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7章 惊人的赔偿!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0
“我没有印象。” 上官凤澜摇头。 “呃!” 秦飞扬错愕。 堂堂执法殿的殿主,居然对下面的执法者没有印象? 开玩笑的吧! 火易暗道:“这也不怪她。” “你又知道什么?”……
    “我没有印象。”

    上官凤澜摇头。

    “呃!”

    秦飞扬错愕。

    堂堂执法殿的殿主,居然对下面的执法者没有印象?

    开玩笑的吧!

    火易暗道:“这也不怪她。”

    “你又知道什么?”

    秦飞扬瞥向火易。

    “其他人的事,我可能不知道,不过关于她的事,我差不多都了解。”

    火易暗笑。

    “你真是鬼迷心窍了。”

    秦飞扬直翻白眼。

    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肯定已经把上官凤澜,查了个底朝天。

    “这怎么能叫鬼迷心窍?”

    “我这是为了以后的终身幸福。”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不和你废话。”

    “其实这件事,真不能怪上官凤澜,因为她很少过问执法殿的事,通常都是奉文海在处理。”

    “比如执法殿招人,奉文海最多只是向上官凤澜报告一声。”

    “所以她这个殿主,对下面的人,并不熟悉。”

    火易传音。

    秦飞扬无语道:“说得好听,她这叫心大,说得难听,她就是玩忽职守,不尽职。”

    “理解理解。”

    “毕竟她一个女人,肯定不怎么喜欢在外面抛头露面。”

    火易道。

    “这就开始帮她说话?”

    “果然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主。”

    秦飞扬满脸鄙夷。

    火易讪讪一笑。

    这时。

    奉文海终于冷静了下来,看着秦飞扬淡淡道:“我也没印象,而殿主也没印象,说明我执法殿,根本没有这两个人。”

    “哈哈……”

    秦飞扬笑了。

    在听到上官凤澜说没有印象的时候,他就料到奉文海会这么说。

    “如果这段影像就是你所谓的证据,那你就是把我们所有人,都当成了傻子。”

    “姜皓天,你可知道,欺骗我们,欺骗大长老,是什么大罪?”

    奉文海喝道。

    “别着急啊!”

    秦飞扬呵呵笑道。

    奉文海眉毛一挑。

    “这姜大哥,在搞什么鬼?”

    公子奉和高小龙低调的站在人群中,皆是狐疑的看着秦飞扬。

    “这人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手里肯定还藏着什么东西。”

    慕天阳,慕青,郭雪琪也混在人群里面。

    上官凤澜挑眉道:“姜皓天,本殿警告你一句,大长老还在议事大殿看着,别在这打哈哈。”

    “明白。”

    秦飞扬点头,看着大家,道:“刚才那只是第一段影像,而现在,我就公布第二段影像。”

    “什么?”

    “还有第二段影像?”

    奉文海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心里又紧张起来。

    随着话音落地,秦飞扬一挥手,广场上空一副画面再次展开。

    正是那两个壮汉去见葛勇,并被灭口时的画面。

    “葛勇!”

    当看见画面中的葛勇时,奉文海目光顿时一颤。

    议事大殿内,奉元也是霍然起身,怒目圆瞪,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

    “奉元,这好像是葛勇吧?”

    “我记得,他是你的人啊!”

    “他怎么会和姜皓天那两个同伙碰头?”

    其他巨头收回目光,狐疑的看着奉元。

    “我不知道。”

    奉元心中一慌,连忙摇头。

    这第二段画面,葛勇和那两个壮汉,有提到奉文海。

    而当看到这里,大长老眉头一皱,转头看向奉元,那平和的眼神,俨然带着几分锋芒。

    感觉到大长老的目光,奉元脸色一变,急忙道:“大长老,这事有猫腻,文海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还请大长老明察!”

    大长老沉默不已,再次看向画面。

    不久。

    这第二段影像也结束了。

    而这一刻,无论是议事大殿的画面,还是广场上空的画面,都定格在葛勇杀人灭口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

    奉文海咕哝。

    居然连葛勇和两人私下会面的画面,都记录了下来?

    广场上,此刻也是一片死寂。

    原来陷害姜皓天几人的,居然就是奉文海!

    这也太疯狂了吧!

    难怪之前姜皓天会说,如果当初不承认,就无法进入九天宫,更无法保住小命。

    “奉长老,这下怎么说?”

    “不要告诉我,这葛勇你也不认识吧!”

    秦飞扬一挥手,虚空的画面消散,随后戏谑的看着奉文海。

    奉文海神色慌张无比。

    人群中的公子奉,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万万没想到,秦飞扬的手里,竟握着这样的铁证。

    “厉害啊!”

    高小龙也是佩服不已。

    要抓住这种证据,尤其对手还是执法殿长老奉文海,这可比登天还难啊!

    “奉文海,你作何解释!”

    突然。

    一道冷喝声炸开。

    只见上官凤澜一掌拍在扶手上,喀嚓一声,扶手当场粉碎。

    这一举动,吓了大家一跳。

    奉文海更是被吓得差点瘫了下去。

    “殿主,我……”

    “冤枉啊,我不知道这事啊!”

    “这肯定是葛勇冒充我的名义,私下这么干的。”

    “不行,你让葛勇出来对质?”

    “……”

    奉文海疾呼。

    心里却在冷笑。

    葛勇啊葛勇,可千万别怪我啊!

    是你自己做事不小心,让这小畜生逮了个现行,现在只能让你来做这个替死鬼。

    上官凤澜沉声道:“葛勇现在在何处?”

    “我不知道。”

    奉文海摇头。

    “不知道?”

    上官凤澜怒极反笑,喝道:“也被你灭口了吧!”

    “噗通!”

    奉文海一下跪在地上,呼道:“殿主,这事真和我没关系啊,求殿主明察。”

    “没关系?”

    “你要的证据,姜皓天已经拿出来,现在还狡辩?”

    “你真是让本殿失望啊!”

    “本殿让你全权负责管理执法殿,是对你的信任。”

    “而你是怎么回报我的?”

    “滥用职权,欺上瞒下,你可知,这是什么大罪?”

    上官凤澜怒喝。

    “我是清白的。”

    “殿主,我马上去找葛勇,我一定要和他当面对质。”

    奉文海呼道。

    “殿主大人,此事有可能真如奉长老所说,是葛勇背着他这么干的。”

    “不如就先把葛勇找来,当场对质。”

    一旁的程力,瞧了眼奉文海,小心翼翼的看着上官凤澜道。

    “是啊,殿主,父亲的为人,弟子最清楚,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这时。

    一个身穿浅紫色长裙的女子,从人群中走出,看着上官凤澜道。

    没错!

    此人便是奉子涵。

    她也一直在人群里面,所以亲眼目睹着局势一点点反转。

    看着秦飞扬拿出这份证据,她就知道,今天这事恐怕是无法善了。

    她也清楚父亲的意思,要葛勇来当替死鬼。

    上官凤澜看着程力和奉子涵,沉声道:“现在还找得到葛勇吗?”

    “殿主大人,这不用想了,肯定找不到了。”

    秦飞扬笑道。

    “你闭嘴!”

    奉子涵转头看向秦飞扬,眼中有着一抹威胁之色。

    秦飞扬完全视若无睹。

    奉子涵收回目光,看着上官凤澜道:“殿主,既然找不到葛勇,那也无法断定,这就是我父亲所为。”

    上官凤澜眉头紧拧。

    秦飞扬玩味一笑,问道:“火莲,前两天我是怎么说来着?”

    火莲盈盈笑道:“你说,仅凭这两段影像,还无法作为铁证。”

    “恩?”

    众人齐刷刷看向两人。

    听这话的意思,难道还有证据?

    奉文海和奉子涵也是连忙看向秦飞扬,看着两人眼中的笑意,心里忍不住感到不安。

    奉子涵目光一闪,传音道:“姜皓天,得饶人处且饶人。”

    语气,带着几分恳求。

    没办法。

    现在这种的局势,她只能放下姿态,不然等秦飞扬再拿出证据,那今天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得饶人处且饶人……”

    秦飞扬嘀咕,暗笑道:“那我想请问一下,为什么以前,你们不肯放过我呢?”

    奉子涵沉默不语。

    “当初我和你弟弟奉子君结怨,你应该很清楚,这并不是我的错,是他主动来招惹我的。”

    “我不过只是以牙还牙而已。”

    “可你们呢?”

    “不去好好的教育他,反而处心积虑的来对付我?你告诉我,这算什么?”

    秦飞扬冷笑。

    “他们是我的家人,我无法去做批判,但我可以给你补偿。”

    奉子涵一叹,暗道。

    “补偿?”

    秦飞扬一愣。

    “现在,你已经证明了你们的清白,相信在这之后,大长老也会让你们进入内门,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这件事,应该到此结束,对你,对我们,都有好处。”

    奉子涵传音。

    “这么说,你们是已经铁了心,让葛勇来背这个黑锅?”

    秦飞扬暗道。

    “每个人都有他存在的价值。”

    “当然,我们也会好好地照顾他的家人。”

    奉子涵道。

    “你还真是心狠!”

    秦飞扬冷笑。

    “我也不想这样,但事已至此,我只能这样做。”

    “至于你的补偿。”

    “一口价,你和火易,姜若霜,姜火莲,每人十亿魂石。”

    “同时。”

    “每人一件巅峰级神器,巅峰级神诀。”

    奉子涵道。

    “我去!”

    饶是秦飞扬的心性,都被震惊到了。

    每人十亿魂石,就是整整四十亿!

    还有巅峰级神器和神诀!

    真是大手笔啊!

    这样的诱惑,谁能挡得住?

    火莲不解的看着秦飞扬,暗道:“秦大哥,怎么啦?”

    “先别打扰我,我得好好琢磨一下。”

    秦飞扬暗中说了句,便低头沉吟了起来。

    <!-- chuanshi:13650712:2032:2019-03-23 10:22: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