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国庆央莫龙、相丘曲格穿越,遇见最蓝的亚莫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3
一年一次高原路线,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路线选择比较谨慎。去年梅里北坡看雪山冰川,可惜没什么漂亮的海子,因此今年决定高原看海。在他念他翁和亚莫措根之间选择,近……
一年一次高原路线,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路线选择比较谨慎。去年梅里北坡看雪山冰川,可惜没什么漂亮的海子,因此今年决定高原看海。在他念他翁和亚莫措根之间选择,近几年他念他翁走的人太多了,喜欢小众路线,于是选择了雁东飞去年探路成功的央莫龙穿越相丘曲格,路线途中的亚莫措根相较于揉错有过之而无不及。出发时间依然选择在了国庆假期即将结束时错峰出行,队友比较稳定,三人老搭档(老邓、海棠、我),今年增加新人一名:心姐,但对我而言却非常熟悉,我越野跑的搭档,四人小团队。出山已一周,一路人品爆棚,亚莫措根堪称蓝魔,震慑心神。游记主要为了留给以后的自己,没什么煽情。依然先上几张美图。
亚莫措根,蓝的不讲道理 央莫龙穿相丘曲格一路有较多海子,只是亚莫措根太过耀眼,其他海子才显得黯然失色。 雪山冰川
秋色

2020-10-07成都集合,错开国庆出行高峰。成都静园客栈我、心姐、海棠集合,老邓雅拉转山出山在康定等。静园拿上气罐后包车出发康定接老邓,1500从成都到巴塘,价格还算公道。
担心老邓出山后物资补给不方便,计划波查进安洼村处,约7天行程,带了差不多4kg 的食物,托运时称重整包17kg。
出发前闲逛,经过梦之旅,感觉氛围越来越差,早已没有当年的味道了,也可能是自己变了。 傍晚五点钟才出发,康定接上老邓,凌晨两点到达理塘,理塘前方修路不能通行,只能在理塘休整几个小时,一早出发。
到达巴塘后,直接给多师傅500元,送我们直接到拥喜科。半路修路,等了一个小时,12点才放行。
2020-10-08下午一点到达起点拥喜科开始徒步,沟中秋色已浓,只是阳光太过强烈,难以拍出效果。
顺沟而上,目标厚度垭口。
秋高气爽,天气晴朗,随手一拍都那么漂亮。
慢慢的天气渐晚,预估难以翻过厚度垭口,且厚度垭口为五星级观景台,此刻光线效果较差,因此决定在厚度海子下扎营,营地海拔4800+,环境不错。一条小溪边,水中还有之前驴友留下的米粒。
今天徒步半天,6km多点,海拔拔升500+,适应海拔算是。
2020-10-09徒步第二天,今天行程是整个路线的高潮,一路风光无限,路程约16km,爬升不大,但路况一般,亚莫措根湖边大石头路。昨晚营地海拔较高,除老邓进山前走过雅拉转山,海拔适应较好外,我们另外三人均有点头痛,休息的不是很好,半夜实在睡不着,打开帐门,让老邓给点微弱的灯光拍星空。 昨晚的营地三面环山,基本没风,蓝山pro单人帐篷太憋屈,账内结露严重,还好睡袋没怎么湿,帐篷外面结霜严重。
出发前本想带方便面的,看了看广东虾子面好像也是熟的,而且很细,以为高原煮的熟,结果还是失算了,一样夹生难吃。简单吃了几口打包出发,回望长海子,峡谷中还是阴影一片,没什么色彩。
登山一个小平台后就看到了厚度海子。
厚度海子前面就是厚度垭口,传说的一个五星级垭口。就是为了垭口的无限风光才选择了这条沟上,其左手边的两个垭口简单一些,但视角差好多。
离开厚度海子,其上的一个小平台可以看到几个海子连成一线,只是光线欠佳,也或许本是这几个海子就没什么惊艳之处,感觉一般。
厚度垭口为常规大石头垭口,上垭口有路迹可寻,上午十点到达垭口,此时光线下的亚莫措根感觉并无特别惊艳,在垭口晒帐篷睡袋休整一小时。
垭口正对着三座雪山
在垭口待了一个小时,等待光线,慢慢的山影外的湖面在阳光下色彩渐浓。
这种五星级垭口拍照装逼是必须的,出发前跟女队友说带上红裙子,可惜人家回复说红裙子是大妈玩剩的。面对着如此美景,只能我上了。
十一点开始下垭口,今天的路还很长,风景太美根本走不动。
一路大石下到翠湖边,湖边的角度跟湖面太平,视角一般。
慢慢的开始绕湖爬升,视角较好,阳光也开始直射湖面,亚莫措根的蓝才开始魅力四射,所有照片根本无需处理,四个人的手机无论什么牌子什么价位,随手一拍都是大片。
从此刻开始赶路是不可能的了。
湖边的路需绕行断崖,但爬升后又有绝佳视角,珍惜每一个看海的机会。 即将离开亚莫措根,最后依依不舍的回望。
山腰乱石横切,离开的路也不容易。
其实应该在海子边扎营一晚,面朝雪山背靠着湖,想想也挺美的。
经过一上午的乱石终于迎来了牧道,终于可以告别乱石横切了。 亚莫措根峰下的小海子
前行不久,眼前又是一亮,这个海子的颜色足以治愈亚莫措根的离伤。
各个不同角度无死角
再往前还有一个小海子,只是色彩差一些。
其实今天最美的还是这蓝天白云,有了它们,一堆乱石都那么美。
翻过那个类似小垭口的乱石堆后,眼前豁然开朗,开始下降进入另一条沟中,秋天的色彩渐浓。 回首下来的路
蓝天白云,金色的山谷,目标措卓玛营地,脚步轻快很多。
随着海拔的降低,植被越来越茂密,秋色渐浓。
红黄相间的山坡,只是手机怎么都拍不出看到的效果,可能是光线太强烈。
天色渐暗,傍晚到达措卓玛营地,又宽敞干洁的木屋腐败。原来当晚济南糊涂的四人小队伍就住在我们前面的木屋,竟然全然不知,第二天路上遇到才知道。 今天行程爬升不大,路况差些,只是景色太美走不动。今晚木屋睡的太舒服,晚上十点一觉到凌晨四点,户外好久没睡的这么香了。
2020-10-10昨晚的木屋干洁宽敞,一觉到今天早晨四点钟,大家普遍休息较好。老邓一起身就大秀了一把锁骨,女队友羡慕不已。 这次有心姐在,我感觉轻松很多,一路大厨,是大家体能的可靠保障。
今天行程比较轻松,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措那垭口,一路缓坡,路况较好,只可惜今天行程没有海子,但翻过垭口后的沟中秋色却十分惊艳。今天一开始就拔升,还好路况不错,大伙步伐轻松。
今天翻垭口前一路都可以回首央莫龙雪山。
多年侦察兵出身的老邓,走了一会说前面有支队伍刚刚经过。他刚说完,我们很快就追上了糊涂的四人小队,全是山东老乡,有点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原来昨晚他们就住在我们前面的木屋,只不过他们到营地时间较早,竟然全然不知。
垭口前两支小队伍同行,立刻人强马壮的感觉。沟里秋色随着海拔升高,又开始降低我们的行军速度了。
措那垭口一路草坡缓上,垭口都是草场的感觉,完全不是我心目中垭口的样子。还好一路都可以回首央莫龙雪山。
草场般的措那垭口,在垭口等来队友后告别糊涂队伍,他们今晚是常规行程的森林营地,我们要到金地如住木屋,这两天基本都是一天要走常规一天半的行程,糊涂小队伍今天也是到了森林营地后直接顺沟提前出山了。
垭口另一边就是我们明天的目标,相丘曲格群峰。
下垭口对面山坡,老邓远远发现一只大型动物,匆忙中录了个视频,只是没有海棠的P40清楚,但通过它的体型和跑动时笨拙的步伐,我们一致认为这是一只熊。从这开始我们几个开始注意间隔距离,不能拉开太远,最近熊出没太多了。
那马阔的牛棚村
之后顺沟而下,秋色无限。
秋色需要阳光,但有时光线太强烈反而难以用相机还原眼睛看到的景色。

蓝天白云、河流秋色,这才是秋天该有的样子,所有的照片无需修饰。
遇到这样的景色,基本走不动。
下午三点到达常规的森林营地,营地桥对面的山坡上成群的猴子热闹非凡。天色尚早,休整一会后按计划继续出发金地如木屋。 途中又遇到一瀑秋色。
金地如木屋偏离既定轨迹约1km行程,但为了晚上吃得好住得好,不在乎来回多2km的行程。只是到了才发现金地如的牧屋修的很好,牧民离开时全部上了锁,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牧屋柴房比较干净没锁的,讲究住了一晚。
今晚的牧屋没有那么宽敞舒服,断断续续睡眠质量一般,起夜时顺路拍下星空。
今天行程比较轻松,路况较好,如果不是为了住木屋,可以直接杀到吼拉错。
( 本文作者 : sunxl624 )

跟着无痕的游记又欣赏了一遍央莫龙大片,又想回去走一次了~~我们新人队伍特别佩服你们的超强,把我们一口气带上错那垭口不说,我们下午3点到达桥后,6点下撤到村里,凌晨开始徒步318,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发表于:2020-10-22 11:46


一年一次高原路线,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路线选择比较谨慎。去年梅里北坡看雪山冰川,可惜没什么漂亮的海子,因此今年决定高原看海。在他念他翁和亚莫措根之间选择,近几年他念他翁走的人太多了,喜欢小众路线,于是选择了雁东飞去年探路成功的央莫龙穿越相丘曲格,路线途中的亚莫措根相较于揉错有过之而无不及。出发时间依然选择在了国庆假期即将结束时错峰出行,队友比较稳定,三人老搭档老邓、海棠、我,今年增加新人一名心姐,但对我而言却非常熟悉,我越野跑的搭档,四人小团队。出山已一周,一路人品爆棚,亚莫措根堪称蓝魔,震慑心神。游记主要为了留给以后的自己,没什么煽情。依然先上几张美图。 亚莫措根,蓝的不讲道理[attach]46410782[/attach] [attach]46410783[/attach] [attach]46410784[/attach] [attach]46410785[/atta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