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事不烦二主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30
薛府的餐厅,薛凝霜捧着小脑袋,一脸怪异的望着身边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叶谦,不屑的小声嘀咕道:“你还真是个饭桶?” 叶谦这个时候完全不顾形象,筷子不住挥舞,几乎……
    薛府的餐厅,薛凝霜捧着小脑袋,一脸怪异的望着身边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叶谦,不屑的小声嘀咕道:“你还真是个饭桶?”

    叶谦这个时候完全不顾形象,筷子不住挥舞,几乎将桌面上能够吃的菜肴全部横扫一空。

    薛府餐厅的八仙桌上,刚刚还摆放着十几二十个盘子,可谓是饕鬄盛宴。不过这才一刻的功夫就已经是杯盘狼藉了,尤其是叶谦的面前最为恐怖,大大小小的堆着十几个空盘子。

    好像喝水一样的将碗里的米饭倒进口中,叶谦伸手将空碗递给身边的薛凝霜:“美女,谢谢,再来一碗米饭!”

    薛凝霜惊愕的望着叶谦:“你都已经吃了二十几碗了,你就不怕撑死啊!”

    叶谦嘿嘿尴尬一笑,摸着肚皮道:“没办法,这不是没饱吗?”

    薛凝霜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接过叶谦手中的空碗:“吃吃吃,吃死你!”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薛凝霜还是转身,替叶谦盛饭去了。

    此刻的薛凝霜似乎已经感觉叶谦没有那么讨厌了,甚至看他狼吞虎咽吃饭的模样还挺可爱的。

    一边将饭碗装满,薛凝霜一边撅着嘴巴道:“这家伙,还真是个吃货,吃了这么多还不够,真不知道他的肚子到底是这么做的,简直和他的脸皮一样厚。不过也是奇怪了,刚刚看他好像要死了一样,这吃完饭整个人又精神焕发了,真是见鬼了!”

    其实薛凝霜哪里知道,并不是叶谦饭量大,而是一下子失去了天地灵气的支撑,可不要多进一些血食来补充吗?有九转神魔这样的上古练体功法,叶谦的恢复能力是异常强悍的。再加以血食的补充,很快,叶谦就能够恢复过来。

    只是没有了灵气的存储和消耗,恐怕叶谦以后又要到处觅食来支撑自己强大的血气运行了,想想这个,叶谦就感觉到一阵头疼。毕竟这么个吃法被人看到了,还不得当成怪物抓起来啊!

    “诺,你的米饭!”薛凝霜哼了一声,再次将一碗米饭摆在了叶谦的面前。

    叶谦忙不迭的端起饭碗,拼命的往嘴里倒。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薛凝霜望着叶谦脸上却史无前例的露出了笑容,甚至止不住的笑出声音来。

    叶谦一边吃,一边撇嘴问道:“我说薛大美女,不就吃个饭嘛,有这么可乐吗?”

    叶谦不问还好,一问之下薛凝霜更是笑意不止:“喂,你这哪里是在吃饭啊,根本就是在喝饭。不过你这吃相到是让我想到了一个人,猪八戒,呼哧呼哧的,哈哈,简直太像了!”

    薛凝霜一边说,一边笑得前仰后合。

    一阵无语,叶谦反驳道:“我的吃相怎么了,这叫大丈夫不拘小节。孔子云,斯文不在吃上!再说了,你有见过这么帅的猪八戒吗?”

    “得了吧,你就臭美吧。还孔子云,孔子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薛凝霜洒笑了一声,调侃道。

    叶谦这顿饭吃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叶谦就没停歇,也没做别的事情,那就是吃了。

    薛凝霜到是好奇的统计了一下,这家伙这顿饭吃了自己家十斤猪肉,十斤牛肉,蔬菜无数,米饭三十五碗。这是什么恐怖的战绩啊,也难怪薛凝霜要将叶谦和猪八戒相比较了。

    放下碗筷,打了个饱嗝,叶谦这才满意的摸着肚子,嘻嘻笑道:“不错,不错,今天总算吃了个半报了!”

    薛凝霜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叶谦,惊讶道:尼玛,这么多吃下去了,还半饱……

    就在此刻,一声爽朗雄浑的笑声从门外传了进来:“哈哈哈,小友,我薛府的饭菜如何,还对你的胃口吧?”

    先闻其声,后见其人。这满脸笑意从门外走进来的不是神医薛青冥又是谁呢?薛青冥趁着叶谦吃饭的功夫抽空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匆匆来到了餐厅。毕竟穿着溅血的衣衫会客,总是不礼貌,这一点上薛青冥这老头还很是讲究。

    抬头,叶谦的目光扫向薛青冥。此时的薛青冥和刚刚完全判若两人,中气十足不算,眼神中也不住放光,本来苍白的脸上透出一丝红润光泽,就连双鬓的银丝也潜移默化的开始变成黑色,整个人似乎年轻了十岁。

    “凝霜,你没有怠慢了叶小友吧?”薛青冥转头朝着自己的宝贝孙女问道。

    薛凝霜却是哼了一声,不屑道:“怠慢?爷爷,我看某人根本就是把这里当自己家了,你看看这一桌子空盘,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能吃!简直猪一样!”

    薛青冥脸色不喜,责怪道:“凝霜,你怎么能够这么说话呢?”

    “小友别见怪,这丫头都是从小被我宠坏了!就这个脾气啊!”说着薛青冥朝叶谦颔首道。

    叶谦轻笑调侃道:“薛老您这话言重了。您府上的饭菜十分可口,而且薛大美女的招待也很是热情。想来,我这嘴巴吃刁了,以后免不了要到您的府上叨扰啊!”

    “真不要脸!”薛凝霜听着叶谦的话,不屑的哼了声。

    而薛青冥却是哈哈大笑:“小友说到哪里话,小友对老头子情同再造。在老头子府上,小友就是贵客。以后小友随时来,老头子是欢迎之至,扫榻相迎啊!”

    打趣完之后,薛青冥脸色忽然一震,郑重其事的望着叶谦,然后深深的鞠躬。

    叶谦连忙跨步,上前扶住薛青冥:“薛老,您这是做什么啊?”

    薛青冥饶有其实道:“小友对老头子有活命之恩,当受老头子一躬!”

    叶谦下意识的摸着鼻尖,心里玩味道:这薛老到是个体面人,不过就是太小气了。本座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耗费了这么多的灵气救他,居然一句谢谢就完事了,也不知道来点什么实质性的表示,啧啧,太不像话了。

    薛青冥乐呵呵的看着叶谦,虽然不知道叶谦心中所想,但是见叶谦这眼睛珠子不住转动,也能够猜到一些大概。就听薛青冥笑道:“小友,既然吃饱喝足,不知道能否来老头子书房一叙啊!老头子还有些医术上的问题想要请教小友。”

    叶谦的目光下意识的瞟了一眼身后的薛凝霜,然后点了点头。

    这整个薛府上下除了薛凝霜和薛青冥老人之外就只剩下一些佣人了。什么话不好开口,非要到书房去说,还找了个讨论医术的借口,这分明就是要撇开薛凝霜啊。

    跟着薛青冥老人,两人晃晃悠悠的穿过客厅直奔书房。

    一进门叶谦就愣住了,薛青冥的书房里面充满了外面所没有的灵气。再看,那些挂在墙上的字画,哪一个不是古董名记。

    薛青冥乐注意到了叶谦奇异的目光,乐呵呵道:“小友,实不相瞒,老头子也没别的什么爱好,平生也就是喜欢喝喝茶,收集一些古玩玩意。小友可以随意在老头子的书房内看看,看上了件玩意,老头子送你如何?”

    薛青冥言辞诚恳,并不像作假。不过叶谦对于这些珍奇古玩并不感兴趣,只是匆匆扫了一眼,目光再次回转到了薛青冥的身上。

    略带深意的一笑叶谦道:“薛老,您这故意撇开薛大美女,单独将我叫道书房里面来,应该不是让我来欣赏您的藏品这么简单吧?有什么事情您就直说吧?我这出来的时间长了,等会还要回去上课。”

    被叶谦当面点破自己的用意,薛青冥老脸一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小友还真是爽快之人,那老头子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老头子这里确实还有一件事情想请小友帮忙?”

    “哦?”叶谦好奇,道:“薛老请讲,只要小子力所能及,定然尽力!”

    “好好好,有小友这句话老头子我就放心了!”薛青冥见叶谦答应,止不住的笑了起来。

    顿声之后,薛青冥砸吧了一下嘴巴,哀叹了一声道:“小友医武双修,医术更是通玄,以小友的目光看来,老头子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叶谦被薛青冥问的云山雾罩,不明所以:“我虽然拔除了您老体内的旧疾。但您老经脉受损严重,一时半刻恐怕还难以恢复。作为一个正常人,您老身子骨已经相当硬朗了。但是作为一名武者,还是太过虚弱,要进行调养才是!”

    薛青冥朗声笑道:“小友真是一针见血,直指要害。”

    慢慢的从椅子上起身,薛青冥背对叶谦叹了一口气道:“老头子昨日旧疾不消,和人动手,强行使用本门禁术逆转经脉,催行生机,已经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势。今日虽有小友精纯内力相助,但这伤势也不曾立马好转过来。”

    “想来要想重铸境界,稳定修为,老头子恐怕逃不过要闭关修炼一些时日。”

    猛的,薛青冥转过身来望着叶谦,拱手道:“只是,这几日仇家就要上门,老头子恐怕无力抵抗。所以,一事不烦二主,老头子想请小友出手,护我家凝霜丫头周全。老头子就这一个宝贝孙女,可舍不得她有半分差错,所以还望小友能够成全!”

    叶谦眼眸轻转,饶是如此的点了点头,心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看来这老头还真是赖上我了。好吧,好吧,看来只有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了。再说了,薛大美妞这活生生的一个大美人,要是香消玉殒了,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