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3章 诛杀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9
噬天兽那虚幻的脸上瞬间变得无比难看,“仅仅凭着这件事就这么做?难道你们就不丹心是自己错了吗?” “切!”云逸闻言顿时满脸的不屑。 “真不知道你这么没脑子是怎么……
    噬天兽那虚幻的脸上瞬间变得无比难看,“仅仅凭着这件事就这么做?难道你们就不丹心是自己错了吗?”

    “切!”云逸闻言顿时满脸的不屑。

    “真不知道你这么没脑子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除了那个错误之外还有就是你当时对待骷髅王座之上那具尸体的态度,我与天仲原本的猜想那应该就是冥皇的身体,最不济于当时的冥宗之中也是绝对的高层,而你在打开密室的时候却对之不屑一顾,我甚至还能从你当时那相当粗暴的动作中感受到些许怨恨,而此地会对冥宗之人生出怨恨情绪的除了你口中所说的那个受到冥宗重创的噬天兽,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了。”

    噬天兽沉吟片刻,而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云逸,“应该还有吧!”

    不过于它心中却是暗暗想着,说,继续给我说,说得越多我活下去的希望便就越大!

    然而云逸却好似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它的想法一般,对此就连身旁的姜天仲也都保持着沉默,而另外一旁的楚灵此时却还没能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那是自然。”云逸甚至还颇为得意的说道。

    “还有你的另外一个破绽便是让我们在遇到你之前先和你口中的噬天兽交了次手,但在当时那种能够以实力强行碾压我们的噬天兽不但一击便退,甚至在它的攻击中我们连丝毫杀意也都没有感到,而且在那个时候我们还收到了它传过来的神念,只有一个字,走!相对而言你的废话就太多了!”

    “如果在那见到你之前我们不曾遇到它的话,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我们定然会相信只剩神魂的你,因此在见到你之后便索性将计就计,为了不让你心中生疑我便和天仲一起陪你演了场戏,想看的自然就是你在之后打算怎么做,又打算让我们怎么做,不过当时那种情况我们为防万一甚至都没有与楚师姐沟通,为的便是……”

    不等云逸说完,那正在拼命压制噬天兽神魂的那头噬天兽突然传出了一道神念,“小东西废话少说,眼下立刻将这头畜生给杀了才是最为紧要的,若这次再让它逃脱的话,神界必定会生灵涂炭!”

    然而不等云逸回应,噬天兽神魂便发出了一阵狞笑,“还想杀了我?你冥宗困我数万年都无法奈何于我,仅凭他们就妄图杀了我?”

    “给我开!”

    伴随着噬天兽神魂的怒吼,云逸与姜天仲瞬间便口吐鲜血倒飞而出,直接被那袭来巨力给轰击得陷入到了密室墙壁之中。

    噬天兽冲破束缚,悬浮于虚空之上,满脸杀意的看向云逸,“还要谢谢你为我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要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有些危险了呢,现在你们就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呵呵!”云逸勉力自石壁中挣脱而出,张嘴吐了口血,却依旧满脸笑意的看着那虚空之上的噬天兽。

    “我自然知道你想拖延时间,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就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呢?”

    噬天兽眼神一凛,“你……”

    这次倒是轮到了它来不及将

    话说完,因为它突然发现自己那虚幻的胸膛之上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个闪烁着金光的手掌。

    而后它便看到了周官那张欠揍无比的脸,云逸的话语随之响起。

    “你最大的破绽便是没有直接杀了周官这家伙,在他们二人被救下之后你自以为的将计就计才真正的救下了周官二人的性命,而我与天仲也是在和周官接触之后方才完全确定,你!才是真正的噬天兽!”

    “若想伤你只有领悟了道方才可以做到,我们三人虽也模糊有所领悟却无法对你造成致命攻击,反而在之前就被你给打了个半死的周官却是天生近道,而他才是对你威胁最大的存在,所以你才会第一个就打算除掉他,不过你没想到的却是这小子他妈最在行的就是装死!哈哈哈……周官!”

    在云逸吼声响起的瞬间,周官另一只手随之探出,就此于虚空之上将那噬天兽神魂给撕成两半,其中大半神魂在周官的攻击下直接化作虚无。

    然而剩下那小半神魂却突然挣脱了周官的掌控,状若癫狂的冲向了此时连站都站不稳的云逸。

    “小东西好算计,但我纵然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云逸!”周官口中惊呼,同时催动修为拼命冲向云逸,然而在这密室中仅仅数丈的距离他显然是无法阻挡的。

    “给我死!”噬天兽目呲欲裂,此时它心中对云逸的恨甚至都超过了封印它数万年之久的冥宗,怎么也想不到如此一个蝼蚁般的家伙竟然从头到尾都把自己给算计得死死的,这让它怎能不恨。

    然而天总不随人愿,就在它马上就能碰到云逸的瞬间,自它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莲花花瓣,其上蕴含的混沌气息甚至让它都不寒而栗。

    噬天兽转身欲退,但此时它却发现自己身周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充满了这混沌莲瓣。

    “你是不是忘了我还在这呢?”

    “混沌神莲!”

    这是噬天兽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下一刻它便被那神莲之内翻涌的混沌剑罡给绞杀成了一片虚无。

    楚灵仗剑而立,看了眼此时几近油尽灯枯的周官三人,冷哼了一声,“竟然连我都敢骗!”

    姜天仲张嘴咳了口血,云逸直接翻到在地,周官挠了挠头,满脸谄笑的说道,“师姐你可不能生我气哈,这些都是云逸那小子出的招,我也没办法不是。”

    然而楚灵却是显然没有听到他的这句话,因为在周官说话的同时她便直接失去意识就此倒在了地上。

    周官见状顿时吓得脸色煞白,拼命挪动脚步走到楚灵身前将之抱在怀里,“师姐师姐,你不要吓我好不好,师弟错了,师弟以后做什么事情都先讲给你听,师姐你醒来好不好啊师姐!”

    而云逸却是躺在地上有些得意的看向那满脸愕然的噬天兽笑道,“冥皇前辈,不知小子此番计划可还能入您老人家法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