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9章 最痛苦的记忆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1
砰 水心妍被水球击中。 下一瞬,一股股陌生的记忆,在大脑中疯狂涌现。 她成为了一个旁观者,在短时间内,看完了陈二宝这一生中,最悲痛的事情。 记忆里,他吃百家饭长大……
    砰

    水心妍被水球击中。

    下一瞬,一股股陌生的记忆,在大脑中疯狂涌现。

    她成为了一个旁观者,在短时间内,看完了陈二宝这一生中,最悲痛的事情。

    记忆里,他吃百家饭长大,被人瞧不起,所有人都想要霸凌他。

    挫折面前,他百折不挠。

    一次次险象环生,终于有朝一日,成为了一名修士。

    可进入修仙界,没有人瞧得起他,他就像是一个异类,是一个垃圾,是他们可以随意碾死的蝼蚁。

    可陈二宝依旧没有放弃,一路上,披荆斩棘,疯狂的提升实力。

    就在她认为,陈二宝这一生,终于苦尽甘来的时候。

    一个拿着酒壶的小老头横空杀出,夺走了他的妻子,

    任凭他拼尽全力,可在酒神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最后酒神在大笑着,留下了虚空府三个字,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本以为,陈二宝会颓废,会借酒消愁,甚至一蹶不振。

    可他几乎没有停留,一边疯狂修炼,不断努力提升实力,一边寻找虚空府和神界的线索,在父亲和朋友的帮助下,他终于踏入神境。

    可进入神界后,他依旧被人视之为蝼蚁,仅仅因为不想为奴,就受到古大风追杀,费尽千辛反杀之后,又遭到糊涂不分青红皂白的全城通缉。

    看到这里,水心妍感觉心惊肉跳,她实在无法想象,这种十死无生的情况下,还能怎样死里逃生。

    随后,她看到了奥特兰森林中,陈二宝毅然决然服下摇光冰魄剑丹。

    她惊骇的发现,原来陈二宝的冰剑传承,竟然这样来的。

    她突然觉得,陈二宝真的幸运,若无越王叉帮他分担剑丹中神力,以他普通神的实力,早已经被撑死了。

    可随后,画面一转,大帝的疯狂进攻,让她感到胆颤心惊。

    稀流境对战巅峰境,如同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换做是她,也无法想到,该怎么破局。

    就在这时,生死危机中,陈二宝硬生生吞了上神魂,水心妍惊的下巴掉在地上,要知道,上神魂中蕴含的恐怖能量,即便是巅峰境下神,都要准备数月,焚香祷告,祭奠上神,才敢吸收。

    陈二宝本就重伤,又处于生死危机中,必定爆体而亡。

    可陈二宝非但吸收成功,更是借助上神魂中力量,击败大帝。

    这份胆识,这份气魄,这么冷静,无不让水心妍感到震惊,她不由自主的将火行云等人拿来和陈二宝对比。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她震惊的发现,在陈二宝面前,七星剑子除了出身尊贵,功法高级,灵丹妙『药』更多之外,竟找不到一丁点的优点。

    记忆,如同万花筒一般闪过。

    命运的不公,强者的压迫,可这一切,都没能打倒陈二宝,反倒成为了他成长的动力。

    她再睁开眼时,目光中,写满了复杂。

    这样的陈二宝,加入七星剑宗,会让她们如虎添翼。

    可惜,他和其余几人的关系,太差了。

    “摇光冰魄剑,是七星剑宗最强的一剑,只要冰剑再,再组一个七星剑子,又如何。”

    想到这里,水心妍握紧了拳头,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离尘幻境,可以让她们,看到彼此心中最痛苦的那份记忆。

    陈二宝看到了蓝萱莹,也看到了于德水。

    画面中,他听到了蓝萱莹在河边,和水心妍的交流,知晓了蓝萱莹对他的心意。

    他笑的有些苦涩。

    对蓝萱莹,他心中带着感激,若非对方,他活不到现在。

    可心中,却只将对方当成朋友。

    何况,他心在虚空府,又岂会在这里,谈儿女私情。

    “出了神境,她回梦阳城,我去坤宁城,各奔东西之后,她就该释然了。”

    蓝萱莹的想法让他有些吃惊,可于德水的记忆,却让他感到震撼,于德水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对修炼不感兴趣,可实际上,他几乎每晚都会彻夜修炼。

    这些年,他修炼过无数神技功法,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于家的扫地功,是一部哪怕于家下人,修炼十天都能掌握的最低阶功法,可于德水修炼整整一个月,竟然依旧无法成功。

    挫败,并未让他放弃。

    哪怕收效甚微,他依旧每晚拼命修炼,普通人修炼一天提升的神力,他需要修炼三天,甚至更多,挫败感并未让他放弃,这才有了,如今浓郁境的实力。

    “没想到,德水看似嬉皮笑脸,可背地里,竟然这么的努力,”

    自己能看到别人的记忆,那么他们

    想到这,陈二宝面『色』变的有些阴沉。

    水心妍之前只是猜测,可现在,一定已经确定了他会冰剑这件事情。

    不过水心妍的态度,是以拉拢为主,他猜测,水心妍会将此事藏在心中,等到机会降临再来拉拢。

    可让他疑『惑』的是,在这里他并未感受到水心妍的记忆。

    是她身上有什么宝贝,还是说,她的记忆力没有任何悲伤的事情

    “老陈”

    听到声音,陈二宝扭头一看,就见于德水哭的梨花带雨。

    “老陈啊,没想到你以前过的竟然这么惨,什么也不说了,以后你就是我于德水亲兄弟,有我一条鱼吃,就有你一口汤喝。”

    于德水以为,自己这种破体质,已经够惨的了。

    可看到陈二宝的记忆后,他才明白,自己虽然被人瞧不起,被欺负,可至少,他衣食无忧,也从未有过生死危机。

    可陈二宝,一路走来,经历的生死危机,比他听过的都多。

    他抓起陈二宝的衣服边擦眼泪边喊“老陈你放心,回去之后,就去问『奶』『奶』关于虚空府的事情,那个贼老头敢抢我兄弟的老婆,我必杀他。”

    “于兄威武,区区上神而已,于兄一只手就能捏死。”陈二宝面『露』笑意,调侃了一句。

    “上,上,上神”于德水磕磕巴巴的喊“陈兄,我脑袋好疼,我刚刚说什么来着呀,我好像忘记了。”

    “走走走,咱们赶紧去找蓝姐姐和水姑娘,这四周阴森森的,她们太危险了。”<!-- qingkan:149260:90873798:2019-09-18 04:33: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