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结婚10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21
常青青则是开始问他在外边看到的一切,事无巨细,要是可以说,那都是说一遍。毕竟,他们这是要找出路的。 要是有合适的赚钱路子,就不用每天挨饿了。 以前吧,她在家里……
    常青青则是开始问他在外边看到的一切,事无巨细,要是可以说,那都是说一遍。毕竟,他们这是要找出路的。

    要是有合适的赚钱路子,就不用每天挨饿了。

    以前吧,她在家里没有地位,再加上,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哪里有赚钱的心思呢。

    现在,她觉得她嫁人了,也是要扛起一个家了,所以,就要自己想办法赚钱了。

    再加上,在家里,婆母汪母一点也不要求她下地干活,她只要留在家里刺绣就好了。

    可刺绣的时间长了,那眼睛是受不住的。

    但是,为了一家子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她必须要努力的。就现在,他们一家子连一张纸一根笔都没有。

    她现在还是一个对外的‘文盲’,总是要找个机会,找个合适的借口,然后学会认字才行。

    而这个,常青青也稍微表示了一下自己的遗憾。就是特别想要识字,但是,他们家里不给她这个机会的。

    而常狗娃也是下定了决定,要是有机会了,那就要找到几本书,最少满足一下自己三姐的心愿。

    难得的,自己三姐居然想要学习,这可是特别不符合这里情况的。大家就没有见过女的学习的。

    但是,这也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不为外人知道。

    他也没有什么要拿的,穿的衣服,就身上这一身。吃的?没有。用的其他东西?没有。

    好吧,到了这个时候,常东子也不得不承认,常狗娃跟着他只是是坑害了常狗娃,绝对不是对常狗娃好。

    既然都决定了,那就这么定了吧。

    汪父和汪母看着常青青和常狗娃两个人亲亲密密的,也是觉得特别欣慰的。毕竟,常狗娃这个孩子特别会看眼色。

    反正,他们没有那么大的期盼,现在看着常狗娃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大不了,就权当养一只小猫小狗的,只要常青青自己高兴就好了。

    反正,他们家是吃食不多,但是,稍微省一下也是可以。毕竟,八分饱也是饱,七分饱也是饱啊。

    常青青可不想活了几个世界,还能吧自己活的这么窝囊。

    她也决定了,明天要跟着汪父汪母一起去赶集,最少,要把鱼给卖出去。

    她也不能再穿女装了,一张脸太漂亮,也不是好事。

    就男装吧,汪母把之前汪琪没有穿的一套衣服给了常青青。为啥不给穿过的?怕常青青被沾惹了白眼狼气息。

    万一以后常青青也是一言不发就走了,那他们真的觉得他们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特别十恶不赦的事情。

    这一辈子,才会反复的遭遇报复。

    常青青这是穿着一身短打,然后跟着汪父汪母一起走,常狗娃坐到牛车上,跟前放着一个竹笼子。

    原本汪父是想要自己背着走的,但是,被常青青给拒绝了。放着,最早的一趟也没有多少人,而且,牛老头主要是给人家送菜。到时候,随便找个空隙就能放下常狗娃。

    他们这样子走的早,也是只付一个人的车钱就不用那么内疚了。但是,要是去的太早,估计没有什么人。

    但是,为了省下来三个人的车钱,常青青也是拼了。

    汪父汪母也是服气常青青了,不过,她要省钱就省钱吧。到时候,到了集镇给她和常狗娃一人买一个饼子。

    这样子也是挺好的。反正,他们两口子肯定是舍不得买饼子的。

    常青青也是觉得自己多少年没有这么努力辛苦过了。现在这是没有完成任务,直接被放弃的节奏呀。

    算了,好在没有把她放到另一个僵尸世界。要不然,她估计真的能被那些东西给再次吓死。

    这么一想,常青青觉得还是挺好的。劳累劳累一些,总归比直面那些牛鬼蛇神的东西要好。

    常青青怎么想的,别人不知道。最少,跟前一起走的汪父汪母是不明白的。

    坐着牛车的常狗娃也是心里忐忑的厉害。

    毕竟,他其实一点也不想坐牛车,他也想一起走的。要不然,以后他们觉得他特别娇气,不好养咋办?

    可他一个人拗不过他们三个人。更何况,他们三个人还都比他大,他就要听他们三个人的话。

    这么一想,她立刻就觉得这都不是什么事情了。等一会到了集镇,他多跑一会路,总就好了。

    几个人完全是天还不亮,就出发。

    一路上,都有些冷。等到了集镇,那衣服都是外边湿了,雾气重,他们走的又早,肯定这么个结果。

    到了集镇,老牛头去送菜,他们则是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开门的铺子。

    而集镇上有几个大的酒铺子饭馆,汪父汪母都是告诉了常青青。常青青最后觉得,还是看看稍微大一些的铺子吧。

    最少,先把这个鱼卖出去。

    等手里有了钱,再去找刺绣铺子,把手里的这几块刺绣卖出去。

    其实,汪母更想要常青青直接接一块刺绣回家,绣完了过来交差,领钱就好了。

    但是,常青青自己显然不想这样子的。

    他们觉得吧,常青青还真的是个特别有主意的孩子。要是干涉的太多,估计孩子会受不住。

    他们也不指望常青青真的能养家糊口,就是做个自己喜欢的事情就行。

    随意常青青怎么闹腾,他们这也是要过来卖鸡蛋,然后买盐巴的。多买点盐,要是有剩余的钱,回家割点肉。

    家里突然多了两口人,一点庆祝的意思也没有,也不好。在他们看来,庆祝呀,那肯定是要吃肉才算的。

    常青青先去打听了一下人家卖鱼多少钱,然后到第一家铺子问了问价格,才确定去找最大的一家酒菜铺子。

    她本身也没有打算在第二家卖掉手里的鱼,还是想要在第一家卖掉,再说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还要长久合作呢。

    这第一件铺子,肯定不是最大的酒菜铺子。以后也是消化不了那么多鱼的。

    只不过,原谅常青青一个读过书的主,真心的认不得这个繁体字。好在,狗娃子也不认识,两个人还是找上了门。

    两个人穿的干干净净的,也是一派清流小生。

    别人原本是不想搭理他们的,但是,看着他们的举止,觉得还算是有一些端正。

    听到他们是来卖鱼,就有些瞧不上眼了。还以为是读过书的人呢,原来就是靠卖鱼为生的呀。

    漫不经心的看了看常青青竹笼子里的鱼,觉得还行。最少,他们现在也没有其他的菜谱。

    多了一个鱼,也算是一个新鲜的东西。

    反正,这鱼的价格也不会太高的。

    掌柜的来了,看了看,又听常青青和常狗娃各种忽悠,觉得这个鱼,要是做的好了,肯定是值钱东西。

    他们也尝了尝常青青的手艺,觉得妥妥的特别厉害。

    最后,常青青把鱼卖了,也把红烧鱼的方子买了。签订字据的时候,才从人家嘴里听到这是小樊楼。

    樊家在这里的产业点,他们可是自认为自己是樊家的奴才,而高兴的很呀。

    原本以为说出来樊家,那常青青最少会吃惊一些。结果,常青青特别平常。

    看来,常青青还是真的见识过大世面的人。他们以后还是要更加小心的伺候的。

    毕竟,落地的凤凰,再像鸡,那骨子里还是凤凰的。

    好好对待客人,不给主家招惹麻烦,这才是他们当掌柜的应该的本分。

    常狗娃都是惊呆了,真心的,活到现在,他除了看人脸色,还是看人脸色。从来就没有被人平等对待过。

    像今天这样子,客客气气的更是想也不敢想。

    他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觉得脚底踩着白色的云彩在走路。看着什么都是带着七彩的光芒。

    常青青也不指望这熊孩子能顶事,毕竟,估计平时出来转达,也是瞎转达,又不是能顶什么大作用。

    她现在猛然得了五十两银子,觉得也算不上很多。可在常狗娃看来,他一条命,估计也就是三五两银子。

    现在,常青青手里抓着的,就能买几个他了。

    这才刚出手,要是让常青青再多给点时间,是不是就更加厉害了?

    哎呀,他觉得他以后不是要牢牢抱着汪父汪母的大腿,而是应该牢牢抱着自己三姐常青青的大腿。

    他们这不是出了小樊楼,就要去其他几家刺绣铺子瞧瞧么。毕竟,他们手里的刺绣,也是要卖出去的。

    常狗娃就觉得吧,今天一天跟着常青青,他估计能刷新对银子的认知。

    活到了他现在,都没有见过五十两银子的吆。太多了,多的他恨不得直接盯着那五十两银子不走。

    那可是五十两银子啊,又不是五两银子的。

    常青青也是对常狗娃这熊孩子服气了,那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口袋,自己走路颠簸一下,他都紧张。

    紧张,紧张个屁哈。那不过就是五十两银子,又不是很多,怎么就那么能闹腾呢?

    当然,常青青自己要求要银子,绝对不要什么大洋。一看到那东西,她就想到了自己被卖身。

    不论人家怎么想要用大洋给她结账,她都是不乐意的。

    坚决地,必须的要用银子。

    哪怕是显得有些奇怪,可常青青才懒得搭理呢。

    这银子放到任何时候,都不会贬值的。可要是换做了大洋,那就不一定了。

    银子最实在!

    没有办法,为了稳住常狗娃这小屁孩,常青青不得不嫌弃的拉着他的手。

    哪怕自己的爪子也是乌鸡爪子,可她可以不嫌弃自己,却唯独特别嫌弃常狗娃。

    常狗娃也是觉察到了常青青对他手的嫌弃,可这没有办法的呀。他每天也在为了生计在奔波呢。

    又不是有一个混吃等死的命,怎么就敢有混吃等死的勇气呢。

    现在对着常青青的鄙视,他不敢有任何的不满。为啥?就怕常青青一个生气,直接拿五十两银子赌气啊。

    那可是五十两银子吆!

    常青青拉着常狗娃的手,一路往前走。大家还觉得这兄弟两个特别有爱呢。

    赚了几个裁缝铺子,她也差不多知道了现在衣服的风格。又进去几家刺绣铺子,最后确定了一家。

    当然,这一家的价格也是给的最高。为啥?因为他们家在京都有人有铺子,这里不过就像是樊家一般的一个分店。

    这种新奇的东西,他们一眼就看中了。要是能被本部看中,那他们以后就有的发达了。

    当然,要是没有被本部看中,那他们自己也是能赚回来五十两银子的。

    对的,常青青哪怕是觉得五十两太便宜了。可没有办法,跟着一个没有见过银子的狗娃子,直接泄了底气。

    人家一看狗娃子的架势,那是死活再不多给了。哪怕常青青要走,人家也不挽留。

    没有办法,常青青十分嫌弃的卖了十二生肖的样本。再回头去看常狗娃,那就带着深深的鄙视。

    熊孩子,这一套样本,常青青心里起低价就是一百两银子的。好在,还是给了刺绣铺子的老板一个可活动空间。

    要是他们有了发展,那就补给她五十两,要不然,下一次就不找他们铺子合作了。

    老板娘哪怕是觉得常青青有本事,但是,这也太傲气了。再说了,她一个男的,哪里会懂得刺绣呢。

    常青青也懒得解释,乐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去吧。

    现在啊,他们既然出来了,肯定是要买一些肉回去的。至于鱼?不用的,只要去前边河里捞就好了。

    要是可以,她最多买一些鱼苗回去就好了。

    哎吆,要是这么一说,她立刻就觉得吧,她首先需要买的是一口大缸。真真的大缸,有多大都可以的。

    到时候,他们从小河里捞出来鱼,也是有一个放的地方。否则,就那么个小水缸,能放几条啊。

    要是太憋屈,死上几条,多么的不划算啊。

    她以后可是要把捞鱼当成一份事业对待的。既然是事业,那肯定是要好好筹谋的。

    至于村子里的人想要偷偷摸摸的,那也是允许的。她可以让汪父汪母出面,送他们一些,不要伤了根本就好。

    至于他们也想要养?可以的呀。她以后又不靠这个发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