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大有所获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05
白小升与桑巴副.市.长一道,被“绿空”公司总经理老约翰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装潢的相当有品位,陈设之中还有不少的华夏字画瓷器,还养着绿植。 不过,老约……
    白小升与桑巴副.市.长一道,被“绿空”公司总经理老约翰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装潢的相当有品位,陈设之中还有不少的华夏字画瓷器,还养着绿植。

    不过,老约翰的办公桌上,却略显杂乱一些。

    对此,老约翰还无比抱歉跟桑巴副.市.长一笑,“您来之前,我工作了一会儿,这儿有点乱,你别介意。”

    桑巴副.市.长哈哈笑道,“约翰先生你乱的是桌面,整洁的是整个办公室,这有什么不妥,做事的人才如此。我工作的时候,桌面也很乱。”

    白小升也笑了笑,点点头。

    “我怎么能跟您比,您那可是日理万机。”

    老约翰含笑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把白小升跟桑巴副市长让到沙发那边,然后到自己办公桌前随手收拾了收拾,便放弃了。

    白小升自打进来,就审视这间办公室内的陈设,留意到在办公室的角落之中,有一块一人高的书写板上。

    板面白净,应该是刚擦过。

    大多在自己办公室里放这种东西的,都是会写上一些重要内容,供自己思索,因为是总经理办公室,闲杂人等未经许可也进不来,就算进的来,一些提示性词汇内容也未必看得懂,有必要擦的这般干净吗。

    若说这位约翰总经理是个有洁癖有强迫症的人,他的桌面上的乱,则成了反面印证。

    看来,是有什么东西在我们上楼之前被擦了,不想给我们看到。白小升心中暗道。

    老约翰请桑巴副.市.长、白小升两人入座后,又忙着张罗茶水咖啡,一切妥当后,方才在俩人对面坐下来。

    “这位是……白先生,对吧。”老约翰冲白小升一笑,用稍显生涩的发音读那个汉字。

    白小升手端着咖啡,含笑点头。

    “白先生如此年轻,就能随华夏商团出访,真是后生可畏。”老约翰笑容和煦。

    在老约翰看来,以他的年纪,还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对一个年轻商人说这句话,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惜的是,他不知道,白小升真实身份与地位,远超自己何止一个级别,双方更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桑巴副.市.长知道一些白小升的实力,心觉不妥,却又不及阻拦,顿时看向白小升,留神他的反应。白小升要是不高兴,自己再打圆场。

    只见白小升面带微笑,反而客客气气的跟老约翰道,“约翰先生,您过誉了,我可不敢当。我只是听说您管理的‘绿空’公司在非洲商界久负盛名,所以这次有机会特别想登门拜会,学习一下。”

    既然不能提自己在振北集团的身份,白小升就把自己的姿态压得很低。

    反正这么对一个老经理人交流,也不算是跌份。

    以后身份曝光,反倒显得他礼贤下士,懂得尊敬商道前辈。

    “白先生真是太谦逊了!”不待老约翰发声,桑巴副.市.长已经忍不住称道。

    老约翰以为桑巴先生急着称赞,就是故意抬举对方,毕竟人家可是华夏商团的人,他倒也没往心里去,只是对白小升也连称“不敢当”。

    “我很久以前,在华夏看过一篇关于‘绿空’公司的报道,您管理的这家公司在纳厉亚北部大城市发展的不错,那里相当于另一个班角市,怎么‘绿空’总部会搬到了地鲁市?”白小升故作惊奇,略带不解,随后又笑着看了眼桑巴副.市.长,“还是觉得咱们地鲁市从位置还有各方面资源都有着巨大潜力?方便咱们以后的新业务展开?”

    老约翰笑容短瞬微滞,随即恢复如初,笑呵呵含糊道,“都有一些吧。白老弟你是知道的,咱们‘绿空’是振北集团旗下企业,上边领导高瞻远瞩,运筹帷幄,我们这些打工的自然要听从调遣,让去哪里就去哪里。”

    可能是觉得桑巴副.市.长就在这里,这种被迫搬倒这个“鬼地方”的言论说出来,大为不妥。

    老约翰在看了眼桑巴先生后,也忙补充道,“当然了,我们也都认为地鲁市未来十年将会迎来巨大的发展期,潜能无限,假以时日超过班角市那也是可期的!”

    “还得各位商界人士大力相助啊。”桑巴副.市.长也笑哈哈道。

    白小升忍不住抿嘴一笑。

    有这位桑巴副.市.长在场,真是不错,就算老约翰不想说也得就某些问题多说两句,当然,能说出多少有用信息,还需的问话之人讲究技巧。面对这样人老成精的商界人物,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困难。

    不过,白小升也是跟无数与之一般出色,甚至更厉害的人物“交手”过,早就有着丰厚的经验。再加上红莲帮忙组织问题,使之更富有逻辑性更加严密,套取信息易如反掌。

    退一万步说,这位约翰总经理就算是不想回答,顾左右而言他,甚至说一些南辕北辙的话,都无妨的。

    因为白小升精擅微表情分析,对对方真实答案,真实心思,若是留神,能洞察无虞。

    如此这般旁敲侧击,层层套取,白小升相信,此番会大有收获。

    接下来,白小升便开始了这场有目的有意图的“对话”,有他刻意引导,连桑巴副.市.长无形之中都充当了“帮手”,对一些问题主动询问起来。

    老约翰多多少少,虚虚实实地都得一一回应。

    如此,三人聊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有余,咖啡跟茶水都换了两轮。

    老约翰也察觉今天说的有些多了,顿时笑着跟两位客人道,“两位贵客,咱们也坐了这么半天了,不如去各处看看?这儿虽然只是总部大厦,却也是统筹各方工作的核心,等以后各个工厂、生产线,以及其他的生意都搬过来,这里也会真正成为‘绿空’的指挥中枢。”

    老约翰是觉得,走一走瞧一瞧,省的再说这么多话。他也察觉到今天说的有点多,言多必失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白小升聊得差不多了,也正想着四处走走看看,顿时笑着看向桑巴副.市.长,道,“我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桑巴先生身为本地要员,想必事务极多,也在这里跟我们各处看看,会不会耽误您的时间跟事情。”

    老约翰也忍不住看向桑巴副.市.长,他很期盼这位先生告辞。

    毕竟桑巴先生在,他得多说好些话……

    结果,桑巴副.市.长直接跟白小升笑道,“我今天是受市.长委托,就为了在这里陪您这位贵客,没什么其他的事再大过这个,毕竟您可是从华夏远渡重洋来的客人。华夏是纳厉亚的朋友,您就是本市的朋友!”

    白小升闻言,笑容更盛一分,顿时客气一番。

    桑巴副.市.长留下来,自然比离开更让他“方便行事”。

    老约翰在旁边听到桑巴副.市.长不打算走,这心里多少有点失望。

    “这眼下,已经快中午了,今天咱们就在约翰先生这里叨扰一餐。我知道白先生你们集合是在两点,来得及,到时候我派车送您。”桑巴副.市.长更热情地对俩人如此提议。

    一直要待到那时候吗!

    老约翰心里顿时微苦,脸上却是无比的热情,“对对,中午两位务必得留下来吃个饭!让我们‘绿空’以尽地主之谊!”

    “我现在就去安排!”为了彰显自己的热忱与主动,老约翰站起身大步走出办公室。

    只不过,等走了出去,老约翰忍不住脸一垮,闷闷地吐出一口浊气,眼神复杂地回望办公室一眼,转身离开。与其说他出来是为了彰显主动热情,倒不如说他也想出来透口气。

    办公室里,桑巴副.市.长还跟笑道,“看看,约翰先生还是很热情的。”

    白小升笑着点头,“那也是看在桑巴先生的面上啊。”

    “不不,是您这位贵客的面子大。”桑巴副.市.长哈哈笑道,脸上却有几分得意之色。

    老约翰眼眸深处隐藏的那一幕不乐意,桑巴副.市.长可能没看出来,但白小升可是瞧出来了。只不过没有说出来罢了。

    白小升跟桑巴先生客气完,抬眼看看办公室里的那些绿植,忍不住起身走过去,“没想到,约翰先生居然很有养花弄草的雅致。”

    桑巴副.市.长也起身,微微活动了下身子,笑道,“他们‘绿空’业务从食品到汽车制造,门类众多,可都主打的是绿色与生态,想来这种理念贯彻进了骨子里。所以,约翰先生也就喜欢绿植吧。”

    说话之际,桑巴副.市.长忍不住走近查看那些摆设的瓷器,口中嘟囔道,“这些,倒是挺有意趣的。”

    白小升见状,也去笑着端详墙上的挂画,最后站到角落那个书写用的白板一侧。

    明着是看画,实际上,白小升是观察那块白板。

    任何书写后的白板,就算擦的再干净,也会有痕迹,更别提仓促擦过的。旁人可能贴近看,都看不出什么,白小升只是一扫,红莲就把所有的痕迹重新复刻在他脑海之中,并且不断地去除干扰因素,进行重现。

    最终,白小升得到了上面七七八八的内容。

    白小升忍不住眉梢一挑。

    那是“绿空”公司借着搬迁新地,要进行业务重组的信息,一些被划掉的业务应该是会去除的。

    但是结合方才他们的谈话,老约翰并没有表露出一点那种意思。

    “‘绿空’这是要拿一些项目套取地鲁市支持政策,然后一番运作,在短期内割舍掉那些生意,并且展开新的业务。如果运作得宜,地鲁市是不会对此生气的,但是这一连串运作下,有的是机会从中谋得巨大利益。”白小升心里一下想到这点,暗暗皱眉,“这也是这家公司直属那位负责人的安排?”

    现在,尚且不能确定。

    不过以“绿空”的规模,如此一来制造的惊人利益,要是给一小部分人,是足以让他们铤而走险的。

    “看来这一次,不虚此行啊。”白小升忍不住暗道。

    既然是集团生意,真有问题,那就该他管了。

    白小升正想着,办公室门被推开。

    那位“绿空”的总经理老约翰去而复返,一见沙发上没人,桑巴副.市.长、白小升一个在欣赏瓷器,一个在看墙上的画,顿时笑道,“两位贵客,我那边都安排好了,我带你们去各处转转?”

    白小升、桑巴副.市.长都回过身,面带微笑,接连回应,“好啊。”“好!”

    “绿空”公司目前在这里拥有一整栋的总部楼,像一些商务策划、广告设计的业务就在此地,一些负责工厂、生产线的管理组人员也在此地办公。

    这家庞大的综合型的公司,有的是可看之处。

    白小升、桑巴副.市.长随着老约翰一道参观,林薇薇、雷迎以及桑巴先生的随行都跟在后面。

    一直没能进办公室作陪的扎克副总,这次也依旧没有跟着,而是被老约翰派去筹备午宴。

    不过,准备午宴供两位贵客吃好喝好,那也是很重要的差事,中午还能在餐桌上作陪,扎克副总也算是欢欢喜喜接下来这个任务。

    众人一道参观“绿空大厦”。

    起初,老约翰还耍了一个心眼,带他们去看得都是非核心业务,想着消磨时间,等到了中午早早请这俩人吃了饭,就送他们离开。

    结果,不用白小升发声,桑巴副.市.长就提出质疑,说想看“绿空”跟市府沟通时,提及的那些核心业务。

    老约翰迫于无奈,也只得带他们多看了一些。

    当然,剩下的,老约翰只说是正在重新筹备组建,没什么可看的。

    桑巴副.市.长倒也没有过多勉强。

    好容易,老约翰陪着这俩人熬到了中午,欢欢喜喜送他们去吃饭。

    这顿丰盛中带有地方特色的菜肴,倒也让众人倍感满意。

    吃过了饭,白小升跟桑巴副.市.长终于提出告辞,老约翰还表示有几分不舍,并且强烈邀请俩位下次还来,总之是感情足了,到位。

    依旧是桑巴副.市.长派车,甚至还是原来的车,原来的司机,送白小升他们返回班角市。

    离开的路上。

    “小升哥,这次你跟那个约翰先生都聊了什么,有收获吗?”林薇薇忍不住用华夏语问白小升。

    司机完全听不懂,自然也没什么可顾忌的。

    “收获?”白小升露出一个微笑,“那自然是有的,还不小呢!”

    他这个笑容,林薇薇,以及副驾驶扭头看过来的雷迎都再清楚不过了,过往白小升当事务官、大事务官时,寻觅到了“猎物”都是这种笑。

    “那个约翰先生,那家绿空……真有问题啊!”林薇薇就算知道司机不懂华夏语,还是忍不住看他背影一眼,压低声音跟白小升略带兴奋道。

    没想到这一次出访,居然还能顺便赚点集团业绩。

    毕竟白小升是振北集团总部监.察.部二把手,这种事就该他来关切,也是他们的“业务”之一。

    “不光是区区一家绿空那么简单,你是忘了还有谁吧,薇薇。”白小升微笑看着林薇薇,“想想看,是不是漏掉了什么……大鱼!”

    www

    <!-- feizw:16928:14817917:2019-11-24 03:10: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