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使命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08
“停停停!”眼见她张牙舞爪的要动手,李英俊赶紧把野鸡野兔都挡在自己身前,果然吓的何新月收手停下,可见刚才那一下电的真不轻。 稍微一寻思李英俊也明白过来,合着这……
    “停停停!”眼见她张牙舞爪的要动手,李英俊赶紧把野鸡野兔都挡在自己身前,果然吓的何新月收手停下,可见刚才那一下电的真不轻。

    稍微一寻思李英俊也明白过来,合着这野鸡羽毛上还残留着之前闪电球的电呢,可能因为自己今天被电过太多次也有残留的缘故,所以并没感觉到怎样;

    可何新月一伸手却直接引动了那些电子,所以才会猛的激灵着收回手去,这其实没啥稀罕的,冬天的时候天气干燥,谁还没体验过碰触什么时过电的感觉呢,可问题是,野鸡身上残留的电恐怕要远大于那种寻常的触电感,才会让她委委屈屈的喊出来那么一句。

    “这个你可真冤枉我了啊,真放电我也是用眼睛放电啊,你听谁说过用野鸡放电的?”李英俊乐不可支,之前在山上被电的晕头转向,现在何新月也被电到他感觉莫名舒坦。

    “这两天山风大估计太干燥了吧,皮毛摩擦容易生电这种常识你应该知道的,冬天握个手都可能被电到,这有啥稀罕的,可别乱栽赃。”李英俊一本正经的在那胡说八道。

    何新月狐疑的打量着他道:“你少胡说八道,谁还没碰触衣服时被电到是咋的,根本跟刚才就不一回事,我、我半边身子都被电麻了……”

    瞧她竟然莫名有些脸红,李英俊没搞明白啥意思,不过还是继续忽悠道:“那要不然你说为啥,难不成你怀疑我身上带着电棍或者发电机咋滴?不信你来摸啊,来啊给你摸!”

    “不要脸!”刚才被电的那阵酥麻感刚消退下去,何新月就狠狠啐了一口,却不敢再靠近他分毫,只是野鸡野兔还没验明正身她也不打算让路,指着道:“你放地上,翻开翅膀地下我看看,没见过抓到的野鸡野兔这么囫囵的!”

    “我看你真是闲的,养殖场步入正轨了你这是没事干,还负责起防盗了。”抓到的野鸡野兔毫发无伤是有点夸张,就算用石头砸也该留下伤才对啊,球形闪电的事又不能说,李英俊一边吐槽着一边蹲下身翻开鸡翅膀让她看。

    翅膀下面自然没有什么的编号牌,何新月满头雾水,不死心让他检查了另外那只包括野兔,发现确实都没有编号,甚至连绑编号牌的痕迹都没有,明显是真正野生的了。

    “喂,你怎么做到的?”何新月有些搞不懂了,既然真是野生的,李英俊又没有栓子那么高明的下陷阱本事,那怎么逮到它们的,而且除了毛发有些蓬松之外看着毫发无伤。

    “唔,这个事可说来话长了……”李英俊重新提起自己的猎物,跟她擦肩而过朝前走着道:“我去林子里找了个树底下睡觉,只听咣的一声,一只兔子撞晕在旁边了,然后我就等啊,结果没等我打完盹呢,又是咣咣两声,两只野鸡也撞晕了……”

    “……”何新月感觉自己智商被侮辱了,实际上她发觉自从认识这混蛋一来,除了作为女人的身材之外,不只是智商啊,包括武力啊各方面都是全面被这货碾压啊,想想都心塞。

    两人一前一后的朝老宅走去,李英俊走了段才发觉这何小妞有点安静,转头瞥了眼见她竟然神情有些忧伤?!这种神态竟然会出现在这个暴力妞脸上,简直是神奇。

    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呢,何新月似乎自己憋不住了,抬头跟他眼神触碰先是脸色微红的愣住,跟着才慌忙移开视线低下头道:“你刚才说的对,养殖场已经步入正轨,后续管理上的事村里人就能做,李英俊,我可能要回去了。”

    李英俊愣住,很意外的道:“什么时候?别介啊,都在村里待这么久了怎么还大小姐脾气啊,我刚才是开个玩笑啊,村里一天天的那么多事,养殖场不用忙活了你帮着村长去呗,要不推选你当副村长?”

    “你听说过哪还有副村长的,你少乱扯了……”何新月白他一眼,知道他在逗自己却笑不出来,真要离开这地方了,总感觉有点忧伤啊。

    “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如果想留下来你再反对有啥用,有玉然姐和大伙给我当后盾呢,你完全可以无视……”顺嘴又怼了句,发现李英俊有些拉脸,她才有些笑意,跟着认真道:“你们去参加大赛的时候,爷爷派人过来把投资的事收尾了。”

    李英俊闻言也不禁沉默,他很清楚,当初何新月代表荣昌集团来投资,除了是答应县里招商的项目外,主要还是当做给自己的诊费来的;

    而之所以让何新月当这个投资的主事者,或许还有些别的原因在,但现在是在是不宜深究,何其昌估计也是犯愁俩人关系没进展,眼见养殖场也已经完事了,所以准备让她回去了大概,毕竟大姑娘家的,青春可比老爷们更加宝贵,总在白河沟耗着也不是个事。

    见李英俊沉默,何新月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对李英俊算怎么个心思,除了当初他夜闯山林独战豺狗的凛冽震撼之外,剩下的几乎全部是两人斗来斗去的画面,唯一能确定的是,这家伙的一切都在她心里扎了很深的根。

    可是这家伙身边有玉然姐啊有孟总杨经理啊,还有从不惹事勤劳贤惠又漂亮的秀兰姐默默支持着,何新月总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可有可无。

    “除了建设资金外,爷爷给的投资金还有一份留在账上,作为后面运营的流动资金,各方面的材料也已经办齐全,法人是给你的,一份心没操真是便宜你这个混蛋了!”何新月交代似的说着,努力皱着鼻子试图驱散那份不开心。

    李英俊不喜欢离别,原本一直在一起吵吵闹闹的他都习惯了,现在猛然要说走他还真有点不得劲,闻言也不再嬉笑,闷头朝前走着道:“养殖场作为村里的集体资产吧,我也没啥好回报的,当初答应老爷子可以来这养老,等后面我专门给他老人家建个院落,保证比在城市里舒坦,怎么样?”

    “好!”何新月的笑容终于自然了些,重重点点头道:“我要二进的院子,院子里种上紫荆花,还有,别忘了建练功房!”

    “我是给你爷爷建养老的宅子,又不是给你建,你瞎要求什么!”

    “我不管!宅子不能离老宅太远了,最好在山坡上,我能从家里就看到老宅的情况,监督你,省得你再去栓子哥家偷鸡蛋!”

    “……好!”李英俊突然意识到,她们几个里,何新月来村子之后是改变最大的,从原本只知道任性动手的大小姐,到现在除了操心着养殖场外还能帮靳玉然处理村里的事,可偏偏自己对她除了斗嘴还是斗嘴,唯独一次救她还凶了她一顿。

    算不上亏欠吧,但总觉得是差点什么,所以答应她这些要求也没什么,更没什么别的意思,李英俊这么告诉自己。

    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她甚至靳玉然都只是暂时在村里而已,这里终究还不是她们的家,也早晚会有离开的时候;

    现在她要走,估计靳玉然也快了吧,一来她的村长任期快满了,更为重要的是,靳家面临巨变不可能毫无影响的,不管靳正邦那边顺利与否,靳家都要发生很大调整才行;

    到时候身为靳家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她没道理不回去,毕竟靳玉龙已经被送出国去,靳玉剑却有勇无谋,或许到时候靳正国会重新站出来,而她作为女儿更不可能在白河沟躲清闲。

    直到现在李英俊都觉得,靳家送靳玉龙出国不是偶然,可这背后的纠葛恐怕不简单,当初谈京城事的时候靳肃宗没有提到,估计是没直接关系吧,可不管怎样,他们身为靳家的年轻一代,每个人或许都有属于她们的家族责任要去做吧。

    至于何新月这个荣昌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也同样有属于她自己的家族使命和责任,如果有可能,李英俊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帮她们完成她们的使命责任,然后是不是大家都能长久聚在白河沟,无忧无虑吵吵闹闹的过日子了?

    李英俊知道这样很自私,甚至可能是耽误她们中的大部分人,但是,谁还不自私呢?如果外面纷杂的世界给不了她们想要的,那么,他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