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丢了耳坠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30
他们刚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一阵寒风袭袭的吹来,米小萱抖了抖,缩了缩身子。 随即她就感觉肩头微微一重,包裹在自己的身子有了暖意,低头一看才发现身上多了一件夹克。……
    他们刚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一阵寒风袭袭的吹来,米小萱抖了抖,缩了缩身子。

    随即她就感觉肩头微微一重,包裹在自己的身子有了暖意,低头一看才发现身上多了一件夹克。

    “我不冷,你把衣服穿上去吧。”

    她忙不逘的要将披在她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还回去,龙奕辰已经先她一步按住了她的手。

    “穿着吧,外头风大,别冻着了。”

    米小萱马上紧张地挣开他的手,他的手就停在了半空。

    看着她紧张又担心的模样,还是放了下来。

    他也很想去牵她的手,但是现在在公众场合,他不能这么做,他的眸光多了一层暗色。

    交往之后,他才发现围绕在他们间的束缚不是一点点的多。

    有太多的事情不能做了,也有太得的事情做不了。

    明明每天都可以见到她,但是他们还要装成上下级关系,保持着距离。

    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

    连一点点简单的事情都不能为她做,即使是看见有人追求他,他也不能以男朋友的身份去阻止。

    静默了半晌,龙奕辰才缓缓的开口。

    “小萱,你会后悔吗?”

    “嗯?”

    小萱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微仰起了头,望着他。

    “答应做我女朋友,你会后悔吗?”

    自己很多时候都不能陪着她,而且连见面都要偷偷摸摸,不能光明正大,她的心里真的不会怨吗?

    米小萱摇了摇头。

    “不,不会。”

    自己答应他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并不是一个容易动感情的人。

    看过爸妈的感情之后,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相信爱情的。

    可是他出现了。

    他就像在她的心里照亮了一盏灯,始终暖暖地温暖着她的心,也像是初升的朝阳一样明亮照人。

    她不觉得委曲,盈盈的眸子对上他的眸子。

    得到她的答案之后,龙奕辰才真正的放心下来。

    原来自己也会担心,也会害怕她后悔的话。

    他伸出了厚实的臂弯将她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中。

    “奕辰,你快放手,不要让别人看到了。”

    米小萱被他的举动惊出了一声汗。

    现在他们可是站在外面,万一真的让人发现了,那该怎么办?

    还世杰马上就要出来了。

    龙奕辰轻轻的叹了口气。

    松开了手,退离了两步。

    “奕辰,我希望你不要再这样了。”

    她真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别担心,这里没有人。”

    他们俩站的位置是拐角处,在这个时间点也很少有人出来走动。

    为什么感觉现在龙奕辰好像有点变了,怎么就喜欢做那么冒险的事情?

    在还没有交往之前都感觉到很成熟,也很稳重。

    “我会注意的。”

    他的一句话堵住了小萱接下来说的话。

    “我也知道了,你不喜欢我抱你。”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

    “我哪有。”

    米小萱也快要无语了,既紧张又怕他会误会。

    她这样做也是为他好呀。

    “所以说你也喜欢我的拥抱。”

    米小萱睐了他一眼,发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她现在可算是弄明白了,他是在逗他了。

    “好呀,逗我。”

    她嘟着嘴,叉起腰。

    看着她可爱的举动,龙奕辰止不住笑声从他的嘴里溢了出来。

    米小萱只能无奈站在一旁干瞪眼,却什么都不能做。

    他就喜欢逗她,看见她丰富的表情,他就觉得特别的开心。

    突然龙奕辰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导演打来的,我接下电话。”

    聊了几句之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他微微蹙起眉头,低头对米小萱说,“我们暂时走不了了。”

    他有些无奈地耸耸肩。

    米小萱眼带疑惑的看着他。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我也不太清楚,导演让我们回去。”

    导演的语气还有些急躁。

    “那好吧。”

    米小萱点了点头。

    两人走回去之后,包厅里大家的脸色有些凝重,尤其是程以琼的脸,好像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找,麻烦你们好好的找找。”

    范世杰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向他们走了过来。

    米小萱悄声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咐在米小萱的耳畔旁快速的说道,“程以琼好像是丢了什么东西。”

    “哦。”

    她点了点头。

    “程小姐,你好好的想想,还去过哪吗?”

    米小萱听到有人在问程以琼。

    程以琼想了一会,回道,“没有,我一直就坐在这位子上,没有离开过。”

    顿了一会,她又说道,“其实丢了一只耳坠,丢了也就丢了,可这耳坠是我妈妈送给我,我一直都珍藏着……”

    “程小姐,你之前不是去过洗手间吗?”

    “嗯,对,我好像当时还拆下来过。”

    “要不,我帮你去看看。”

    又过了几分钟之后,她折了回来。

    “没有,没有找到。”

    程以琼摆了摆手,脸色依然也不好看。

    “对了,我记得当时,还有人一起跟我们去了洗手间。”

    不知为何米小萱听到了她的话,心里莫名升起了一丝异样。

    刚刚说话的那个女人,她认得,是袭文惠,是一名小演员,今晚正好有她的戏。

    在洗手间,她恰巧就碰到她和程以琼。

    “她也在。”

    正在她想着的时候,就见她的手指指向了自己。

    “这么说来,好像确实是。”

    “我并没有看到。”

    米小萱当时洗了手,去了洗手间就出来了,并没有看到她摘下了耳坠。

    “你真的没有看见?”

    袭文惠提着嗓音,在场的许多人应该都听到她的话了。

    “没有。”

    袭文惠却是哼笑了一声。

    “你说没有看见就没有看见了吗?”

    龙奕辰拧起了眉,脚步往前一站,将米小萱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范世杰实在听不下去了。

    “袭文惠,你是什么意思?”

    袭文惠瞥了他一眼,她一点也不怕他,他不过就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小演员。

    “我的意思就是搜包。”

    她的声音平缓的说了出来。

    “你敢!”

    范世杰被气急了,隔着距离,袭文惠都有点害怕,往后退了退。

    又吞吞吐吐还是回了一句。

    “如果没拿,为什么怕人搜包?”

    “你还说!”

    范世杰真的想冲过去掴她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