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萧池宇童年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09
父子二人相对而坐,不过数年未见,却仿佛隔了一个世纪。 萧斌没什么变化,仍是英俊飒爽的模样,只是细细看去,他的鬓角处已有了些许的白发。 而萧池宇早已褪去了当年的……
    父子二人相对而坐,不过数年未见,却仿佛隔了一个世纪。

    萧斌没什么变化,仍是英俊飒爽的模样,只是细细看去,他的鬓角处已有了些许的白发。

    而萧池宇早已褪去了当年的稚嫩,虽还是二十多岁的年纪,气质却稳重老成。

    只有萧斌知道,自他五岁起,直至今日,都是这样的性子,尤其是那双仿佛覆满灰烬的浅棕色眸子,这么多年,都未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萧斌眉头紧锁,深吸一口气,语气中满是疲惫沙哑:“这几天,你就是去干这事了?”

    他们父子俩的声音也很像,只是萧池宇更多了几分大男孩的音色。

    萧池宇懒散地靠在椅子上,嗤笑出声:“不然呢?你不会真以为我会来陪你送她归西吧?”

    “萧池宇!”萧斌正想发火,而身边有外人在,他只能抑制住自己的怒气,“这是跟了我很多年的律师Ken,你有什么就跟他说。”

    Ken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萧池宇恭敬地点头:“萧先生有什么需要辩护的地方可以尽管告诉我,我一定会尽力帮到您。”

    “辩护?”萧池宇摸着下巴,笑得一脸无谓,“为什么要辩护?全是我做的啊。”

    “萧池宇,你作什么死?!”萧斌咬着牙,努力压低声音,“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把自己往牢里送,你就打算这么毁了自己的人生?!”

    “怎么都觉得是我自己毁了的呢?”萧池宇语气淡淡,却身子凑上了前,他锐利的双目紧紧盯着萧斌,笑容消失在嘴角,表情瞬间令人背脊发凉。

    他一字一句地对他说:“毁了我人生的,难道不是你吗?”

    萧斌皱了皱眉,不可置信地瞪着他:“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肯原谅我?”

    萧池宇不语,只是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容并非如往常那般阴冷,而是充满了苦涩的意味。

    萧斌突然有些气促,他摇着头,眼眶不禁隐约泛了红,声音随之颤抖了起来:“你已经惩罚我了,也惩罚她了……还不够吗……”

    “不够啊。”萧池宇看着他痛苦的模样,心中闪过一丝快感,“我要让你失去所有的家人,从此,无亲无故,孤寡终身。”

    ---------

    五岁前的萧池宇,也和普通男孩子一样,调皮可爱,喜欢玩着男孩子都爱的玩具,也常常故意躲起来,和妈妈玩着捉迷藏游戏。

    一切的变动,都在五岁那年。

    那时的他,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有段时间,几乎天天见不到妈妈,后来,她只是出现过两次,把房间里仅剩的东西,全都搬走了。

    临别前,她告诉萧池宇:“妈妈要和你玩捉迷藏了,但你不要来找妈妈,等有一天妈妈想你了,会来找你的,你一定要乖乖的,知道吗?”

    萧池宇很乖,点头答应了。

    她亲吻了萧池宇的额头,抱着他哭了很久。

    后来,家里搬来个一个陌生的阿姨,萧斌说,她是梁菲阿姨,以后会常住在家。

    萧池宇觉得,那个女人没妈妈漂亮,虽然她真的比妈妈年轻很多,眼角没有一丝细纹,皮肤也充满了润泽弹性。

    她占据了他妈妈的房间,一堆名牌鞋包遍布了整间房,再后来放不下了,厅里也开始堆起了她的东西。

    他和那个女人几乎没交流,萧斌也未有强求,日子就这样,顺其自然地过了下去。

    直到有一次,萧斌刚好不在家的时候,萧池宇无意踢到了梁菲随意扔在厅里的鞋子。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满目的鄙夷,语气更是刻薄冷漠,完全没有她和萧斌说话时的细软语调:“你什么意思?对我表示不满对吧?”

    萧池宇沉默了一会,看着她的眼神充满戒备:“没有。”

    “你这眼神什么意思?”她指着他的额头,毫无修养的戳了几下,“你这小畜生就是想替你妈打抱不平?”

    萧池宇依旧不语。

    自从妈妈不在身边后,他就变得很内向,几乎不爱和任何人交流。

    “不说话?可以。”她一把揪住他的后领,将他奋力一推,他一个跄踉,摔倒在了被他踢到的鞋子旁。

    梁菲一把扯过他的头发,头皮传来了一阵牵扯的疼痛。

    她把他的头狠狠地摁在那双鞋上,他从没发现,这个成天靠在父亲怀里的柔弱女子,竟能使出这么大的力。

    “你把我鞋弄脏了,你给我舔干净!”她咬牙切齿地把他的头摁得更重。

    萧池宇依旧不语,他双手撑地,努力反抗了许久。

    “你张嘴啊!舌头伸出来啊!”她情绪愈发亢奋,胜利的笑容不禁挂在了嘴角,“赶紧舔啊!不舔干净别想走!”

    最后,他终于成功撞开了她,跑开前,他听见了一声重重的撞击声,随之是梁菲那一声痛呼。

    逃离后的萧池宇赶紧把门反锁,随后,他默默地躲在房间,哭了一小时。

    等他回到厅里时,已经是傍晚了,冬天的六点,窗外已暗黑一片,厅里的昏黄灯光不知何时亮起了,而梁菲靠在萧斌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声音娇嗔,却令人作呕。

    萧池宇见了萧斌,一股委屈从心中瞬间迸发,他没有哭,只是心里很难受。

    而他方才微微张了张口,萧斌却突然指着他怒骂:“跪下!”

    萧池宇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为什么?”

    萧斌轻轻拉过梁菲的胳膊:“你胆子大了是不是?把梁阿姨给撞成这样,还敢威胁她!”

    萧池宇没急着辩解,反而异常平静:“我威胁她什么了?”

    “你让我滚出这个家!”梁菲眼角含着泪,眼神却是满满的挑衅,“你还说你妈才应该留在这个家,而我就是个婊子!”

    说罢,便楚楚可怜地往萧斌怀里陷得更深了。

    萧斌搂着她,对萧池宇更是失望至极:“是谁教你说这些话的?”

    “呵。”萧池宇只觉得可笑,“我没说过,但我觉得,她说得对。”

    “混账!”

    萧斌终于按捺不住了,他猛地起身,取过一旁的皮带便三步并两步走到他身边。

    他用握着皮带的手对准他:“你跪不跪?”

    萧池宇倔强地回视着他,依旧不语。

    膝弯处传来一阵强烈撞击,萧斌的皮鞋鞋尖重重地踹了上去,突如其来的疼痛使他不禁跪倒在地。

    于是,皮带抽在肌肤上的声音在空旷的厅内连绵不绝,一声接着一声。

    他忍着这几乎要皮开肉绽的剧痛,身上的肌肤已是烧灼般的发烫,而他,连眉头都没皱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