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珠峰_户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2
在2020年的国庆邂逅中秋之际,我们七人轻、重装混成队,有幸于领队的精心组织、队员的齐心协力、老天爷的爱心作美,圆满完成珠峰东坡六日徒步穿越。 珠峰东坡位于地球第……
在2020年的国庆邂逅中秋之际,我们七人轻、重装混成队,有幸于领队的精心组织、队员的齐心协力、老天爷的爱心作美,圆满完成珠峰东坡六日徒步穿越。
珠峰东坡位于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核心区,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脚下。极端的气候造就了这里奇异的景致。晴朗的天气在这里似乎是不存在的,秋色山谷中总有雾气倏忽聚散,将河流、湖泊、牧场渲染的如同梦幻,湛蓝天空上总有白云飘忽不定,将珠穆朗玛峰、洛子峰、鹰峰隐秘的如神龙莫测。驴友们不辞辛苦来此穿越,总是欲求瑰丽风景的震撼而不得。
珠峰东坡,交通住宿篇
珠峰东坡的大交通,一般分为3步。
首先是在拉萨集合,各地的朋友根据日程安排自己的行程,像我们的计划是9.27号出发,我9.25下午飞抵拉萨,9.26号适应一天,顺便看看拉萨的市景。
第二步是到日喀则。拉萨到日喀则有火车,车次Z8801,发车时间是早上8:30,天还没亮,到日喀则大概要3个小时。
日喀则有机场,想简单的可以直接先到日喀则。
第三步是包车,从火车站到曲当乡。这次包车带我们走的是一条新路,路程缩短不少,用了大概6~7小时,有一段还没有完工,估计明年就可以通车。全部走318国道的话时间更久,几乎要用一天,所以一般要安排在曲当乡住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出发爬山。
从曲当乡到徒步起点优帕村,还有十几公里山路,一般要民宿老板短驳。徒步结束后,从终点轮珠林村到曲当乡,也需要短驳,这些都要提前跟民宿老板谈好。
本次我们9.27号乘火车从拉萨到日喀则,下车后上了联系好的包车,当天下午5点多就到了曲当乡。
曲当乡明显温度低不少,当地人都穿了冬装,小学生都身穿羽绒服。这点令我很意外,我原以为这里温度跟拉萨差不了多少,没想到这么冷。
曲当乡的民宿条件不好,标间都不带卫生间,洗澡上厕所是个麻烦事。民宿不提供早饭,好在街上有两家川菜馆,味道还可以,早饭面条稀饭包子都有,晚饭也可以点菜,价格稍贵,这里是偏远山区可以理解。
队友介绍:
领队:莫容,行程的规划者。
重装队友:莫容,文峰,山海行。
轻装队友:雨曦,独行者,凤儿,易霞。
牦牛两匹,牦牛工一人,加错。 上镇楼照~~哈哈 拉萨--日喀则 的火车,这节车厢被驴友们包车了。行李架被登山包塞得满满当当
珠峰东坡2牦牛攻略
9.28日
我们早早吃了川菜馆的面条,背起大包就去民宿老板那里,为什么这么急呢?牦牛的事让我们心理不踏实,想早点赶到登山口把这事确定好了。
民宿老板开车把我们几个带到进山登记处。路边的一排小房子,乱哄哄的,这里住了很多驴友,都还在吃早饭。
这里的住宿条件还不如曲当乡。起码看早饭就不行,桶里一坨坨白次啦啦的东西,看着就没胃口。
牦牛攻略。
这里的牦牛是曲当乡政府安排的,保证村民利益均沾,相对公平。大体可分为四步。
第一是提前联系好,由民宿老板代为申请,乡政府登记。
第二,驴友到这个登山登记处,查询申请登记,并交钱办其它手续。单人,门票180,环保费60,基建费我们被收了400。牦牛是180一头,牦牛工200一天。
现场有位政府工作人员,上述事情办理好后,会发给凭条。凭条上写着牦牛与牦牛工数目,牦牛已经被分了组,说明是属于某个村的牦牛。像我们订的两头牦牛是卡达普村的。
第三步,等牦牛来,其实不一定是牦牛来,我们来的是一个藏民,开的是三轮车。大家被那位政府工作人员安排熟悉后,我们连带行李都上了三轮车,然后轰隆轰隆的就去了藏民的村子,很巧,就是轮珠林村。
第四步,真的等牦牛。行李放在一户藏民的院子门口,家里只住了一个藏民老奶奶,我们在藏民家里呆了有两个小时。藏民很好,请我们喝了奶茶,比划交谈中得知,老奶奶是三轮车司机的妈妈。然后卡达普村的牦牛来了,还有牦牛工,把行李驮上牦牛后,我们告别藏民一家。开始了东坡之行。
牦牛工名叫加错,他不是牦牛的主人,加错与牦牛的主人,还有开三轮车的藏民,及轮珠林村的藏民奶奶,都是很近的亲戚,甚至连开车从日喀则到曲当乡送我们的藏民,就是牦牛主人的亲哥哥。看来雇牦牛这个生意也不简单,竟然能把一个家族都调动起来。
珠峰东坡走的人越来越多,租牦牛生意好,后来听牦牛工说,现在全乡牦牛轮流上珠峰,1到2年才能轮一遍。
领队莫容与轻装队先行出发,晓乌错占营地。文峰,易霞,山海行,为后队与牦牛一起出发。
藏民老奶奶的传统民居,人在楼上,一楼是给牦牛牲口住的,味道比较大
登山口的住宿。领队在交钱办手续。简陋,但是很正规。
珠峰东坡3晓乌错很冷
9.28
我们到登记处的时间大概是9点,到牦牛工家大概是10点多,等到出发已经是12点多了。
三轮车虽然把我们拉到的是另外的方向,但是是往上走,从海拔看上升了有300米,还是赚到了。
这里向正常轨迹是斜向走过去的,爬过一道山粱,就能远远的看到对面山谷中正爬升的驴友。没多久,我们与大部队在一块石头的国旗边汇合了。
从这里往上走,经过一处信号基站,等看见下一个信号基站时,晓乌错就到了。
用时大概3小时多一点,我们走的比较快,这段路也不算长。
晓乌错已经帐篷林立。
其实走到半路,我们已经发现回返的人了,说是晓乌错营地满了,不好扎营,退而求其次的准备扎营在下边。还好我们有先锋,果然,在湖泊的上方,我们已经占了一块地,平平整整。我们几个扎了营。当时太阳还老高大概接近4点。
有好几个商业队,土豪队。阵仗不小,把一只雄鹰惊起来在晓乌错湖泊上飞。
饭后睡下,第一晚夜里好冷,穿了羽绒服加B1000的睡袋啊,身子下面还是冷飕飕的。上面盖下面垫勉强温暖,胡乱睡去。 晓乌错是多数人选择的第一天营地,人很多。
珠峰东坡4远离商业队
9.29
在昏暗、清冷的晨光中,猛然之间在遥远的天际一点金光划破夜色,又在转眼之间金光化为身披炙热光芒的最高峰,在朦胧夜色中,在山的那边的后边,在视野所及的极远处巍然耸立~晓乌错看马卡鲁峰。
早早醒来,天麻麻亮,早起的人都在等看日照金山。不一会儿,远远的看到了亮闪闪的金山,马卡鲁峰。金光太强了,反而从晓乌错的水中看倒影,马卡鲁峰的山体更清楚。
这里还是有信号的,4G。以后就没有了,虽然还能碰到好多信号基站,但都停工状态。牦牛工讲,得等到明年开春才会去修理。
吃好早饭,上包出发,今天的痛点是翻4900米的晓乌拉垭口。
晓乌拉垭口相对高度不是很高,很快我们全队就到了垭口。垭口下去一个山头,过了一处信号基站,发现前面有一队轻装队正在摆拍。这里下面是河谷,背景有雪山,云雾缭绕的风景不错,聊了一下,说昨夜他们在附近宿营的。这个信息有意思,晓乌错宿营不是个好地点,离出发点距离太近了。要是在这附近宿营的话,行程倒是很合适。
翻过垭口一路向下,目标是下面的河谷。
下到河谷,沿着河滩走。最后在河滩上走,脚踩河滩石头,等穿过河到右岸,看到一处牛棚,卓湘4478就到了。
我们差不多算最先到达的,满以为能占据有利地形。怎想到好营地全被商业队的牦牛工占了,连河左岸的一大片草地都被画圈占地。
我们的牦牛工加错是个好人,虽然言语不通,基本无法交流。看到我们茫然的样子,加错做了手势,要我们继续跟他向前。
向上爬升,之子形路,穿过一片密林,到了最高处,再沿山粱走了一会,来到一片草场,这时起雾了,要下雨的样子。我们刚刚在草地扎好了帐篷,小雨开始飘落。
周围雾气蒙蒙,东西南北都不知道。各自吃了晚饭,隔着帐篷说话。领队说加错不见了,他的牦牛也不见了。这让我们很担心。天黑前终于听到了牦牛的铃铛声,加错也回来了。牦牛走了一天的路,需要吃草补充体力,哪知道吃着吃着就去荡湘了。一场虚惊。
看来牦牛工也不是好当的。牦牛睡觉前要吃草,补充一天的体力。牦牛放出去还要能领回来,这一大片草场,东西南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没点放牧经验真不知道怎么办。

珠峰东坡5美景初现
9.30
早上8点钻出帐篷,天色麻麻亮。
那是南边吧,层峦叠嶂的山后面,一道暗红色的线正在变亮。周围环境还像黑白山水画,恬静而静美。
雾已经消散了,这里的地势能看的清楚,是一小片长满了杂草的盆地,草有半人高,盆地的中央有积水。前方与右侧是山粱,左侧是峡谷。水源在右侧山粱上,取水来回要一刻钟。
过了一会,天就亮了。环境更美,峡谷里云雾缭绕,山间白云翻腾。
我们起包继续向前,直指荡湘。
这段路左侧是峡谷,右侧是山粱,峡谷对面是峭壁高山,谷中云雾聚散,风景很赞。
中间翻过措郎湖,一个山坳里的小湖泊,很美。
接近中午到了荡湘。几个商业队的牦牛工已经到了,地上扯了绳子,圈地占营。
在荡湘向前看,远处的洛子峰一览无余,珠峰的一侧有云,半遮半掩,左侧的鹰峰云山雾罩,隐约可见。这里是观赏珠峰等的第一个好地方。
稍息后我们继续,向前是下坡,一个很陡的大下坡。注意,去措学仁玛的话,从荡湘向右就是,不需要下坡。
沟底是热嘎,也是一处营地,五星级的。有些地图这里是标错了的。
过了热嘎上坡,翻过几个小山包,就到了色当。色当有几间良好的牧民房。我们在此稍作休息,然后继续,前面是著名的碎石坡。
爬上碎石坡,再走一段横切山路,就到了俄噶,今天的营地。
我们是今天最早到此的,自然占了临河边的最好营地,撩开帐篷就能看到雪山。
洛子峰头上两挂旗云,像村里的美丽姑娘小芳。鹰峰半隐。
令我若有所思~~
神山八卦
珠穆郎卓挺直鹰胸说“我最帅”。
洛子峰笑着说“我最美”。
于是洛子峰的山顶飘挂起两条旗云,
于是白云罩住了珠穆郎卓的两翼。
鹰峰说“一笔写不出两个珠穆朗,你为什么总是帮别人”?
珠穆朗玛放出无上威压笑道“没文化”。
神山间响起一阵笑声。
珠峰东坡6 日照珠峰
10.1
凌晨6点,文峰叫醒熟睡中的我。
我们昨日已经商量好,文峰杨霞与我三人,今早去白当看珠峰。领队莫容与雨曦等,要天亮了去白当,他们想睡到自然醒。
等我吃好饭出了帐篷,大概6:45,我跟文峰两个人走上了去白当的路。
周围乌漆嘛黑的,我们开了头灯,看着手机轨迹与地势向上走。灯照下路迹有时明显,有时凌乱,还好我们有两套导航软件,基本没走回头路。
天麻麻亮时,已经走到鹰峰脚下的白当。此时雾气弥漫,珠穆郎卓在云雾中像蒙了一层纱,极具威严。前方雾气更浓,隐约可见洛子峰与珠峰,两峰的头上各有一朵帽子云轻纱般笼罩。
我们正对着鹰峰拍照,不经意间看了前方珠峰,一点金光正在峰头闪烁,是日照金山,珠峰的日照金山。我们马上凝神看去,洛子峰与珠峰周围的雾气正在散去,两座圣洁的雄峰就在眼前,金光正在山体扩散延伸,山前仍有丝丝的白雾,山峰各有一缕帽子云。
真是美极了。
我们看着洛子峰与珠峰都全身披上了金光,感觉也就一分钟的事情,金光很快褪去,变成了赤白,最后变成了普通的亮白色。这时山底的白雾慢慢的涌上来。
我们过了白当,继续向珠峰大本营方向走去。
又前行了几公里,能看清珠峰脚下的乱石滩。左侧山沟是碎石覆盖的冰川,雾气在这里生成,白雾在阳光下升腾的很快,珠峰已经半个身子隐在云雾里。我俩决定返回。才走了一会,回头望时,珠峰已经在云雾深处了。
珠峰密语
太阳初升,日照金山,醉心于冰封王座与光明使者的共舞,耳边恍惚传来珠峰的呓语:冰雪给了我冰寒的身躯,而我要用它沐浴温情,哥不爱高冷,喜欢你们这些红尘,把我带走吧,放在心里天长地久。
珠峰东坡7 色当中秋节
10.1
10点左右我们回到俄噶营地,留营的队友们已经吃好了饭。看了我们拍的照片后,各有懊悔,莫容下了决心要上一次白当看看,我看了看正飘向高处的乌云表示反对。
于是让牦牛与轻装队4人先走,莫容独自去白当往返,我们三个重装队友会一起走,大家今晚扎营色当。
莫容回来时已12点多。他运气不错,赶上了飘雪,也赶上了一个云雾窗口,看到了洛子峰与珠峰。
我们在碎石坡赶上了牦牛。在这里,商业队大部队在向上走,路狭窄还滑,交错通过很慢。商业队过的很辛苦,一路看到不少走不动在歇息的,这里走的很累。
我们到色当时是3点左右。
今日是国庆,是中秋佳节。我们决定好好过个节。
色当有牧民房,屋里有石桌石凳,条件算是五星级。加错与我们一起喝茶聊天,真是快意。晚饭热锅汤菜,有月饼,我们过了个热热闹闹的中秋节。

珠峰东坡8 措学仁玛
10.2
色当拔营,今晚的目标是措学仁玛。
过了热嘎,再爬上荡湘的大坡。往措学仁玛是户外高速路,平坦没有乱石,是整个珠峰东坡最好走的路,一路没有大坡,只是缓上坡。
路两边是起伏的丘陵,到处都是生长的一坨坨的小腿高的杜鹃花丘,细看之下,这里的杜鹃花起码有三种,从叶子的大小很容易区分,有一种甚至还偶尔能看到花朵。
这里也是牧场,生长着很多高原植物,蓝色的龙胆花,蓝色与红色的刺毛白珠,著名的高原绿绒蒿已经谢了,能看到枯萎的残花。
2点多到了措学仁玛。
措学仁玛有三个湖泊,按轨迹顺序,第一个湖泊很小,在山坡上,可能看群峰倒影是最佳的,因为这里地势最高。
第二个湖泊大了不少,湖泊在山峰的脚下,看群峰倒影应该也很好,湖泊靠山的一边已经扎了不少帐篷。
第三个湖泊最大,需要跟着轨迹爬上一个山包,湖泊就在朗玛拉垭口的下方。这里湖水清澈,人少安静。领队莫容看上这里不走了,于是全队在此扎营。湖边风大,我们把帐篷扎在石坳里。
晚饭我们一起吃,还剩明天一个上午的路,路餐不需要了,今天能吃的都吃掉。独行者煮面条是好手,雨曦竟然还有猪油和大葱,面条喷香扑鼻,好吃的令人想家落泪。
当夜睡到半夜,竟然下起雪来,帐篷上传来沙沙的落雪声,拉开帐篷,外面已然是银装素裹。不禁担心起来,这食品都霍霍完了,万一大雪封山可怎么过。迷迷糊糊胡思乱想,一夜半眠。

珠峰东坡9 好天气继续
10.3
早上醒来,雪停了,天色依旧阴沉。大家趁着雪景拍照时,阳光正驱散乌云,又是好天气。不过可惜啊,措学仁玛的雪山群峰倒影是看不到了。
吃早饭后,跟着翻山的大部队,很快翻过了朗玛拉垭口。朗玛拉垭口是珠峰东坡最高的地方,5344米,这里路好走,相对爬高不过500米,轻轻松松就到达垭口。垭口基本没风,偶尔飘雪,在这里等到全队上来,合影后,我就撒丫子下山啦。
此后一路下山,过了拉则措湖,饶过几处山粱,有了移动信号,给家里报平安。
然后到一处工地,这里是机耕路的尽头,正在修路。从这里乘民宿老板的皮卡到民宿住下,标志珠峰东坡的结束。
第二天我们又乘包车返回日喀则,赶上当日下午日喀则到拉萨的火车。到了拉萨已经是夜里10:30,还能找到聚餐的饭店。
包车回拉萨仍走的新路,路过两个不错地方。一是翻过曲当乡的72拐山坡,最高处看马卡鲁峰,非常清楚。二是有个珠峰自然保护区景点,能看包括珠峰洛子峰马卡鲁的一众雪峰,地势开阔,水天浩淼。
总结:
珠峰东坡,入门级高海拔徒步线路,全程平均海拔在4500左右,每天的行程约8公里,每天的爬高一般。
这次我们三个人重装,我的背负第一天大概有40斤。个人对珠峰东坡的强度感觉,总体一般,距离虐还要加点高度。
关于高反,个人没有明显感觉,除了气喘,临别拉萨的一天,已经在高原好多天了,还是气喘吁吁的,甚至比我在珠峰东坡徒步的时候更要气喘。
( 本文作者 : 山海大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