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扮的租客_维权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03
李某、蔡某夫妇系我承办的一起执行案件中的被执行人,该案标的额不大,执行难度却挺大。申请人一直在外地生活,每每打电话都是一问三不知。名下无任何财产的李某一直不……

  李某、蔡某夫妇系我承办的一起执行案件中的被执行人,该案标的额不大,执行难度却挺大。申请人一直在外地生活,每每打电话都是一问三不知。名下无任何财产的李某一直不肯露面,而当我们要求其申报财产及履行还款,他只是嘴上答应。一晃就是两个月,仍没有丝毫进展。

  在走访调查中,我得知一个线索:被执行人可能在城中父母家中居住,而且他们的孩子还在读小学。算算时间,现在可是暑假了,他们会不会在家呢?我们打算去城里走一遭。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目的地,这是一幢四层的房屋,楼下门敞开着,我们礼貌性地敲门后,便打开执法记录仪上了楼。一层有两个房间,我们敲了敲二楼其中一间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女子,身穿睡衣,带着发箍,敷着面膜,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租在这里快一年了,一个月就几百块租金,没和房东签过合同。你们说的被执行人我也很久没见到了……”女子说道。屋内嘈杂的声音不断吸引着我们的注意,远远望去只见那电脑屏幕闪烁,女子表示,她是做直播的。

  在其他楼层也没找到人,我们怏怏而归。不曾想真正改变“战局”的原因,是一抹不经意的留心……

  被执行人蔡某另有一起执行案件分到了同事这里。闲聊中,我意外知晓蔡某就是做直播的!原来,此案申请人系其闺蜜,因早年借款至今未归才申请执行。申请人表示蔡某是一个基本不出门的“宅女”,而且还称她靠做直播赚钱。

  “什么!”我脱口喊道,瞬间想到上次那个敷着面膜的女子,当时并没有看到她的真容。“快!我们再去一趟!”

  又来到熟悉的门口,门开了,一个戴着耳机、看着有些稚嫩的小朋友走了出来,料想其应该是被执行人的孩子。为保险起见,我们问了几个问题。

  “小朋友,我们是法院的工作人员,想问下,你认识这个李某跟蔡某吗?”

  “怎么了,这是我的爸爸妈妈。”

  “你爸爸平时都在哪儿?”

  “不知道。我平常跟我妈一起生活。”

  “那你妈妈呢,有联系方式吗?”。

  “去超市了,一会儿回来。”

  “嘟嘟嘟嘟”……电话那头的女子以为自己的孩子遭入室抢劫,急匆匆拎着大包小包就来到了我们面前。

  这次,蔡某终于说了实话。“我和丈夫离婚好几年了,他因为赌博欠了钱,已经跑外地去了。”她表示,自己也因为欠债不敢出门,故而选择做直播赚点生活费。

  最终,在李某蔡某亲戚的帮助下,两起案件均得以执行完毕,同时我们也以拒不申报的事由对蔡某处以3000元的罚款。

  明明是女主人,却要假扮租客。若不是他案申请人提供线索以及孩子的“证言”,蔡某规避执行的“小聪明”就能得逞了。但仔细想想,若当初让她摘掉面膜,会不会又省了后续的这一番事呢?执行工作真是不容疏忽啊。

  (吴柯里 作者单位:浙江省玉环市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