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不见耿相忆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30
肖恪坐在一楼办公室里,面前是一台台式电脑。 办公室里一共有两个窗户,身后的窗户可以看见酒店的正门,右侧的窗户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健身区。 肖恪抬起头,将目光从电脑……
    肖恪坐在一楼办公室里,面前是一台台式电脑。

    办公室里一共有两个窗户,身后的窗户可以看见酒店的正门,右侧的窗户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健身区。

    肖恪抬起头,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往右侧的窗户望出去,此时一根桂花树的枝桠斜映在窗前,桂花已经落尽,闻不到花香。

    肖恪看向不远处的健身区,眼睛定住,只见那一片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先前肖恪望出去的时候,曾看到耿相忆就坐在健身区的一个秋千上。而这会儿已经不见她了。

    肖恪并没有注意到耿相忆是什么时候走的。他知道耿相忆闲不住,断不会长时间坐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她兴许是闲逛到别的地方去了,因此就没有想太多。

    肖恪摇了一下头,重新把眼睛移回到面前的电脑屏幕上。

    不知又过了多久,肖恪总算处理好文件,伸了一个懒腰。他站起身,走到窗户边,朝外面环顾,仍不见耿相忆的身影。

    此时,门外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进来!”

    站在门外的人听见肖恪的声音后,才推开门走进来,是沈韵。进来时,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

    “什么事?”肖恪问。

    沈韵见肖恪正站在窗户边,心里咚咚跳,走到他面前,说:“这里有份文件需要肖队签一下名。”

    肖恪拿过文件,扫了一眼,接过沈韵递过来的笔,在签名栏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沈韵趁肖恪的注意力在文件上,眼睛不住往上瞟,盯着他的脸看,大眼睛,高鼻梁,背对窗外的光,使得五官显得更加深邃。

    肖恪来之前,沈韵就听说会来一个代理店长。还以为是和之前的店长一样,都是中年男人,却没想到竟会这样一个年轻人,而且长得如此英俊。

    她越看,心就跳得越快,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了。

    此时,沈韵真希望肖恪这个签名能签得慢些,好让她可以再看他多一会儿。正这么想的时候,肖恪已经签好名了,把文件夹递过来。

    沈韵回过神来,见肖恪看过来,脸刷地一下红了,连忙把目光躲闪开,慌忙忙伸手接住文件夹。

    她正准备转身出去的时候,肖恪突然喊住了她,问:“你见到耿相忆了吗?”

    沈韵点了点头,说:“早些的时候,她说想到处逛逛!”

    “后来呢?你见过她吗?”

    “没有!我一直在服务台里,没看见她回来。”

    沈韵见肖恪好像在想什么,便问:“你找耿相忆有什么事?”

    “没什么,你去忙吧!”

    沈韵点了一下头,不敢再多问,扭过身,往门外走了出去,并顺手把门关上。

    肖恪思忖了片刻,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上面的手机,拨打耿相忆的手机号。

    然而,无人接听!

    一个黑衣男被耿相忆掷来的咖啡罐击中脸庞,疼得他捂着脸直咬牙。

    赵洛朝那个黑衣男踢了一脚,怒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追?”

    黑衣男这才放下手,赶忙跟着追了上去。

    耿相忆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只见赵洛带着那几个黑衣男从身后追上来。于是,她又立即加快速度,沿着一条小径急速奔跑。

    身后的脚步声重而急,像一条挥动的鞭子,抽得人玩命地跑!

    耿相忆的眼睛四处搜寻可以藏身的地方。可是这一带楼房稀少,几乎没有什么隐蔽的地方,可工人躲藏。

    耿相忆很快就跑出小径,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她顿了片刻,随即转身朝右边的岔路跑去,再右拐躲进一条巷子里。巷子的两侧是砌得高高的青砖石墙,没有任何岔路。

    耿相忆藏身在一个拐角处,背贴着石墙,侧了侧头,往路上瞄了一眼,想要探清赵洛一行人的情况。她没有看到他们,却仍旧疼到他们杂乱的脚步声。

    “赵洛!”梁年跑上来扯住赵洛的胳膊,“你答应过我,不乱来的!”

    “我哪有乱来!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已经给她过机会了,是她不打算给我道歉的,这怪不了我!”

    “差不多就可以了!一会儿真把警察引来了……”

    “行了!”赵洛一把甩开梁年的手,“你要是害怕的话,就自己走。总之这次我一定要抓到她!”

    说罢,转而催促那几个黑衣男:“大家都找仔细点!她肯定没跑远的!”

    耿相忆观察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见他们往这边来的脚步声,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总算摆脱他们了!

    耿相忆背贴墙,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朝另一个巷口走去。刚走了不到两步,突然迎面走来几个高大身影,是六个黑衣男中的三个。

    耿相忆倏地一下把脚收了回来,身子一颤,他们怎么找这里来了?

    三个黑衣男直勾勾地盯着她,目光逼人。

    耿相忆并不打算硬碰硬,往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要跑。然而,这时赵洛领着另外三个黑衣男走了过来,把唯一的去路死死地堵住了。

    赵洛暗讽道:“怎么不跑了。你不是很能跑吗?”

    耿相忆耸了耸肩,说:“我跑累了,不想跑了!你这么大费周章地找人来抓我,不就是想让我给你道歉么,行!我给你道歉!”

    她一边观察赵洛的表情,一边说:“不过,既然是给你道歉,就应该正式一点,不然显得多没诚意。”

    “哦?怎样才叫正式?”

    “起码应该让我回去准备准备。改天我亲自登门道歉!”

    耿相忆见赵洛没有说话,以为他默许了,于是准备离开。

    赵洛发出一阵讥笑,笑得直让人心肝发颤。

    不用这么高兴吧?耿相忆暗暗在心里说道。

    赵洛收回笑声,随即脸色变得阴沉,紧盯着耿相忆的眼睛,说:“你蒙谁呢!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以为随便两三句话就蒙混过去?实话告诉你,现在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了!不过,你也甭想就这样离开!”

    赵洛回头,朝其中一个黑衣男使了一个眼色。只见那个黑衣男手拿棍棒,领悟后,和其余五个黑衣男分别从两头朝耿相忆一步步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