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别让她死了!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9
她被束缚着双手双脚,捆在一个十字架式的木棍上,腐烂的皮肤已经和血污的破碎衣物粘合在了一起。 那衣物的遮蔽之下,可以看到她原本白嫩的肌肤早已变了样,大大小小的鞭……
    她被束缚着双手双脚,捆在一个十字架式的木棍上,腐烂的皮肤已经和血污的破碎衣物粘合在了一起。

    那衣物的遮蔽之下,可以看到她原本白嫩的肌肤早已变了样,大大小小的鞭痕,烫痕,还有刀伤,七七八八地零落在她的身体上,形销骨立,骨瘦如柴,触目惊心都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惨相。

    她的发丝凌乱,像是一团稻草,头上还长了虱子,不过,她现在已经在乎不了这些了。

    这些天里,她每天都接受着这样的酷刑,在痛不欲生里想要结束她自己的生命,但是每次都被看管着的人给制止了。

    她每天都在痛苦的煎熬里度过着,恨不能了结自己。

    可是她还不知道,绑她的人早就不是原先的人了,而是变成了眼前这个恶魔一样冷血又嗜血的男人。

    她心里只要一个念头,她要是能活着出去,一定要找出折磨她的人,然后把他们碎尸万段。

    莫廷川看着沈文涵,满意地笑了笑,只要是得罪过娇娇的女人,落在了他的手里,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他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把这些人的骨头做成项链,再送给娇娇,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然而,要是盛娇娇知道了他这个变态的想法,一定会躲得他远远的。

    “继续,别让她死了!”

    他的一句话在沈文涵的耳边,就像是恶魔在催命一般,她宁愿现在就去死!

    **

    而沈文涵不知道,她所心心念念却又许久失联的男人,安崇南,现在正和她承受着同样的煎熬和痛苦。

    只有一墙之隔,安崇南被捆着四肢,嘴里被灌了药,喉咙彻底废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气息低沉微弱,嘴里只能发出些呜呜咽咽含糊不清的话。

    他不知道怎么得罪了那个恐怖的男人,就像是一夕之间,莫廷川就对他多了些莫名的恨意,把他关在了暗无天日的地牢里。

    **

    “娇娇,我喂你。”

    莫廷川满眼宠溺,一口一口地给她吹凉了,再放进了她的嘴里。

    这几天,盛娇娇没有和他唱反调,而是很安静地听从他的安排,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但是,她实际上,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能逃出这个鬼地方。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个变态有所放松警惕,让他减少对她的看管。

    “娇娇真好看,我看一辈子都看不腻。”

    他贪恋地望着她的脸,手指忍不住地抚摸上了她的脸颊,眼里有化不开的深情。

    他从前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美丑,现在只觉得,他眼前的女人就是美的,只想把她一辈子都困在身边。

    盛娇娇扭过头去,他的手指摸在她的身上,给她一种细细麻麻的冰凉触感,没有她老公的粗粝温暖。

    她尽力掩饰着自己对他的厌恶和不满,轻声说道,“这手铐把我的手都勒肿了,你就放开我吧?”

    莫廷川将手摸到了她的手腕处,果然,她白净的腕部留下了一道红肿的痕迹,脚腕的脚踝处也勒出了些许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