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上麻烦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06
他不是也当过她好几次吗? 个人幸福总比二个人幸福要来得好。 相爱的人能终成眷属,而她看到他们在一起,也能彻底死心,省得有事没事总忍不住想他好几回。 次日,一大早……
    他不是也当过她好几次吗?

    个人幸福总比二个人幸福要来得好。

    相爱的人能终成眷属,而她看到他们在一起,也能彻底死心,省得有事没事总忍不住想他好几回。

    次日,一大早,李伊伊驱车往楚家河公园赶去。

    春夏之交的阳光格外灿烂,她的心情因着自己无私高尚的情感,也变得格外好。

    不管什么决定,只要做了,并下定决心去遵守,就会有淡然的幸福,至少脑子干净了。

    她赶到楚家河公园时,唐若溪已经在大门口的雕塑旁,木椅上坐着。

    她着一身浅紫色的连衣裙,裙上有蝴蝶栩栩如生,翩然翻飞,婀娜美艳,分外抢眼。

    着实好看。

    她想起结婚时,李华华对她说的话。

    “三姐的衣服真漂亮,可惜的是,你不管穿什么衣服,总免不了透出村姑的气息。

    贵气来自天然,来自骨子里,要是二姐还活着,她穿上这样的衣服,必定大不相同吧!”

    唐若溪见她看着自己发愣,不禁心下冷笑。

    揣度着她到底是没有见过世面,还是被自己的美艳惊呆了,无论怎样,不过就是个土包子。

    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跟她抢楚天乔。

    “你来了。”

    她近距离毫不客气地将她从头打量到脚,然后不屑地微眯着眼盯着她道:“坐吧!”

    听到这种命令的语气,李伊伊十分不悦,仍然站在原地,语气颇为不耐烦。

    “想聊什么?”

    唐若溪看她气质一般,气场倒是不弱。

    “现在天乔对我有些误会,我希望你不要趁机而入,做趁人之危的小人。”

    “我说过,我们只是朋友,而且他心里也只有你。”

    唐若溪脸上绽放出好看的笑容,后面半句她爱听。

    “这样最好。”

    这回她起身去拉她。

    “姐姐,坐吧,我们好好聊聊。”

    李伊伊这才从包里抽出几张餐巾纸将长椅擦了又擦后坐了下来。

    “听说他曾找你假扮女朋友,能详细说说你们的过往吗?”

    “我们的过往很干净,如果有这方面的担心大可不必,我建议你把精力放在楚医生身上,跟他好好说一说,把误会化解开。”

    “但他现在似乎对你很感兴趣。”

    唐若溪一边说,一边细细观察李伊伊的每个神情,揣度着她说的话到底是假意还是真心,但无果。

    她试探着。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觉得?”

    “从来没觉得。”

    唐若溪的嘴角轻微上扬,但很快就复位了。

    这个女人的话能信么?

    “你跟那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李伊伊问。

    “没必要告诉你。”

    “我只是想帮你。”

    “怎么个帮法?”

    “你去说,他现在肯定听不进去,所谓爱越深,恨越浓,但旁人去跟他好好解释,他能以一种冷静理智的态度听,效果也许会大不相同。”

    你的方法不错,不过你?我值得信。

    值不值得,你试一试不就清楚了。

    “好,我就信你一次。”

    她在心里还说了一句,如果有人胆敢背叛,后果会特别严重。

    难道楚天乔就喜欢这种女人?

    做不来撒娇的孩子一样,她同样也做不了这种天生优越感爆棚到近乎傲慢的女人!

    算了,她想帮忙,不过是为了楚天乔。

    虽然她并不喜欢唐若溪,左右唐若溪不是跟她过。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跟那个人在一起时的自己。

    又也许唐若溪在楚天乔面前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否则楚天乔也不可能等她这么多年。

    离开公园,这天下午,李伊伊径直去了海纳医院。

    周六的缘故,医院里的人较多。

    楚天乔十分忙碌,他刚坐完二台手术,累得满头大汗,坐在办公室里休息。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稍有空闲就会想起李伊伊。

    理智告诉他,应该常常想起唐若溪才对。

    唐若溪跟他之间有过那么多的美好回忆。

    唐若溪认真的为他画肖像,他们一起做蛋糕,他读医书,她看杂志,她给他拿好吃的。

    可是他压根不愿去想唐若溪。

    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很好的东西坏了,虽然心痛,但不想也无所谓,左右没有太大的价值。

    倒是李伊伊,跟她在一起,他心里特别轻松愉快。

    这个女人,是看他结婚弄砸了后,怕他打她主意,所以故意躲着他吗?

    不然哪天去看看钱美妍吧!

    正思虑间,他听到有人在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楚医生,在吗?”

    听到李伊伊的声音,他顿时觉得精神抖擞,莫名激动,疾步走到了门边,快开门时,才让动作刻意地慢了下来。

    “忙吗?”

    李伊伊探了一个头,礼貌地问。

    “还好,有事?”

    他后退几步,希望她进来,最好能跟他聊久一点。

    “没事不能来吗?”

    她明明不想这样说的。

    “你从来不做无用功,是跟我讨论美妍的事吧!”

    他自以为很了解她,揣度道。

    “不是,是若溪的事?”

    他有一瞬间的发怵,但就近坐了下来,掩饰住了内心的惊讶。

    “好啊。”

    他平静地回着,倒是要看看,她到底要谈些什么。

    她关上了门。

    “有时候我们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你要真的喜欢她,就心平气和地跟她好好聊聊。”

    够直接的。

    “你跟她什么关系?主雇吗?”

    他脸上溢出了失望的轻笑。

    “你别误会,我只是希望天下有情人都不要错过,如果错过,就会生成缺憾的伤疤,隐晦在生命中,成为一生的隐痛。”

    “你是过来人?”

    “算是吧!”

    “挺有经验的。”

    楚天乔看着她,嘲讽玩味的眼眸里扯出一抹兴趣。

    “说说你过去的经历,怎么样?”

    有关李亦凡吗?只是此时此刻,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什么过往都不想提起。

    “旧事,我不想重提。”

    “你觉着我很想重提旧事么?”

    她看见阳光打在他半边脸上,突然想笑,大抵是从小就爱顶嘴的缘故,她某些事上总是很擅长雄辩。

    “你的事还没有过去,正在发展中,不算旧事,所以你应该好好把握机会,别让自己在以后的人生后悔。”

    “分明就是狡辩。”

    “狡辩也要有一定道理,才辩得来的。”

    楚天乔心想,好,行,想聊是吧,那就好好聊一聊。

    “行,你胜利,要谈什么,谈吧!”

    “人活一世,很多事情无从选择,如果可以我相信若溪一定不会跟那个男人有任何瓜葛,那个男人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觉着他不是什么好人。”

    这话李伊伊说的确是真心话。

    她生平最恨那些装神弄鬼的人。

    那个男人一出场就弄来了猫头鹰,接着又装鬼,再弄图片,手段不谓不高明。

    “她发生了不幸,我可以理解,但她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不信任我吗?”

    李伊伊的语气变得伤感,脸开始发烫,仿佛此刻她是唐若溪一般。

    “如果我是她,也许也不会说。”

    “为什么?”

    “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些苦难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不想让你忧心呗。”

    楚天乔看到她这副样子,有怒气上涌,脸上漾出了冷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为人开脱了?”

    “我一直都这样?”

    “是吗?”

    楚天乔心里很不舒服,眼前这个女人似乎很熟悉,又似乎特别陌生,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趁李伊伊沉默,为自己倒水的空档,他想起了那天在他为唐若溪准备的别墅,她对他说的话,忍不住质问。

    “你父母不让你在家里唱歌,也许是他们不喜欢听歌,又或者听了你唱歌心烦,你为什么不为他们开脱。”

    只此一句,问得李伊伊哑口无言。

    她的脑子拼命计较起前尘往事。

    以前李晔晔在家一有空就唱,从来没见她们阻止。

    心烦,为什么心烦?

    想到自从李晔晔走后,家里就再也没有了歌声,她突然就顿悟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来,她到现在才顿悟,还真是后知后觉。

    难怪大姐唱歌唱得也不错,但她从来不在家里唱。

    原来,她唱歌会勾起父母对李晔晔的回忆!

    父母扼杀她的兴趣,她一直耿耿于怀,每次看到有人K歌便伤感不已,总免不了在心里埋怨父母几句。

    而到此时居然就这么释怀了。

    是啊,她能为一个陌生人开脱,为什么不能为生她,养她,背负丧子之痛的父母开脱。

    她还曾嘲笑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对待自己的亲人总比旁人要苛刻些,细思起来,她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见她沉默良久,楚天乔笑了。

    “世间万事,只要想找理由,就一定能找到理由。”

    这话她信服,看似她输了,但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

    唐若溪虽然无礼,但毕竟给了她信任,她就该对得起她的信任。

    今天既然来了,至少说服她去跟唐若溪好好聊一聊,至于以后,他们会怎么样,能不能走到一起,她不想管也管不着。

    “没错,但理由总有值得信服与不值得信服。”

    “他的理由再好听,也不值得信服,因为她是骗子,骗子的话,你觉得有必要信么?。”

    李伊伊回忆起唐若溪那张精致的脸,她怎么想都觉得她不像是“骗子?”

    “我们的事,你别管,唐若溪你离她越远越好,她是一个危险的女人。”

    见李伊伊不动声色,楚天乔琢磨着她并不相信。

    楚天乔把父亲跟他讲的,以及后来发生的事都说了。

    李伊伊完全没有想到唐若溪居然是这种人。

    现在看来,她撮合唐若溪与楚天乔,就如当初楚天乔撮合她跟钱东阳一样可笑。

    楚天乔看她发愣,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李伊伊下意识地躲开了。

    眼前女人警惕而提防的动作,让楚天乔觉着喝了一口冷风般地不舒服。

    他下意识地挪了挪凳子,离李伊伊远了半步。

    他就知道,当初李伊伊哪是跟她表白,不过就是试探他,看看他是不是对她有所图谋。

    如果她真的心仪他,怎么不趁热打铁,而是乱当红娘?

    依稀记起他们第二次在集市上见面,她不正是这个样子吗?

    幸而当时他拒绝了,不然……

    不然会怎样,要极了面子的他也不知道。

    李伊伊再回忆起唐若溪的脸,想起陆雪玖在婚礼上所说的话时,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现在细想,那天在公园里,唐若溪浑身亦散发着一种戾气,即便是高傲与优雅也未掩饰住。

    这个忙她没有帮到,也许唐若溪会报复。

    不是她,就是楚天乔。

    她自然而然地又想起了她与洛雪瑶接到的电话,难道那电话是唐若溪的杰作。

    一直没有查出来,现在想来,她的可能性最大。

    她终于打破了凝滞的氛围。

    “我假扮你女朋友时,有人打电话给我,你说会不会是唐若溪?”

    自从婚礼搞砸,他就怀疑是唐若溪干的,只是她远在美国,怎么会知道这边的一切。

    李伊伊见楚天乔没有否认,更加确信无疑。

    她必须远离楚天乔。

    她跟她说过,他们只是朋友。

    唐若溪那种疯女人,如果知道她成心骗她,肯定会搞出事来。

    她就算再心仪眼前的男子,也必须得让唐若溪与楚天乔的事彻底了结才行。

    怎样才算彻底了结?

    唐若溪主动宣布退出,唐若溪另结新欢,或者唐若溪的婚事尘埃落定,又或者唐若溪被抓进监狱。

    李伊伊为楚天乔感到为难。

    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事业才华毕特别顺利,没想到却缠上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女人。

    要不人们总说,谁活一世都不易呢。

    看着一脸凝重的楚天乔,李伊伊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忍不住宽慰起他来。

    “无论如何,都过去了,她虽然有些偏激,但你既然不再中意她,就好好跟她说清楚,祝你早日找到合适的心上人。”

    “你这是要走?”

    楚天乔试图挽留,不过话说出来,似乎不是那么个味儿。

    “我还有一个私活,今天要交稿,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

    她绝决地转身。

    楚天乔目送她走向廊道深处。

    李伊伊来到车上这才想起,楚天乔可能会因为钱美妍的事情,再跟她联系,造成唐若溪误会。

    想折回,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