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小菜一碟的考试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30
“这......”钱江海完全搞不懂叶棠到底是什么意思,8班有多差,他这个校长最清楚,那真是一群无可救药、自己也放弃治疗的学生。 正如她自闭症时,他也摸不透她的想法,和……
    “这......”钱江海完全搞不懂叶棠到底是什么意思,8班有多差,他这个校长最清楚,那真是一群无可救药、自己也放弃治疗的学生。

    正如她自闭症时,他也摸不透她的想法,和她难以沟通。她的病是好了,她的心思也更深沉了。

    “无论如何,你先考试再说吧。”

    校长室旁边就是音乐教室,音乐教室闲置了十几年,它内部还是那种四五十年前的装修风格,墙上挂着贝多芬、肖邦等人的铜版纸老画框。一张张椅子垒在桌上,腾出空间,现在已经沦为堆放杂物的地方,教室最后方有一架立式钢琴,盖着布,布应该是黑色的,因为灰尘太厚,变成了灰白色。

    叶棠可以想象,若干年前,曾经有才华横溢的音乐老师坐在钢琴前,一边弹琴一边教穿着土布衣服的学生们唱歌。

    “你…你就坐…坐在这里吧,”田文走到第一排,把一张椅子从桌上拿下来,老式的纯实木课桌椅,上面的油漆剥脱腐蚀,有许多岁月的痕迹,也有很厚的灰尘,灰尘扬起来时,呛得田文打了几个喷嚏。

    他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把桌椅都擦干净,“你…你坐这…这里,”他对叶棠说。

    “谢谢田老师。”

    田文被叶棠的笑容晃了下眼,黑.框眼镜下面是腼腆的笑,“不…不客气,”三十多岁的男人,却还带着一丝大学生的率直。

    田老师真的很细心,叶棠是空手从班级教室过来的。而他已经帮她准备好考试用具,免得她再跑一趟。

    他一样一样把东西放到她面前摆得整齐:试卷、草稿纸、铅笔、橡皮擦、水芯笔、圆规、尺子……所以数学考试需要的用具,一样不差。只有她一个考生,就不需要答题卡了。

    考试时间和正常考试是一样的,两个小时,钱江海考虑到叶棠的特殊情况,允许她可以延长半个小时交卷。

    田文没有呆在音乐教室监考,今天上午他是满课的,第1、2节课是高三2班的数学课,第3节课是高二一个班的数学课——八十七中的高三课程表都是一个学科连续上两节课。

    钱江海让田文安心去上课,自己一个人留下来监督叶棠。

    音乐教室里便只剩下叶棠和钱校长。

    被校长亲自监考,叶棠不感到紧张,

    叶棠先大致浏览了一下题目,心里有底。

    幸好她昨天已经把所有的高中数学课本都看完了。她重新回忆并掌握了这些高中数学知识点。

    试卷是标题是#高一第二学年期末测试卷#,高一数学非常简单,过于基础,过于常识,跟大学数学比起来,真是小菜一碟啊。有些题目,叶棠看完题干,甚至不用动笔,就能直接看出答案。

    就算没有大学的基础,当年叶棠读高中的时候,就是学霸级人物,数学次次满分。

    看着这些似曾相识的数学题,鼻间是油墨的味道,叶棠心里更多的感受是怀旧和感慨,谁的人生里能经历两次高中?能再坐在教室里考试就是一种幸运,何况这间教室还充满了岁月的痕迹,就像老电影里的场景。

    叶棠提笔,在姓名栏上,工工整整写上“叶棠”二字。她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自己的中文名字,手速有点慢,写快了,她怕自己不小心写出英文名“Candy”。

    她抬头看了看钱江海,钱江海没有紧盯着她,他从办公室拿了一些工作资料过来。叶棠在下面考试,他在讲台上工作。学校辣鸡,不代表他这个校长可以和那些在编老师一样混日子混钱,钱江海没有好学校校长的职位高,没有他们风光的排面,没有助理、秘书、司机,凡事只能亲力亲为。

    叶棠做试卷的态度非常认真,做一题审一题,不像心浮气躁的年轻人看到题目简单就飘了,生怕校长不知道自己是天才似的。

    叶棠试图慢工出细活的考试,不想表现的过于妖异,之前打麻将,她就是太急功近利,街坊议论纷纷,幸好苏晓东出现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她也不想在钱江海面前炫技,那样很失礼,也没意义。

    而且高中生就该有高中生的样子、高中生的思维。她不应当用任何超前的知识点解题,不是怕引人怀疑,而仅仅是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选择题、填空题,叶棠做得飞快,有几道题,她看完题干,答案就已经出来了。到了证明题、解答题,她把每一个步骤都写的清清楚楚,没有跳,没有省略。

    叶棠她满打满算,用了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完成试卷。

    “钱校长,我做完了,”她举了一下手。

    钱江海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走过来,收走了她的试卷,叶棠做题的时间在合理的范围内。他大致扫了一眼卷面,所有题目都解答了,他暂时不好判断对错。

    钱江海成为校长之前是物理老师,有了行政职务后,他没有淡出课堂,还在坚持教授物理课,他是全校三个年级三个差班的物理老师。

    差班的教学工作就是一坨烫手山芋,其他物理老师不愿意干的工作,只能由他扛着,谁让他是校长呢,他要以身作则。

    隔行如隔山,数学知识,他也淡忘了一些,他没法批改数学试卷。

    外面刚刚打了第四节课的上课铃,田文上午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他第四节课是空闲的,他紧赶慢赶的上楼,算算时间,他心想叶棠应该还没考完吧。

    结果和拿着试卷往办公室走的钱江海在走廊上迎面碰上。

    钱江海招呼田文,“田老师,你来的正好,来我办公室,批改叶棠的卷子。”

    “叶…叶…叶棠呢?”

    田文惊讶叶棠的速度这么快!

    “她还在音乐教室里,”

    钱江海本来让叶棠回教室上课。

    但叶棠对他说,“中途回教室,打扰到老师上课不太好,我第3节课也没上,跟不上节奏,您能不能让我在音乐教室一直呆到中午放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