让他不有脚下发软得顿了顿,却让身边的五头冲到了前头上去,而仰面扑倒其中一个最凶狠的官兵,刀枪交加的摁住对方而扭打在了地上。

    这才如梦初醒的连忙挥动手中的大锤,而拦下另一名扑过来砍杀的官兵;就在锤头与对方的横刀交击的沉闷拼声中,对方挥砍的刀刃也不由自主的失手偏到另边去,而被石牛用肩膀一股脑儿狠劲,顶撞在了中门大开的胸腹上,咕噜吐出一口血沫子而仰面倒在地上,却是一时挣扎不起来了。

    然后他才重新吐气抡起大锤,转身敲向那个已经翻身压制了五头的悍勇官兵上身,虽然对方极力得进行了躲闪,但还是被身下的五头给拖住;而招致左半个肩头给石牛搽边而过的大锤,给敲凹折陷了进去;

    这一下对方顿时惨叫着失去了所有的气力和抵抗,而被身下按着的五头给用短刀,狠捅了好几下推翻开来;又迎面屈身砍在另一名紧接而至的官兵靴帮上,顿时将其砍伤拖倒在地;而救下了来不及反身的石牛一回,这才喘着粗气对他吼道。

    “愣神什么。。想要找死你。。”

    石牛这时才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连忙据锤向前迎头挥击在了,又一名官兵横贯过来的矛杆上,顿时重重将其砸成两段,又去势不减的敲在对方屈身半蹲向前的膝盖上,只见红的白在锤下溅绽开来而哀呼连天的自此倒地不起。

    这一刻,他却是想起当初训练他们的那个跛脚老卒交代,使用槌棒锤棍这类较重的家伙,其实不要刻意去敲脑袋等要害,只选目标最大最明显的位置打就好了;只要能击打敲中对方也很少能被挡格下来,便就是非死即伤的结果了。

    因此,通常只要手上的功夫够稳够准就行了;而且一击不准就要及时顺势错开了一段距离,作为喘气回力的缓冲和重调整势头;不然用力过猛而空门大开之下,留在原地只会让自己被对手的反击给杀伤到。

    因此在这重新鼓起勇气的石牛眼中,也就是将他们当作了一个个,动作迟缓而会跑动的石人造像而已,敲断他们手脚,就只能滚倒在地上各种无力抵抗和挣扎痛号了。

    只是他们进攻最终还是在一小群背靠背的官兵面前给重新挡了下来;他们这些相互抵靠在一处得刀枪就像是个刺猬团子,围在周旁的义军士卒贸然有猛冲过去的,都被对方给仗着手长的交替掩护给戳倒在了地上,而流出一滩血水来。

    “快让开,让杆子队来。。”

    这时有一个声音突然炸响开来,茫然无措的石牛转头就见,一群挺举着长短矛和叉把披着麻竹甲的士卒,小跑着紧步冲上前来;这下他们排成的横阵逼上前来,那些聚在一起的官兵也像是遇到了克星;

    随着后头一声声横笛吹响,而整齐不一得挺其长兵向前突刺而去,那些拼命挥动长短不一兵器挡格的官军,也就总有几个人没能防住接二连三的矛尖头,顿时被在身上戳出个冒血不止的窟窿来,而大声惨叫着倒在地上。

    然后,又有人耐不住着急而反冲出来,想要砍劈驱散眼前这些并排的杆子队,却冷不防被边上的挠钩绊脚横向拖倒在地,而被其他的义军挥动刀斧齐下顿时当场了帐。

    就在这些杆子手的数轮齐步突刺戳杀之后,那些抱团的官兵里头,就再没有几个能够站立的身形了,剩下的人也是一哄而散没命背逃而去了。

    然后,那些停歇了好一阵子休息的弓弩手,也在哨子声中开始加入到战场当中。只见得他们在杆子队的掩护下,开始抵近那些靠做在一处犹自顽抗的官军群落;然后用接二连三的集射,将那些负责擎旗或是领头的军官,给竞相插满全身而逐点成片的放倒在地。

    但是远处,再次响起了一阵厮杀和喧哗声。却是在被分割开来的四散战场当中,居然一小支官军乘其不备的杀进了,那些负责压阵和掩护的驻队与冲杀在前的战兵,有些脱节的薄弱处,眼看就要从包围和埋伏的另一头给突出去了。

    。。。分隔符。。。

    “看起来战斗已经结束了;”

    听着山那头传来的长短不一螺号声后,周淮安在心中默念道,这样就有更多余力可以腾出手来了。

    虽然最后美中不足的式,还是有一小部分敌人,乘着那些负责堵路的驻队士卒,在持续战斗一段时间后的疲软和松懈,而冲破包围跑了回来;在这时候,周淮安留在身边作为预备队和机动力量的,半支马队和直属队就得以派上了用场,而成为截断逃敌的最后保险措施。

    整好以瑕蓄势待发的他们,像是猛虎出峡一般的从山坡上猛冲下去,又像是虎入羊群一般的将那些逃出的残敌,给拦腰截断冲散踹倒撞飞扑杀的满地都是。

    这样,港市和渔村里的官军力量,大抵也就剩下三四百名左右,完全在他这支人马可轻松承受的强攻损伤防卫内了。

    不过,回头看着那些兴高采烈的打扫着战场,而事无巨细的将尸体上所有可以利用的事物,给收刮下来的人群,周淮安不禁还是叹了口气。作为作为专门挑拣出来的战锋队倒还好,就算是战斗完毕还可以按照操条的约束,集结在一边上负责警戒和轮替休息。

    而这些驻队的表现就有些良莠不齐了,战后他们各种东倒西歪在一边,像是挺尸一般的坐躺的到处都是,任凭怎么叫骂踢打也老不愿意站起来,显然在最基本的身体素质上,他们还是没法承担较大强度和较长时间的战斗。

    原本在打那些土寨和围子,面对同样缺少装备和训练的庄丁、土团等菜鸡的时候,倒还不怎么明显;但是在缺少掩护的野外结阵对战当中,遇上稍微坚韧一些或是有所训练度的官军,就不免要露了怯了。

    比如原先躲在山上放箭的时候,大概也就参差不齐的坚持了十几轮而已,就不等号令先停下来休息而吃了好些鞭笞;然后,他们投入到战场当中的表现也是问题多多的。

    一开始冲就跑散了基本队形和次序,而缺少相互掩护的意识也就罢了;基本上是持续拿不下来,就要开始心虚气短落入下风,而靠附近的战锋队来救场和支援了;

    毕竟,当初他也是好容易把驻队选拔的标准,勉强提高到没有身体上的明显残缺,没有严重营养不良导致的各种疾病,体内没有太多的寄生虫等等;总之就是以这个悲惨年代的标准完全堪称壮丁的程度。至于其他的方面的需要,就只能等后续的时间里来慢慢的补足了。

    就下来,就是在渔村和港市方面还有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再接再厉的一鼓作气继续浪他上一把了;

    “还有余力不。。”

    随即他对着身边许四带领的直属队道。

    “回管头,俺这才刚刚腾挪泛活开身子呢。。”

    队正许四颇为轻松的咧嘴笑道。

    “那些残余的官狗可杀的一点儿都不给劲呢。。”

    “那就好。。赶紧换了衣裳”

    周淮安点点头道,

    “待到大队拉过来,我们还要赶上下一场呢。。”

    。。。分隔符。。。

    小半天光景之后,守在大渔村路口寨门前官军哨位,就见到了远处奔腾而来的烟尘;然后有见到了,烟尘里那些看起来丢盔弃甲倒拖着旗帜,满身灰头土脸而难辨面目的官军同袍;

    他们几乎是用尽全身气力没命奔逃着,就仿若是身后有什么可怖的事物在追逐着;以至于他们的盔子和帽儿、头巾都跑散、跑丢了,还有人靴子和鞋履都不见了,只剩个赤脚跛足在地上乱踩乱踏。

    这种仓忙忧急的惶然气氛,甚至都感染和影响了留在村口的这些官军哨兵,而让他们纷纷从驻守的位置跑了出来,从土墙上和木哨塔上乱糟糟的探出身来;忙不迭的就要拦住这些跑回来的同袍们。

    然而领头出来接应的官军小校,却被跑在最前一个军官打扮的人,给当面用力的推开而脚步不停的冲进去们,然后顺手给扶在门边作势推动的官军,一人一个响亮的耳光,还一边对着左右高喊道:

    “不识数的狗东西,都楞个啥子。。”

    “快让俺们进去啊。。”

    “后头贼子实在扎手。。”

    “快快叫人上墙布防啊。。”

    然后,就见这名逃回来的军官,已经在他们犹豫和混乱的片刻之间带人冲上了墙头,而粗暴无比的将那些哨位上兵士,给骂骂咧咧推挤和驱赶开来;

    这时候,终于有人想起来有所不对的地方;这名将官怎么就喊的是一口中原官话,而之前杀出去的那些难道不是福州经略使下漳州军的水营么。顿时大喊一声

    “不好,回来的是假冒之辈。。”

    然后随着这一声突兀的叫喊,就像是开启了什么序幕,出发了什么信号一般的;寨门内外的大多数官兵在茫然之中,就见墙头上突然就是血光和惨叫声同时绽放,而跌坠下好些尸体和垂死挣扎的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