鳌太穿越——塘口村、中华龙脊、秦岭、太白山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21
鳌太穿越——塘口村、中华龙脊、秦岭、太白山、白起庙、拔仙台、大熊猫、铁甲树、厚畛子镇查看:3310 | 回复:54 鳌太归来快两个月了,心中仍时常想起。怕时间一久会淡忘,……
鳌太穿越——塘口村、中华龙脊、秦岭、太白山、白起庙、拔仙台、大熊猫、铁甲树、厚畛子镇 查看:3310 | 回复:54



      鳌太归来快两个月了,心中仍时常想起。怕时间一久会淡忘,还是写篇游记吧。这是上次回来做的两首诗中的一首。

       生死鳌太(其二)

     中华龙脉地,一岭划南北。
     鳌太遥相望,云海紧伴随。
     峰峦无穷尽,雨雾去晴归。
     岁岁心中念,生死两石堆。







   先隆重介绍一下队友:
下图:从左至右后排
(红衣男神)风流倜傥、迅疾如飞、觉得要不是下两天雨都没觉得是鳌太、明年准备挑战一日鳌太的超级大神绝处逢生
(牛仔男孩)英俊潇洒、天马行空,看似瘦弱实则是经验丰富身强体壮的专业领队,在高原不穿雨衣,湿衣湿被硬扛一晚还谈笑风生的真神青山依旧
(长辫子美女)身躯最纤细、负重却冠绝全队,身处高原,还时时想着与大伙分享零食,日行百公里的女神七月荷
(C位帅哥)帅气逼人、平易近人,身体素质过硬责任意识超强的领队逍遥
(白帽美女)幽默开朗、乐于助人,体能虽然略弱、意志却超强的梅姐
(无冕大哥)松子(我)
(渔帽酷仔)风骚绝伦、身材完美,紫金山七上七下的开创者,才艺卓绝的小鲜肉主播农场仓库
前排从左至右是
(蓝衣女神)开朗热情、乐于奉献,我们灵魂摄影师,头一次重装徒步就选择鳌太的倔强菜菜、
(小红帽)年纪最小、体能最好,话少人狠,经常不闻其声、只见孤包远影的超级强驴女魔头





     约好 8月9号,队友们各自出发,下午两点多钟,在西安机场全部汇齐。包车到塘口村程秀才家。

下图:从左至右后排是青山依旧、梅姐、绝处逢生、程秀才、领队逍遥、松子(我)
前排是菜菜、女魔头、七月荷
摄影师:农场仓库




 


   第一天,10号,为了躲避巡查队,凌晨3点起床收拾行装,摸黑出发。其实也不黑,高原的星空相当透彻,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茭白的月亮高悬空中,既为我们照亮道路,也帮我们辨认方向。

   高原的夜也相当寂静,只听得到队友的脚步和登山杖敲击地面的声音,野鸟和昆虫似乎比平原地区少了很多。




 


   掠过检查站后,我们沿着山路在黑暗中一路拔高。到一个陡坡时,我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顺着一个下水管,连手带脚一番攀爬,登上坡顶,突然道路消失了,定睛一看竟然是一片悬崖,吓出我一身冷汗,用头灯仔细照照,原来轨迹在悬崖的左手崖壁。赶紧提醒后面的队友,冲顶速度不要太快,万一刹不住脚,嘿嘿……!





   在海拔达到2800米左右,开始头疼,我知道是高反开始了。也不知是因为这边的植被茂盛、或是因为我吃了高反药的缘故、或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体比前几年更强壮,头痛的程度跟我几年前去西藏比要轻微很多。如此,心里反倒踏实了,一直担心的高反,看来不是大问题。





 



   大概6点左右我们到达了2900营地,天已经蒙蒙亮,太阳慢慢升了起来,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露水依稀打湿我们的衣裳,
   “秦岭山间树,朝露待日晞。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伙伴们关掉头灯:走勒,我们上去看日出。可惜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一山更有一山高,看似眼前的山顶其实并非山顶,我们与日出遗憾错过。

     到了火烧坡的位置,我们看到了云海,远远的,浓浓的,像一大片铺开的棉絮,可惜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所在的山头却没有。我们一直朝有云海的山头走去,可是云海却始终在远处的山头。就像人生中的有些人,看似就在你的身边,其实离你很远——你以为努力一把就能够到,却发现无论你多努力,她始终在远方……。因为彼此的距离,超过了你的想象。





 

\



   一般驴友鳌太穿越会花六七天,我们都是经过领队逍遥挑选过的——所谓的“强驴”,所以计划在4~5天内走完,因此我们就把第1天的营地定在了药王庙。

     经过盆景园的时候正值中午,烈日当空。大约有两个小时我们完全暴露在烈日之下,一如裸奔。多年前在西藏旅游的时候,经历过高原的暴晒,当时感觉也不过尔尔,因此这次啥也没准备。没想到当天晚上就感觉到脸隐隐作疼,第3天第4天所有暴露的地方都开始脱皮,连手背也不例外。哈哈,经过这次穿越,其他伙伴都晒黑了,而我却变白了,感谢鳌太!个中缘由我始终没弄明白,是因为环境的破坏,臭氧层变薄了?抑或是我年纪大,皮肤的抵抗力变差了?抑或仅仅是偶然的原因,这一天紫外线特别强?




 








   过了盆景园,就是白起庙。白起,历史上鼎鼎大名的战神,为秦朝立下赫赫战功,一生从无败绩。也是杀神,一生杀人无数,长平之战,活埋赵国40万战俘。最后不是死在战场,而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一些白起将军的旧部们怀着崇敬悲愤的心情,来到鳌山之巅,忍受风霜雨雪侵袭之苦,为他树立起神庙,焚香祭祀。灵位上书“武安君之神位”,门楣悬匾“白起庙”。而害死他的范雎,又是我最佩服的人物之一——历史上少有的封侯拜相,还能激流勇退的大智慧之一。因此在这破败的白起庙前,我百感交集。人生哪怕豪迈如白起、智慧如范雎,终归一抔黄土,夫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