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国丨缘在天定,份靠人为,我的旅途故事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09
作者:小狼的旅行652人关注2020-9-8 09:21 序 如今回想起来,你我的相遇相知相恋,正如同缘份一词的本义一样:缘在天定,份靠人为。我在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的拉卜楞寺……
作者:小狼的旅行   652人关注 2020-9-8 09:21

如今回想起来,你我的相遇相知相恋,正如同缘份一词的本义一样:缘在天定,份靠人为。我在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的拉卜楞寺转佛塔时,想起了同是格鲁派大活佛的仓央嘉措情诗“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遇”,于是转完佛塔之后我便与你相遇了。后来我在拉萨的街头游走,又想起仓央嘉措另一句诗词“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巧合的是,你我甘兰州相识,又在拉萨街头再次相遇,七夕节那天我带你参加了老沙的在客栈搞的七夕聚会,一群大老爷们,只有我带着女伴,大抵我也算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吧。

01 新年Flag,顺其自然的找个对象

2019年之前,每一年都会说找一个媳妇以完结这单身贵族的身份,随着年龄增长、工作繁重,找一份合适的爱情变得愈发的困难。也曾参与过朋友介绍的相亲节目,但终究免不了因为距离的原因最后不了了之。2019年春节钟声敲响时,我再度写下了新的一年的Flag,只是这次,找个媳妇成为了不在强求的目标,谓之“顺其自然的找个对象”。以下这篇故事,详述顺其自然的整个经过,感慨于世间缘份之奇妙,也许“缘”在冥冥中自有天注定,也许“份”在那些莫名的情愫中我们双方都伸出了人为的手。

2018年的FLAG

2019年的FLAG

2019年春节之后随着工作压力日益增大、氛围变差、口袋中的积蓄渐厚,逐渐生出离职的想法。4月1日愚人节这天,因种种原由我向公司提出离职申请,交接工作、培训新员工,拖到5月23日我正式从工作三年的公司离职。离职后约老领导谈心,请教今后的发展问题,老领导给的建议是先解决终身大事,毕竟也即将年过30。

解决终身大事,似乎也真的成为这个年纪首要应该考虑的问题。那时候手中还有点积蓄,老家有些项目可以回去考察,正好离家近找个本地姑娘解决终身大事,我也这样打算,出去玩十几天便回家。只是未曾想到,这一出去玩,便信马由缰,越走越远。

6月1日,我从南通出发去往山东威海,约上一众兄弟在威海待了7天,了结三年前不辞而别的遗憾。

6月8日,到宝鸡参加前同事+好兄弟乐哥的婚礼。

6月9日,到兰州找表哥,租了一个车子在兰州周边玩了几天。由于这种休闲式的旅游让我觉得越发无趣,便在户外约伴网上寻找刺激。

6月11日,约到一个徒步贡嘎的行程,按计划,我需要16日抵达成都和他们集合,6月12日,我便踏上了去往成都汇合的旅程,而这,也成了整个故事的开始。

02 阴差阳错,跋山涉水来见你
从兰州去成都,最便捷的线路是在兰州坐动车或者火车,经陇南、广元到成都,时间不会超过一天。由于计划汇合时间是6月16日,我12日出发,中间有4天时间可以机动,我便选了一条历经了千辛万苦的道路,以至于后来并未在成都和队伍汇合一路追到康定。我选择从兰州坐车去甘南州合作市,然后经合作市转车去松潘,再转车去成都。走这条路的原因是2016年7月我的毕业摩旅就是经由途径甘南州的G213国道,一路向下至松潘、汶川、都江堰,既是为了再度体验沿途草原绝美的风景,也是为了重温当年的壮举。

2016年途径G213国道

6月12日晚,我抵达甘南州合作市,合作市是甘南最大的城市,然而相较于华中华东而言,只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县。趁天还未黑,办理完入住之后一个人沿着桑曲东路向东出城,上到一个地势较高的山顶俯瞰合作城,合作市建于草原之上,出城便是起伏的丘陵草原,夕阳下显得安静而美好。回到城中已是晚上8点多,五脏庙抗议不止,不得已只得到街边烧烤摊寻求安慰,烧烤摊是个绵竹的四川大哥和大嫂开的,大哥热情招呼。“弟弟进屋坐,这地方晚上冷得很”“这怕是只有5、6度哦,2016年我来这时从213国道一路向下,在草原上时我穿的羽绒服,裹了好几层,下到汶川县城时,脱得剩下个挂挂(T裇)”“这地方海拔接近3000,早晚温差大得很,弟弟吃点啥子”“搞点烤串、来两瓶青稞啤酒,少放点辣椒”“好嘞,坐一会儿,马上就好”我看大哥烤串手法一流,一边流口水一边烤着店里的炉子“大哥,这附近有啥好玩的地方吗?”“去夏河,那里的赛马会开始了”“是不是那个拉卜楞寺哦?我来的时候看到了路边的路牌”“对对对,就是那边,你坐车去个把小时就到了”

甘南州合作市

最后我还是打包带走,回到酒店边吃边规划线路,想着还有3-4天时间才到汇合的日子,听大哥说赛马会开了,去夏河转一圈也不错。第二天一早,收拾好东西便买了去夏河汽车票。一来因为有个大藏传佛教寺庙拉卜楞寺,二来大哥说的赛马会应该挺好玩,抓住这两个信息,才是我去往夏河原因,因为不喜欢在旅行中做详细的攻略,去到夏河后住进一家叫做“呼叫旱獭”的青年旅舍,才知道烧烤店大哥尽是瞎说,原来赛马会是7月13日,而不是当时的6月13日。既来之则安之,住下之后便和青旅的小伙伴攀谈,我旅行多喜欢住青旅,因为可以认识好多好玩的人。那天第一个认识的是老黄,老黄也是辞职出来旅行,来夏河目的很明确,就是奔着拉卜楞寺而来。认识的第二个人便是呼叫旱獭的退休义工老乡吴阿姨,我好奇于她退休了竟然选择到这个地方做义工,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青旅其中一个老板的妈妈,而那个老板就是《奇葩说》里面第六季BBKING詹青云。后来,我们又在拉萨与吴阿姨汇合,也算得上是一场奇缘。我对拉卜楞寺不了解,搜索资料才知道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被世界誉为“世界藏学府”。对藏传佛教也不太了解,只知道了藏传佛教中有一位神人,名叫仓央嘉措,他那流传世间的无数诗词曾是我对西藏保持热情的缘由。诸如:“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我和老黄买了拉卜楞寺的门票,跟随一个讲解的喇嘛在拉卜楞寺游玩。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藏传佛教,游人众多,听不清喇嘛讲了什么内容,去了几个景点后我便和老黄离队瞎转悠,打算去寻找拉卜楞寺的白塔。沿东西门轴向西出西门后就是白塔,拉卜楞寺整个外围有很多转经筒,信众沿顺时针方向边转经筒边转寺庙。我们加入其中,从西门的经筒佛塔开始,转到后山。我看拉卜楞寺规模巨大,有了想到对面山头拍全景的打算,跟老黄说“我想到对面山上去拍全景,你去不去?”

拉卜楞寺后山

老黄身形魁梧,有点走不动,说:“爬山就不去了,今晚青旅的小伙伴约饭,去吃藏餐,你去不去”“几个人?我去好吗?”“加你4个,我问一下看行不行”说罢,老黄打了约饭组织人的电话,那头同意一起去,只是要我们20:30到青旅集合,我一看时间已经是19:00了,我说:“老黄你先回去,我转转就回来”留了联系方式后,老黄便与我分散。我在寺里瞎转,转到东门经筒时,沿着经筒转了一圈,想起了仓央嘉措的那句“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遇”感慨一个出家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真挚热烈的情诗流传千古。正在我陷入冥想时,老黄来电,“快点,我在东门等你,去吃饭了,小姐姐等不及”“你在哪个位置,我也在东门”晚上8:30分,我们准点回到青旅,见到了约饭的小姐姐,嗯,挺漂亮的小姐姐。

03 印象深刻的藏餐和半推半就的新旅程
约饭的地方是夏河县最有名的藏餐馆,建在半山腰上,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我们一行四人,我、老黄、小姐姐和一个大龄阿姐从青旅出发走到半山腰的藏餐馆时天已经麻黑。小姐姐负责点餐,四人都是有钱人,全点的是有名的藏菜,其中最有名的一道菜便是“石烹羊肚”,石烹羊肚像个猪屁股,还是一边喷气那种。四人嘻嘻哈哈一边说着“这道菜好吃”“是吧,首先从形式上就是惊艳的”,一边狼吞虎咽。主要是我在狼吞虎咽,晃荡了一天也没进食,五脏庙又在抗议,多吃菜少说话,时不时插嘴说两句话,是我对待陌生饭局的一贯方法。

像个大屁股的石烹羊肚

饭桌上又说起第二天去达宗圣湖看旱獭的提议,我说我去不了,我要一早回到合作市坐车去成都,参加徒步贡嘎雪山的事情。

饭后我和小姐姐落在后面,沿藏餐馆向山下走去,晚风阵阵,有些微凉。路边居民家的狗子在墙上疯狂的冲我们叫,我见围墙很高,狗子腿短,下是下不来的。如是想起一个有趣的短视频场景,便对狗子大喊“你下来啊”

“汪汪汪汪汪……”狗子叫得更凶了

“你下来啊”

“哈哈哈哈哈……”小姐姐笑得花枝招展,临了又邀请我去达宗圣湖

“我倒是想去,就是怕赶不上车”

下到马路边时正好有当地的大哥在拉客,说可以包车到周边游玩,一行人谈妥了包车费,再度邀我一起去,这样可以多一个人分摊包车费用,抵不过小姐姐和另外两个伙伴的邀请,我答应了和他们一起达宗圣湖。

达宗圣湖又叫达尔宗湖,四周松柏参天,藤萝缠绕,灌木丛生,湖边缘还有一片软绵绵、翠绿如毯的青草地和祭祀山神的插箭台。湖面有40余亩,由南向北长约300米,宽处约有百米,整个湖面呈不规则的葫芦形,湖水深不可测。她时而碧波荡漾、涟漪绰约,时而波平如镜,宛如娴静温柔的少女。湛蓝清澈的湖泊把巍峨的山峰、蓝天、白云和群群牛羊,倒映在水中,恰如一幅美丽的田园画卷。这里环境清幽,人烟稀少,是野生动物繁衍栖息的好地方。

第二天一早,我们买了很多大饼子、雪饼和蔬菜黄瓜,拉上刚到青旅的三位广东的小哥,正好凑齐一车人前往达宗圣湖。达宗圣湖的旱獭出名,去看的人多了后,旱獭也不再怕人,我们那天是唯一一拨看旱獭的游客,除我们外,还有拉卜楞寺的小喇嘛和信徒在湖边挂经幡,撒龙达。

包车前往达宗圣湖

喂食旱獭时发现旱獭憨态可掬,只是它们并不会像表情包那样“啊”,毛发也比较脏,另外旱獭容易携带鼠疫病毒,所以我们基本也没有触摸旱獭,喂食完旱獭,喇嘛的祈福活动也结束开始转湖,我们一行也跟随转湖,同行的大姐拉着小喇嘛拍照,显得有些不太礼貌。我们转湖转到一半时便开始下起了小雨,高原的小雨冰冷刺骨,我没带雨伞,不一会儿就淋湿,冻得瑟瑟发抖,而雨中的达尔宗湖却显得格外的静谧而美丽。

达宗圣湖的旱獭

转完湖返程时,小姐姐让我给她拍照片,我想起了一个短视频里面,街边过路的小姐姐找路人拍照,路人把摄像头调换成前置摄像头自拍,而小姐姐不停的换着Pose的搞笑视频,我又心生一计,同样操作。只是我在自拍时,被同行的阿姐把我和小姐姐拍了下来,而这张照片,成为了我们的第一张合影。

第一张双人合影

回到客栈后我收拾东西退房,临出发时小姐姐说想体验一下我的背包,我把我的背包给她试一下,并邀请她一同前往成都去徒步贡嘎,她说背包好重,背着都困难别说走了。互换微信后和客栈的小伙伴一一道别,便踏上了去往成都的道路。

因为去看旱獭,耽误了当天合作市去松潘的班车,15日又因为G213国道修路,又耽误了松潘到成都的班车。不得已只能中途搭了一辆私家车前往成都,行至在汶川县时天已全黑,为了安全不再继续赶路,我们一行在城外的马路边扎营休息一晚。第二天到成都时,同行的队友包的车不愿等待,已先一步去往康定了,我又只得一人追赶至康定汇合。最后不负众望,和同行队友走完了贡嘎,接着又去了四姑娘山登二峰、长穿毕等,一趟川西走下来,时间已经是到了6月29日。

出山后发现小姐姐和老黄一行去了青海湖、格尔木等地,我们朋友圈偶尔互动。那时候我们都以为只不过是旅行徒步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过客罢了,直到7月31日晚,我在去往纳木错的途中突然接到小姐姐的微信消息

(上)完,上中下三篇,共十节1.9万字,本次更新上。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公号:驴行天下LIVE

( 本文作者 : 小狼的旅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