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鸡汤,来自李二的垂询!(祝端午节快乐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0
为一些新的物理量制定单位和标准,这个是李泽轩一直想要做的。除了这些,以后一些新技术的标准制定,李泽轩都打算让炎黄书院来做。 回想前世,某个超级大国为了遏制中国……
    为一些新的物理量制定单位和标准,这个是李泽轩一直想要做的。除了这些,以后一些新技术的标准制定,李泽轩都打算让炎黄书院来做。

    回想前世,某个超级大国为了遏制中国崛起,发起了以科技战为先锋的贸易战,一些国际学会以及技术标准委员会纷纷要将祖国的优秀企业踢除在外,企图让祖国的高科技产业崩塌,那个时候,李泽轩虽然心中愤怒,但他人微言轻、能力也有限,可这一世,李泽轩有能力、更加有地位,他就有必要去推动华夏科技发展,让中国的科技实力去站在世界之巅!

    也许他这一代人做不到,但他可以为后世子孙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这就是李泽轩为什么明明可以混吃等死一辈子,却偏偏要忙前忙后、奔波劳累的原因了!

    他不仅想要打造一个军事强国,还想要打造一个科技强国!!

    “山长,这电流表、电压表难道是专门用来测量电流、电压的?”

    李泰听完李泽轩第三个杀手锏工程后,一脸惊疑地问道。

    李泽轩点头道:“没错!任何物理量,都必须要有一个衡量的尺度、一个定量测量的工具,后续我们要想发展更加精密、更加繁琐的集成电路,没有电流表、电压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制造专门用来测量电阻的仪表!所以青雀,咱们身上的担子很重啊!”

    李泰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然后他皱眉道:“可是山长,我该如何去做电流表、电压表?”

    李泽轩知道让一个刚接触电学一年不到的孩子去制作电流表、电压表,这着实有点为难人,于是他提笔在宣纸上画了一幅草图,出言提点道:

    “喏,青雀,你看!我们可以用电磁感应的原理,来制作电流表。当有电流通过时,电流沿弹簧、转轴通过磁场,电流切磁感线,所以受磁场力的作用,使线圈发生偏转,带动转轴、指针偏转。

    由于磁场力的大小随电流增大而增大,所以就可以通过指针的偏转程度来观察电流的大小。至于电压表,我们可以通过以上原理得出电流,然后串连一个已知阻值的电阻,电流乘电阻得出电压的刻度!”

    李泽轩所说的电流表,叫做磁电式电流表,就是现代学校实验室里经常用的那种。

    李泰在一旁听得频频点头,顿了片刻后,小胖子问道:“山长,这个已知阻值的电阻我们从哪儿弄来?”

    这个问题倒是将李泽轩给难住了,要是放在现代,你让他弄个已知阻值的电阻那不是信手拈来?要多少他就能搞到多少,但这是在古代啊,这个时代的人们大多数连电阻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让他上哪儿去搞一些已知阻值的电阻?

    沉思许久之后,李泽轩终于开口道:“既然咱们没有已知阻值的电阻,那就自己制定一个标准,让工坊锻造一个长宽高均为一寸的钢块,用它来当做一欧的标准电阻,来制作电压表!有了电压表和电流表之后,我们就能够测量所有器件的电阻了~!”

    说来说去,还是标准的问题,这个时代很多标准都没有,那他就只能创造标准,不然很多后续工作都无法继续推进了~!

    李泰闻言,深感佩服道:“山长英明!”

    李泽轩笑了笑,道:“青雀,后面你应该会遇到许多类似的问题,一定要发散思维,敢于想,并敢于做,不然你将来的成就永远不可能超过为师,因为你的学问全是从我这儿学的,你只有敢于开拓进取,才有可能超过我!”

    这货又在给李泰画大饼,说实话,就算李泰天人之姿,就算李泰再努力,照样一辈子都无法在工学方面超越李泽轩,即便有机会,那几率也只有百分之零点零零零一吧!

    毕竟这货的脑袋里可是装着数百年的工学知识,凝结了十几代人的知识结晶,李泰拿什么超越?

    但李泰肯定不知道这些内情,这可怜孩子正充满干劲地点头道:“泰谨记山长之教诲!”

    李泽轩“一脸欣慰”地点了点头,道:“嗯!去吧~!”

    李泰站起身,朝李泽轩拱了拱手,然后斗志昂扬地转身离去了!

    “啧啧!难怪前世的老师们那么喜欢给学生们灌心灵鸡汤,因为的确管用啊~!”

    看着李泰昂首离去的背影,李泽轩低声感叹道。

    要是李泰听到他这番话,非得吐血不可!

    …………………………

    “福伯,劳烦您老这些时日安排人帮我做一样东西~!”

    帮李泰解完惑之后,李泽轩来到福伯的办公室,说道。

    “少爷要做什么东西?”

    福伯起身笑问道。

    李泽轩拿出一沓图纸,有些不好意思道:“福伯,这次做的东西比较复杂,您老先看看,有什么看不懂的,我一会儿再与您细说~!”

    福伯点了点头,然后整个人的注意力全部沉浸到了图纸当中去。

    片刻之后,福伯脸上的惊讶之色越来越浓,待看完最后一张图纸,福伯再也忍不住,问道:“少爷,您这是要造车?”

    李泽轩点头赞叹道:“福伯好眼力!没错,我的确是想再造一种车!”

    福伯皱眉道:“可这是什么车?为什么看起来比马车还要大?”

    李泽轩笑着回道:“我管它叫做电动汽车,原理与电动自行车类似,都是用蓄电池和电机带动车轮转动,从而实现快速前行的目的,只不过这电动汽车体积更大、能装载的人更多、所需要的电能也更多而已!”

    福伯顿了顿,疑惑道:“少爷这想法固然是好的,可是这样一来,车会变得更重,如果再装载更多的人的话,这车怕是很难开走啊!”

    李泽轩摇头道:“这个福伯无须担心,这电动汽车的电机肯定跟电动自行车的电动机不一样,它的功率更大,牵引力也更大,您老只管安排人照着图纸上面做就成了,与电有关的部分,您可以问青雀,也可以问我!不过您一定记得要向少宁和墨姑娘保密!”

    闻言,福伯奇道:“少爷,这是为何?”

    李泽轩笑道:“福伯,这车子是我送给少宁和墨姑娘的成亲贺礼,等到时候打算给他们一个惊喜来着!”

    阎少宁怎么说也是他的好兄弟,好兄弟成亲,这贺礼绝对不能寒碜了,于是李泽轩便想到了这么一出。

    福伯一听,恍然大悟,他颔首道:“原来如此!少爷放心,老夫定会安排人好生帮您造车、并将此事严格保密!”

    他的老脸上满是欣慰,李泽轩跟阎少宁,一个是他的现任东家,一个是他的前任少东家,对于阎、李两家,福伯一直都有很深的感情,李泽轩对阎少宁的婚事如此上心,那证明了李泽轩是真把阎少宁当兄弟看的,福伯心里当然欣慰了!

    同时,对于李泽轩交待的造车事宜,福伯是愈发上心了,暗道自己一定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盯着下面的人好生造车!

    ……………………………

    “恪儿,朕今日听说无数百姓蜂拥至炎黄钱庄想要存钱,不知你在那边还能否忙的过来?要不要父皇再给你添派些人手?”

    傍晚,李恪意外地被李二召回皇宫,吃过晚饭后,李二难得地开始关心起李恪的日常工作来。

    李恪顿时有些受宠若惊,他拱了拱手,道:“多谢父皇关心,不过钱庄那边,儿臣完全能够应付的过来,而且今天中午的时候,山长跟儿臣说过,要为炎黄钱庄招募一批护卫,毕竟钱庄的钱太多,万一要有不法之徒觊觎,那损失就太大了!”

    李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嗯!永安侯的这个安排,甚为妥当,那就按照他的意思来吧!父皇就不多此一举了!”

    “父皇说的哪里话,您能亲自垂询钱庄事务,儿臣和山长就已经感激涕零了!”

    李恪连忙拱手道。

    这话虽有几分恭维的成分,但也有几分真心实意,毕竟之前李二可是不怎么过问钱庄事务的。

    “呵呵!你就别来恭维父皇了,这样的话朕已经听厌了!”

    李二摆了摆手,笑呵呵地说了一句,然后又问道:

    “恪儿,如今百姓们蜂拥至炎黄钱庄、想要存钱生利息,那炎黄钱庄能不能吃得下这么多的钱?到时候能不能付清承诺给百姓们的利息?本来免费为百姓们兑换唐元,已经是钱庄为了惠民而退出的让利举措,如今钱庄不仅不收为百姓们保管钱的费用,还要给百姓们利息,长此以往,炎黄钱庄岂不是会入不敷出?”

    李恪沉吟片刻,开口道:“父皇,炎黄钱庄绝对不会亏本!我们给百姓们的存款年利率为1.75%,而将钱借贷给民间商人的年利率为8%,从百姓那儿收来一百贯钱,若是能将之全部借给商人,那炎黄钱庄凭借这一百贯,一年就能挣来6.25贯!

    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这一百贯钱本来也不是我们的,而是前来存钱的百姓们的,也就是说我们钱庄根本没有用本钱,一年就能凭借的百姓们存的一百贯钱挣取6.25贯,这完全就是无本买卖,而且利润一点也不低!这样的买卖上哪去找?我们的钱庄怎么可能亏本?”

    现代银行的营业收入有很多种,包括存贷款息差、手续费、代销费、投资性收入等,但最主要还是要靠存贷款息差,这是银行的立行之本。同理,如今的炎黄钱庄,其盈利的最主要方式就是存贷款之间的利息差!

    李二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他又问道:“你方才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不过若是前来存钱的百姓太多,而来炎黄钱庄借钱的商人不足以支撑这么庞大的存钱数额,就比如说百姓们存了一百贯,而钱庄只借贷出去了一贯钱,这么算起来炎黄钱庄岂不是还会亏本?”

    能说出这番话,证明李二在之前做的功课很足,要不然他也不会问出这么尖锐的问题。

    李恪这时忍不住笑道:“这个父皇就更加不必担心了!兑钱免佣、存钱生息的这项政策,之所以首先要在蓝田县试点运行,主要就是因为蓝田县的商人十分活跃,各种大大小小的店铺正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蓝田县的市坊之中,周边县城的商客更是往来如织,在这种情况下,蓝田县的商人们对于金钱的需求,自然要比别处的商人要高很多!

    每逢月末,蓝田县的炎黄钱庄便会出现钱荒问题,如今得到了百姓们积极的存款,钱庄以后估计再也不会出现钱荒,这对于钱庄的扩大经营非常有好处。在此之前,儿臣与钱庄的幕僚团仔细核算过,按照钱庄当前的业务量现状,吸收的存款只要在五十万贯以下,便绝计不会亏钱、甚至还会大赚!”

    “哦?恪儿你这么有自信?”

    李二忍不住笑问道。

    李恪答道:“那是当然,父皇别忘了,咱们钱庄的贷款利率虽然高于存款利率,但相比于民间的其他大户借贷放利钱,咱们钱庄向商人们借贷时所征收的利息实在是低得不能再低了。仅凭这一点,只要商人们缺钱就肯定会来我们炎黄钱庄借钱。因此倒不必担心会不会亏损的问题了!”

    “唔,蓝田县炎黄钱庄的贷款年利率只有8%,相比于民间借贷,这利息倒的确是低的紧!”

    对于民间之事,李二还算是有些了解的,闻言点头道。

    这个8%的贷款年利率在现代人看来可能有些恐怖,但对于古代人来说,这利率简直是太便宜了!这个时代,月利率在10%都能称之为“业界良心”了,月利率10%,年利率就直接上百了,有点太贵了!

    尤其是隋唐时期,朝廷设置了一种叫“公廨本钱”的专款用于官方发放贷款,其职能有点类似于现代的银行。公廨本钱由各州令史经管,借出五万本钱,每月收取利息四千文,年息约达100%。

    所以,炎黄钱庄这个借贷利率,对于那些缺钱的商人们来说,简直就是“天赐甘霖”!

    ………………………<!-- 69s:89950:42625931:2019-06-08 01:20: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