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车队齐开竟遇火灾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9
唐菲菲想到昨天那条到处是坑和石头的路,屁股墩又觉得隐隐作痛了。 实在是太坑了! 她昨天没好意思跟高峰说,这要是个孕妇,孩子都能颠出来。 不仅是屁股,脑震荡也差不……
    唐菲菲想到昨天那条到处是坑和石头的路,屁股墩又觉得隐隐作痛了。

    实在是太坑了!

    她昨天没好意思跟高峰说,这要是个孕妇,孩子都能颠出来。

    不仅是屁股,脑震荡也差不多了。

    所以她的神情满是抗拒,看在唐耀宗眼里,就产生了误会。

    这是有多不想和他单独相处吗?

    “你要是不想去,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唐耀宗气呼呼的说道。

    “啊,没有啊,走吧!”唐菲菲一脸莫名其妙。

    “哼,没有就好。”唐耀宗大踏步走在前面。

    “真是神里神经的。”唐菲菲不懂怎么他的心情也变得跟六月天似的。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昨晚的夜宵店,果然,大门紧锁。

    “算了,直接先去陈家吧。”唐耀宗决定先把高峰放一边。

    而且他跟宾馆服务台留言了,假如高峰回来找他们。

    唐菲菲点点头,抱着背包小跑着追上唐耀宗。

    不提防唐耀宗停在原地,差点撞上,大手一伸,便把她的包提溜走了。

    “小学生吗?走个路慢吞吞的。”唐耀宗板着个脸,明明是看她跑的吃力,说话却带刀子。

    “我自己拿就好。”唐菲菲小声的说道。

    唐耀宗当然不会理会她的抗议,既然叫小叔,那就当孩子宠着吧!

    两人又回到宾馆门前,开着车子出发。

    “小叔,我在想一个问题。”唐菲菲眼看着车子驶出城区。

    “什么?”唐耀宗开着极其不符合他气质的大货车,直视着前方。

    “这条路这么烂,咱们运出来不要做防震吗?”唐菲菲看着他说道,昨天路上的颠簸他本人也是经历过的。

    她就不信,未必他就能适应良好。

    何况是易损的瓷器。

    “不用你操心,我都安排好了。”唐耀宗一如既往的大包大揽。

    唐菲菲郁闷极了,明明一起来的,却一点参与感都没有,和唐耀宗相处起来太难了。

    她闭上嘴巴,扭过头去不看他,看外面的风景。

    到底是白天,路上好走一些,不过小半个钟头,就到了国道分叉路口。

    唐耀宗昨天晚上通知的车队一溜烟儿的排着队在路口等着。

    大家车厢上都刷着“大唐运输”,一见着他们的车子便按了两下喇叭打招呼。

    为首的车队小头头,跳下车来到他们驾驶室,“老板,都准备好了。”

    “嗯,都跟在后面进来吧。”唐耀宗点点头,也没有闲聊的意思。

    车外小头头好奇的打量着副驾驶位置的唐菲菲,被升起的车窗阻拦,只看了个虚影车子便发动开走了。

    小头头心神一凛,老板不喜欢别人窥探他私事,连忙掉头跑上车,还是正事要紧。

    “小叔,唐老板,你的生意做的好红火啊!”唐菲菲看着后面三辆大货车,打趣道。

    “一般一般,没你厉害,到处开花。”唐耀宗打着方向盘转弯。

    说话怎么越来越气人呢?唐菲菲自觉这话题已经被他聊死了,干脆保持沉默。

    唐耀宗等了半天没动静,他这不是学着高峰的跟她斗嘴吗?怎么回事呢?

    压根不接招的唐菲菲,哪里知道她这个小叔费尽心思陪她聊天的良苦用心。

    这个聊天的小火苗注定是无法燃烧起来的。

    驾驶室的舒适度也仅仅是比车厢里好一点,一个坑颠起来,屁股还是做着30公分的自由落体运动。

    唐菲菲更加没心思聊天了,抓紧车门身姿僵硬的跟地心引力做对抗。

    终点到达时算是解放了。

    众人依次停下车,又将车子掉头,这才进入为山村。

    新来的车辆,都配了两个司机,交替着来,避免长途驾驶的疲劳。

    毕竟唐耀宗决定今天连夜赶回去,时间紧任务重。

    司机跟在唐耀宗身后,充满了八卦之魂用眼神交流着,走在前面的女人是谁。

    司机嘛,最擅长的是开车,一群老司机凑在一堆最爱讲荤话。

    唐菲菲只觉得身后的那些人眼神怪怪的,唐耀宗又没介绍她的身份。

    她一琢磨这些人不怀好意的眼光,心思一转便有了主意。

    “小叔,你带够了钱没。”她这声小叔喊的又大声又清脆。

    唐耀宗被她突然大声说话吓一跳,“带了啊,你不够?”他眼睛朝她背包看去。

    “没有,我就是问问,你不是说买俩嘛,一下变成买三车,嘿嘿。”唐菲菲眼角余光观察后面那些司机的神色。

    唐耀宗点头,也不多做解释,反正一句话,他有用。

    穿过一段山路,便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为山村到了,还是那个熟悉的样子,只是空气中多了一点不同的味道。

    一行人在土狗的瞩目下往陈老头家靠近。

    “这狗可真肥,老板,回去的时候买两只炖火锅吧。”小头头有些馋嘴。

    唐耀宗正欲回答下属的话,眼睛看到前方那座还在冒烟的老房子。

    他脸色大变,众人不明所以的看过去。

    “这是……着火了?”唐菲菲也傻掉了。

    这怎么办?难道今天要空手而归吗?唐耀宗还喊了三个车子过来。

    有村民听见狗吠声出来,见到他们一群人往陈家院子跑去,摇摇头,“陈老头真是倒霉。”

    唐菲菲跑到陈家院子里,赫然看到高峰在其中,“高峰,你到这里来了啊!”

    “菲姐,老大,你们都来了啊!”高峰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上前来,手上都是黑漆漆的。

    “怎么回事?峰子。”唐耀宗嘴角紧抿,对着陈家人点点头。

    两个老人坐在院子一角依偎着,陈大姐夫妻和陈大哥在房间里田园着东西往院子里搬。

    他们看到唐耀宗来了,犹豫着站在原地,没好意思过来。

    “陈大哥昨夜喝醉酒了,煤油灯和酒罐子一起打翻了,从中堂开始烧起来的。”高峰小声的解释着。

    “我看着他进了屋子,没想到后半夜还会出事。那些瓷器没什么事,都耐高温的。就是老爷子受了刺激,被不肖子气的差点中风。

    好在老爷子心性坚韧,又喊了大夫过来及时吃了药。”

    唐菲菲挺震惊的看着陈大哥,感觉挺好一人,怎么喝了酒这么胡闹。

    这样的人太不靠谱了,她要是厂长也不敢委以重任。

    更何况他的父亲深知儿子秉性,唐菲菲似乎能理解陈老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