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能要的原因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3
司徒逸的话,让苏牧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等他意识到司徒逸说了什么时候,感觉自己原本一直在飘荡的心,竟然在那一刻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而司徒逸看到苏牧云的这……
    司徒逸的话,让苏牧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等他意识到司徒逸说了什么时候,感觉自己原本一直在飘荡的心,竟然在那一刻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而司徒逸看到苏牧云的这个表情,才微微地松了口气。

    这样看来,苏牧云还是很喜欢骆佳的。

    虽然他和骆佳没有可能以恋人的身份生活在一起,但是他却希望骆佳真的幸福。而让骆佳幸福的准则,便是这幸福必须是苏牧云给的。

    但是司徒逸还没有替骆佳高兴太久,就听见了苏牧云的质问声:“所以说,当时你和骆佳其实是联合起来故意欺骗我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骆佳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没错。”司徒逸有些尴尬地承认,他总有一种自己做了错事被抓包了的感觉。

    苏牧云又继续道:“所以,骆佳肚子里的宝宝,还是我的孩子?”

    听到苏牧云这句话,司徒逸的心里立刻警铃大作。

    他满脸警惕地看着苏牧云,冷声质问道:“你想做什么?再去逼迫骆佳打掉你们的孩子?苏牧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就不要怪我看不起你!”

    “骆佳必须得把孩子打掉!”苏牧云用手揉着自己的头发,原本一丝不苟的发型,现在也变得乱糟糟的一片。

    而司徒逸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却不由冷笑出声道:“苏牧云,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可笑吗?虽然你是孩子的父亲没错,但是你除了提供某种物质之外,你还做过什么?要知道,这个孩子现在已经和骆佳融为了一体!所以,即便是为了骆佳,你也不可以逼迫她把孩子打掉!”

    司徒逸的声音有些尖锐,语气当中已经隐藏了一点怒火。

    而苏牧云却苦笑着说道:“你以为我想这么做吗?那也是我的孩子啊!”

    “那你还……”司徒逸猛然意识到,一直强迫骆佳打掉孩子,并不是苏牧云的行事作风所以这背后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是他没有说出来的。

    司徒逸盯着苏牧云,沉声质问道:“苏牧云,你最好把实话告诉我,如果你的理由足够充分的话,我可以帮你一起劝骆佳,但是如果你胡言乱语,我绝对饶不了你!”

    本来苏牧云并不想将这件事说出去,因为他不想让骆佳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他一直遮遮掩掩的话,反而有些不太好。

    于是,苏牧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娓娓道来。

    “你还记得骆佳之前住院的事情吗?就是你和他假扮成男女朋友的那一次。”

    “记得。”

    司徒逸轻轻点头。

    苏牧云又继续说道:“就是那一次,医生跟我说,以骆佳现在的身体状况而言,是不可以生孩子的。一方面来说,她的体质很虚弱,体内的叶酸含量太少,即便是怀孕,将来孩子生下来,不是夭折就是各种各样的问题。其次,骆佳有隐患的先天性心脏病,虽然到现在还一直没有诱发过,但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发作了。这种病遗传给孩子不说,也会对她的生产过程中造成一定的影响,说不定她一个不经意,就会……就会……”

    就会什么,苏牧云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司徒逸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后背靠在柔软舒适的沙发椅背上,司徒逸良久的沉默之后,才沙哑着声音说道:“所以,你一直逼着骆佳打掉孩子,目的也是这个?”

    “不然你以为呢?”苏牧云苦笑着说道:“骆佳怀的可是我的孩子,纵然我平时做事情确实很混蛋,但是我也还没有差劲儿到要谋杀自己的孩子的程度吧?不管是为了骆佳的健康还是孩子未来的情况,这个孩子,必须得打掉!”

    苏牧云的语气十分坚定,但是在坚定背后,司徒逸却可以感觉地到他深沉的无奈。

    司徒逸轻轻地捏了捏苏牧云的手,轻声说道:“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会转达给骆佳的,也许,我可以想一个另外的办法,帮助骆佳把这个孩子打掉!但是就目前来说,你不要表现地太偏激,不然只会让骆佳的行为也跟着一起偏激,知道吗?”

    “嗯。”苏牧云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说道:“行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好。”司徒逸微微应声,而后从沙发上站起来,和苏牧云一起离开了酒吧。

    当他们出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纷扰的大街上,到处都是灯红酒绿的,街道两侧的霓虹灯闪烁,却更加凸显出了人内心的寂寞。

    苏牧云和司徒逸告别之后,就开着车回家了。

    自然是回到了他和骆佳曾经一起居住过的那栋别墅。

    自从上次被南宫婉玥不经意地把别墅烧过之后,苏牧云动用了很多的资金和人力物力,才将家里以前的家具全部找够,又按照以前的模样布置了一下。

    除了看上去更新了一点之外,没有丝毫的差异。

    只是,那个让他挂念的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洗了一个热水澡,苏牧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本来想直接睡觉,但是当眼睛闭上的那一刻,他又想到了司徒逸今天跟他说过的有关于南宫婉玥的那些话。

    于是,苏牧云又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包里将司徒逸给的那个光碟拿了出来,插进了电脑里开始观看。

    这段视频截取的比较长,从南宫婉玥进入总统套房,一直到她彻底离开酒店,这期间凡是有关于南宫婉玥的画面,全部被剪辑了下来。

    最活色生香的,还是南宫婉玥和沈图的那一场活生生的春宫图。

    画面极其露骨,比岛国电影还夸张许多。

    但是苏牧云却像是在看正剧一样,内心没有丝毫的起伏和波动。

    看完以后,苏牧云端起右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浓茶水,冷笑着说道:“南宫婉玥啊南宫婉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