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台湾牌”,印度会走多远?中国专家提针锋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4
【环球时报驻印度特约记者 徐若云 环球时报记者 张继丹】近段时间以来,印度国内突然打起“台湾牌”。此间诸多“地缘战略分析家”热衷于将此解读为印度在后疫情时代对华……

【环球时报驻印度特约记者 徐若云 环球时报记者 张继丹】近段时间以来,印度国内突然打起“台湾牌”。此间诸多“地缘战略分析家”热衷于将此解读为印度在后疫情时代对华关系调整的“重要一环”。随着美国彭博社近日一篇“印度考虑与台湾开展经贸谈判”的报道,关于印台“发展实质外交关系”的传闻不胫而走。不过,据印媒22日报道,印度政府目前无意同台湾启动贸易协定谈判。在中印边境局势紧张的背景下,印度一些媒体和所谓专家学者公然为“台独”言论张目,不断撺掇政府“突破底线”,背后推动因素很多,也对中印关系造成负面影响。不过,专家认为,印度政府目前还是清醒谨慎的,知道“红线”所在,而且中国有的是针锋相对的“牌”可打。

——炒作不断——

印政府借民间力量“试探”?

《环球时报》记者发现,从10月上旬至今,“台湾问题”在印度媒体、高校、智库等机构中的话题热度居高不下。《今日印度》15日专访台湾地区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为其“台独”言论张目——后者大谈发展印台关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甚至呼吁彼此应针对“敌对国家”共享情报。21日,吴钊燮又接受印度WION电视台专访,诬称“新冠病毒来自中国”。

2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彭博社有关印度与台湾谈判贸易协议的报道表达立场,引来反华学者“碰瓷”——在西方媒体上颇为活跃的印度学者布拉马·切拉尼在推特上声称,中国没有承认“一个印度”,印度为什么要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他还称“台湾之于印度,就如同巴基斯坦之于中国”。曾呼吁印度支持台湾加入世卫组织的印前外交秘书坎瓦尔・西巴尔则留言支持切拉尼。正是这个切拉尼,在2017年造出“债务陷阱外交”一词,抹黑“一带一路”倡议。

值得一提的是,一贯以对华相对温和态度著称的印度国立伊斯兰大学,于13日至14日举行了一场名为“中国研究在当代世界的重要性”线上主题讨论。让人不解的是,参加活动的中国学者竟清一色都是台湾人。同时,参会印度学者中不乏平时与中国大陆官方联系密切的“友华人士”。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印度媒体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印度知识分子和媒体圈近期掀起一场“对抗中国”的思潮和行动,其直接原因是中国驻印使馆在台湾“双十节”前夕向印度主流媒体发送“涉台新闻报道指导意见”。她说,“这让我们所有人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辱,没有任何一家外国驻印度机构能够对我们的报道指手画脚。”但当记者反问“据说印人党(印度执政党)也在影响很多印度主流媒体甚至控制舆论”时,她没有否认却回答说“这不太一样”。

另一个让印度战略界热衷炒作“台湾牌”的原因是,莫迪政府似乎在放宽对台政策底线。今年5月20日,印人党国会议员雷奇和卡斯旺通过视频方式祝贺蔡英文“就职”。二人在视频中声称,“印度和台湾同为民主国家,共同信仰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双边关系在贸易、投资、人文等领域不断提升”“印台互惠互利关系存在进一步合作发展的巨大空间”。

随之而来的7月,印度外交部决定任命美国司司长戴国澜(Gourangalal Das)为新任印度驻台代表。此人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早年间在印度驻华使馆工作,曾是安排莫迪与特朗普2017年会晤的外交团队中关键人物,而且还是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印方成员。因此这项任命曝光后,引发不少猜想。

但熟悉印度外交决策的“圈内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印度历届政府的对台政策始终持谨慎态度,印台“政府层面”的互动也微乎其微。在他看来,关于戴国澜的任命可能有推动印度“东向政策”的考虑,但仅以此就断言印度将实质提升对台关系,恐怕“难以让人信服”。

目前看,主要是一些不负责任的印度智库和民间人士炒作“打台湾牌”,但他们背后或多或少与官方有一定关联。像专访吴钊燮的WION电视台,属于印度Zee News电视台旗下频道,而Zee News集团由印人党支持的联邦院议员钱德拉所掌控,是印度最大媒体集团之一。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民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除印度媒体和专家外,印度执政党印人党与蔡英文当局的关系很早就有所体现,只不过很多时候是以印人党党员身份,而不是政府官员身份进行。比如蔡英文今年的“就职仪式”,那两名印人党议员就是以个人名义“参加”。可以说,现阶段莫迪政府还是记得打“台湾牌”的红线的,并没有迈出实质性一步,只是通过一些打擦边球的方式,包括经贸方面的交流等,与台湾进一步提升关系,试探和恶心中国。

——脆弱联盟——

美媒:一旦中印关系稳定下来……

在印度媒体和战略界热议“是不是要打台湾牌”的时候,台湾也非常“识时务地”主动加强与印度的互动。吴钊燮在7天内两次接受印媒专访,大谈印度与台湾的“民主价值”、宣扬中(大陆)印对立,吹嘘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刚抵达印度首都新德里履新的“台北经济文化中心”代表葛葆萱,一早就参与录制了一部宣传片,他在片中说,“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台湾和印度将成为印太地区更强大的合作伙伴……”

客观说,台湾的一些操作的确帮助它在印度“圈粉”不少。新德里市的高中生普丽扬卡是记者邻居的女儿,目前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放假在家。记者发现她在蔡英文的社交媒体页面上点了赞。当我们在楼道里见面随口聊到这个话题时,她说:“我不关心政治,也不清楚这里面的恩恩怨怨,但她所说的话和说话的方式都让我觉得更亲和。”

《环球时报》记者在日常采访和交流中发现,一部分印度人抱持与普丽扬卡类似的想法。他们不了解历史,不关心政治,更多的是对被印度媒体刻意带节奏塑造出来的所谓“台湾被打压”的同情。这些人虽然并不持政治立场,也无法直接影响政府决策,却是印度社会和民间不可小视的一股力量。

成都世通研究院执行院长龙兴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从台湾方面来看,印度虽然经济相对落后,但毕竟是一个大国,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希望与大国发展实质性关系来凸显台湾的存在。她提出的“新南向政策”中,印度是一个重要对象。而且,台湾在印度有许多投资,双方的经济文化往来确实比较多,中国大陆对于此类交流是允许的,但若台湾依靠与印度发展关系以增加其国际存在感,大陆是反对的。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印度政府今年4月修改外国直接投资政策,通过设置安全审查方式,增加了中国大陆企业对印投资的难度,但与此同时,轻松批准了台湾富士康、纬创资通、和硕等公司在印度的投资计划,颇有些“厚彼薄此”之嫌。诚然,印度与台湾2018年签署投资协议后,双方贸易额迅速提升18%,至70多亿美元。不过,这与中(大陆)印间近1000亿美元的贸易额相比,明显是“小巫见大巫”。最为重要的是,印度市场在短期内不可能摆脱对中国原料药、核心电子零配件、轮胎等产品的依赖,如果“重小利而轻大义”,对印度而言将得不偿失。

普拉昌特是印度一家与政府关系密切的智库的学者,他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在“双十节”发表的讲话已引起印度政府关注,特别是其中关于“后疫情时代”对外经济联系的内容,“这与莫迪政府提出的‘自力更生的印度’政策有诸多可对接的相通之处”。但他并不认为当下的印度政府将放弃一个中国原则。“我猜测,更多是(与台湾)扩大经贸方面的联系,因为印度需要在疫情结束后快速实现经济复苏,而这需要非常庞大的外国直接投资”,他说,“在这方面,印度与台湾有很多共同语言”。

“扩展印台关系的戏台已经搭起,但它能走多远?”美国《外交学者》网站20日的一篇文章称,印度民间与官方的动向展示了印台“奶茶联盟”的潜在发展,多种迹象显示印台关系今年向前大进了一步,现在印度打“台湾牌”制衡和反对中国(大陆),然而,考虑到中国的影响力,一旦中印关系稳定下来,新德里就有可能会淡化台湾问题。“需要留意的还有,下个月的美国大选和‘四方安全对话’其他成员的对华态度可能会带来地区形势改变。面对北京,日、澳两国相对更小心谨慎。”文章写道。

——针锋相对——

要给某些不负责任的印度人提个醒

对于印度媒体及学者的一些奇谈怪论,龙兴春说,“一个印度”由2014年时任印度外长斯瓦拉杰谈及中印关系时首次公开提出,她称如果中国要印度承认一个中国原则,那么中国也要承认“一个印度”原则。当时她并未明确到底什么是“一个印度”原则,后来解释称,这意味着中国要在中印领土争端中做出让步,承认克什米尔是印度领土。不过,印度并未通过正式渠道向中国提出过上述要求,印度国内很多人对此也不清楚。

事实上,“台湾牌”在印度对华政策和战略讨论中一直存在,并常被用来与“西藏牌”比较。尤其是在中印关系出现波折或出现其他形势变化时,它们会快速浮上台面。比如2016年年底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打破传统与蔡英文通话,当时就有印度媒体人称这是印度的战略机遇,可以打“台湾牌”。印度国会一小撮亲台人士也迅速成立所谓“印台国会友谊论坛”,拟效仿美国借打“台湾牌”牵制中国。

对《今日印度》等当地主流媒体而言,早已“习惯于”用“总统”“外交部长”等称呼台湾地区的官员,即使谈到驻印度的“台北经济文化中心”代表,也会“尊称”其为“大使”。更不用说印媒玩弄过刊登不包括台湾、西藏的中国地图这样的小伎俩。从这个角度来说,“台湾牌”只不过是在当前这个特殊节点被“有意无意地”放大了。

“极其、极其、极其微小的小概率事件。”对于印度政府未来会不会发展对台实质性关系,印度某知名智库的中国问题专家在与记者交流时连用了三个“极其”。他说,“退一步讲,即使印度决心如此做,也将是用‘扑克脸’(指不动声色)循序渐进地试探性向前,不可能一夜之间完成对外政策的改弦更张,更不可能在中印边境对峙即将迎来完全脱离接触的关键节点这样做。”

在这名学者看来,这种试探性向前可能包括进一步扩大印台货物和服务贸易规模,吸纳台湾加入后疫情时代重塑全球供应链的计划,启动“两军间”非正式“交流型演训”(不是演习),利用印度担任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主席之机推动台湾获得该组织的正式成员地位。他说,前两种相对软性,而后两种则带有明显的挑衅意味,“如果真到了后两步,那时就有必要严肃地讨论印度对台政策是否将发生变化了”。

林民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莫迪政府会在台湾问题上走多远,目前很难说。不过,可以明确的是,在美国政府调整对台政策方向后,“打台湾牌”的声音在印度开始大规模出现,印度政府实质上是在配合美国。印度在实力上无法与中国抗衡,如果美国不打“台湾牌”,印度也没有这个胆量。至于我方可从哪些方面对印反制,林民旺提到,印控克什米尔是印度政府很头痛的问题,印控克区前首席部长法鲁克·阿卜杜拉被关押一年放出后曾表示,“欢迎中国介入”。

在龙兴春看来,中印两国建交的基础之一就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其中明确说明双方要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所以中国对印巴克什米尔争端持中立态度。如果印度支持“台独”,支持中国的分裂势力,就意味着破坏了建交原则,那么中国也就不会尊重印度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龙兴春说,在印度国内尤其是东北部,目前有多支武装在活动,他们也要求中国给予支持。中方现在可以以民间对民间的方式,从舆论上给某些不负责任的印度人提个醒:你若真打“台湾牌”,中国可以打“东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