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把萝萝赶走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2
吃过早饭后,萝萝提出想去医院找妈妈。 其实小丫头是想暗戳戳地去打听傅曼妮的情况。 虽然爸爸说那个姨姨没事,可是没有亲眼看到,萝萝始终不放心。 苏瑾瑜也想去医院找……
    吃过早饭后,萝萝提出想去医院找妈妈。

    其实小丫头是想暗戳戳地去打听傅曼妮的情况。

    虽然爸爸说那个姨姨没事,可是没有亲眼看到,萝萝始终不放心。

    苏瑾瑜也想去医院找妈妈,他担心妈妈会被傅家人欺负。

    霍廷衍只好带两个孩子,一起前往医院。

    于是,当司漾兴冲冲跑到傅家的时候,便被告知萝萝离开了。

    “萝萝妹妹去哪了?”司漾抿了抿唇,有点不开心。

    萝萝这个小骗子,又一声不吭离开了。

    傅家的佣人含含糊糊地搪塞过去。

    傅云修吩咐过不许往外传,以免对萝萝造成不好的影响。

    是以,佣人不敢把实情告诉司漾。

    只说小小姐出门了,去哪里没明说。

    司漾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心中难免起疑。

    “我知道了,谢谢你。”礼貌地道过谢,司漾转身就把这件事告诉封子骁。

    “五分钟内,我要得到萝萝妹妹的消息,你自己看着办。”司漾拽拽地说。

    封子骁现在寄住在他家,到了自己的地盘,司漾难免变得膨胀起来,都敢命令舅舅了。

    一听事关小萝卜,封子骁就坐不住了,赶紧让人去查查。

    免得霍廷衍这混蛋又不声不响地把小萝卜带走。

    结果这一查,就让他查到了有意思的事情。

    “傅曼妮住院了?”封子骁摸着下巴,一双狭长的狐狸眼缓缓眯起。

    “还敢诬陷我家闺女,这女人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永远记不住教训。”封子骁冷哼道。

    他对傅曼妮也算了解,至少比霍廷衍要了解得多。

    大学时,封子骁和霍廷衍可是同一个学校,再加上一个傅云修,三人都是校园里风云人物,追求者不说几百,也有几十。

    其中追霍廷衍最疯狂的就是傅曼妮,为了把霍廷衍搞到手,这女人不知道做了多少蠢事。

    听说封子骁和霍廷衍是死对头,傅曼妮为了讨好霍廷衍,还找过封子骁的麻烦。

    最后被他狠狠地收拾了一通,这才安分了不少,不过仗着背后有傅家,傅曼妮时不时还是会给封子骁找麻烦。

    是以,封子骁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傅曼妮有多难缠,简直就像臭水沟里蟑螂,拍都拍不死。

    这事,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们家单纯的小萝卜,怎么能玩得过这个老妖婆。

    一想到这,封子骁顿时坐不住了,领着司漾就急匆匆赶往医院,给他家闺女撑场子。

    霍廷衍那家伙,肯定不能保护好小萝卜,关键时刻还是得靠他出马。

    封子骁带着司漾风风火火地赶到医院,路上摩拳擦掌,做好了和傅曼妮干架的准备。

    却没想到,他们刚到医院,就听说傅曼妮要跳楼。

    “哟呵!”封子骁登时乐了,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这可就有意思了。”傅曼妮那种人会舍得自杀,可别开玩笑了!

    “走,咱们看看去。”封子骁微抬下巴,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此时此刻,萝萝也在现场。

    天台上——

    傅曼妮被花瓶砸出了脑震荡,醒来后便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

    她知道傅妈妈容易心软,尤其是对傅云曦,她最宝贝的亲生女儿。

    萝萝和傅云曦长得那么像,傅妈妈爱屋及乌,肯定不舍得责怪她。

    于是傅曼妮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支开傅妈妈以后,自己爬上了酒店天台,想把事情闹大,闹得更严重一点。

    傅曼妮想的很简单,以死威胁,让傅妈妈把萝萝送走。

    为什么要把萝萝赶出傅家,而不是赶走苏微染呢?

    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比起苏微染,傅曼妮更恨萝萝。

    二是,傅妈妈再疼她,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养女赶走自己寻找了二十几年的亲生女儿。

    这点,傅曼妮很清楚。

    就算傅妈妈能狠得下心,以后心里也会有疙瘩,对待傅曼妮肯定不如从前。

    而且傅老爷子和傅云修也不会同意。

    是以,傅曼妮只好退而求其次,先把萝萝赶走再说。

    苏微染那么爱她的孩子,她就不相信,傅妈妈把萝萝赶走以后,苏微染还能心无芥蒂地在傅家生活下去。

    到时候,如果苏微染因为萝萝和傅妈妈离了心,母女俩心生嫌隙,傅妈妈肯定会迁怒到萝萝身上。

    不得不说,傅曼妮打得一手好算盘。

    “曼妮,你快下来!”傅妈妈抬头望着站在天台边缘的傅曼妮,被吓得心惊肉跳。

    唯恐傅曼妮不小心踩空,直接摔下去。

    这可是二十几楼的高度,从上面往下看到时候,楼下的人影渺小得像一只黑色的蚂蚁。

    可想而知,这要是不小心掉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只怕连抢救的时间都没有,当场就去世了。

    “不,我不下去。”傅曼妮头上包着一圈纱布,脸色苍白虚弱。

    花瓶没要了她的命,却把傅曼妮砸出轻微脑震荡,她强撑着站在天台上,感觉头晕目眩,四肢无力,甚至还想吐。

    傅曼妮咬咬牙,就地坐了下来,冲下边的傅妈妈喊话。

    “妈,你明明知道她想害死我,为什么还要把这个死丫头留在身边,今天没死是我命大,如果再有下一次,我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傅曼妮指着萝萝,神色愤恨到极点,她越说越激动,身体都微微晃动着,看得底下的人都捏了一把汗。

    “曼妮,你听妈妈的话,先下来好不好,有什么事等你下来以后再说好不好?”傅妈妈放软了声音,苦苦哀求着。

    “不好!”傅曼妮登时红了眼眶。

    “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明明你以前最疼我了,不管我提出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怎么这次就不一样了?你甚至还包庇一个想要谋杀我的凶手。”

    傅曼妮一边说一边掉下眼泪,忍不住痛哭出声:“为什么啊,就因为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所以我的命就不重要吗?既然如此,那我就死给你们看,反正你们已经找到了傅云曦,再也不需要了,对你们来说我就是一个外人。连那个死丫头都可以随便欺负我,既然这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天台上风很大,寒风如同刀子一样,刮得众人脸颊生疼。

    傅曼妮穿着一身宽大的病号服,身影看上去单薄纤细,被寒风一吹便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掉下去。

    傅妈妈靠在苏微染怀里,吓得差点晕过去,脸色一寸一寸地白了。

    “曼妮,你听话,不要做傻事!妈都听你的,妈什么都听你的,你先下来好不好……”傅妈妈泣不成声。

    苏微染的脸色登时变得十分难看。

    霍廷衍冷眼看着这一幕,并不关心傅曼妮的死活。

    萝萝和苏瑾瑜被霍廷衍挡在了身后,不让他们看到这一幕。

    “傅曼妮,你给我下来!”傅云修面寒如霜,眼中仿佛凝聚了一层薄冰。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只可惜,傅云修的态度更加刺激傅曼妮的情绪。

    “别逼我,你们再逼我我现在就跳下去……”傅曼妮神色愤恨地开口,眼底布满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