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7章 你们始祖是一条蛇?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0
第2907章 你们始祖是一条蛇? “哼,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人奴这种所谓不肯放弃的性格,认不清自己的处境。”天厉面露怒意。 在他看来,凌冽完全就是一只弱小的蝼蚁,任他生……
    第2907章 你们始祖是一条蛇?

    “哼,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人奴这种所谓不肯放弃的性格,认不清自己的处境。”天厉面露怒意。

    在他看来,凌冽完全就是一只弱小的蝼蚁,任他生杀,可竟然还坐着要杀自己的美梦。

    凌冽口中喷洒出来的鲜血滴在了射日神弓之上,嘿嘿一笑,道:“这千万年来,天神族不知道残害了我多少族人,今天就先取你的性命,就当是利息吧。”

    “你的想法太可笑,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跟我走吧。”天厉张开大手抓向凌冽。

    然而,陡然之间,黑色的射日神弓之上迸射出了夺目的金芒,可怕的锋芒冲天而起,那一霎那,仿佛整个苍穹都被洞穿了。

    一旁的玉鳞突然脸色一变,她感觉到此时凌冽身上那磅礴无尽的可怕气息,但与此同时,她还察觉到了一丝让她熟悉无比的气息。

    “怎么可能?他身上怎么可能会有……”玉鳞满脸的难以置信。

    天厉也是心里猛然一跳,因为他感觉到了毁灭般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他有一种死亡的威胁。

    “这是……射日神弓,不可能的,后羿已经死了上万年……”

    除了人族,最熟悉的射日神弓的就是天神族了,当年后羿可是凭借此弓,一口气射杀了天神族九位修炼烈阳神功的至尊强者!

    尽管不愿意相信,但那种死亡威胁却是越来越清晰,天厉大惊失色,转过身一脚跺在了地上,身体踏空而起向远空飞掠。

    他是要逃走!

    “嘿嘿,现在想走?已经晚了!”

    凌冽冷冷一笑,战刀搭在弓弦之上,可怕的力量席卷了天地,弓弦松开,爆发着金芒的战刀宛如神罚一般射向半空之中的天厉。

    轰!

    璀璨的金芒爆开,在巨响之中夹杂着天厉的惨嚎声。

    功力被射日神弓掏空,凌冽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可是表情却凝重无比,因为天厉的躯体并没有炸开,变的尸骨无存,而是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他之前无比自信射日神弓能够射杀武神之下的强者,可是天厉竟然活了下来。

    只见天厉胸口被战刀洞穿出一个巨大的血洞,能够清晰的看到他胸腔之中的内脏,鲜血不断的溢出。

    天厉挣扎着站起身来,脸上满是怨毒跟恨意,咬牙厉声道:“该死的人奴,你竟然敢伤我,我要将你挫骨扬灰,不,我不杀你,我会留着你的神智,控制你的身体,将你变成我的一条狗!”

    他是天神族的天才强者,自命不凡,从来还没有过今天这种战绩,而且还是天神族的大敌人族所致,这让他觉得被凌辱了。

    凌冽面如死灰,天厉被他重创了,战力估计连一成都不到了,可是,他的全部功力都被射日神弓抽走了,只要天厉还能动,就可以杀了他。

    “还真是不捉死就不会死,这下算是真的要完蛋了。”凌冽知道今天可能就再也难以逃出生天了。

    天厉拖着步子,走向凌冽,一掌拍了下去。

    凌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只希望天厉直接杀了他,如果被带回天神族,可能他会比死还要痛苦千百倍。

    砰!

    一声巨响,凌冽并没有觉得疼,难道人死了之后就感觉不到疼了吗?

    当他睁开眼睛之后立即就愣住了,只见天厉倒在了自己跟前不省人事,而玉鳞则是脸色冰冷的站在一旁。

    “你……”

    很明显,是玉鳞出手了,救了他一命。

    “谢谢你救了我。”凌冽长出了一口气,这一次太玄了,差点儿就把小命交代了。

    “哼,我没有兴趣救你,我这样做只不过是想问你一件事情,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我会将你交给天神族。”玉鳞冷声道。

    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凌冽连忙道:“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一个问题而已,换自己一条命,太划算了。

    “说,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我们天麟族始祖的气息?”玉鳞喝问道。

    “始祖,什么始祖?”

    凌冽一头的雾水,到今天为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天麟族,怎么可能会跟人家的始祖有关系?

    “你身上有始祖的气息,就必然跟始祖有过关联。”玉鳞道。

    凌冽想了半天,摇头道:“抱歉,我可以保证,我绝对不认识你们的始祖。”

    “不可能!”

    玉鳞顿时大怒,道:“看来你是不打算跟我说实话了,现在我就打断你的手脚。”

    凌冽连忙道:“喂喂喂,你们可是有过血誓的,不会与人族为敌。”

    玉鳞冷声道:“我没有与人族为敌,我只是想要问你关于始祖的消息,你不配合而已。”

    她说完就要动手,凌冽连忙道:“等一下,等一下,要不你先说说你们始祖是谁,也有可能我见过,但是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也有可能啊!”

    还的确有可能是这种情况,之前天禽族说他跟他们的始祖不死神煌鸟有关,如果不是知道饭饭的样子,他还真的不知道。

    “我们始祖是我们天麟族的最强者。”玉鳞道。

    凌冽一阵无语,道:“我也知道他是你们族的最强者,但他要是不说出来,我也不知道啊,你说说他长什么样吧?”

    “当然是跟我们长的一样。”玉鳞道。

    凌冽苦笑不得,道:“那我保证,我真的没有见过啊,大姐,我发誓!”

    “不可能,你身上有始祖的气息,就一定跟她有过接触,我要打断你的手脚,不然你不会说实话。”玉鳞不相信。

    凌冽叫了起来,道:“大姐,不如你就说说你们始祖的情况,如果我真的见过,了解情况之后,或许能够想起来什么。”

    玉鳞沉吟片刻之后,道:“其实,我也没见过始祖,但是在我们族地留有她的蜕衣,上面还残留着她的气息……”

    天麟族的始祖其实跟天禽族的始祖相差不是太多,曾经是天麟族的至高存在,当年一场大战,却意外的消失了,天麟族寻找了万年之久,都没能有任何的线索。

    凌冽沉思一下之后,道:“你刚才说你们族地还有你们始祖的蜕衣,难道你们始祖是一条蛇?”

    <!-- 50zw:107400:53309499:2019-05-19 12:45: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