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倔强———龙眼反穿_户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1
打这些字的时候,我已经坐上了成都回杭州的火车。本来昨天一出山,就应该开始写的,一是因为累了,二是因为懒,三是因为语言组织能力太差,小学语文没学好。怎么说,我……

打这些字的时候,我已经坐上了成都回杭州的火车。本来昨天一出山,就应该开始写的,一是因为累了,二是因为懒,三是因为语言组织能力太差,小学语文没学好。怎么说,我也算是去过狼塔,走过鳌太的人了,但就这六天的行程给我心灵上和肉体上的震撼这辈子从来没有过。于是,又开始习惯性的走完一条线,写一篇游记……


龙眼和龙眼瀑布,在2007年被户外驴子炒热之前,只有极少数当地采药的老乡到过这个地方,一直不被世人所知,因为它们位于卧龙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龙眼沟内,四周都是4000-5000多米如刀削般的高山和落差1000米以上陡峭的V形山谷,当地人说,这里只有雄鹰能飞过。



龙眼这个地名也是驴子根据这里的地形而取的,在百度地图上四姑娘山附近只有龙眼的地名。因为一座5000多米的雪山山腰处数十条瀑布重叠飞流而下,小的几十米高、大的上百米,其中一处自山腰一洞中喷射而下,落入下面石台分成几股,再下,再分,瀑布落脚之处,被水冲击的地方形成大小如眼睛形状的深潭,颇为壮观,其形状如龙吐水,故取名“龙眼”。(此图网上下载)
??

“人的一生一定要疯狂一次,无论为一个人,还是为一段旅途,没有疯狂过的人生不算有激情的人生,没有激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不知道这句原话是哪个说的,句句在理!

许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要去这么远,这么危险的地方爬山?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回答,我只想说:山在那里,我想去走走!

在这里,真心感谢家人,感谢领导的成全,也感谢队友们的陪伴。

??

如果贡嘎是五星级,那么龙眼反穿就是满天星!这会是何种强度的徒步线路?我看过许多关于龙眼正、反穿的帖子,大致有了个底……

为什么我选择反穿?

一、龙眼穿越本就是一条禁止穿越的线路,正穿需要经过四姑娘山海子沟景区,当地早已开始圈地捞钱,据说很多地方都设卡拦截穿越驴友,万一被查到,耽误时间,再承担一些责任,比较麻烦,反穿的话,相对宽松,很少看到有被拦截或阻挠上山的案例。

??

二、正穿龙眼,起点在四姑娘山镇,海拔3250,起步海拔较高,可能引起高反。反穿龙眼,起点卧龙关村,海拔2050,第一个垭口石槽垭口3900,虽然第一天拔高有点多,但是多少有个适应过程,实在不行可以选择原路返回。

三、从正穿的角度来讲,前半程的路较为好走,难度和强度较大的路集中的后半程,容易迷失,滑坠的路段也在后半程,有蚂蝗的路段也在后边,这样一来,经过前几天长途跋涉,体力消耗不小,后几天在去面对这些较为困难的局面时,恐力不从心。反穿的话,在体力精力最好的时候通过最困难的路段,后半段进入景区,即便稍有松懈,也并无大碍。

??

四、此行主要目的是为了顺利完成穿越,如果正穿先去登四姑娘山大二峰,这样势必先消耗较大体力,对后边的龙眼穿越形成压力。反穿的话,先穿越龙眼出来,到景区之后,看时间、体力情况,选择登或不登四姑娘山大二峰,比较灵活。

??

还是这个套路,买了气罐,上不了大巴,直接从犀浦包了辆小车到卧龙关村(120公里370元)。总感觉被司机诓了,说是开的什么越野车,结果是辆两厢MPV,后备箱只能勉强装三个包,一个包就直接架在我腿上三个多小时,…算了,看在车钱便宜的份上,忍忍吧!啊呦喂,我的这两条老腿……

顺便给卧龙关村的这家龙源民宿打个广告,老板老板娘厚道,价格也实在,手艺嘛…除了做毛毛菜吃不惯外,其余做得那是真的香!

此行队友,全部来自深圳,从左到右:旺旺、十二月、之之。去年在鳌太结下的缘,今年居然和这仨妹子走一起去了。

??

老板提醒我们,早上7点必须要走,要不然,被人看见了,要收每人20的环境费…好吧,信誓旦旦的和老板说,5点半起床吃早饭,6点钟出发。

前晚喝了杯他家的天麻药酒,早上睡过头,5点50老板上楼叫我们起来的…这脸打得有点响啊!

10块钱一碗的面,带荷包蛋哦!老板很细心,两碗辣的,两碗不辣的,再三叮嘱,不行就下撤。是不是很走心?

不瞒你说,一到他家,我就看中他家的土鸡了,多了太重,就买了半只,是先白水煮熟、切块,山上腐败去

环卫雨衣,一身荧光绿,是不是很亮眼


??

6点50,天已经亮了,急匆匆的留了个影,朝着昨天踩好的进山点,出发!

??

看到一老奶奶,起得是真早(这里的时差离杭州至少一小时),看见我们路过,在喊“到哪里去”,虽然讲的不是普通话,但我听懂了。可能是因为心虚吧,四个人头也不回,一通小跑溜进山


??

虽然石槽垭口不算高,才3900,但是,第一天的爬升还是比较狠的,拔高1850(一般的长线,每天爬升在1000—1200左右),开局即巅峰!


??

一路上都是这种果子,不知道叫什么,粉粉的,剔透剔透的,摘了一颗尝了尝味道…酸溜溜,鲜的很!过了大约十几二十分钟,嘴巴、身体并未感觉哪里不舒服,又吃了几颗……

半山腰,海拔3000,真心佩服这里牧民的闲情雅致!秋千、大山、云海、牧场……神仙操作!


??

老四川、沙爹牛肉干……好像包装袋上印的就是这个头像吧,哈喇直流……


??

这里的马儿不怕人


??

钻进秋天的小树林,就像走进画里一样


??

之前了解过,这里是蚂蝗重灾区,卸包休息检查的时候,发现十二月那白白嫩嫩的小腿上粘着一条已经吸得很饱的蚂蝗,自己裤管上也挂着三条细细长长饿急了的小虫,直接挑了


??

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熬夜、饮食不规律、锻炼少,也可能是拔高太凶不适应,感觉大腿两条肌肉酸痛,有点站不稳,怕接着会抽筋,赶紧卸包,休息放松


??

准备翻越石槽垭口,练驴坡上,开始有了高原反应,背着个重装包,爬坡三步一喘,十步一停,这只是此行的开胃小菜,才3900就走成这样,后面的垭口都在4600以上,那又当如何?


??

到达石槽垭口(3900),已是下午五点,比我预计的时间整整晚了三个小时,真的是一步步挪上来的!太轻视这里了


??

垭口上风太大,又考虑当时离营地(范家牛棚3560)还有一段距离,更糟糕的是,可能要在陌生的山上走夜路(这个季节,这里7点左右天黑),所以,没多做停留,继续往前赶。

我对赶路很反感,但是谁叫自己这两条小短腿不争气……


??

去范家牛棚的路不好走,下山的确不是我的强项,人重,包重,步伐又笨,后悔没在恩师(越野大神哦)那里多学点回来。然后,我的噩梦开始了……下陡坡的时候劈了个叉,磕到右腿大小腿骨连接处的内侧,庆幸不在膝盖上,要不然,我的户外生涯要提前结束了……


天色已晚,准备挑灯夜爬


??

经过这一摔,腿部明显感觉不适,也一直影响着我后几天的行进速度。十二月和旺旺在前开路,之之一直放慢速度陪着我,感谢队友们的不离不弃


9时许,下着小雨,终于来到轨迹上所标注的范家牛棚,只是里面的住宿条件实在恶劣。遍地是羊粪、垃圾和发霉的被褥。小姐姐们最终还是决定在外头露营。


??

摸黑,在山坡的草皮上寻找营地,很不幸,只能扎两顶帐,三位队友挤一起。牛棚周围,地面已经被牛马踩得稀烂,牛粪、马粪、烂泥参和在一起,实在受不了这重口味,硬着头皮,钻进牛棚……

在牛棚里,清理出一个角落,铺上地布,垫上泡沫垫,穿着雨裤,盖着雨披,就这么睡了(没敢换衣服,拿出睡袋,怕被熏的都是羊粪味)。按理说,户外不应该矫情,或许,我还做不到完全放开……

半夜,被吹进来带着水气的冷风冻醒,起来搜刮了驴子们丢在牛棚内所有的半罐气罐,点着继续睡。这点,我很自信,肉多皮厚,零下十几度都可以露天睡,这点程度,有什么问题!


绝对是个难忘的夜晚!由于范家牛棚周围没水源,早晨起床就只能随便啃点干粮。

正当起身要离开时,右腿伤势加重,只能向前后、外侧发力,一旦向内侧发力,站不稳。但是我感觉的到,伤在肉里,不在骨头上。有这么一瞬间,我考虑过下撤……


??

三位女汉子,感谢你们,没你们,我想,我坚持不到最后!


??

深圳带来的月饼!


??

走到哪里都离不开强穿,假如没有一定的方向感,走不了这路


这里的羊似乎不怕人,居然组团过来啃我的书包带


??

喜欢徒步的人 不一定爱上的都是风景, 有时徒步是一种感情的释放和发泄,有人说,不爱徒步的人就是不解风情的人。其实,人爱上的不是单一的徒步,而是背起背包,将心事一点点丢失在路途中,许多关于爱与恨、生活压力等的片段在路上,消散,再消散…


水!!!


??

卸包,开火!煮一碗热腾腾的燕麦粥,满血


??

林子里,准备跨越树干,脚底一滑,挂在树干上,裆部火辣辣的疼……


??

佩服队友们的步伐,换作我,那绝对是蹲着下来的


( 本文作者 : xf1986 ) 1234下一页
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熬夜、饮食不规律、锻炼少,也可能是拔高太凶不适应,感觉大腿两条肌肉酸痛,有点站不稳,怕接着会抽筋,赶紧卸包,休息放松
二、正穿龙眼,起点在四姑娘山镇,海拔3250,起步海拔较高,可能引起高反。反穿龙眼,起点卧龙关村,海拔2050,第一个垭口石槽垭口3900,虽然第一天拔高有点多,但是多少有个适应过程,实在不行可以选择原路返回。
18年反穿的龙眼,范家牛棚水源地在你们经过的路上,将近100米。

发表于:2020-10-18 00:12


摸黑,在山坡的草皮上寻找营地,很不幸,只能扎两顶帐,三位队友挤一起。牛棚周围,地面已经被牛马踩得稀烂,牛粪、马粪、烂泥参和在一起,实在受不了这重口味,硬着头皮,钻进牛棚       在牛棚里,清理出一个角落,铺上地布,垫上泡沫垫,穿着雨裤,盖着雨披,就这么睡了没敢换衣服,拿出睡袋,怕被熏的都是羊粪味。按理说,户外不应该矫情,或许,我还做不到完全放开       半夜,被吹进来带着水气的冷风冻醒,起来搜刮了驴子们丢在牛棚内所有的半罐气罐,点着继续睡。这点,我很自信,肉多皮厚,零下十几度都可以露天睡,这点程度,有什么问题!
绝对是个难忘的夜晚!由于范家牛棚周围没水源,早晨起床就只能随便啃点干粮。 正当起身要离开时,右腿伤势加重,只能向前后、外侧发力,一旦向内侧发力,站不稳。但是我感觉的到,伤在肉里,不在骨头上。有这么一瞬间,我考虑过下撤
一盆水煮牦牛肉,恶狠狠地吃,穷凶极恶地吃!大块朵颐,风卷残云进山的六天,一件内衣从头穿到尾。怕高反,脸也没洗,牙也没刷。帽沿上,已经映出了盐花
一盆水煮牦牛肉,恶狠狠地吃,穷凶极恶地吃!大块朵颐,风卷残云进山的六天,一件内衣从头穿到尾。怕高反,脸也没洗,牙也没刷。帽沿上,已经映出了盐花
热水沟?我很好奇,这条沟里的水是不是真如其名,是热的?结果就是冰冷刺骨!好吧,是我想多了
学习队友的先进野外煮饭技术,顺便蹭了一顿晚饭。咱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剩下的一点,都被我包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