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安排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2
叶诚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我看到他们两个,也就是高,为什么他们两个能合作相处这么长时间了。 “对了,诚哥,我们也在不同的城市建立不同的……
    叶诚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我看到他们两个,也就是高,为什么他们两个能合作相处这么长时间了。

    “对了,诚哥,我们也在不同的城市建立不同的平台,而我们也可以留下来一些比较隐秘的通道可以到达其他城市的平台,可以和其他城市的玩家交流。不过这一套就让玩家自行挖掘了。”凌天行咧嘴一笑,道:“这样也就有一些变化的玩法了。”

    “这个想法比较有意思。”叶诚也是啧啧称奇,道:“可以加进去。”

    凌天行听到,顿时沾沾自喜的笑了起来。

    叶诚拍了拍凌天行,道:“这个项目就交给你们了,不管有什么想法,你们都可以试着往里面加一加,天行本身就是程序员出身,所以他和诚宇科技那边接触就好。”

    陆明宇看着叶诚要走,连忙就上前两步,道:“叶总,今天下午我请一个假。”

    陆明宇其实刚才有些恍惚,就是叶诚和凌天行说话他都没有认真听。

    就在刚刚他还说着去诚宇科技处理一下他们这个项目的事情,已然把他的事情都已经忘在了脑后。

    但在刚才,陆明宇眼睛看到了一个茶几上的东西之后,就想起来一些事情。

    不过他的决心比刚刚还要强烈了。

    叶诚回头看了一下凌天行,瞬间就明白,笑了笑道:“当然可以,让天行陪着你吧,这样至少身边有个出气的人。”

    凌天行:“……?!”

    自己难道不是一个可以倾听的人,怎么成了一个出气的了。

    还有,经纪人殴打明星,第二天是会上热搜的!

    “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一些怎么样的举动,到时候如果我们两个起了争执,凌天行在其中受伤,那我就过意不去了,或者出现一些什么其他的原因,凌天行不知道还出现什么状况,他的身份不适合参与进来,我也不希望我和她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陆明宇摇了摇头,道:“凌天行身边可是常年都跟着狗仔。”

    凌天行嘴角抽搐了一下,看样子前面什么自己受伤或者导致自己曝光不是真的吧,主要还是怕狗仔把他们都拍进去了。

    “我和我的律师去就可以了。”陆明宇笑了一下,道:“我是真的下决定了。”

    “那某人昨天晚上还要喝酒,今天早上起来还要打游戏,这么多反常的反应,难道不能说明点什么?”凌天行有撇了撇嘴有些非常不满的说道。

    陆明宇:“……”

    我想说那个是我的失误,你信吗?

    “其实这件事情在你的心里应该是一个心结。”叶诚笑了一下,道:“虽然你的情况和我们不一样,但是你要知道,合适你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在你身边,你都快感觉很开心,什么话都想说,哪怕说的都是一堆废话,在他身边,你会感觉很自在,但是不合适的人就好像两个不合适的齿轮,根本就合不到一起,除了碰撞就是摩擦。”

    陆明宇点了点头,道:“其实我在三个月前都有这个想法了,但是我以为,她可以因为我而改变,但是没想到只有变本加厉,没有因爱而变,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原因变成这个样子,但在刚开始,我们两个的感情真的是让我很满足。”

    “昨天晚上,我只不过是想小喝两杯酒而已。”陆明宇瞪了一眼凌天行道:“不知道小饮怡情,大饮伤身吗?”

    “早上是酒后后遗症!”陆明宇这话说的就有些心虚了。

    其实他早上起来以后,对于昨天的事情还是感觉有些梦幻。

    在陆明宇醒来的时候,就意识到生命里从今以后以后就会缺少一个人了,所以他就是感觉有些失落。

    所以说了一些胡话,稍微沉腻了一会。

    游戏失败其实不仅是凌天行挂机的原因,刚刚他一直在听凌天行和叶诚说话,他意识他自己不能这样了。

    凌天行不在于这一局的原因,其实也是因为这一句是一个自定义的人机。

    玩不玩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所以叶诚刚才有点儿诧异,凌天行刚才居然挂机。

    “是是是,您说的都对。”凌天行连连求饶,现在在此人悲伤的时候,他还是选择退步。

    “所以你打算今天下午去找她吗?”叶诚看着陆明宇,没想到这决定做的也是如此决绝。

    “是的,我也感觉这件事情需要快点解决了,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有一点超出控制了。”陆明宇眼睛里面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叶诚知道,陆明宇应该是打定主意了。

    叶诚看着陆明宇的样子,也是看了一眼旁边的吴梦,其实感情这个问题是最复杂的,有时候并不是想着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

    陆明宇哪怕现在已经打打定了主意,到时候见到人的时候肯定还会犹豫。

    叶诚沉默了一下,但她没有去劝陆明宇,因为这是个人感情,这件事情他不适合参与进去。

    这也就是为什么叶诚让凌天行跟着,也只是为了多一点保障。

    不过看陆明宇现在的样子,他应该是打定了主意要自己去解决这件事情,再加上陆明宇刚才已经拒绝了叶诚,那么想让凌天行跟着,就是更加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叶诚抿了抿嘴,道:“好吧,早点解决。”

    陆明宇叹了口气,这一次确实是他心里也有一些情愫,让他也有些犹豫。

    虽然他平时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但是他你没想到自己在感情方面居然这么脆弱。

    但是现在,他也只有这么一条路走。

    也许到时候谈的不是很好,但是陆明宇是真的打定主意了,这段感情其实在拖累着他自己,有时候说转让离开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和叶诚想的不一样,陆明宇真的没有打算把这件事情继续拖沓,因为这不是对他的不负责,而是对她的。

    陆明宇这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帮她考虑而已。

    自己耽误了她大半年的时间,也是耽误了他的青春,毕竟她放弃工作那么久的城市,而和自己来到这么一个对她来说很陌生的地方。

    这不是分手费,也不是补偿,而是陆明宇认为自己应该给她的。

    这是他的愧疚。

    是他忙于工作,让这段感情不经意间变味了。

    陆明宇不懂,他们两个之间到底是出现了什么事情?

    居然会让自己曾经那么喜欢的姑娘,变成一个这样的女人。

    陆明宇也是想在今天去问问答案,这也是他心里存在了很久的一个谜团。

    陆明宇和几个人絮叨了几句以后,就一个人先离开了。

    凌天行站在原地盯着陆明宇的背影,道:“诚哥,为什么我感觉有点儿奇怪。”

    “其实不只是你,我也是。”叶诚也转过头看着陆明宇的背影。

    吴梦撇了撇嘴,你自己闹分手吵架,希望有人看着你吗?

    这有什么看不懂的?

    吴梦感觉自己已经无力吐槽这两个直男了,幸好自己收了其中一个,不然这世界估计又会多一个单身狗。

    “不过其实还不错。”

    吴梦看着叶诚,露出来一个甜甜的微笑。

    不过这两个男人都没有注意到。

    至于刚刚出了门的陆明宇,其实他自己准备了文件,准备了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而他所说的自己和自己的律师一起过去,其实是一句假话,实际上,他自己就是自己的律师。

    陆明宇将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叶诚和凌天行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陆明宇似乎是在拒绝他们的帮助,所以现在他们能为陆明宇做些什么?

    叶诚也不知道,因为他对陆明宇的了解也只是工作上的,而陆明宇和凌天行不光是工作上的伙伴,还是生活里的伙伴。

    所以最了解陆明宇的应该是凌天行吧。

    “诚哥,放心吧。”凌天行琢磨了一下,道:“陆明宇想做的事情没人能阻止他。”

    叶诚:“……??”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自信,叶诚都感觉自己看不懂了。

    “诚哥,你别忘了当初我能走出我的戏路,都是谁的功劳了。”凌天行笑了笑道:“这句话我真的没有夸张,陆明宇下定决心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去做,绝对不会因为任何事情中途放弃……当然,除了他做不了的事情。”

    “那这个事情是他能做了的事情吗?”叶诚奇怪的看着凌天行。

    “他为什么做不了?”凌天行非常奇怪的看着叶诚,道:“这不就是一个分手的小事情,直接说一句不就完事儿。”

    “所以你刚才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吗?”叶诚有些搞不明白了,这家伙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心大。

    凌天行抿嘴,道:“诚哥,你知道这是他的感情问题,所以……我真的不好参与。”

    “你现在知道避嫌了?”叶诚无语,当年他们两个之间闹分手的时候,凌天行一会儿和吴梦站一边,一会又挺自己。

    叶诚都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跳脱的这么厉害。

    “不是我想避嫌,是他早上警告我。”凌天行非常小声的说道。

    叶诚:“……”

    “所以你……”叶诚指了指凌天行,道:“就这么放任不管了。”

    “怎么可能!”凌天行看着叶诚和吴梦,道:“就是感觉咱们人有点太多了,所以我一个去就好了。”

    “你刚才是为了支开我们?”叶诚指了指自己和吴梦,他怎么也有点看不懂凌天行了,他们两个可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从来没有隐瞒的好兄弟。

    “嗯。”凌天行看着叶诚,道:“这件事情我感觉和我有点关系。”

    “我要想去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凌天行看着叶诚,道:“我日常隐藏很习惯了,但是你不行,万一被陆明宇或者那个女人认出来了,那么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叶诚看着凌天行,道:“你是真的这么打算的吗?”

    “当然!”凌天行看着叶诚,道:“你看看我的游戏都能挂机,追你这件事情对我有多重要了吧。”

    “大概能感受到一些。”叶诚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感觉有些奇怪,凌天行这操作也有点太神奇了吧。

    “所以,这件事情就放心的交给我吧。”凌天行拍着胸脯,乐呵呵的说道。

    叶诚看了一眼吴梦,不过很显然,吴梦也正在懵逼,虽然他已经搞清楚了现在是怎么一个状况,但是没搞清楚凌天行是怎么一个状况?

    这两者好像有天壤之别。

    “那就交给你了。”叶诚也不打算继续研究了,下午还要开会,公关这边本来也是要参与的,到时候就让那边的几个负责人过来吧,反正这个会议有关诚宇集团接下来的走向。

    现在过去的不少计划重新开放,本来就让诚宇集团变得更忙了,现在产业扩展的速度也很快,所以,处处用人还要安排,等等。

    反正叶诚下午确实脱不开身,所以现在凌天行,自然也就让叶诚安心一点。

    陆明宇对于诚宇集团也是很重要的人物,陆明宇和凌天行就好像两把利剑,当初正是他们二人双剑合璧,诚宇集团才能从破败中走出来。

    可以说功不可没。

    “得嘞。”凌天行顿时更开心了,“谢谢诚哥。”

    叶诚一愣,为什么还要感谢自己,这不就算是自己派给凌天行的人物,难道说……这是凌天行这感觉自己没有跟着一起去。

    叶诚突然间有一些后悔了。

    吴梦看着欢快出去的凌天行,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叶诚,道:“为什么为种你被莫名其妙嫌弃了的感觉。”

    “难道不是我们两个?”叶诚转头看着吴梦笑道。

    “我可从来没有要去的想法。”吴梦撇了撇嘴,道:“天行也没有问我,很明显就是知道我不想去。”

    “那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想去了?”叶诚冷哼一声,看着吴梦嘲弄的眼神,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看吧,你这个笑容包含着多少的复杂情感。”吴梦又撇了撇嘴

    两个人别说别聊,就这么离开了,凌天行的话特很快就被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