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 天生奇才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9
那怪物、光线一亮、刚看到他们这些熟人,便直接一刀扑面而至,恩将仇报如此底气。三人虽有防备奈何无用,被飓风掀撞到又一石门,轰一声以身躯做了他的敲门砖。三人生生……
    那怪物、光线一亮、刚看到他们这些熟人,便直接一刀扑面而至,恩将仇报如此底气。三人虽有防备奈何无用,被飓风掀撞到又一石门,轰一声以身躯做了他的敲门砖。三人生生被打散全都口吐鲜血性命堪忧,这是第六关的门吗?竟是这样被打开。

    闯关霎时沦为历险,气氛再也轻松不起来,天尊岳离生死未卜,金宋高手亦被一切两半、相互失去联系。

    给吟儿的感觉,就像前面的屏障全被拆除,只剩自己首当其冲,而且危险更加凶急。不过转念一想,还好不是高风雷、齐良臣他们遇见渊声啊,他们本来就都是伤员,不如自己体力充沛,可是……即便身经百战,吟儿不知怎地还是泪在眼眶,是恐惧吗?心跳就快到嗓子眼了!然而一切情绪都来不及释放,因为好不容易爬起那人隔空一剑直朝自己嗓子眼掏心,九天剑!

    吟儿情绪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重击打崩,惜音剑瞬然出鞘同时在地上打了一滚,亏得她反应奇快无比,才躲过这致命一剑。

    吟儿性命遭到威胁时,剑中常常血光四射,此时五六招乱不成章全是救命之剑式,呈现出她周边血光更加浓烈,倒像是被渊声打得浑身是血。半空地下尽皆沧海横流,吟儿招架不住苦不堪言,连滚带爬避开气波唯能藏于巨石之后。无济于事,渊声一剑连着一剑无论哪块山石都削一半,吟儿俯身避让剑气之余还需防着碎片,疲于奔命,气息不畅。见势不妙,林阡才刚起身就从另一侧主动挑衅,渊声随刻转移目标同时换上饮恨刀对他狂砍。

    悍然刀气隔空来袭,林阡持王者之刀堪堪抵挡,换先前渊声正常,这场交锋还能勉强持平,然而现在的下场却是,林阡连人带刀被渊声刀气压在地上,又添内伤。渊声实力起码比刚才高出两倍,刀风肆虐,分毫不停,虐完林阡,又到独孤,独孤不遗余力,施展残情剑法与天山剑法、此起彼伏于身前形成无垠剑浪,渊声饮恨刀却瞬时穿过大半,居高临下直冲独孤,越迫越低越逼越近。独孤只觉虎口发麻,却必须加大气力,却哪还有气力?迫在眉睫,必须撤剑。

    吟儿、林阡、独孤三人一时间只能靠山石遮蔽、轮流吸引渊声注意,每人各挡几刀几剑,能挡几回是几回,冷不防渊声还会在刀剑之后扔出一锤来……短时间内出招太多,渊声膨胀出很多个自己的影子,在他三人眼前争如庞然大物。三人无数次命悬一线,山石也渐渐越来越少,整个洞窟乌烟瘴气。

    “你俩先休养生息、养精蓄锐。”独孤看林阡吟儿都已不支,决定先帮他们硬扛。

    深知独孤武功今非昔比,就算正常渊声在这里,林阡都不担心,然而对手已经入魔……

    “不虚此行——当然要跟最强者比。”独孤豪气一笑,林阡吟儿都是一怔,是啊,独孤下天山就是为了和高手比武,正常态的渊声哪有入魔态的吸引,比起捡漏,他更想拼。有些时候,成长的价值远高过输赢。

    但独孤一人,就要打这个能平他们六人合力的魔,谈何易?

    然而与天斗与地斗与不可斗之斗就是这么痛快写意!

    残灯无影,残情夕照,残山剩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展现在阡吟面前的最熟悉不过的残情剑法,和往年一样每招都残缺不全、集众家之短,残中带厉,攻守合一。

    熟悉却又陌生,剑主的内功、力道、速度,比黔西乌当之战的修为更上层楼。

    乍看之下,这些剑法漏洞百出,然而实际交战,偏偏无懈可击,皆因巧妙串联、反复充实,所以表里不一,更竟物极必反。

    空前锐利的进攻近在咫尺,渊声收敛了笑再无表情,却没避让,也未移步,持饮恨刀铿然反击!

    金铁交响,震耳欲聋,独孤攻势被结束在纷纷扬扬尘土之间,渊声神色冷峻地十分欠揍:“哼,只有这种程度吗?”

    自然不止这种程度!独孤伤势最轻,精力基本完好,是以回身再刺,正是更强的残情弄玉、残情长虹、声断残云。

    此时独孤打法稍作调整,运起独孤轻诀,招式更加紧凑,虽左路才至便遭打断,但右路立刻攻入防不胜防,不清楚的都不知道左路是不是假动作,就要如此连绵不绝。残情剑法与独孤第二回合超乎一般的连贯打法相得益彰,竟能侵入渊声防线一二。

    “比薛晏未知,比岳中天凑合!”渊声接招正酣,目光一狠,猛然一刀进逼,后发先至,独孤不得已回防,与他刀锋擦过,衣上连串血迹。

    渊声不再嘲讽,只因独孤第二回合的表现与第一回合已经截然不同!非常时刻,自然要在全力以赴的基础上,继续不停地深入挖掘自己。

    给阡吟的惊喜远远不止于此——独孤到第三回合更加渐入佳境,这一回合,他所采取的剑招应属于临时自悟。用以串联残情剑法的媒介,从寻常剑法换成了天山剑法,而那些剑法,全然是肖逝近年来苦思冥想、专门克制渊声的。但很多都是孤卷残篇,并不能完全成型,就好比亟待躯壳的魂灵,正巧、遇上残情这样缺失奇多的剑法,可谓顺势附体,大放异彩。

    独孤带着肖逝的嘱托,要将其剑法发扬光大、流传百世,因此在此战将肖逝毕生心血融入剑内,创造出了一套全新的残情剑法,颇有回炉再造、变废为宝的意思,原本在渊声面前都很黯淡的两套剑法,在这一刻互相燃爆。所以,谁说只有岳离一人在复仇?!

    以独孤守,以肖逝攻,残情护体,天山破敌。

    剑光清寒,战意沛然,豪情挥洒,残月天山。

    刀剑抵触、随刻纠缠,火星四溅,风起云涌。招式擦磨、锋刃撞击,雷辊电霍,声声撕心。洞窟远近都只剩内力造就的完全可见的网,星罗棋布,纵横交错,战局早已是任何等闲都不能近的结界。

    等闲,他们面前,阡吟正是等闲。

    不禁叹惋,独孤一人,就能消得了千军万马难堪承受之灾。

    他二人连番过招,独孤虽次次落于下风,却都是亮点所在,险象环生却又精彩纷呈。

    不作他想,阡吟必须尽快恢复精力,刻不容缓。只因独孤力有不及,终会伤于渊声之手。

    力有不及——即使独孤这次全力以赴、已练到了第十层的回阳心法展露无遗,但还是比不过入魔后的渊声深厚,能与入魔渊声拼杀十回合之多,已经算前所未见的奇迹。

    是的独孤暂时搁置了玉儿,没有忘记她,一直存着情,但是割舍了斩断了藕断丝连着,如此念头,正好合适练那本一直被他搁浅的第十层回阳心法。如肖逝所说,残情并非无情。

    寄情于剑,二十多年来对天下第一的追逐,对恢弘与逍遥兼得的渴望,在这十回合内发挥得淋漓尽致,剑光飞洒,落雪缤纷,一轮孤月,独照山巅。

    对于渊声来说,眼前此人是个不小的震撼,当然狂化模式下他不能懂这叫震撼——须知,齐良臣的气路他虽然不知怎么干扰可是他起码看懂了,高风雷锤路、林阡刀路、岳离剑路他更是绝对清晰。此人不同,渊声只能够循序渐进地对其天山剑法或残情剑法有所拆解,但当天山剑法是残情剑法的补丁、残情剑法是天山剑法的支撑,两者微妙地融于一体之后,形成了一种完整的、奇特的双剑法体系……渊声只能看出天山剑法内缺了个角、残情剑法外多了片雾,却看不懂它们为何因为彼此嵌入就发挥出了超乎两者叠加的功效,那比两者相加多出来的东西在哪里渊声找不着——即使放慢一千倍看,也都只见起效而不见为何起效,因为那是两者之间隐于招式的内在关联。

    看都看不懂,也当然就掰不开。上次给他这种震撼的人还是完颜永琏,没错,那个即使让人看清路数也破不得的王者,正是渊声的天敌。眼前兵器的主人,有奋起直追之势。

    虽然打得入魔渊声也动容,但独孤遇到的问题是,对方内力实在过强,独孤每次迎上必遭驳回。对方三下五除二地凭气力碾压、使独孤三番两次好不容易触之刀锋却被打落,是以无法看清渊声此时所用刀法。如果说两人对彼此招式分别不解,那渊声深不见底的内功为这场比武从一而终就划下了句号,独孤撑了这么多回合撞得遍体鳞伤,却以自己的剑意精髓延长了许多的省略号和惊叹号,令人回味无穷。

    高速运动的任何物体,若遇寻常草木,都能所向披靡,可惜撞到远比自己结实的物体上,非但要被迫停,更会被自身速度害得绊倒在地头破血流。独孤与入魔渊声,正是如此。

    当此时,残情剑与饮恨刀营造出的两道光圈空中遭逢,分别滚雪、极速壮大,气冲星斗、怒摇山岳,空间一时被卷曲,整个第六关都被这光线胀满、忽明忽灭。不一刻,战斗便就决出胜负,独孤身前光芒被镇在饮恨刀下,越克越低,越化越小,越压越暗,独孤脸色苍白,血已渗出嘴角。

    “哈哈哈哈,肖逝,天下英雄,唯你我二人耳!”渊声眼神一贯不好使,又或者他眼前没有人、只有武器、招式。

    这笑声中气十足,实在把人心震得发颤。

    “独孤大侠……”吟儿一瞬只觉失聪,林阡看出危险已经飞身顶上,独孤重重跌落在地,相隔不远却是一直未起。

    待到一点点地恢复听觉,才听到独孤极重的呼吸:“死不了……”

    可是林阡快死了!吟儿来不及破涕为笑就再一次提心吊胆。被独孤消耗过的渊声发挥略有下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林阡在苦撑了七回合后,被他残情剑和饮恨刀剪落在地,伤上加伤顺带葬送了王者之刀,再也没有武器。

    数声激响,看渊声把各式各样的兵器全朝背上一负,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远远看去,它们在渊声的身上如其三头六臂。那情景换个时间看可能还比较好笑,但现在独孤身受重伤、林阡奄奄一息,剩下吟儿一个危在旦夕!

    渊声此怪,所侵之处,满目疮痍。当一切战场都被他秋风扫落叶,现下吟儿和他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仿佛置身另一个无序漩涡里。

    再没有其他人了。全被渊声涂抹干净。

    也没有声音,除了水滴,低沉呜咽听上去特别苦……

    “水滴?”吟儿一怔,忽然觉得这是个提示。

    

    适才过关斩将,经过第三关时,曾有水滴作为杀人于无形的辅助兵器,阻挠过金宋群雄入内。

    所以被渊声从第五关打出来的他们三人,来的所谓第六关,实际是与适才第四关平行的某处,那么,不远处的前方其实就是第三关,有水滴杀器存在的第三关。

    水滴音清晰可听,说明石门已开。

    不知道凌大杰和五味还在不在原地,或是已经结束比斗?当然,并不需要他们帮忙——只要吟儿把渊声带到胡乱流窜的水滴下面,战局就多了一个不确定因素,有它就足够。

    其一,水滴石穿,杀伤力强,需要防范,切忌沾衣,吟儿能利用身形灵活来躲,但渊声现在发狂不懂,有可能会和水滴杠上。别忘了,他那么喜欢破解,即使不受伤,注意力也会分散;

    其二,水滴音虽然很轻,却是有旋律的,倾耳听,其实声音并不均匀、有疏有密地分布着,当时渊声门徒的站位是声音抵消之处,而金宋群雄的站位正是声音最强,所以受影响极多、发挥会受限。思及东方蜮儿的摄魂斩、母亲地宫的《战八方》,都以声波作为武器杀人,这里的水滴可能也能利用某些蕴含其中的诡秘声波,配上此洞的精巧设计来抑制特定位置之人的内功。如果吟儿能占据适才渊声门徒的站位,把渊声引到适才金宋高手们的站位……就有可能压低他的战力!

    投机取巧的本事真没人敌得过她,所以林阡和独孤想不到这一招。

    “死老头子,敢追我吗!”吟儿顷刻挑衅,同时运起轻功往第三关奔。

    “吟儿!回来!”林阡可以纵容吟儿单挑任何人包括岳离,独独入魔态的渊声不行。

    “哪里老!哪里跑!”然而渊声一蹦一跳的样子牢牢挡住了吟儿的身影,再一眨眼,这俩人都已经消失在眼前。

    林阡又急又惧,匆忙和独孤相扶站起,朝渊声和吟儿的方向追去。独孤伤势比他重得多,这一路过去连串血印,毕竟独孤接过的是最强渊声。好在他性命无忧,不必林阡过气,林阡努力调运全身气力,知道救吟儿非用不可。

    待到移开石门,才知吟儿聪明,虽凌大杰等人不在原地,但看得清这是未曾被破坏的第三关,狡猾的吟儿把水滴适才为难他们的地方全留给了渊声,那家伙性格所致既忙于破惜音剑又忙着打水滴,乐此不疲,完全便宜了吟儿。而随着时间推移,林阡也发现了水滴封锁之下渊声内功骤减,吟儿想法完全成立。

    “不止是分散他的注意力和战力……好像,还正在将他往正常态引。”久之林阡觉察出端倪,水滴音对旁人来说还只是打搅,对渊声这个疯子却是对症下药,静听音调,清心寡欲,颇有些像浣尘居士的《净心咒》,专门净化心灵,为人去孽,如此一来,渊声魔性也大打折扣。余下的林阡也不敢细听,只觉那音调越沉浸越难过。

    一箭三雕。吟儿这丫头,歪打正着。时间一长,水滴就能起到浣尘居士的作用,把渊声打回正常并杜绝其入魔,一旦那样不就是适才渊声打岳离之后最虚弱的状态?不过现在时候还未到,林阡记得岳离刚刚的教训,穷寇勿迫,所以袖手旁观,静观其变。

    “像不像当年,她去打武林前五十……”独孤浅笑,林阡一愣,回过神来,记得以前江湖有个传说,武林前五十都是林念昔杀死的,但实际上,基本都是独孤和他们打得差不多了,然后她正好路过……

    “这丫头,运气始终是最好的……”林阡有所放心,看吟儿实力其实也非同小可,与这个比入魔态低的渊声交手并不怯色。

    沿袭自一剑十式的百式、千式、万式,演绎出点苍山的轻盈之风、盛放之花、漫山之雪、清冷之月,变幻得青城山的紫蝶、松风、劈空、凌虚。招式杀手,剑无下乘,生机盎然,灵气逼人,大体呈现赏心悦目,细节精准恰到好处,任何一招都鲜活地像有了性格,可以说在这一领域,没人比吟儿更加出色。

    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惜音剑里数不清的招式,明明可以称之为剑无虚发、总有一招会要了对手的命,然则对方手里不像是武器倒像黑洞,吟儿那么多招都是有去无回、偏偏从最不可能存在的缝隙里尽数溜走、去势汹汹、挽留不住。待到对手转守为攻之后,好像有无穷利剑从黑洞里钻出来风驰电掣地往自己身上打,就像是把自己的剑招收纳、过滤、转化、加强了一遍,灵幻虽不及,速力均远超。

    吟儿急忙持剑闪避,如临战场血雨腥风,却是从容不惧,胆气不减。危难一过,赫然回旋,又祭出随心而发的各式剑法,大多原创、救命招式,剑中血光由隐转明,迅疾朝四面八方迸射,与初进第六关时救命之招只为救命不同,此刻她以之绝杀,凌厉无前,杀机彰显。

    这时渊声仍然见招拆招,却说出了一句意想不到的话:“完颜永琏,我终于知道怎么破你!”

    听到这话的都是一震,林阡知道吟儿的救命之招总是和完颜永琏同根同源,用以攻击时可能还比用以防护时更像,别人眼里尚能蒙混过关,但渊声眼里放慢一看透彻之极。况且渊声先前输给过完颜永琏一次,应该未能攻破他的剑术、而渊声的招式却被他拆解,必然耿耿于怀。

    好在独孤听见了不会多想,他对武功之外的任何都不以为意,否则,吟儿身世又将起波澜。

    但吟儿因这话震惊走神,冷不防站位没有控好,任凭渊声一不小心、从声波最强处窜了出来。

    毕竟水滴只是封锁内力而非损耗,所以一瞬而已,渊声实力又有回升,到适才打完独孤和林阡的真实水准,绝非吟儿可以抵挡,林阡无暇再调整自己状态,再度飞身上前作战。

    哪能不战?独孤营造的大好开头,已经拼掉了渊声的四分之一、三分之一?不管多少,还剩下的,全都只能交给尚有余力的自己和吟儿。

    试一试了,不是不能打,还好剩下的是我俩!

    林阡极速冲到吟儿身边拔出她王者之刀,朝渊声劈的同时补足了吟儿惜音剑露出的破绽,灵稳相合,焕然一新,山中水翻,水中山化。

    “吟儿,适才独孤怎么打的!”并肩作战,林阡提示吟儿,这最佳的被独孤摸索出来的办法。

    “嗯!”多年不曾被林阡需要、两个人打刀剑合璧,此时心里一甜,真是无比幸福。

    凤箫吟、林阡,一个招式推衍最广,一个意境积淀最强,惜音剑法饮恨刀法合二为一,恰如天山剑法之于残情剑法,互相填补不足之余,还彼此渗透形成了全新兵器,心心相印,无懈可击。

    充斥刀剑之间高强的结合力,与独孤双剑法体系一样,非眼力可以看破,非外物可以拆分。

    “原来如此……”独孤休憩半刻,看他二人偷师自己战法,恍然大悟也大呼惊奇,一回合,林阡的刀法用以持平,吟儿的剑法用以突破,两回合,吟儿的剑法迷人眼目,林阡的刀法杀出血路,三回合,一个在左边骚扰渊声关节,一个在右边奇袭渊声要害,四回合,五回合……直到二十回合,一攻一守,一动一静,无需言语,始终不离,配合天衣无缝,内涵天下无敌。

    世间变幻雄奇博大之招无穷,但能成双成对攻杀渊声的,一刻前还只有独孤的两套绝世神剑,一刻后的现在,记录就被刷新。

    可是渊声被独孤折耗的那部分体力正在恢复,他二人眼看着内力就要追不上!独孤顾不上自己安危,几乎以命相助、在战局之侧运力回护,与渊声的雄劲真气抗衡。稍一微扰,帮助阡吟将渊声打回原位。

    这一旦打回,岂有再让位的道理?当水攻助阵,其心魔被除、内力下降,再接下去打真是顺风顺水——找到了正确方法,三人以所剩下的最后两件武器,完成了洞窟外六人都没能做到的事,那就是,在渊声上风!

    此时,与战斗胜利、擒杀渊声仅仅一线之隔,金宋所有高手的努力,终于即将得到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