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喵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5
和《闯关大冒险》不一样, 《幻想游轮》可是正儿八经的综艺。 虽然现在才是在录第一季,但这个制作人之前曾经打造过现象级挑战综艺, 《幻想游轮》可以说是灵魂续作,连节……
    和《闯关大冒险》不一样, 《幻想游轮》可是正儿八经的综艺。

    虽然现在才是在录第一季,但这个制作人之前曾经打造过现象级挑战综艺, 《幻想游轮》可以说是灵魂续作,连节目组的主要班底都没变。

    闻星泽可以拿到这个通告, 一方面因为闻星泽最近人气上来了、江烨的资源好,最主要原因还是看运气——节目组本来属意的嘉宾临时有事撞了档期,漏下来这么个香饽饽。

    ……虽说是香饽饽,但这季度, 《幻想游轮》的命不太好。

    虽然从概念团队到阵容都算得上顶尖,但偏偏撞上了四大热门真人秀的续作,还有一档选秀综艺第三季,《幻想游轮》前期的讨论度很堪忧,基本只有已公布的嘉宾的粉丝在期待。

    新作终究是打不过续作的,因为热门续作已经有固定粉丝群了。

    之后收视率估计不会太乐观。

    江烨其实最初劝闻星泽换一个综艺,如果《幻想游轮》开播后无法逆袭, 上一档不温不火的综艺浪费时间,对于上升期的艺人来说, 可以算是个打击。

    但闻星泽实在很喜欢《幻想游轮》的内容, 所以还是接了。

    最后一名常驻嘉宾闻星泽的公布, 也引起了不少新粉丝和路人粉的关注。

    【!!!!宝藏综艺和宝藏爱豆,《幻想游轮》我好期待啊,可惜和我搞的选秀撞了档期qaq】

    【事业粉哭了,继无数个十八流闯关综艺之后,崽崽终于拿到了一次正经综艺通告……】

    【唢呐粉打卡, 想再听一遍青鸟,真心滴~】

    【杂技粉打卡,想再看一遍美少年喷火,也是真心滴~】

    【保持队形,那我就颜粉打卡,阿泽站在那里就很养眼了!!!期待阿泽会拿到什么身份呢】

    ……

    《幻想游轮》显然是由普通综艺向直播综艺的一种转型,据说前两期是剪辑录制,但是会在网上公布未剪辑版本的原片——之前可从没有真人秀敢这么做。

    公布所有原片就表示敢于把所有翻车场景展示给观众,并且保证无剧本,否则一下就露馅了。

    如果顺利的话,后两期会转为半直播半录制的模式。

    足见制作人是真的很大胆且雄心勃勃。

    当然,敢接这个通告的艺人胆子也不小。

    拍摄从酒店出发时就开始了,这时候嘉宾们还没合体,每个嘉宾都有一个跟拍摄影。闻星泽是唯一一个已经在加那利群岛的,估计会是最快到游轮的嘉宾。

    闻星泽昨天已经提前见过导演和制作人了,导演对他(的脸)表示了极大的赞誉和期待。

    “紧张吗?”跟拍大哥跟他打招呼,“我也很紧张,昨天导演跟我说,拍你的时候绝对不能出错,你少出镜一秒都是暴殄天物。”

    这倒是实话,从《幻想游轮》目前可怜的热度来看,开播后真的要靠闻星泽颜值撑场子。

    闻星泽:“……”别这样。

    酒店本来就靠海,昨天血族家长已经帮闻星泽收拾好了行李箱,拖着就能走。海港处,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早在等候,十分热情的迎上来。

    游轮里面被装修成酒店了,还是挺豪华的,但是闻星泽过去七天都在私人海岛和亚特兰蒂斯,所以没有特别大的感觉。

    一层大厅是用作宴会的辉煌厅,二三层都是客舱,二层是普通客舱而三层是豪华客舱,带甲板观景台的那种。

    “我们一次录制持续五天,在之后会剪辑成三集,也就是一整期,”节目组的工作人员给闻星泽介绍,颇为神秘地卖了个关子,“不过,并不是每个嘉宾都能录满五天的。”

    《幻想游轮》说无剧本就真的无剧本,起码闻星泽是没拿到,他随口说:

    “不会是像狼人杀那样,大家白天都是普通人,入夜之后会有各种身份吧。而且不是传统狼人杀,会贴合游轮背景弄成航海家、海盗、海妖什么的,每晚淘汰人,哈哈哈。”

    跟拍大哥:“……”

    工作人员:“……”

    一阵诡异的沉默。

    整整两分钟后,工作人员才尴尬地笑了起来:“哈哈哈。”

    闻星泽:“……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节目组特意没有公布具体规则,估计是要等嘉宾到齐了给个惊喜,闻星泽真没想到随口就说中了。

    因为还没有分配房间,闻星泽就坐在绒面沙发上等其他嘉宾,大概半个小时后,十位嘉宾终于到齐——其中有五位是常驻嘉宾,五位是飞行嘉宾。

    让闻星泽很惊喜的是,祝博竟然是这次的飞行嘉宾!

    因为从昨晚手机就被没收了,嘉宾们提前并不知道嘉宾都有谁,闻星泽和祝博彼此都还是挺惊喜的。

    “终于到齐了,那么,想必嘉宾们一定都很期待具体的游戏规则,节目组也就不卖关子了,”导演拿着喇叭说,“答案就是,大逃杀!所有嘉宾白天的身份都是普通船员或者乘客,入夜之后,真实身份就会浮出水面……”

    “一共有两个阵营,航海家阵营和海妖阵营,请看工作人员发给各位的身份卡,注意不要被旁边的嘉宾看到哦。”

    航海家就是所谓的正面阵营,类似狼人杀中的村民,海妖则是夜间可以杀人的,类似狼人杀中的狼人。

    其他嘉宾:“哇!!!”

    闻星泽:“哇……”

    工作人员递给他一张黑色磁卡,字是银色的,上面写着:

    【人鱼】

    阵营:海妖阵营,可被航海家策反

    技能:人鱼之歌,每晚有一次使用技能的机会,将随机扰乱其余嘉宾夜间技能使用,附带随机特殊效果

    胜利条件:所属阵营胜利(普通胜利,仍需要接受一半惩罚),淘汰所有嘉宾单独胜利(最优胜利)

    失败惩罚:女仆装热舞

    ……

    完所有信息的那秒,所有男嘉宾同时倒抽了一口气。

    “我是护士装。”祝博在闻星泽旁边小声问,“你呢?”

    闻星泽:“女仆装。”

    两个人表情沉痛地坐在沙发上,无言。

    片刻后。

    “阿泽,咱们俩这么久的交情,我不瞒着你了,我是航海家阵营。”祝博更加小声的说。

    闻星泽笑了起来:“好巧啊,我也是。”

    祝博:“那我数一二三,咱们伸手交换磁卡?”

    闻星泽:“好啊。”

    祝博:“一、二、三……”

    无人伸手。

    两个人同时把磁卡紧紧地捂在背后。

    闻星泽和祝博对视,看见了彼此眼中熊熊燃烧的获胜欲。

    “嘟——”

    悠长的汽笛声响起,‘幻想号’正式出航。

    而出航才不到三分钟,在女仆装和护士服的威胁面前,闻星泽和祝博的塑料友谊小船,破裂了。

    @

    在工作人员派发身份卡的同时,《崽崽养成计划》系统也发布了最新主线任务:

    【主线任务】

    任务描述:在真人秀中积攒人气,最简单的方法当然就是获得胜利啦!为了帮助崽崽远离女仆装,帮助崽崽在《幻想游轮》中获得单独胜利吧!

    任务准备:单独胜利(0/1)

    任务奖励:技能点*1,抽奖券*1

    ……

    兰瑟星,亚特兰蒂斯。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人鱼族的确是宇宙首富。既不是头脑天生聪明的精灵族,也不是精通商贸之道的兽人族,更不是科技领先时代上百年的侏儒族。

    缪斯帝国全民都富有极了,而这让宇宙联盟无比垂涎的庞大财富,有大约四成都是由人鱼族所贡献的。

    从脱离奴隶身份到成为宇宙首富,人鱼族只用了短短十五年,一方面是因为曾经身为海洋霸主有足够的财富积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有远超出其他种族的忧患意识。

    人鱼族是缪斯最早的国民之一。

    那时条件远没有现在好,某个冬天,人鱼们发现陛下已经有好久只靠营养剂度日,既是因为偷懒,也是为了省钱补贴亚特兰蒂斯的重建。

    从那个冬天开始,人鱼族就开始疯狂赚钱,第二年冬天就把最富饶且盛产食材的上百颗小行星全买了下来。

    再也不想见到陛下喝廉价的营养液了,这是人鱼族赚钱的初衷。

    而今天,距离陛下上次降临亚特兰蒂斯,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

    无法见到王的日子里,人鱼族的情绪持续低迷。

    深海。

    神官无烛提着灯盏,在空旷而寂寞的海底城邦漫无目的周游。当公职人员的坏处就在这里,虽然能最先见到陛下的确是好事,但他明明想要待在家里氪金养崽崽,却要来亚特兰蒂斯出差。

    很快,无烛在海底城的制高点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鲛珠束发,浅青尾,金瞳。

    是长老沧。

    在性情古怪的三位长老里,沧也是最孤僻的那位。他的坐骑是一条纯黑海蛇,长老沧至今仍是人鱼族最强大的战斗力之一。

    此时沧就踩在那条海蛇上,终端的光屏在他面前展开。

    他悬浮在海底城高处,长发随海流轻轻散开,神情有些寂寥。

    无烛曾经是沧的部下,他上前与沧打了个招呼。走近看才发现,长老沧手腕上的鲜红海神珠也不见了,无烛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情。

    沧看着无烛的表情,忽然横眉倒竖:“我没有在想那个所谓的王。”

    无烛:“但是,我还什么都没问。”

    沧:“别问。”

    无烛:“……”

    无烛想了想,还是说:“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提醒一下。属下刚刚见到了长老忧和长老离,他们的海神珠都不见了……不会都赠予陛下了吧。”

    海神珠虽然是人鱼族圣物,但如果是陛下,送了也没什么。

    只不过,海神珠自古一分为三,是为了削弱制衡。

    倘若三串海神珠都在王手里,还是解锁了人鱼滤镜的陛下,要是到时候开启滤镜再呼应海神珠,恐怕会触发什么不得了的增幅效果。

    至少以前从没有这种事。

    沧面色一变:“那两个叛徒,竟然也送了?”

    这个‘也’字就很灵性。

    无烛:“无需担心,海神珠既然是人鱼族圣物,寄生于人鱼族的灵魂情绪。人鱼族喜爱陛下,海神珠也——”

    沧冷笑一声,急急否认:“谁喜爱他?我?可笑。”

    “……”无烛不忍心揭穿长老们可怜的自尊心,说,“我,不知夏族长,还有其余族人。”

    长老沧猛然一噎。

    半晌后他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沧乘着海蛇走出了很远,等到无烛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他才召来侍从。

    沧掌心出现一张半透明磁卡,是宇宙银行为人鱼族定制的专属卡,无限制透支金额,里面的存款超过了大部分宇宙居民所能想象的数字。

    他随手将磁卡扔给侍从,说:“告诉光塔,我要见他。”

    他当然是指王,但三位长老还在努力维持着讨厌陛下的人设,所以只会用‘他’和‘所谓的王’来代称。

    侍从恭敬地应声,内心叫苦不迭。

    ……这是他今天收到的第三张无限制透支银行卡。

    可恶,果然还是光塔那种黑心游戏策划的最赚钱。

    @

    ‘幻想号’缓缓驶出海港。

    讲完规则、分配完身份卡后,就是第一个小任务,分配房间。

    “一共有六间普通客房,三间豪华客房,还有一间神秘海景房,”导演说,“现在进行才艺表演,其余嘉宾投票,第一名获得神秘海景房,第二名获得豪华客房,以此类推。”

    闻星泽就知道有才艺表演这个环节,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闻星泽对住的客房没什么要求,而且普通客房在二层,晚上做任务反而更加方便,而且他在这个环节没有太大的表现欲。

    祝博显然也是这样想的,他们两条咸鱼就在旁边看表演,时不时哇塞鼓掌。

    很快前六位嘉宾都表演完了,唱歌跳舞啥的都有。第七个嘉宾是个外国人,名字叫jean,是个金发帅哥花花公子哥,本职好像是设计师。

    jean表演了一个在线撩妹,然后被揍了一拳,后半程都是用纸巾堵着鼻子度过的……

    祝博顿时对他肃然起敬。

    八号嘉宾是个超模,叫方如雪,和七号花花公子简直是两个极端,看上去就是又酷又冷的大姐姐。

    闻星泽记得方如雪,她现在虽然在超模圈还只是崭露头角,但很快就会在下几次秀中大放光彩,红遍全球,是个很敬业也很有事业心的超模姐姐。

    她竟然会出现在这个综艺里,让闻星泽感觉制作人真是不容小觑。

    祝博很敷衍地表演完吹口哨之后,就轮到了闻星泽。这时候前面的超模和一个男团成员已经获得了很高的票数,七票和八票。

    不出意外的话,闻星泽应该可以分到普通客房。

    但是既然前面出现了‘不出意外’这四个字,闻星泽总感觉是要出什么意外的,因为这是常见又老套的一种写作手法。

    他一走到前面,下面的好几个嘉宾包括工作人员都露出了期待神情:

    “吹唢呐吗?”“喷火?”“卖萌?”

    闻星泽:“……你们对我职业好像有很深的误解!”

    闻星泽当然不会表演吹唢呐或者喷火,他走向旁边的储物柜,想从里面找点东西——前面就有嘉宾从里面找出了双截棍,闻星泽想找个拨浪鼓摇两下就算是表演了。

    也是在这时。

    闻星泽突然想起了昨天光塔物流短信里提到的‘芥子空间’,说,人鱼族家长寄过来的海已经放在芥子空间里了。

    昨晚手机被没收前,闻星泽最后一次跟龙族家长聊微信,他们也提到了芥子空间。

    “芥子空间?”闻星泽忍不住天马行空地想,“像里那种神奇的随身空间吗?”

    随身空间简直是种田文标配,闻星泽也挺想种田的,种点番薯葡萄桑葚什么的……

    不过,龙族家长并没有告诉他怎么打开这个空间,他们说这很简单,闻星泽想开随时都能开。

    “……”

    记忆回笼。

    其余九个嘉宾期待地看着他。

    导演挥手,让摄影凑近给闻星泽一个特写。无论闻星泽要表演什么才艺,吹唢呐或者唱歌,这绝对会成为这期的优秀乃至热点素材之一。

    镜头特写里,少年的浅琥珀色瞳眸含水,眼尾泪痣辍着光,实在是走到哪里都很引人注目的好看长相。

    闻星泽握上储物柜的门把手,这个储物柜有两米高,他一边走神一边将门向两侧拉开,然后:

    哗啦——

    微咸透明的海水伴随着贝壳一起涌出来。一只小海豚在柜子里探头探脑,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出来,它亲昵地扬起喙跟闻星泽打招呼。

    从柜子外望去,里面是一望无际的深海,还有熟悉的软珊瑚、海藻,抹香鲸,脾气不好的狮子鱼像旗帜一样窜来窜去。

    灯笼鱼鼓了股嘴,像电源不稳定的灯泡那样闪烁了两下,这是它独特的打招呼方式。

    所有海洋生物们认认真真地朝闻星泽行礼,小海豚挥了挥鳍。

    在所有嘉宾和节目组员工的注视之下,在八台摄像机联合拍摄之下。

    他的芥子空间,到账了。

    闻星泽:“……”等等,说好的不能邮寄有生命物体呢?

    嘉宾们和节目组:“…………”

    啪嗒。

    导演手里的记分牌掉到了地上。

    闻星泽立刻把柜子合上,大脑混乱:“这个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可以解释。”

    不过周围人的大脑显然比他还混乱,距离他最近的摄影大哥迷茫无助崩溃至极地看着他:“好,你解释。”

    闻星泽头上差点要冒出一缕青烟,整个人都要死机了,急中生智:“这是表演的一种,魔——”

    祝博浑浑噩噩:“魔法?”

    闻星泽:“不不不,魔——”

    超模双目呆滞:“模拟三年高考五年?”

    语序错了吧,而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闻星泽也感到无助了:“不是啊,就是那个,魔——”

    “魔术?”一道倨傲的声音说。

    “对,就是那个。”

    闻星泽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却看见大家用更加惊恐的眼神看着柜子。

    闻星泽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缓缓侧头看过去,只见柜子门不知何时已然被从里面打开。

    黑色长发,淡青瞳孔,鲛纱覆面。

    长老忧推开柜子环视一周,和闻星泽对视时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他的尾鳍却违反了主人的意志,快乐激动地摇晃起来。

    “抱歉,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

    他语气矜高地说罢,伸手又关上了柜子,原本浇到地下的海水也随着关柜子的动作重新倒流消失。

    闻星泽:“哈哈……”

    游轮中,彻底,安静了。,,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