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第679章 金发女子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0
“谁?” 王鸿惊疑。 秦飞扬道:“林依依,她现在在内殿的一号炼丹室,以后还要麻烦你,多多帮我照顾一下她。” “好的。” “谢谢你。” 王鸿暗中感激的道。 “凭我们的……
    “谁?”

    王鸿惊疑。

    秦飞扬道:“林依依,她现在在内殿的一号炼丹室,以后还要麻烦你,多多帮我照顾一下她。”

    “好的。”

    “谢谢你。”

    王鸿暗中感激的道。

    “凭我们的关系,谢就太见外了,走了,保重。”

    秦飞扬笑着应了句,便带着胖子和狼王,转身朝陆星辰等人追去。

    看着一行人的背影,老爷子叹道:“我灵州终于有人去帝都了,不容易啊!”

    “是啊!”

    王鸿点头,又笑道:“我相信,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没错。”

    “以后我灵州,肯定会人才辈出。”

    “对了,刚才你和秦飞扬那子在那眉来眼去,是不是在暗中些什么?”

    老爷子问道。

    王鸿摇头笑道:“也没什么,只是交代他,进入帝都后低调点。”

    “真的吗?”

    老爷子怀疑的看着他。

    “我还能骗您不成?”

    王鸿苦笑。

    “也是啊!”

    “按照他的性格,要是没人约束,也不知道会在帝都闹出什么乱子。”

    “不过这子也不是寻常人,他的事我们就别去操心了。”

    老爷子笑道。

    王鸿点头。

    唰!

    便在这时。

    一个中年男子,降临在老爷子和王鸿身前。

    “江千清?”

    王鸿一愣,不解道:“你来做什么?”

    江千清笑道:“我来是向两位告别的。”

    “告别?”

    老爷子两人相视,狐疑的看着江千清。

    “我的出现,只是为了保护一个人,而这个人现在已经进入帝都,我自然也没必要再继续留在灵州。”

    江千清淡笑道。

    “保护谁?”

    老爷子惊疑。

    “是谁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回帝都了。”

    江千清淡淡一笑,没再所什么,开启一扇传送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什么情况?”

    老爷子两人面面相觑。

    他们一直以为,江千清是个散修,但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带着目的来的。

    ……

    与此同时。

    圣殿,大门外。

    一个金发女子走在宽阔的街道上。

    这女子,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身穿一袭淡金色的长裙。

    她拥有倾国的容颜,魔鬼的身材,肌肤如同羊脂宝玉,泛着晶莹的光泽。

    那头柔顺的金色卷发,更像是一片波浪般,在她身后缓缓飘荡。

    “哇!”

    “这是哪里来的美女?”

    “太惊艳了,简直就是女神啊!”

    两边来来往往的圣殿弟子,在看见这个女子时,都忍不住驻足多看几眼。

    很快。

    那女子就走到圣殿大门前的石梯下方,当即便有一个白衣青年跑上去搭讪,笑道:“姑娘,来报名的吗?我可以给你带路啊!”

    “不用了,谢谢。”

    金发女子礼貌的笑着了句。

    那白衣青年不解道:“不是来报名的,那你是来干嘛的?”

    金发女子沉吟一阵,道:“我想找到一个人。”

    “什么人?”

    “男的,女的?”

    白衣青年问道。

    “男的。”

    金发女子道。

    “我去,那个混蛋运气这么好,居然让这么一个大美女,亲自跑来他的?”

    白衣青年愤愤不平。

    周围其他男的,也是嫉妒不已。

    这时。

    金发女子问道:“你们知道秦飞扬这个人吗?”

    “什么?”

    “她是来找秦飞扬的?”

    在场的人无一不是心神大震。

    心里的不平和嫉妒,也荡然无存了。

    那白衣青年心翼翼的问道:“敢问一下,你和秦师兄是什么关系?”

    “我们……”

    金发女子迟疑了下,笑道:“我和他是朋友。”

    众人心中一凛。

    即便只是朋友,他们也不敢染指啊!

    当初。

    郑川和王飞染指陆虹,最后就在这,被痞子狼活活折磨而死。

    那就是血的教训啊!

    那白衣青年的眼神,一下就变得恭敬了起来,谄笑道:“姑娘,秦师兄以前的确在圣殿,但现在已经进入内殿。”

    “内殿?”

    金发女子一愣,疑惑道:“内殿在哪?”

    白衣青年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因为只有成为圣殿弟子,突破到战皇后,才有资格去内殿。”

    金发女子那双动人的眼眸,顿时爬起一丝失望之色。

    “你们都在围在这干什么,没事做吗?”

    便在这时。

    一道冷喝声响起。

    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站在高空,浑身气势如同一片汪洋般,深不可测!

    “见过燕长老!”

    一看见此人,在场的弟子纷纷躬身行礼。

    没错!

    此人正是燕南山!

    “你们是不是以为,现在你们很强了,不需要修炼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们就马上给我滚出圣殿。”

    “因为我圣殿,不需要你们这种不努力的人。”

    燕南山冷着脸喝道。

    “没有没有。”

    “我们马上去修炼。”

    一群弟子脸色大变,顿时一哄而散。

    “姑娘,燕长老和秦师兄关系很好,你可以找他帮帮忙。”

    那白衣青年对金发女子低声了句,也立马惊恐而逃。

    由于秦飞扬等人的离开,没有对外公布,所以现在除了各大巨头外,州城的其他人都不知道秦飞扬已经离去,以为他还在内殿。

    等众弟子离开后,燕南山便低头看向金发女子,目中爬起一丝惊讶。

    这个女娃,看上去年龄也不大,可居然已经是一星战皇。

    咳!

    他咳嗽一声,脸色一肃,道:“姑娘,这里是圣殿,闲杂人等不准入内,如果你是来报名的,就先通过第一关考核,如果不是,就请马上离开。”

    完,便转身离去。

    “前辈,等等。”

    金发女子急忙道。

    “有事?”

    燕南山脚步一顿,低头看向金发女子问道。

    金发女子拱手道:“我想请前辈,带我去见一下秦飞扬。”

    “恩?”

    燕南山一愣,落在女子身前,皱眉道:“你是飞扬什么人?”

    “我……”

    “我是他朋友。”

    金发女子道。

    “胖爷?”

    燕南山打量着金发女子。

    他可不是刚才那群弟子。

    阅人无数的他,从这女子话的语气,便一下就判断出,没实话。

    燕南山板着脸道:“你走吧!”

    “为什么?”

    女子顿时焦急起来。

    “因为你不老实。”

    燕南山着,便佯装转身要走。

    “前辈,我……”

    “其实,我是因为太想他,才来找他的。”

    女子支支吾吾的道,完脸颊已然是一片通红。

    “呃!”

    燕南山错愕。

    居然还是这样的关系?

    这臭子,藏得够深啊!

    燕南山在心里暗骂一句,笑道:“姑娘,你来晚了,飞扬已经在去帝都的路上了。”

    金发女子脸色一白。

    燕南山道:“你要有什么话,可以先告诉我,等有机会,我帮你转告他。”

    女子道:“就不能亲自见他一面吗?”

    燕南山摇头道:“不能,除非你也去帝都,可这是不可能的。”

    女子急切道:“那要怎么样,才能进入帝都?”

    燕南山道:“成为内殿弟子,通过九州大战,不过距离下一届九州大战,还有整整十年。”

    “十年!”

    金发女子一听,脸色越发苍白,喃喃道:“为什么离开灵州,也不来看我一眼,难道真的只是我一厢情愿吗?”

    女子带着一脸失望,转身走了。

    但没走两步,她又停了下来,低着头,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突然。

    她转身看向燕南山,眼中泛着坚定的光芒,道:“前辈,我要进入内殿。”

    燕南山深深的看了眼她,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金发女子想了想,道:“前辈叫我鱼儿就行。”

    “好,跟我来吧!”

    燕南山点头,转身走上通向圣殿大门的石梯。

    “呼!”

    女子深呼吸一口气,毅然跟了上去。

    ……

    通往传送祭坛的通道内,秦飞扬一行人风驰电掣。

    但突然。

    秦飞扬感到心口传来一阵揪痛。

    他当即便停下脚步,摸着心口,目中满是惊疑。

    这股揪痛,正是来自同心结!

    并且此刻,他能清晰的感应到,人鱼公主现在的情绪。

    有失望,有伤心,还有无助。

    他不明白,为什么人鱼公主会突然产生这样的情绪?

    胖子注意到秦飞扬的异样时,狐疑道:“老大,怎么啦?”

    秦飞扬没有回答,目光闪烁不定。

    “不行!”

    “得去绝望之海看看!”

    他放心不下。

    怕人鱼公主发生什么意外。

    但就在他转身之际,那些异样的情绪一下又没了?

    “咋回事?”

    秦飞扬困惑不解。

    难道人鱼公主,已经知道他要离开灵州?

    但不对啊!

    人鱼公主在绝望之海,与世隔绝,怎么可能收到消息?

    这时。

    丑陋老妪怒道:“秦飞扬,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不想去你就直。”

    “不好意思。”

    秦飞扬连忙转身道歉。

    “别耽搁时间,快走吧!”

    丑陋老妪冷冷的瞧了眼他,便回头继续朝前方掠去。

    陆星辰几人狐疑的看了眼秦飞扬,也立马展开极速,跟了上去。

    胖子皱眉道:“老大,你究竟怎么了,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没事,走吧!”

    秦飞扬笑了笑,迈开脚步,朝陆星辰几人追去。

    “奇怪。”

    胖子和狼王相视一眼,也迅速追了上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从同心结传来的情绪来看,人鱼公主并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只要没有性命之忧,他也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很快。

    一行人就再次来到传送祭坛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