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国中,我与狐狸那次擦肩的邂逅...(五台山大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10
作者:农泰金融[高斌]1152人关注2020-9-8 13:44 原本计划6月份进行的五台山大朝台,因为受疫情影响,一直推到8月份,在又一次心血来潮之际,和副队长一拍即合,背上装备重踏……
作者:农泰金融[高斌]   1152人关注 2020-9-8 13:44

原本计划6月份进行的五台山大朝台,因为受疫情影响,一直推到8月份,在又一次心血来潮之际,和副队长一拍即合,背上装备重踏大五之行。

其实,在7月底的时候,有过一次小朝台,登了黛螺顶,但每年一次的大朝台,不去的话,总觉得有一项没有完成的心愿。无关虔诚与信仰,只为体会那身在虔诚之中的行进,况且前两年都是逆穿,此次选择重装逆穿也是想测试一下体能,毕竟在大五台,随时有下撤的机会,合理评估自己的体能,到了大线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在大自然面前,不存在真正的“强驴”与“大神”

出发前准备

装备:60L、36L 登山包各一只,露营装备、炊具、中帮登山鞋、速干衣裤、冲锋衣、排骨羽绒服、雨衣、护膝、头灯、药品包、2个保温水壶;
食物:速食米、面条、苏伯汤、广式香肠、榨菜、海带丝;
路线计划:
D1: 鸿门岩——护银沟
D2: 护银沟——狮子窝
D3: 狮子窝——鸿门岩
全程约70km,累计爬升4000米左右。

第一天
头天预约好了门票,第二天早上7:40 车子直接开到线路起点:鸿门岩,下车后,冷风吹来,打了一个冷颤,赶紧套上冲锋衣。背上背包,缓缓向东台方向爬升,可是,刚走几十步,感觉双腿沉重,上气不接下气,回头望向同行的副队长,也是步履蹒跚,顿时信心大减,哎,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四十分钟后,登山东台顶,豁然开朗,风呼啸着,吹不散从各地而来虔诚信徒们如火般的热情,熙熙攘攘如集市,不知佛主是否能记得清无数人许下的愿望,但即便如此,我也去敬上香火,因为此事有关礼节和惯性,来了不拜唯恐菩萨怪罪。

极目远山尽收眼底
一番顶礼膜拜之后,开始向护银沟方向行进。 东台到护银沟没有补给,更没有游客涉足,是顺穿路线中最为原始和安静的路段,身体逐渐适应重装节奏,慢慢缓过神来,两个人在起伏的山头穿越。

一路磨叽,直到中午才到华坪垭口,开火做饭,这里强烈推荐速食米,副队长独家自制,配合梅菜红烧肉吃绝了,饭后一包紫菜汤,很有饱腹感。
吃饭时,路过一位附近山下村庄老农,在采台蘑,遂问起山下的商家售卖的蘑菇是否都为五台山所产,老哥反问说:采蘑菇的人比蘑菇都多,你说呢?
在快下撤护银沟的时候,脚底感到有起泡迹象,每次来五台,没有一次是不带着水泡回去的,当然这次也不能例外。
本计划第一天晚上宽滩露营,寻思前几次没有到过佛母洞,于是临时改变计划准备夜宿白云寺,无奈脚底水泡需要处理,且正好路边有一寺院,供有百具佛像,在得到庙里主事僧人同意后,择地而居。

搭好帐篷,支起炉子,美味稀饭享受过后,早早躺下来,奔波一天后,舒爽的感觉不亚于星级酒店,刷会儿手机之后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
四点多早早醒来,吃完早饭打包完毕,向白云寺前进!
7点到白云寺后开始正式爬升,在经过1000+台阶之后,抵达佛母洞。
两只脚前掌一边一个水泡,不偏不倚,对朝台又增加了难度,每隔1-2个小时就要处理,挤压出里面的脓水,防止更大扩散和炎症。脚底的痛,让我不愿意过多的走水泥路,过佛母洞后,准备横切一座小山头。
山头不大,苍松挺拔,脚底厚厚的松针,犹如地毯弹性十足,正与副队长讨论满地蘑菇是否台蘑的时候,一头动物居高临下从我正前方奔袭而来,心里一惊,难道是狼?定睛一看,长嘘一口气...

狐狸,被人为过多赋予许多特性的动物,狡猾、奸诈几乎成了它的符号,但那个眼神确实让人迷惑,否则就不会用“狐狸精”来形容勾引男人的女人了。这一只狐狸饿坏了,肚皮瘪着,奔我们而来后围着打转,心疼这个小家伙,喂了牛肉干火腿肠仍不愿离去。

两两相望,终有一别,后会无期。
带着不舍告别精灵后,开始南台的艰苦爬升,牙几乎都咬碎了,内心不断的苦苦挣扎,口中念着文殊菩萨心咒:ōng ā rā,bā zhā nà dǐ,菩萨赐予我力量吧!
在临近上南台顶的时候,遇到一队从江苏过来的游客,看我俩重装爬山,领队一副很内行的样子,悄悄对同伴们评论着我们的行头,听的同行者们瞻仰先烈一般,用敬仰的目光注视着我们,我调整好呼吸,屏蔽疼痛,看起来气定神闲从他们身边而过,享受着阅兵式检阅车般的待遇。

南台顶上建有普济寺,内供智慧文殊佛像。是五个台中春季来的最早冬季来的最晚的台,也是山形最平缓自然风光最绚丽的台,农历四月,北面四台还是冰天雪地,而南台山腰却是百花怒放。

拜完菩萨许下心愿,调整片刻,想着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又风尘仆仆开始赶路,直到晚上8点,到狮子窝营地。遇到庙里僧人,说还有空床可以挂单,婉谢师傅好意。

看天边有黑云压来,顿感形势不妙,遂命令副队长尽快准备晚餐,我负责把帐篷搭建,把所有的风绳拉紧,地钉扎好,晚饭也做好,草草吃了便钻进帐篷,此时风雨已来,不早不晚,就在拉上帐篷拉链的那刻。
第三天
一直淅淅沥沥下到早上4点,正想着怎么开始今天的行程,雨却戛然而止,嗯,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时间,好神奇。

钻出帐篷,一阵冷气袭来,把羽绒服和冲锋衣都套在身上,赶紧收起帐篷开路。

一个半小时后到吉祥寺,去年此时也是在这里休息,一位僧尼见我们风尘仆仆送来水果,不知这位好心的活菩萨是否还在此修行。
正唏嘘之际,有位老者从身边经过,询问中得知:老人60岁,住附近山里,在五台山修路,放假2天准备回家。问他这般年纪为何还干如此重劳力,他面露委屈道:前些年来朝拜,途径中台时被一头发疯公牛撞伤,16根肋骨断裂,险些送命。花了30万,欠下巨额外债,把景区和养牛者诉上法庭,却最终败诉,不得不打工还账。
世人皆苦。
此时天色阴沉,叮嘱老人注意下雨,老人煞有其事看了看天,郑重其事讲:上午无雨,便悠闲的走了,没过1分钟,雨淅淅沥沥落下,我赶紧拿出雨衣穿上,看着远去的他,心想这个巴掌打的也太快了吧。
在与副队长穿雨衣之际,一对夫妻超过我们,男的手中拎着一小袋垃圾,女的紧随其后。雨下挺急,老公掏出雨伞,嫌带垃圾不方便,顺手向崖边一丢,一只瓶子散落在崖边没有掉下去,老婆过去利索的补了一脚踢下山去。
心若不善,拜佛何用?
雨借风势,一会儿路上便泥泞起来,一个妈妈牵着五六岁模样的男孩走在雨中,我问孩子:小朋友累不累? 男孩儿奶声奶气的说:有一点,不过西台马上就要到了。
这个小男孩,以后成为男人,经济不一定会多么富有,但是一定会有一颗不畏艰险的心,一定会很坚韧,会比更多的人精神富有。
对我俩而言,今天是也最为艰难的一天,经过2天的重装行进,体力消耗很大,临近中台的时候,已感体力不支。止痛药不能有效缓解脚底水泡的疼痛,雪上加霜。


↑↑↑被抓拍到垂头丧气的样子


如果不退缩,就只有选择前进,再无他法,下午5:30 登上华北最高峰——叶斗峰,海拔3058m。


此时五台已全部朝拜完毕,身体已经极度疲惫,若选择继续徒步到鸿门岩起点需要3-4个小时,选择坐车几十分钟而已,但最后10公里没有坚持下来却心有不甘,在内心挣扎后下定决心徒步走完。

这个决定,差点让我后悔...

↑↑↑意外的收获了美景,美的不成样子,如画中行走。

↑↑↑暮色
老话讲:望山走倒马。 看到鸿门岩的灯光后,足足走了2个小时,晚上9点抵达起点。 此刻身体已累到极致,心里却感到十分圆满,不仅仅为了挑战自我,了解自身体能情况,更多的还有大朝台后精神的富足感。 副队长全程表现优秀,自愧不如。
在路上,尤其是徒步,你永远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遇到什么,只知道就在这条路上,你总能收获点什么,好的坏的,每时每刻都充满着新奇,让你觉得一切没有那么一成不变的呆板。
万物皆非吾有,只有经历是最大的财富。
五台山,来年见!( 本文作者 : 农泰金融[高斌] )
原本计划6月份进行的五台山大朝台,因为受疫情影响,一直推到8月份,在又一次心血来潮之际,和副队长一拍即合,背上装备重踏大五之行。    其实,在7月底的时候,有过一次小朝台,登了黛螺顶,但每年一次的大朝台,不去的话,总觉得有一项没有完成的心愿。无关虔诚与信仰,只为体会那......
第二天    四点多早早醒来,吃完早饭打包完毕,向白云寺前进!      7点到白云寺后开始正式爬升,在经过1000+台阶之后,抵达佛母洞。      两只脚前掌一边一个水泡,不偏不倚,对朝台又增加了难度,每隔1-2个小时就要处理,挤压出里面的脓水,防止更大......
第二天    四点多早早醒来,吃完早饭打包完毕,向白云寺前进!      7点到白云寺后开始正式爬升,在经过1000+台阶之后,抵达佛母洞。      两只脚前掌一边一个水泡,不偏不倚,对朝台又增加了难度,每隔1-2个小时就要处理,挤压出里面的脓水,防止更大......
第一天    头天预约好了门票,第二天早上7:40 车子直接开到线路起点:鸿门岩,下车后,冷风吹来,打了一个冷颤,赶紧套上冲锋衣。背上背包,缓缓向东台方向爬升,可是,刚走几十步,感觉双腿沉重,上气不接下气,回头望向同行的副队长,也是步履蹒跚,顿时信心大减,哎,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
原本计划6月份进行的五台山大朝台,因为受疫情影响,一直推到8月份,在又一次心血来潮之际,和副队长一拍即合,背上装备重踏大五之行。    其实,在7月底的时候,有过一次小朝台,登了黛螺顶,但每年一次的大朝台,不去的话,总觉得有一项没有完成的心愿。无关虔诚与信仰,只为体会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