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条山访古2020_户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0
中条山,山西最南头,远古人类最早活动的区域之一,中国最早的奴隶制王朝夏朝就建立在这里,历史文化极为深厚。这块区域,现在属运城市辖区。 风景一般,人文壮观。 1……
中条山,山西最南头,远古人类最早活动的区域之一,中国最早的奴隶制王朝夏朝就建立在这里,历史文化极为深厚。这块区域,现在属运城市辖区。 风景一般,人文壮观。
10月6日早上六点,三门峡车站西侧。胡辣汤馆。看着黑呼呼的汤色,很好奇。
“老板,这汤辣不辣?”
老板头也没抬,一边忙活,一边接话:“这要看你能不能吃辣。能吃辣,它就不辣;不能吃辣,它就辣。”
嘿,等于没问。想想外面同样黑呼呼的街道,没有更多的早点铺,就来一碗这汤吧。
徐州也有胡辣汤,大把的胡椒在汤里,狠辣,喝一碗舌头麻木半天。心想,应该跟这个差不多。
然而,还是低估了,辣,够辣,灰常辣!黑呼呼的颜色,就是黑胡椒染的啊!
硬着头皮喝了半碗,喝不动了——太辣。

吃了两个半包子,放弃了半碗汤,七点多回到火车站广场前,站在路边看老兄烙饼子。“师傅,您这一天能卖多少个?”
“唉,卖不了几个。早上两小时,中午两小时,晚上两小时,一天六个小时能卖几个呢。”
“啥意思?”
“城管上班时间,不能出摊的,只能他们下班才可以来。”
“那你还不够折腾的呢。”
“就是。”
三门峡,只是骑车的起点。疫情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大半年的时间里,都没离开生活的城市,连续十四年暑假跑长途的记录也被打破。国庆前就开始网上排队抢票,没抢到,北太行的邢台段是没戏了。后来看三门峡还有少量卧铺,买了一张,这四五天就过河骑骑吧。
太行八陉第一条,轵关陉,东起济源,沿太行山南麓一路往西至垣曲,然后翻山至侯马和曲沃。这条通道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尤其在夏商时代,极为重要。
这段行程初始计划,重点在轵关陉。2010年夏天,曾从济源沿轵关陉走了一段,至黄楝树乡往北翻山去了横河和阳城,垣曲至侯马这段一直留着。本来是想坐车到渑池,骑车往北过小浪底后上垣曲,出侯马之后折回阳城、晋城方向。渑池没有票,只能买到三门峡,那么计划就略加改动了。

从三门峡过黄河后,可以直接往北,经平陆、夏县,走轵关陉。垣曲、历山,或者去阳城,或者去渑池。后来发现途径运城,运城这个名字一直在记忆里,似乎很有说法。百度,嚯,不得了了,这么多名人、名地、名历史、名故事……干脆,重点改为运城一带,围着中条山转一圈,最后从轵关陉回渑池。
算算距离,这一圈下来估计五百多公里,四到五天的样子,正好。

三门峡骑车来过三次了。第一次是2008年暑假,去汶川途中。在《石壕吏》的石壕村路口撞坏了前轮,简单维修后一路狂奔至三门峡,从这里坐汽车到西安修车。
第二次是2011年元旦,极限户外的年会在这里召开,我们来玩了两天,然后骑车经空相寺、渑池到洛阳。在渑池住宿的夜晚,小旅馆用煤球炉,“灯泡”差点煤气中毒,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这是第三次。
清晨的车站广场,成了一群老年人健身的地方,甩鞭,舞龙,跑步,健身操……

行包房在大厅的西隔壁,说好的七点半上班,八点多才来上班。
取了车子,装好行李,沿站前的马路一直往西,缓下坡……
某一个红绿灯路口,赫然发现路边有个报栏。这东西已经多年不见了,乍一相遇,非常亲切。仔细看看,报纸滞后了三四天。
河南,山西,经济的滞后导致人们生活节奏的放慢,抑或相反。
一路走来,总觉得慢了一两拍……
市区的西北角,过黄河大桥,大卡车成群结队呼啸来去,桥面晃动得厉害,一直担心会不会突然塌掉……
尾气,尘土,喧嚣,连上阴沉的天气,心情比较沉闷……
桥下的黄河依然很黄,不甚宽,在灰色的天空下懒懒地流动。
河中间即是山西地界,过桥不远有左拐岔路,新修的省道,沿河边起伏向西。
一色的庄稼地,跟苏北平原无二致。天气还热,天鹅还没来,所谓的天鹅湖没有鸟,也无游人。
沿河拐过一个弯角,路边出现一个纪念碑,去看看。这是著名的中条山“六六战役”的主战场。
1939年6月6日,日军三万多的部队在此一带形成半包围的形势,誓要歼灭我第四集团军两万人。我军不仅人数处于劣势,而且面山背水,极为不利。由此爆发最为惨烈的晋南大战,战后统计,日军伤亡五千多人,我军伤亡及失踪八千八百多,双方损失都极为惨重。

硝烟散去,黄河悠悠。
愿人间不再有战争,不再有苦难,兴与亡,苦的都是老百姓。
说起来,这也是一片苦难的土地。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这条新修的观光省道,沿河岸而行,几乎避开了村庄和乡镇,更没有小饭馆和小卖部。距离胡辣汤的早饭过去了四个小时,开始感觉到饥饿。
到薛家滩外,只好将从家带来的小枣拿出,一口气吃光,希望能撑一会。
从过大桥开始到现在,河边的黄土地上种的果树都是枣,有人工种植,也有野生。枣子都已收了,仅剩个别残余,还在风中抖动。没有尝尝的欲望。
洪阳村之后,柏油路突然离开河边,翻过一道土岭往北去。
看卫星图,沿河往西确实没有路了。往北沿沟可以接回老省道,前沟村往西有条乡道,估计要爬坡。
确实,前沟村外往西有条水泥路,盘山爬坡。
十二点了,很饿,这个坡肯定不能爬,得找东西吃。
进村找了一下,没有饭馆,村委会对面有个小卖部,一个老太太。
店里也没啥好吃的,搞碗泡面吧,至少能爬上旁边的土坡。
吃饱了,回到坡底脱了厚衣服,开干。
坡不太长,大概两公里的样子,就是从沟底到沟沿,上面是平地。
爬到半截,回头看刚才吃泡面的前沟村
枣子收了,或者落了,仅剩个别的还在坚持。

坡顶上叫小沟南村,再往前叫沟南村,就是前沟村那条土沟拐了个弯往西,从这村庄北边经过。
普通的村庄,普通的瓦房,普通的农田……
黄河边和土沟里,果树以枣树为主;沟坡上面,则种满了苹果,红艳艳水灵灵的,很好吃的样子。
半道趁嘘嘘的时候,在树上顺了一个苹果,留着当路餐。
穿过大片大片的苹果园,在一个冷库边拐弯向北,不远就汇入老省道;然后向西,至陌南镇。
镇子不算小,横竖两条街,中心路口有好多小吃,卖饼子的最多;
走出好远,还是禁不住诱惑,重回镇中心,买了一个饼,夹了肉,真香。
( 本文作者 : CS生活 ) 12下一页
太少了,等待更新哈,看到胡辣汤,饼子边上的麻辣串,好想念啊!工作后家乡已经存在记忆当中了

太少了,等待更新哈,看到胡辣汤,饼子边上的麻辣串,好想念啊!工作后家乡已经存在记忆当中了

发表于:2020-10-19 19:26


市区的西北角,过黄河大桥,大卡车成群结队呼啸来去,桥面晃动得厉害,一直担心会不会突然塌掉…… 尾气,尘土,喧嚣,连上阴沉的天气,心情比较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