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9章 严防死守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02
诺德的话说完,曼特宁夫人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那两个人已经得到教训了,你不用再管!” “您的意思是……”诺德惊疑不定地看向母亲,曼特宁夫人却不想再提,冷冷警……
    诺德的话说完,曼特宁夫人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那两个人已经得到教训了,你不用再管!”

    “您的意思是……”诺德惊疑不定地看向母亲,曼特宁夫人却不想再提,冷冷警告道:“你也要记住自己的身份,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以后别招惹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免得给自己徒惹麻烦!”

    “我知道,我知道……”诺德不想多听母亲唠叨,若有所思地说道:“反正那个女人我也没兴趣了,倒是……”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眸中精光闪烁,虽然他讨厌封洵,不过不可否认,封洵的品味不错,他那个妻子,有着比西方人更精致的面孔,而且身材也不错,腰身很细,而且有料的地方也很有料……“今晚回去洗个澡睡一觉,明早我们就立刻堪萨斯!”

    曼特宁夫人又对儿子沉声说道。

    诺德回过神来,惊讶地问道:“明早就走,这么快吗?

    那个封洵,不是还要起诉我……”“放心,我和你爸已经帮你打点好了,他起诉不了你的,但是你已经被封洵盯上,这个时候不走,指不定他下次还给你下套!”

    曼特宁夫人早就做出了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带着儿子安全离开,暂时不牵涉到堪萨斯这边的案子!诺德当然相信母亲的话,只是一想到还有个叔叔,扯进了绑架案,忍不住迟疑地问道:“既然我已经没事,那我那个叔叔,他应该也会没事吧?”

    “你爸已经带律师帮你那个不成器的叔叔了,你用不着管这些!”

    曼特宁夫人摆摆手,语气淡淡地说道:“你那个叔叔,现在罪证确凿,如果保不住,也只能弃了……”“可是……”诺德没想到自己那个叔叔,这么快就要被家族放弃,不免有些同情地说道:“绑架的事,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主意,如果把他弃了,岂不是让他一个承担罪名吗?”

    “你给我闭嘴!”

    曼特宁夫人怒斥了他一句,神色是前所未有的严厉:“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你说第二次!他不过一个废物,没有对家族做出什么贡献,家族好吃好喝的养着他,现在他出了这种事,只会给家族抹黑,弃了也不可惜!”

    “妈,您怎么能这么说?

    他虽然没有担任什么重要职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诺德不敢相信,母亲会说出这样绝情又冷漠的话来,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诺德,你太天真了,他做过的坏事,远比你所想的要多,家族已经帮他清扫了很多次,这一次他出事,整个家族不能一起替他背黑锅!”

    曼特宁夫人说到这里,见儿子还要争辩,忙比了个闭嘴的姿势,沉声警告道:“你现在什么都不许做,老老实实地听从我和你爸的安排,你那个叔叔的任何事,和你无关,你不知情也不关心,明白吗?”

    诺德只能老老实实地点头应了,眼看着自家的车在另一家酒店门口停了下来,不免惊讶地问道:“母亲,你怎么换一家酒店了?

    之前那家我可是定的高级套房……”“当然要换,你之前住的那家酒店,在现场被人带走,难不成你还要被人指点议论吗?”

    曼特宁夫人瞪了他一眼,见司机已经帮他们拉开车门,推了儿子的肩膀道:“快下车!”

    诺德连忙下了车,又扶着母亲曼特宁夫人下来,一起走进了酒店的电梯,直通了总统套房。

    他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又吃了母亲吩咐酒店送上来的海鲜大餐,酒足饭饱过后,才舒适地靠在沙发上打盹。

    “你休息一会儿,就回房间睡觉,明天还要早起!”

    曼特宁夫人低声叮嘱道,诺德只能耸耸肩,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但他这个时候并没有睡意,站在落地窗前,想起母亲之前跟自己说的那些话,想想封洵和他的妻子,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外面已经没了动静,这个时候大概母亲已经睡着,诺德看了一眼时间,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果然看到外面没了光线,蹑手蹑脚地穿上外套,正打算离开,母亲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大半夜的,你要去哪?”

    诺德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发现母亲就坐在沙发上,目光冷冷地看着自己,月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来,正巧照亮了母亲的脸,看起来冰冷又可怕。

    “我……我……”诺德讪笑着抓了抓头发,低声说道:“我睡不着,想去外面走走……”“你是想偷溜吧?”

    曼特宁夫人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冷笑着反问道:“你以为这个时候偷偷跑出去,明天就可以不离开堪萨斯了?”

    “不是,我是真的睡不着,想去楼下酒吧喝个酒!”

    诺德很少看到母亲生气的模样,现在看到母亲这幅冰冷的模样,一颗心也不免悬了起来。

    “喝酒,这里的小冰箱里有红酒,还有威士忌和白兰地,什么品种都有,你想喝自己去开,用不着出门!”

    曼特宁夫人说到这里,起身走到小冰箱前,拿起里面冰镇的一杯威士忌,然后给儿子倒了半杯,推到他手边。

    “给我喝下去,喝了就可以好好睡觉了!”

    “……”诺德的笑容僵硬在脸上,面对母亲虎视眈眈的目光,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端起酒杯,喝了这半杯威士忌。

    “还要继续喝吗?”

    曼特宁夫人冷冷问道。

    “不喝了,不喝了……”诺德举手求饶,重新转身回房,关上了房门,这才背靠在房门上,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长地吁了口气。

    怎么原来没发现,他的母亲,也有这么可怕的一面呢?

    房间外的曼特宁夫人,见儿子老实进了卧室,这才端起手边的红酒,抿了一口,又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对守在套房外的保镖吩咐道:“你们今晚给我严防死守,绝不能让诺德离开这里半步!”

    “是,夫人!”

    门外的保镖连忙恭敬地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