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追债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2-08
韩奕时离开中心花园后,冯鸿明仍在这里逗留好一会儿。此时,他必须找点事情来做,以打发一个人的无聊时间。 坐在这椅子上看别人喂鱼,冯鸿明觉得这一定是他做过的最无聊……
    韩奕时离开中心花园后,冯鸿明仍在这里逗留好一会儿。此时,他必须找点事情来做,以打发一个人的无聊时间。

    坐在这椅子上看别人喂鱼,冯鸿明觉得这一定是他做过的最无聊至极的事情。可为了能摆脱外面那群麻烦的家伙,他告诉自己只有暂时忍受这些。

    等到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冯鸿明才站起身来,离开中心花园。他吹着轻快的口哨来到地下停车场,此时手指不停地转动着车钥匙。

    走到停放车子的位置时,接下来的一幕让冯鸿明吃了一惊。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从冯鸿明的车旁一溜烟似的地钻出来,胳膊上的肌肉壮实得如同砖头,长着一脸不太友善的面相。与之一起来的,还有跟在他身后的一个身材稍微瘦削一些的男人。显然,他们是在等冯鸿明。

    身材魁梧的男人用两秒钟的时间上下打量了一下冯鸿明。

    “你是冯鸿明?”

    “是又怎样?你哪位?”

    “你让我们等得够久的!我是来替朱老板要债的!”

    听到对方说出自己的来意,冯鸿明的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慌张,他稍稍向后挪了一步,步伐小得几乎难以察觉。男人始终没有说出他自己的名字,冯鸿明后来听见跟他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喊他“老虎强”。真是人物其名啊,冯鸿明心想。

    “他们说你很喜欢躲到医院里面来,没想到还真是!”

    “谁躲你!我有朋友住院了,今天经过这里,顺道来探望一下而已!”

    老虎强把手一挥,打了一个响指,说:“废话少说,你欠的那笔钱什么时候还?不然,今天住院的就是你!”

    “这是什么意思,你回去问一下朱老板,我哪次没有还钱的。这次只不过是晚了两天,何必这样穷追猛舍的!我家大业大,还怕我还不起那一点点钱吗?改天我让人直接把钱送过去给朱老板就是了!”

    说着,冯鸿明打算就这样从旁边的路走过去。然而,老虎强立刻堵住了上去,紧盯着冯鸿明。

    “这就想走了?”

    “我说了钱过两天会送过去的,你还想怎么样?”

    老虎强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香烟盒,取出一根香烟,用棕色的打火机点上。白色的烟雾从他的嘴里喷吐出来。冯鸿明吸入了一些烟气,不由得呛了一下。

    老虎强伸出手,摸了摸冯鸿明肩膀上的衣服,说:“真不知道是你头脑简单,还是觉得我们好糊弄,随便一两句话,就可以打发我们走?”

    冯鸿明嫌恶地把老虎强的手一把推开,随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好像那上面落下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老虎强丝毫没有要让路的意思,冯鸿明感到气愤,瞪着他,提高音量说道:“我没有时间在这里跟你耗。我的时间可比你宝贵多了,分分钟就可以谈成一桩几百万的生意!如果损失了生意,恐怕要你倾家荡产都赔偿不起!”

    “既然你能分分钟就能谈成几百万的生意,那你倒是还钱啊!你今天拿不出钱,就别想走!”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带着几百万满大街走?不让我回去,我怎么还?”

    “抱歉,这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

    冯鸿明见准机会,一股劲地冲过去。老虎强魁梧的身体一下子就把冯鸿明拦了下来,狠狠地拽着他甩到一旁的墙上,并揪着他的衣领。

    此时,有车辆从他们的身旁经过。驾驶座坐着的是一个男人,他扭头往他们看过来。为了不招惹太多麻烦,老虎强稍微收敛了一下,把手从衣领上放下来。而冯鸿明也是这样想的。三人就那样若无其事地站着,伪装得好像三个聊家常的朋友。

    显然,车里的人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很快就把车开了过去。

    然而,面对老虎强刚才的行为,冯鸿明彻底被激怒了,指着老虎强的大鼻子,喊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在你朱老板那里,他还要给我几分薄面。何况你算什么东西!就你每月挣点的那点钱,根本不够我请朋友吃一顿饭。像你这种人,也就只能干这种替人跑腿的事,除此之外,根本什么都不是!要是没有像我这样的人,你恐怕要失业。这样说来,我也算是你的金主!不想丢了工作,就给我滚开!”

    老虎强咧了一下嘴,把冒着白气的香烟扔到地上,使劲地用脚尖摁灭。

    “你知道我遇到像你这样的人,一般都会用什么方式问候他们吗?”

    冯鸿明还没反应过来,老虎强就伸出手,使出全身的力气一拳打在他的腹部中央。冯鸿明随即后退了一步,呻吟着弯下腰,疼痛使得他的表情扭曲。这一拳仿佛都要把冯鸿明的五脏六腑震碎了,只见疼得他额头上沁出几颗汗珠来。

    老虎强用手指弹了弹拳头上的什么东西,随之放下拳头。

    “现在搞清楚情况了吗?家里有几个臭钱,你真的就以为自己是人上人,是不是?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以后少在我面前用你那一套!”

    冯鸿明捂着腹部,慢慢地挺直身体,扯正西装,并往后摸了一下他的大背头。尽管冯鸿明此时对老虎强恨得咬牙切齿,却因为对他的拳头感到了畏惧,不敢过多地表现出来,眼下只有先忍气吞声。

    “明天我就把钱汇给朱老板,另外我不想再看到你!”

    老虎强发出冰冷而短促的笑,说:“只要你还了钱,自然就可以不用见到我!”

    老虎强和他同行的男人一起钻进冯鸿明旁边的一辆面包车,发动机启动的声音像老虎强发出的粗重声音一样。车子从冯鸿明的面前经过的时候,老虎强轻蔑地朝他扫了一眼,才把车开出去。

    此时,冯鸿明有种想朝那远去的车影吐口水的冲动。他揉了揉仍旧隐隐作痛的腹部,刚才那一拳好似有千斤重,感觉把他的胆汁都要打出来了。

    回去之后,得想办法把欠朱老板的赌债给填上才行,冯鸿明暗自思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