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嘎环游记_户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7
原计划从徒步开始的每一天都记录一下,免得健忘症患者后面想不起曾经走过的路,可是前两天的高原徒步适应期,根本没法好好记。终于回到家来坐下,准备好好清理一下这次……
原计划从徒步开始的每一天都记录一下,免得健忘症患者后面想不起曾经走过的路,可是前两天的高原徒步适应期,根本没法好好记。终于回到家来坐下,准备好好清理一下这次旅行,好像也想不起前两天是怎么走的了,时间很贪婪,有时候,他会吞噬所有的细节。后来与YY聊起来,曾经走过的路突然又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其实记忆是不会遗忘的,只是躺在那里,等着一个契机,一根引线,去打开那扇封存的大门,迷糊的轮廓下是清晰的路线,包括每一个拍照点,每一次坐下来的路餐,每天打水的地方,每一次营地帐篷安放的位置。
D0:启程 因为加班计划未定,一直纠结于国庆到底是回家呢还是出去浪,随着10.1渐渐靠近,决定还是不回家了,新的问题又来了,去哪里呢?想出去走走,看了好几条感兴趣的路线,不是贵就是远,而且很多都名额已满,终于,在9.30号上午,偶然问了毛驴贡嘎环线,虽然名额已满,最后还是加了个位置。
6天的环线徒步之旅,报名匆忙,除了一个睡袋,什么都没准备,临时让领队毛驴带一个帐篷,找同事借了一个大包,买了几盒自热米饭、八宝粥,零食若干,贡嘎环游,就这么风风火火、简单粗暴地正式启程啦。

D1:成都-康定-老榆林-格西草原

收拾好行囊,出发。

早上七点集合,因为要给每个人发气罐炉头等装备,实际出发时间稍微晚了一些。每个人都扛着大大的驼包和箱子,显得自己是个异类。


上车出发,好几个领队。由于国庆中秋双节属性加持,除了头巾之外,领队还给每个人准备了礼物,坚果一包,外加卡片抽奖。想要一头小毛驴,可惜没有抽中特等奖。

行程才刚开始,车上的摄影大师们已经开始炫技,这是什么江什么桥,我已经记不得名字。


高速上一路向西的车不少,长蛇队伍一点点挪动,中午到达康定,去街边小店吃了牦牛肉汤锅,整个店被包了场,60多人的队伍,挤挤更热闹,牦牛肉不错,汤也好喝,因为都饿了吧。

吃完出来顺便在隔壁买了一个馍,闻起来很香,可是直到旅途最后,一口都没尝过,就被压成了粉末。


午餐后继续出发前往老榆林,大巴在一个路口拐点停下,开始卸行李,转乘面包车前往徒步起点,就要进入荒野求生了,进山前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勿念。

徒步开始,驼包都让马扛,小包背水和零食,轻装上阵,由于部分驼包超重,很多马走的歪歪斜斜的,不堪重负的样子,来世做牦牛吧,自由价更高。


一路走着走着,不同属性的人群就走出了多支小队伍,伙食团、浙大团..…散兵如我,在人群中穿插,自由也快乐。


一路轻松的玩着拍着就到达了营地——格西草原,3300的海拔,人比马先到。营地还有好几个其他队伍,已经搭好了帐篷,慢慢的山间开始起雾,毛驴领队给我带来了帐篷,选好草地,打开帐篷,连好骨架,由于也是第一次搭帐篷,折腾半天,发现装不了,是技术问题吗?请来技术指导,还是不行啊,哈哈,几个熟手折腾来回了一阵,最后发现帐篷骨架带错了,和帐篷不匹配,忙里出错,也是意外。好在,同行结识了一个小伙伴,安排先蹭小伙伴的帐篷住一晚,没想到的是,这一蹭就直接蹭到了旅途结束,在此对LY同学表示感谢!!!

搭好帐篷,开始烧水做饭,伙食团的小伙伴果然是财大气粗,吃的住的都是户外界的VIP,让散兵团眼馋嘴馋。


恰逢中秋,我们在地垫打起的避风港下,凹了几张造型,吃了好几种不同口味的月饼,虽然看不见月亮,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相聚于此,完成另一种形式的团圆。

早早的简陋的吃过晚饭,雾越来越厚了,冷,转进帐篷,长大以后,很久没有这么早睡觉了,虽然很早睡,却是一夜无眠。帐篷虽然是双人帐,两个驼包放进去占了很大一部分位置,脚伸不直,只能蜷缩着,或者把脚搭在驼包上,驼包太高,搭的脚疼。



D2:格西草原——两河口——上日乌且营地

晚上驼包的马就在帐篷旁边来回溜达,脖子上还系着铃铛,听着驼铃和马蹄声,蜷缩在帐篷里像是随时可能被踩到一样,翻来覆去,直到天亮。

没睡好,起来还是很精神,徒步的第二天,还没有开始接受高原徒步的捶打。在迷雾中烧水,去河边用冰冷的河水洗脸刷牙,一个苹果和八宝粥做早餐,帮忙同行的小伙伴一起收帐篷,抖水,这成了后来每天都例行的活动,小伙伴说这是每日的晨练,还没开始徒步,先收帐篷装袋子扛到马帮的指定地点,要了他们半条命。

早晨虽然冷,雾景很好看。


为了可以做走出队伍感,散落的四个人决定组成临时团,虽然一路上也走的零零散散有聚有散,但我们一路上互相蹭吃蹭喝蹭帐篷,互相鼓励着说笑着,拍了许多好看的好玩的(不好看的)照片,四人小分队里两部单反带的高配置,虽然重了一些,为后来照片分享群贡献了不少大片。

走着走着,天晴朗了起来,走到一个河边高地,天开始放晴,视野开阔起来,山托着云,云靠着山,河流从中间穿过,一幅动态画展现在眼前。


就对着这个景,同路的小姐姐(小妹妹)不断回头,据说拍了好几百张照,远近高低各不同,这一天都是兴奋的。

远远的就看见这座山,以为那是今天营地的终点,其实只到营地的一半,好在一路平坦,顺着山谷间的河流,走出了欢声笑语。


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

同路的YY身体不适,已经扛着包走了好几个小时了,痛苦的身体下,是靠着意志在坚持。身体虽弱,照片要好看,再大的风,海拔再高的营地,也阻挡不了要凹造型的热情。


四目相对的时候,有一种心灵的震撼。

“五花马,千金裘”


今天的营地,驻扎在上日乌且营地最前边,对面就是嘉子峰,帐篷还没铺开,雾气紧跟着就罩下来,背阴面的山谷里,风吹得更冷了一些。

夜幕下的嘉子峰,像一颗巨大的皮蛋。


一早的嘉子峰,峰顶带着帽子云,像是一个秘密基地。


从山阴里走到向阳面。跨过山河,爬过陡坡,对面是勒多曼因雪山,山腰处一个湖泊,旁边扎了几顶黄色的帐篷,那里拍照风景应该很好吧,我们远远相望着。




继续往上,就到了日乌且垭口了,4900的海拔,人和马都走的喘气。我们在这里拍照,等待同队的队员。


同行的小伙伴不知道走到哪里了,徐徐缓坡一眼望不到边,山顶风很大,吹得头疼,等了一会迅速下山,追着毛驴,向营地奔去。



户外讲究先到先得。向导安排给我们的营地,已经被先到的队伍安营扎寨了,就在这片草丛里扎营吧,每个人向动物一样宣誓自己的营地,用包,用登山杖,用脚。

等了很久,人群陆续从树林里出来,却没有我们分队同行的小伙伴。驼包终于到了,铺开帐篷,雾悄悄的又扑了过来,已经很冷很累了,天开始变黑,有的人还在山里,可否配合一下,干干爽爽的让我们把帐篷搭好?

当地向导烧着柴火,煮着火锅,老远就闻到浓香,刺激着肠胃。



天已经黑了,雾开始起来,山里的人该出山了吧,快来烤火,看着多暖和。


D4:莫西沟尾——冷嘎措山脚,27741步

几乎每天都会被带铃铛的马闹醒,是谁昨晚又在帐篷外面倒了面汤??

晨曦,很美的一个词。

简单吃过早饭,这次毛驴不走寻常路,带着队伍沿着山腰横切过去。山间发现了美食,大胆尝试。


穿过迷雾山林,到达一个宽广的山顶平台,联排雪山在云雾里时隐时现,这是风景次好的一天吧。


山间云雾缥缈,将山峰分成了两段


一路上印象很深的是同路的一个自爆说240斤的大哥,边走边喘,很远都能听到大哥厚重的喘息声,像冲锋号一样,也支撑鼓舞着队伍里很多小伙伴。大哥也是前一批到达山底的人,有幸一起徒步高原,不论于大哥还是于我,后面都很难再有这样的经历了吧,向大哥致敬。

翻过这个垭口,山下就是马路了,一个自拍,怪我跑的太快。


白塔旁边的小店,买了汽水和补给。在一藏民家门口扎了营地,洗了脚,晒了太阳,喝了酥油茶,煮了火锅,大家都放松下来,距离好像也更近了。


八点多吃完,看完星空,准备躲在帐篷里看看星星,看见另外有几个小伙伴在隔壁搭帐篷,听说是刚从山上下来,看他们折腾了半天,也没有搭好帐篷。领队左脚奋勇当先,一问才知道,他们是从上海过来都没搭过帐篷的小白,说有说明书,按照那个来就好…年轻人胆子很大,勇气可嘉!

因为没有信号,所以每天都睡得很早,头顶有星空,旁边有队友,躺下很早,却睡不着。


( 本文作者 : kikikuku )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