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红鸾星动(1)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1
“哐当!” “哎呦卧槽!” “小付!” 孙少杰一回头,看见付恒一龇牙咧嘴的捂着头,指缝里渗出血来。 搬地板胶的装修工人知道是自己刚才没看人,把付恒一给碰了,地板胶……
    “哐当!”

    “哎呦卧槽!”

    “小付!”

    孙少杰一回头,看见付恒一龇牙咧嘴的捂着头,指缝里渗出血来。

    搬地板胶的装修工人知道是自己刚才没看人,把付恒一给碰了,地板胶从他头顶掉下来,他操着一口河南口音,“哎呦,这咋弄嘞?”

    “我的天哪!”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发出夸张的惊叫。

    “没事儿没事儿姐,你别喊!给我点儿纸巾。”付恒一示意孙少杰把那女人稳住,自己回头冲装修工人说,“你没砸着吧?”

    接过女人递过来的纸巾,付恒一将额头出血的小伤口捂住。站在正在装修的写字楼落地窗前。

    “小付你没事儿吧,要不要去医院啊?”女人心有余悸的看着付恒一。

    付恒一捂着额头摇了摇。

    “姐你这就不知道了,我们干这行的,小磕小碰不算啥,家常便饭。一会儿我去给他买个创可贴贴上就好了。”孙少杰扒开付恒一的伤口看了一下,不大,血凝固了就好了。

    女人立刻说,“创可贴我有,是我平时高跟鞋怕磨脚准备的,不介意吧。”说着就从包里掏出来一个。

    “可以可以,我们大老爷们皮糙肉厚的,介意啥呀!”付恒一大咧咧的笑了一下,接过创可贴胡乱撕开就贴了上去,歪歪扭扭的。

    “那行吧,就按照我刚才说的那几个地方再改一下,进度要抓紧啊,我们9月份就得进来办公啦!”女人看看付恒一和孙少杰,“那我先走了,你们辛苦。”

    “我送你!”孙少杰一个健步走到女人前面,殷勤地给她摁了电梯,再目送人上去,电梯门关上。

    “呼~”他走进来,冲着付恒一摊摊手,“终于打发了。”

    “等我中了彩票,打死都不干这活了。”付恒一这会儿觉得额头的伤口跳着疼,“真特么的不是人干的。”

    孙少杰和付恒一是大学校友,学的是室内设计。孙少杰大付恒一一届,毕业以后介绍付恒一到他们公司工作,干了两年,孙少杰受不了公司里各种条条框框,就让他爸给他投资自己开了一个装修公司,硬是把付恒一给拉了出来。

    上学的时候,付恒一原以为室内设计就是坐在电脑前画画图,从来没想过还得跑工地。尤其是现在自己开公司,装修工人人工费贵得要死,甲方又死命压价,为了省人工费,他们俩又是老板又是小工,事事都得亲力亲为。

    孙少杰擅长强弱电,付恒一擅长刷墙。

    他们目前接的这个活是一个公司的办公室,整整一层,一千多平米,还是孙少杰他爸的关系,也算是他们公司开张以来最大的一个活,之前都是接一些小家装。

    家装比工装麻烦,工序细致,客户要求又多。七七八八算下来挣不了几个钱。工装就好多了,别的不说,面积大啊,功能划分相对少,简单些,油水也大些。

    接了大活自然得伺候好甲方爸爸。刚才那个姐姐就是甲方公司里的行政经理,专门跟进装修进度的。

    本来付恒一和孙少杰觉得女人对装修这种事儿都不太懂,好糊弄。没想到那个姐姐可是个懂行的,还特别勤奋,隔三差五穿着高跟鞋在工地上转,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哪里偷工减料,哪里设计不合理,几乎每来一次都能提出一点儿整改意见。

    “忍忍吧,等这个活干完,给你放个大假!”孙少杰拍拍付恒一的肩膀。

    付恒一烦躁的一把脱掉了已经被汗水和灰尘弄脏的T恤,去洗手间洗了洗染了血迹的手和脸。

    “小付,电话!”孙少杰拿着付恒一的电话追到洗手间,正看到付恒一用T恤擦胸前的水渍。吹了一声口哨。“帅啊,小付!要不你就牺牲一下色相,让那个姐姐别再每天来为难咱们了吧。”

    付恒一从洗手间的镜子里瞪了孙少杰一眼,“你怎么不牺牲。”

    孙少杰摆摆手,“我一没你这张脸,二没你这身材,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我特么都破相了,还牺牲个屁!”付恒一凑近镜子看了看额头是那个歪歪扭扭的创可贴,摁掉了电话,“今儿我妹过生日,一会儿我妈看见我这样子,又要念叨了,烦!”

    孙少杰才想起来,“对,炎炎多大生日来着,我还给她买礼物了,在车里,一会儿你下楼拿上!”

    “你不会买了个洋娃娃吧,她可都20了!”付恒一说着往外走。

    孙少杰摸了摸头,“我只是不知道她具体多大,但也知道她不是个小孩儿了,你看你说的,买了个包。”

    “哟,挺贵的吧,那我替我妹谢谢你啊!”付恒一回头冲孙少杰笑了笑,直接去按了电梯,“先走了,去晚了又要被念。”

    孙少杰突然定平了脸,一本正经地说,“这位施主,我看你今天要红鸾星动啊!”

    付恒一都进了电梯了,被他逗得脸也一定,“那大师您没算出来,今天您要遇上丧门星吗?”

    “赶紧滚吧!”孙少杰扭头走了。

    付恒一到楼下停车场,在车里先翻了一件干净T恤换上,又从后备箱里拿走了一个购物袋,里面是孙少杰给他妹妹付盛炎买的包。想到一会儿孙少杰还要用车,付恒一决定坐地铁去吃饭的地方。

    好死不死赶上下班高峰,被挤得怀疑人生。付恒一紧贴着地铁门,大热天的人挨着人,简直让人想爆粗口。

    好不容易出了地铁站,饭店就在不远处,付恒一先在街边儿小店里买了一瓶冰可乐降降温,蹲在马路牙子上咕嘟咕嘟的喝着。

    路边一辆正侧位停车的红色马自达吸引了他的目光。车窗摇了下来,一个带墨镜的女孩儿从驾驶位探出头,小心翼翼地打着方向。

    付恒一几口可乐下肚,身心的燥热都消了下去,饶有兴致地看着女孩儿停车。嘴里还念念有词,“哎呦看看,打死啊,蹭上了蹭上了。”

    女孩儿回了好几把,终于把车停好了,付恒一都替她松了一口气。女孩儿家开什么车呢?

    女孩儿开门下车,一条长腿先伸了出来,付恒一心里默默吹了口哨,漂亮!

    尤其是她穿的鞋子,一根银色的细带子,从脚背一直向上缠绕了半截小腿,勾勒出小腿匀称紧实的线条。脚趾上亮红色的蔻丹,衬托的一双脚丫格外嫩白。

    女孩儿关门落锁,甩了一下长发。付恒一也喝完了可乐站起身,有些惋惜,这姑娘带着这么大的墨镜足足遮住了半张脸,看不见真面目好遗憾。没准儿摘下墨镜来没法看了。

    正想着,那女孩儿却没走,靠在自己的车门上,付恒一隐约觉得好像是冲着他笑。

    不会吧?

    付恒一摸了一把脸,虽然这张脸在人堆里确实出挑,但是也不至于让人姑娘一眼看见就冲他笑吧,现在的女孩儿都这么奔放的吗?

    他狐疑地转了转脑袋,周围都是形色匆匆的人,没一个像是跟这个女孩儿打招呼的。没准儿人姑娘是带着耳机打电话呢,头发披散着,也看不到耳朵。付恒一想了想自嘲的笑了一下,都是孙少杰说的什么红鸾星动,净瞎胡扯。

    付恒一呼啦了一把头发,迈开腿向饭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