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筹备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04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在国人传统观念中的四大喜事,结婚毋庸置疑是极其重要的喜事之一,而婚礼也一直是中国家庭最隆重的仪式。 秦保国……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在国人传统观念中的四大喜事,结婚毋庸置疑是极其重要的喜事之一,而婚礼也一直是中国家庭最隆重的仪式。

    秦保国的婚礼在村里媒婆的指点下讲究了很多,婚礼的筹备从三个月前就开始了,为了迎娶新娘,秦保国经常邀请董国忠到家里商议。

    正常情况下,八三年婚礼用车,江城市里面有能力的人家,一般有两三辆也就够了,一辆车接新娘,一辆车拉嫁妆,只是,接新娘的小轿车不好找。

    那时,大的国营单位能有一辆小轿车就不错了,还要考虑领导用车,因此,往往要预约好几辆,以免婚礼当天出丑。

    而竹板屯这边新人结婚的时候,农村的道不好走,接亲用的是拖拉机,放个板凳,两个新人坐在上面,亲朋好友站在他们两旁扶住拖拉机,轰隆隆地就到新房了。

    在八三年,在农村结婚时候,能够借到台拖拉机,那已经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了。

    竹板屯当中现在有八台拖拉机,秦保国和董国忠谈的时候,想让董国忠看看,在那个时间段给他留下来几台拖拉机,如果在他结婚的时候,有几台拖拉机给他撑场面,那也是相当不错的一件事情了。

    婚宴上的桌椅板凳之类的东西,婚宴上做菜和做饭用的各种票,他更希望董国忠帮着张罗一下,要不然光凭借他秦保国的面子,做起来怕是会很艰难。

    李忠信和王波回到江城这边不久,董国忠便把秦保国找他的事情跟李忠信说了出来,董国忠心中十分清楚,李忠信十分看好秦保国,要不然的话,李忠信绝对不会让王波去帮助秦保国提亲,又帮着秦保国搞这搞那的。

    李忠信听完董国忠的话以后,他立刻就想起来了秦保国八月二十八号结婚的这个事情。

    最近一段时间,李忠信实在是太忙了,差点就把秦保国结婚的事情忘记了。

    李忠信一直就有一种想法,秦保国作为忠信公司高级员工当中第一个结婚的人,必须要好好进行办置,一定要让秦保国风光无限地把媳妇娶到家。

    李忠信既然决定要帮助秦保国好好办置,那他就要做好,所以呢!他告诉王波,秦保国结婚那天,别搞什么拖拉机不拖拉机的了,忠信公司这边出三台小车,两台豪华内置的皇冠,一台吉普,皇冠车用来接新娘,吉普车负责拉新娘那边陪送的嫁妆。

    公司出钱雇佣两台大客车,只要是公司里面的员工有想要参加婚礼的,都可以坐大客车去接亲,图个吉利热闹。

    今后忠信公司里面的员工结婚,待遇标准就是公司帮助雇佣两台大客车,出一两豪华版的丰田皇冠。

    至于王波那边能够让市里面的关系单位帮着出几台车,那就是王波去操心的东西了,总之就一句话,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这个时候竹板屯这边婚宴都在家里办,秦保国家只有两间房,院子不够局势,根本无法在家里面办婚宴,李忠信直接就定下来了基调,婚宴在忠信公司总部的空场地上办。

    在忠信公司总部的空场地上办这个事情,按照以前的惯例,是需要结婚的人满村去借桌椅。

    这种事经历多了,谁家有几把椅子都心知肚明了,倒也不费事,到各家各户打声招呼就取了,等结完婚之后,大家各自把自家的椅子和凳子拿回家就可以了。

    婚宴的厨房就是临时搭建的一个大帆布棚,菜品都是用洗脸盆装的,大厨煎炒烹炸忙活一天,会给两盒烟作为犒劳。

    李忠信听董国忠谈起这个事情的时候,直接就把这种挨家挨户借桌椅的事情否掉了。

    现在忠信公司不差钱,也不差东西,可以说是财大气粗,想要弄就直接好好弄,桌椅板凳全部由忠信公司出钱购买。

    他更是直接说到,今后公司要是有结婚的人,到时候可以继续用这些桌椅。

    厨房的话,忠信公司的食堂有地方,无非就是在这个时候多添置一些大盆之类的东西就可以了。

    做主菜的时候,还得要在食堂这边做,干净卫生,还没有那些个苍蝇蚊子。

    其他的辅菜可以借用其他的房间,把以前装渔网的那个大仓库收拾好了,辅菜和其他的菜都可以在那边摆放,到开席的时候,直接有人从那个地方走菜就可以了。

    李忠信和董国忠说这个的时候,他更是想到,现在忠信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今后没什么事情了,他也是应该组织组织公司里面的职工,一起在这边吃个饭什么的,既能够增进员工之间的感情,更能够让职工多一些凝聚力。

    之前在京城的时候,让闫立国陈冲那些年轻人看升旗的时候,李忠信就想过,忠信公司今后每周或者是每个月都要举行一些爱国的仪式,学习学习什么张海迪了,或者举行一些爱国主义讲演,让员工们感受一下讲演的魅力,激励员工们更好地进行工作。

    所谓婚礼,就是喜酒,就是定下一个饭店或者在自己家摆上一桌,两桌的,请亲朋好友大吃一顿。

    那时候并没有来喝喜酒一定得送礼的规定,所以被通知喝喜酒的人,都是真正的高兴,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吃到一顿好吃的,是一件令人鼓舞的大事。

    这个时候,哪家办喜事,早在半年前左邻右舍就知道了。

    热心的朋友常常将自己的那份副食票送来。这么一凑,无外乎是鸡鸭鱼肉,再配上点粉丝、海带,一场普通婚宴的原料准备大概就差不离。

    李忠信对于这种票证的东西深恶痛绝,但是,八三年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这次秦保国办喜事,是忠信公司的第一个员工结婚,李忠信有千金买马骨的想法,既然那么多的事情忠信公司都帮着秦保国操办了,也不差这一顿婚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