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第546章 不希望再听到这种话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0
秦飞扬虽然无法释怀,但也没多说什么。 司徒海看向秦飞扬,拱手道:“小兄弟,你们远道而来,一定要多住几日,让我好好尽下地主之谊。” 作为司徒家的管家,他阅人无数……
    秦飞扬虽然无法释怀,但也没多说什么。

    司徒海看向秦飞扬,拱手道:“小兄弟,你们远道而来,一定要多住几日,让我好好尽下地主之谊。”

    作为司徒家的管家,他阅人无数,一眼就能看出来,秦飞扬才是这个小团队的核心人物。

    秦飞扬沉吟少许,道:“恐怕不行,我们还得回灵州,准备九州大战。”

    “老大,不是还有三个多月九州大战才开启吗?多住几天也耽搁不了什么嘛!”

    胖子立刻道,眼中带着一丝恳求。

    秦飞扬皱了皱眉,看向穿山兽和洛千雪三人。

    洛千雪道:“干脆就呆段时间吧!”

    林依依,陆虹,穿山兽也跟着点头。

    她们这是在为胖子着想。

    毕竟好不容易胖子才找到家人的坟墓,又马上要离开,他肯定很不舍。

    秦飞扬无奈一叹,点头道:“好吧,但在丹殿殿主苏醒前,我们必须离开。”

    “没问题。”

    胖子连忙点头。

    “丹殿殿主?”

    司徒海却不解的看着几人。

    胖子嘿嘿笑道:“丹殿殿主被老大和狼哥打残了,现在正在某个地方疗伤。”

    “什么?”

    “连丹殿殿主都被打残了?”

    司徒海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飞扬,此子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还有这个‘狼哥’,又是何方神圣?

    胖子道:“海伯,这些事说来话长,有空在慢慢跟你讲,我们先进屋。”

    “对对对,先进屋,先进屋。”

    司徒海一个激灵,连忙带着秦飞扬等人,朝木楼走去。

    “对了。”

    “小虹子,依依,雪姨,你们是怎么在那条巨蟒嘴里保住性命的?”

    胖子突然问道。

    陆虹笑道:“这还要感谢秦飞扬。”

    “怎么和他有关?”

    胖子一愣。

    陆虹道:“上次秦飞扬不是说过,他和狼哥在铁牛镇被那水兽活吞过?”

    “对啊!”

    胖子点头。

    “当时我们被巨蟒吞掉后,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他所说的办法。”

    “于是我和依依,雪姨,就抓住巨蟒七寸处的血肉,所以才没被它吞进腹内。”

    “不然的话,我们早就死了。”

    陆虹笑道。

    “原来是这样。”

    胖子恍然大悟,嘿嘿笑道:“那胖爷什么时候也去试试。”

    “呃!”

    几人错愕,随即都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进入木楼,司徒海就忙得不可开交,又是泡茶,又是做饭,又是整理房间。

    其实,到了他们这个修为的人,根本用不着吃饭。

    但有时候,能吃一顿家常便饭,也别有一番滋味。

    一顿饭结束,已经到了深夜。

    大家闲聊了会,便到二楼的房间休息。

    这些年来,他们一直都在闭关修炼,很难得才休息一晚,所以都很享受这一晚的时光。

    秦飞扬也进入一个房间,但随后又去了古堡,查看狼王和丹殿殿主的伤势。

    狼王的心脏已经修复,但气海上的裂缝,还需要一段时间。

    至于丹殿殿主,识海破碎的程度太过严重,现在仅才修复十分之二。

    这也多亏了有生命之火,否则根本不会有活下来的希望。

    一楼客厅。

    胖子和司徒海相对而坐。

    茶几上,有一盏烛火,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烛光的照映下,司徒海的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突然。

    他抬头看向胖子,道:“天宇,有些话我想私下给你说说。”

    胖子笑道:“海伯,有话你就直说。”

    “虽然我司徒家已经灭亡,但终归是云州曾经的豪门望族。”

    “而你,更是司徒家的嫡系子孙。”

    “并且,现在你开启潜力之门,黑龙战魂,无论天赋,还是潜力,比任何人都强。”

    “海伯真的不希望,你在别人面前,这么低声下气。”

    司徒海道。

    “低声下气?”

    胖子一愣,不解道:“我哪有?”

    “没有吗?”

    “那为什么你在秦飞扬面前,这么卑微?”

    “作为司徒家的后人,你必须得有骨气和傲气,知道吗?”

    司徒海训斥道。

    “呃!”

    胖子错愕不已,随后抬头看了眼楼梯口,又看向司徒海,脸色一下变得极为严肃。

    “海伯。”

    “我想你误会了。”

    “我和老大相处这么久,他从来没说看不起我的话,我也从来没有卑微过。”

    “因为我的性格就是这样。”

    “而我现在拥有的这一切,也都是老大给我的。”

    “如果不是和他相遇,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根本不可能开启潜力之门和黑龙战魂。”

    “甚至可以说,我能活到今天,都是因为他。”

    “还有,比起老大的身份,我这个所谓的豪门子弟,连万分之一都不如。”

    “所以,我不希望再听到这种话。”

    胖子道。

    听完这番话,司徒海心里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堂堂司徒家的嫡系子孙,居然连他的万分之一都不如,此人到底什么来头?

    胖子道:“老大的身份,我不能说,你只要记住,没人惹得起。”

    司徒海咽了咽口水,点头道:“好,我不说了,我相信你的选择。”

    “这就对了。”

    “给我说说,当年你回来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胖子道。

    一老一小在客厅内秉烛夜谈。

    不知不觉天亮了。

    胖子走出房间,深吸了口新鲜空气,便独自一人朝墓地走去。

    陆虹和林依依也相继下楼,稍稍洗漱一翻,去四周闲逛了起来。

    而洛千雪则进入厨房,帮助司徒海,为大家准备早饭。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秦飞扬几人每天都过着凡人一样的生活。

    往日的烦恼消失,被平静取代。

    心境,也在逐渐发生变化。

    一眨眼,十天过去。

    这天夜晚。

    秦飞扬按例进入古堡,坚持狼王和丹殿殿主的伤势。

    狼王的气海已经修复,相信很快就能苏醒。

    丹殿殿主的识海,也还差最后一点点。

    果不其然。

    第二天早上狼王就醒了。

    秦飞扬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毫无保留的全部告诉了它。

    得知后,狼王也是由衷为胖子感到开心。

    但它忍着躁动的心,没出去溜达,留在古堡内继续修炼。

    因为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两次。

    第一次,与赵鹤交手,差点死掉。

    这次,与丹殿殿主交手,又差点死掉。

    它很恼火。

    也终于下定决心,不冲击到战宗,绝不出关!

    而只要等它踏入战宗,以后再次面对战宗的强敌时,肯定就不会再这么狼狈。

    当天夜晚。

    丹殿殿主的识海,也终于全部修复,但暂时还没有苏醒。

    秦飞扬也立马离开古堡,召集胖子等人。

    胖子也知道要走了,又去一趟墓地,与父母的亡灵道别。

    接着。

    几人就在司徒海的目光下,离开了山谷。

    胖子也问过司徒海,愿不愿随他去灵州,但司徒海再三拒绝,言称要留下来守护墓地。

    ……

    深夜!

    州城的城门口,极为冷清。

    守护城门的四个侍卫凑在一起,喝着小酒,哼着小曲,颇为享受。

    但突然!

    一个正在沉睡的中年男子,从平原外的丛林内飞出,朝城门射去。

    那四个侍卫听到动静,立马抬头看去。

    但看见那飞去的中年男子,四人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然而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不对劲。

    因为那中年男子,已经快到城门口,却没有停下的迹象。

    唰!!!

    四人霍然起身。

    其中一个侍卫喝道:“阁下,马上停下来,接受盘查!”

    但那中年男子没有半点反应。

    “擅闯州城者,死!”

    四人目光一冷,立马腾空而起,朝中年男子杀去,但当看见那中年男子的面容时,四人顿时变色。

    “丹殿殿主!”

    “咋回事?”

    “他怎么睡着了?”

    四人连忙接住丹殿殿主,落在城门前的地上,一脸的惊疑。

    其中一人观察了片刻,沉声道:“脸色有些苍白,不是睡觉,是受伤昏迷。”

    “并且从之前的情况来看,是有人把他扔过来的。”

    这人又补充一句。

    “何方高人,还请出来一见!”

    另外三人立即抬头,扫视着平原上空,目光极为凌厉。

    内心中,皆满是不可思议。

    丹殿殿主可是云州的巅峰强者,谁有这个能力让他受伤昏迷?

    与此同时。

    丛林内,一个小山坡上,秦飞扬等人并肩而立,望着城门方向。

    胖子瘪嘴道:“老大,你这就是放虎归山啊,小心以后栽在他手里。”

    秦飞扬笑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倒是你,下次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胖子目中顿时寒光涌动,道:“等我下次回来,就是他们的末日!”

    秦飞扬笑了笑,挥手间,开启一扇传送门。

    一行人,相继走了进去。

    不久。

    丹殿殿主也终于醒来,眼中露出一丝迷茫。

    “殿主,你还好吗?”

    “是谁把你打昏迷的?”

    四个侍卫关心道。

    “昏迷?”

    丹殿殿主起身,脸上满是狐疑。

    但紧随着。

    一幅幅画面,浮出脑海。

    他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摸向头顶的天灵盖,当下不由一愣。

    随后他看向四个侍卫,问道:“我是怎么回来的?”

    那四个侍卫详细的说了下。

    听完。

    丹殿殿主沉默一阵,抬头望着夜空,低语:“既然杀了我,为什么还要救我?”

    四个侍卫看得莫名其妙。

    但丹殿殿主没有解释,收回目光,便开启一扇传送门,迅速消失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