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警务处处长李明逵:我对香港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01
中新社香港9月30日电 题:香港前警务处处长李明逵:我对香港和国家有特别的感情 中新社记者韩星童 李明逵探头进来,温和地笑了笑。这位前警队“一哥”头发花白,但腰背挺……

  中新社香港9月30日电 题:香港前警务处处长李明逵:我对香港和国家有特别的感情

  中新社记者韩星童

  李明逵探头进来,温和地笑了笑。这位前警队“一哥”头发花白,但腰背挺得笔直、目光如炬。接受中新社专访的地点,李明逵选择了自己现时的“事业基地”香港公共行政学院。

  警队内外,对于李明逵在任警务处处长期间的作为,一致评价很高,形容他的其中一个词是“一代儒将”。退休多年后,李明逵面对镜头回顾35年的警队生涯,起点是如此简单:经大学篮球队教练介绍,常常跟警队打球,毕业后便顺理成章加入警队。以致他半开玩笑地说:“我不是为了当警务处处长才加入警队,而是为了能打篮球。”

  那是上世纪70年代初,鱼龙混杂的年代。警队行政效率低下,贪污腐败之风盛行,可谓声名狼藉,坊间有句广为流传的俗语:“好仔唔当差”(好男孩不做警察)。更令人忧虑的是社会治安混乱,不时出现内地和香港匪徒联手,持AK-47、手榴弹等杀伤力强的武器来港抢劫。

  由于当年香港尚未回归祖国,香港警方与内地执法部门的接触仅限“跨境犯罪的个案查办”,内地执法部门全力提供情报,配合香港警方查办案件。对于他们为香港治安所作的贡献,李明逵一直默记于心,试图寻找机会加以回报。

  两地执法部门真正意义上的交叉点,是十余年后,1997年6月30日晚香港回归交接仪式。当晚,担任保安任务总指挥的李明逵,与内地来港的公安部副部长所带队伍,共同确保仪式顺畅安全地进行。内地执法人员的工作态度、专业性,以及对国家的支持与热忱,给李明逵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他常常对同袍说:“我们一定要学习他们这种爱国情怀”。

  出于对内地执法人员过去种种协助的感激,及爱国情怀的驱使,当李明逵从警队退休,便义务担任香港公共行政学院的院长,为内地政府及企业培训优秀的高级公共行政及管理人才,并推动包括香港警务人员在内的两地公务员的交流、学习。

  据他形容,学院的职能如同“裁缝”,以互动式的教学模式、一流的讲者师资,针对内地学员切实需求,提供量身打造涉及各个专业范畴的课程,如香港银行制度、食物安全等范畴。过去12年间,学院成功举办了超过400期“处级或以上”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和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培训班。每年开班可达到35个,每班人数维持在35至40人。

  2019年修例风波引致的广泛暴力冲突,持续长逾一年。围绕警队的致命攻击、恶意诋毁,规模前所未见。甚至不少警员被迫“带着家属上战场”,示威者针对警员子女进行起底和恐吓,频繁包围警察宿舍并向内投掷汽油弹。作为曾经参与、领导警队改革的一员,李明逵见证了警队从名声扫地逐步成为亚洲最佳,深知一切得来不易。“警队同事每天工作近20个小时,一个星期都没有时间回家,每天待在基地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工作”,李明逵曾到访某个警察宿舍,一些房间玻璃被砖块击碎,一片狼藉。他迫切地想为服务了半生的警队出一份力。

  但做点什么呢?这时朋友建议,李明逵的太太可以把平日自己出于兴趣所作的画拿出来拍卖,用拍卖所得的钱买些礼物送给警员子女。夫妇俩听了,毫不犹豫地照做,但拍卖所得的约30万港元,李明逵拿去做了更有意义的事——免费组织警员子女到内地旅行和交流。李明逵说,初衷很简单,为了“让他们开心一点”,从一个充斥压力、负面能量的风暴漩涡解脱出来,散散心,也去看看内地的发展,为他们未来成长之路提供多一重选择。

  “我对香港有特别的感情,我对国家也是。虽然我出生时,香港仍是被英国人管治的地方,但我始终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虽说现在头发全白了”,李明逵打趣道,便又认真地说,“我希望能够尽我的力去贡献国家,我知道我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不能再像过去二三十岁的时候,那么活跃、热情。但我会根据我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去做,继续做几年”。

  至于几年之后,等年纪更大一些,李明逵也想好了,那就到了享清福的时候,什么都不干了,那时他就可以毫无负担地重拾年轻时的兴趣,闲时打打篮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