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敢坑我?不套麻袋直接揍!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03
“我没看出有什么机关在,应该是跟它的材质有关吧,就像墨钛烯一样?” “可能。” 夙顾白点点头,伸手拿过那面具来回翻了翻。 这面具触手温凉,略显厚重,不仅让她感应……
    “我没看出有什么机关在,应该是跟它的材质有关吧,就像墨钛烯一样?”

    “可能。”

    夙顾白点点头,伸手拿过那面具来回翻了翻。

    这面具触手温凉,略显厚重,不仅让她感应不到任何微妙的气息,还整个黑乎乎的一片,连露眼睛的地方都没有,乍眼看去就跟外面卖的普通面具一样,没有任何亮点。

    然,就是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东西,却能将半妖的气息给隐匿个干净。

    沉吟间,她伸手,将那面具朝脸上叩去。

    “喂!”

    他那举动,让舒千落一惊,赶紧伸手抓住,黑了脸。

    “疯了?鬼知道这东西里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儿?万一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怎么办?最主要的是——”

    她嘴角一抽,表情无奈。

    “引发出一些爆炸性的后果要怎么处理?这可是大街上啊,难不成你要将这见目击者全干掉不成?”

    “唔~”

    校花大人这恶声恶气的担忧,让少年轻笑一声。

    “爷又不想,只是想对着阳光看一看而已,紧张什么?再说了——”

    他笑眯眯的撸撸猫头,凑到她耳边小声道:

    “咱们会隐身呀,怕什么?”

    ……还怕什么?明明更可怕了好吗?

    本来就是个超级危险的人物,现在踏马还会隐身了,完全就是跳过大魔王的级别,真窜魔神了!

    就这样的,能让人不紧张吗?

    她没好气的翻个白眼,一把将那面具夺过来揣怀里。

    “我不管!要玩你找个没人的地方,或者咱们回去玩,别在众目睽睽之下搞事情!绝对不行!”

    “好吧~”

    勉为其难点点头的少年,看上去很不情愿。

    显然,于他而言,外人的看法完全不重要,什么场地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情,不过,自家小妞的话,还是要听的,谁让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呢~

    “哼~”

    明明很不愿意,然,还是愿意顾着她的感受,慢悠悠的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抛着一个小珠子的夙顾白,让舒千落唇角翘翘。

    啧~

    这狗东西有时候还是很乖的嘛~

    像一只大狗狗,让人想摸他狗头。

    这般想着,她大步跟上,一爪子耙拉到他脑壳上,狠狠的揉了一把,小声咕哝。

    “意外啊,明明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可是头发怎么这么软?比我的都软!”

    “呵~”

    斜了眼这个越加胆大包天的小妮子,少年笑眯眯的耍流氓。

    “据说,有很多蓝孩纸也可以软成蛇呢,小落落不知道吧?爷也可以哟~,晚上去给你暖被窝,让你摸摸看,随便摸哟~”

    “……滚!”

    耳根子不受控制红了起来的舒千落,恶狠狠的剜他一眼,磨了磨牙。

    “你一天天的,不调戏我不行吗?!”

    “不行~”

    长臂一伸,勾住她的脖子,将她拽回自己怀里的少年,嘻皮笑脸的摇头,戳软刀子。

    “爷最大的乐趣,就是玩弄小落落呢~,小落落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剥夺走爷唯一的快乐呢~”

    “……我——”

    喉咙梗了一梗,差点儿MMP脱口而出的校花大人,深吸口气冷静一下,才没跟他一般见识,戳了戳指尖上把玩着的珠子。

    “这是那豪猪的妖丹?”

    “对。”

    夙顾白点头,将手掌摊开给她看。

    毫无纹路,唯有骨节还算分明,更白皙到似是泛着如玉荧光的手掌心里,静置着一枚灰溜溜的无华珠子,让舒千落生出一种,那珠子玷污了那只手的错觉。

    这让她嘴抽了一抽,酸成了一颗柠檬精的瞅瞅自己还算可以的爪子,恶狠狠的握了握。

    很好,这个蓝孩纸不仅头发比她软,连这手都比她的精致上一百倍,简直让她想要砍了它,给自己换上!

    太可恶了!

    努力让自己不那么酸的校花大人,撇撇嘴。

    “那这妖丹还有用吗?貌似看上去像是个死的一样,没有一点儿生气。”

    “嘛,带回去研究研究再说,说不定——”

    他笑眯眯的拍拍她那呲牙咧嘴的脸蛋儿,闲散悠悠的哄骗。

    “回头还能帮你改造一下武器。”

    ?!

    这话她爱听,超级爱听!

    舒千落嘿的一下笑,突然觉得,嘛,这只手看上去好像也不那么酸了,谁让老天爷就是偏生长的好看的呢,对吧?

    要理解~,要理解嘛~

    于是,轻易被安抚住的小妮子,满面开心的逛起了街。

    然,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季川?”

    看到来电显示,她挑挑眉。

    “这冷不丁的他找我干什么?”

    这般狐疑着,她接通了电话。

    “喂?季川?”

    “嘶嘶——舒小姐,你在哪儿?我那什么追着那两个王八蛋,这会儿被堵在某个见鬼的密道里,你要不要来分杯羹?”

    “嗯?不是,你追什么王八蛋需要我分羹?而不是去找你哥?”

    一时没弄明白季川这话什么意思的舒千落不解的问,而边上的少年却挑了下眉。

    “猎艳妖妇和杀人狂魔?”

    “对对!呃?三爷?”

    一听到那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季川就是一激灵,瞬间感觉身上的伤也不疼了,他还能再大战三百回合!

    哎呦娘啊,夙三爷这声音,简直比仙丹妙药还管用!

    他回头一定将这祖宗的声音给录制下来,随身带着,回头当闹钟用!

    完全不知道季川竟有这么个心思的夙顾白,笑意盈盈的看向身边的小妮子。

    “我好像记得,佐木给你挖了坑,让你和季川协助他们将那两个通缉犯抓回日国的?以及,笠彦不是说,那两个通缉犯的手中,有一份名单的?且——”

    他顿了一顿,笑意加深。

    “先前佐木不是要给你颁奖的吗?怎么到现在也没信儿了?小落落不如去催催他?顺便告诉他一声——”

    “蓝婉和豪猪先生现在的处境?顺便的,让笠彦在回国后,去见一见他的父亲大人,将那份名单上报一下,让他的父亲大人好好的看看那份名单,到底算是什么名单?”

    ……这个黑砚台汤圆儿的狗东西,真狠!

    校花大人嘴角微抽之余,冲他竖了竖大拇指。

    “你这是准备把佐木一拳头捶死啊?别告诉我,你忘记了那小鬼所谓的名单,完全就是将脏水泼到佐木身上的借口。”

    “未必。”

    他摇头。

    “名单的事,极有可能是真的,只是在不在那两个通缉犯手中就未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