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9
许建一脸不悦地看着刘然说道:“已经这么严重了,为什么你还说没有事,难道你的腿就不疼吗?还是说你的神经都是坏死的?” 刘然颤颤地张嘴说道:“我,我这不是不好意思……
    许建一脸不悦地看着刘然说道:“已经这么严重了,为什么你还说没有事,难道你的腿就不疼吗?还是说你的神经都是坏死的?”

    刘然颤颤地张嘴说道:“我,我这不是不好意思提嘛,本来是打算出了你的家门儿到公司忙事儿嘛,等到晚上实在不行我再去医院看看,谁能知道这么严重啊,再说这还是你踢的,你还有脸来指责我!”

    一听刘然这么说,许建也不太好反驳他,只好说道:“还是刚才那个外科医生不行,他明明说没有什么事儿的,结果一来医院这么大个事儿以后再也不找他看了,什么东西啊?”

    刘然默默的说:“刚才那个医生也说是没有什么大事嘛,再说他只是徒手检查,又没有仪器,他那个眼睛又不是透视眼,他怎么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人家也说了嘛,但咱们不放心来医院,这不是来了吗?哎呀,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再多想什么了,没有多大的事也没骨折也没骨裂的!”

    “这还不叫大事,那什么叫是大事儿?你告诉告诉我,就你这么个小身板,要真是骨裂了,还不得在床上养个三五个月,那到时候公司里的事儿到底谁来管呢?”

    刘然叫起来说道:“说来说去不是还是公司的事嘛,我又没说会把公的事务放下,再说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呀!”

    两人一直在打着嘴仗,刘然坐在保镖找来的轮椅上,许建在后面推着,他出了医院,许建说到:“都已经这样了,还去什么公司啊,赶紧给我回家好好养着吧,到时候别摇哪乱说,说我苛待员工就行,还有啊,你放心,你的工资一分不少的,都会按时按月的打进你卡里,给我好好休养去吧,什么时候养好什么时候再回来!”

    刘然立马抓住了轮椅,不再使他能够前进,转过头看向许建说道:“不行,绝对不行,我告诉你啊,我绝对不同意这段时间在家休养,这不都已经有轮椅了吗?那我天天就坐轮椅上下班呗,养不了那么久,一个多星期至多一个月我肯定就能够恢复正常!”

    许建耻笑了一声,说道:“就你这样还打算一个月就能养好,我告诉你没有三个月你指定好不了,这个样子去公司有损我公司的形象知不知道?回头我再给你叫一个保姆,每天按时上你家给你做饭,你就开启远程办公吧,能解决的解决,解决不了的就拉倒地球离了你又不是不会转圈了,一天天的总把事揽揽在自己身上,你不累我还替你累呢!”

    刘然还想反驳着什么,奈何许剑的力道实在太大了,他只好松开扶住轮椅的手说道:“我不管,反正要天天去上班儿,就算你找几个保镖在我家门口守着,也阻挡不了我想上班的决心,我可是一个努力至上的,别到时候你再因为我的业绩有所下降,剥夺了我总经理的职位,那我跟谁哭去啊?”

    许建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说道:“合着你说了这么半天,就是担心我把你总经理的职位取消了,你放心,你是我内定的继承人,这一大片家产都会是你的,不会再有第2个人出来跟你争家产了,更何况我就算现在省那也得10个月之后才能落地呢,到时候你早就掌控了大权!”

    “嘿,许建你占我便宜,是不是合着打算让我喊你叫爸呢?我可告诉你啊,我不能让你白白占了我这个便宜!”

    “就你这个脑子,我要想占你便宜早就占了,还至于等到今天吗?啥也别说了,赶紧给我痛快儿麻溜的回家吧,记得忌口啊,这段时间很多东西都不能吃,什么海鲜的发物都不行按时吃药!”

    医院整整开了两大包的药物给刘然,就在身后保镖的手里拎着刘然转过头看了看两大袋子药物说道:“要不要吃这么多的药啊?我都快成药罐子了,一天光吃药就吃饱了,哪里还吃得下什么饭?唉呀,好了,你不要担心,没有什么事千万不要愧疚啊,我还是觉得你天天骂我的样子比较好看一些!”

    许建气笑了说道:“你说说你这个人你是不是欠揍,一天天的对你好,脸子还不行,非得要打骂着你才能够行叭你好像是那个驴,不打你就不踢,不不踢你你就不走,拉个沫都这么费劲,真的是我要你何用啊?”

    “还要我何用?”刘然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说道:“许建你扪心自问一下,公司走到今天哪一个项目不是我决定的,哪个事情不是经过我手的,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这个公司扶持到今天,你竟然说我无用武之地,你也太丧尽天良了吧,你这么说就不怕举头三尺有神明,一会下一个晴天白日的大暴雨来洗刷我的冤屈吗?”

    许建抬头望了望万里无云的天空,说道:“你要是真能让这天马上就下雨,我就同意你回到公司正常上班不过这天要真是能下雨,你还真成天选之子了是吧?你当真以为这雷雨都是你家开的几让几点下就几点下呀!”

    刘然一脸的不豫之色反驳道:“你这是强词夺理,我的意思是我受了冤屈老天都会为我鸣冤,怎么到你那就变成雷雨都是我家的,难不成我家还有雨之神呢?那我直接让他去非洲下雨好不好?那人都晒成什么样了,天天啃泥巴,黑的跟块炭似的,离远了你都瞅不出来是男是女!”

    两人终于走到车前,保镖直接将刘然抱进了车内的后排。还好今天开的是一辆林肯加长。车两边都是防弹玻璃,车内的空间也够大。许建也上了车,将刘然扶做好,又帮他把安全带插上,将腿举平了放到前头的。茶几上。

    许建开口说的:“就关于口舌之争这件事,你从来就没有赢过,我怎么现在还打算转败为胜啊,我就这么告诉你,只要有我的一天,你这个嘴仗就永远都不可能打赢司机直接转到回他家,要不回我家!”

    “不行,不行,我不回家我要去公司,还有好多事儿呢,还有高远这事儿还没有结束呢,我怎么能现在离开公司呢?”刘然在后边叫起来,许建也不搭理他,那保镖和司机肯定也不会搭理,一切都会以许建说的话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