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直男的思维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3
“你姑父在这边也有好些个朋友,估计要初八之后才会回去,他公司那边初十还有个项目要谈。” “这样啊!我还想着你们能在这边多玩一会呢!”岑今失望的撅着小嘴,语调都……
    “你姑父在这边也有好些个朋友,估计要初八之后才会回去,他公司那边初十还有个项目要谈。”

    “这样啊!我还想着你们能在这边多玩一会呢!”岑今失望的撅着小嘴,语调都明显降了好几个度。

    “等你和柏舟决定日子办婚礼了,我和你姑父不是还要回来的吗?”聂姵蓉笑着嗔了她一眼:“到时候还要回来给你添嫁妆呢!虽然说你和柏舟已经领证了,这先后顺序错乱了,但我老早就给你准备好嫁妆了,就等你穿着婚纱出嫁的那一天了。”

    “谢谢姑姑。”岑今会心一笑,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谢什么,我和你姑姑又没有女儿,你就相当于是我们聂家沈家的宝贝一样,这嫁妆不给你留难道给向琛那臭小子留啊?”沈愠松笑着接话,说到沈向琛的时候,情绪明显要高亢了些。

    “表哥听到后肯定会怀疑不是姑姑和姑父亲生的。”

    “我们倒是希望他不是我们亲生的。”聂姵蓉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你姑父一直想让他继承家里的公司,他不干啊!非得自己弄一个游戏公司,现在倒是有点起色,创业的时候向你姑父借了一百二十万,一年的时间连本带利的还了,本来是想着让他知难而退的,哎。”

    “那不挺好的嘛!说明表哥有这方面的天赋呀!好多人你给他一百二十万,他都能败一百二十呢!甚至更多。”

    “所以现在我们也懒得管他了,他爱干嘛就干嘛了。”

    几人在车里说说笑笑着,没一会的功夫就到了别墅,秦女士热情的迎了出来,拉着聂姵蓉的手嘘寒问暖,又去厨房把她早已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来,三人边吃边聊着最近的近况。

    下午四点时,沈向琛就回来了,秦女士就让岑今去隔壁和俞惠女士他们打个招呼,让他们晚上的年夜饭在她们这边吃算了,人多也热闹,俞惠女士自然是欣喜应了,三人在厨房里合计了下,俞惠女士还把家里事先买好的食材也一并拿了过来,准备来一个丰盛的年夜饭。

    而沈愠松和江予扬也是许多年没见了,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边下着棋,其乐融融。

    晚上七点多开饭,桌边围坐满了人,热闹极了,只是江柏舟和沈向琛被沈愠松和江予扬拉着一起喝酒,江柏舟还好,中午没喝酒,沈向琛不同,他中午被他下面的员工灌了不知道多少杯酒,要不是他酒量好,估计现在还倒在床上起不来呢!

    但江予扬和沈愠松都是长辈,他也不好拒绝,适当的喝了几杯,但不曾想,就这几杯酒,就真的让他有了头昏的感觉。

    而江柏舟也是,最后也是遭不住了,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是真的喝不下了,吃了几口菜之后,和沈向琛神同步的醉倒了在桌上,就连倒下去的方向都是一模一样的。

    “爸,姑父,你们是不是在这酒里面下药了?”岑今看着他们两人,嘴角轻微抽搐了下,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脸认真的看向还在把酒言欢的江予扬和沈愠松。

    听了岑今的言论,江予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这俩的酒量看来还有待提高啊!这样下去可怎么行。”

    “没错,太差了。”

    “……”

    岑今撇了撇嘴,这俩一唱一和倒是喝得逍遥了,但她也不好说什么,叹了口气,正准备起身把江柏舟和沈向琛抬走,就听见俞惠女士的声音响起:“行了,就你酒量好,自己几斤几两是不记得了是不是?向琛今天中午就喝了不少酒,你还膨胀起来了,谁给你的面儿啊?”

    被自己老婆这么一吼,江予扬拿着酒杯的手也跟着抖了抖,杯子里的酒都散了一半出来,面上的笑容立马一收,默默的放下手中的杯子,开始闭口不言了。

    “就是,辛亏现在没风吹进来,不然就要把你们吹飘了,自己多重心里没点数是不是?也不怕摔下来的时候把脑子摔没了,赶紧给我消停点,把酒收了,吃菜。”一旁的聂姵蓉也拍了下桌子附和着,指着沈愠松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沈愠松在他老婆拍桌子的时候,身子一激灵,脸上的笑猛地一僵,怂怂的缩了缩脖子,也不敢看聂姵蓉一眼,乖乖的把酒杯放下,一点点把面前的酒瓶子推远一些,一副老实巴交的收回手,低着头,也不说话。

    岑今见他们这样,不由的好笑了起来,看来沈家和江家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怕老婆啊!

    “行了,别说了,他们也是高兴,大过年的,先把柏舟和向琛扶到房间里休息吧!这样趴着也不舒服。”秦女士笑了笑,便起身抬手招呼着,说完,走到江柏舟和沈向琛的中间。

    岑今和俞惠女士还有聂姵蓉这才起身也走了过去,聂姵蓉和秦女士搀扶着沈向琛,而岑今和俞惠女士则扶着江柏舟,分别上楼和回了隔壁别墅,最终饭桌上只剩下江予扬和沈愠松,两人见她们都离开了,不由的相视一笑,举起那杯还没喝完的酒轻轻一碰,将其喝完,然后开始扒拉碗里的饭。

    回到房间后,俞惠女士就笑着问:“岑今,你吃好了吗?”

    “嗯,吃好了。”

    “那你在这里照顾柏舟吧!就别过去了,我和你妈还有你姑姑她们收拾就好了,他也是难得喝多一次,用热水给他擦一擦吧!我待会给他们煮点醒酒汤,免得他们半夜会起来难受。”

    “好,辛苦了,妈。”

    “有什么好辛苦的,倒是要辛苦你了,要照顾柏舟了。”

    “没事,应该的。”

    待俞惠女士离开后,岑今深呼吸一口气,弯身将他的鞋子脱下来,又去浴室打了一盆热水,拧干毛巾,帮他擦拭着身上的汗。

    大年初一的这天早上,江柏舟的早餐就是两个包子配一碗醒酒汤,还顺带俞惠女士的白眼,江予扬也没好到哪里去,俞惠女士的白眼可没少挨,在饭桌上,这两人成了难父难子了。

    吃过早餐后,两人就携手去了隔壁秦女士拜年了,好收获了聂姵蓉女士的一个大红包,岑今本来是没好意思收的,毕竟她早就成年了,现在都已经结婚了,但聂姵蓉硬要岑今收着,说大过年的推推搡搡不合适,岑今无奈只好接受了,倒是一旁的秦女士附和的说聂姵蓉太惯着岑今了,还把她当做小孩看。

    大年初二的那天,岑今特意去了趟叶聆然和余霏词家,因为陆时疏没有回家过年,她只是给她打了个视频过去,云熙因为大年三十就出去浪了,她也就发了个微信问候了下。

    大年初三,江予扬就应了之前的承诺带着俞惠女士去旅游了,而且就和岑今说了声,压根没搭理江柏舟,后来江柏舟打电话去问,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俞惠女士给挂了,事后还被拉黑了。

    岑今努力憋着笑安慰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可能妈是不想被打扰,她好不容易和爸出去玩一次,我们就不用管了啦!”

    气得江柏舟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眼神里充满了委屈巴巴的看着岑今,岑今看着都有些不忍心了,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爱的抱抱。

    年初八的时候,岑今的工作室和江柏舟的咨询室也正式开工,岑今还特意给刘知宴她们准备了红包,相反,到了江柏舟的咨询室的时候,就不太一样了,路郗泽是给卫萱和朗静分别准备了红包的,涂个高兴和氛围嘛!

    老板给员工发红包都是正常的事情。

    但卫萱和朗静两人等了一个多小时,坐在办公室里的江柏舟没有半点反应,最后她们两个实在是没忍住,在看江柏舟出来倒水的功夫,两人立马上前拦住他的去路,那脸上的笑就如春日里的阳光那般灿烂,就差脑门上没写‘要红包’这三个字了。

    但江柏舟冷眼一抬,眼眸一眯,蹙着满满的冷意睨着她们两个,让她们莫名的有些发毛,在心里准备打退堂鼓的时候,就听见江柏舟那冷淡的声音传来了过来:“卫萱,我上次放假前和你说的资料,我刚刚看了下,你全错了,待会拿回去改。今天下午下班之前给我。”

    卫萱一听,脸上的笑就绷不住了,他就知道在江医生这里绝对讨不到什么好话的,就连当年三十的时候,他也只给她和朗静发了简单的四个字‘新年快乐’,然后她们两个回了一个表情包,以及一句‘江医生你也新年快乐哟’,他指回了一个简单的‘嗯’字,话题就终结了。

    “是。”卫萱委委屈屈的垂下脑袋,闷闷的回了一个字。

    朗静在旁边尴尬的笑了笑,在心里默默心疼卫萱三秒钟,也不好意思开口了,便默默侧开身子让江柏舟过去。

    “哎,老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是不是?大过年的,开工第一天你就训卫萱,小心她辞职给你看。”站在玻璃围栏前的路郗泽悠闲的靠在上面,一手端着咖啡细细品着,看完他们这情形之后,就忍不住出声为她们两个打抱不平。

    一听到路郗泽的声音,卫萱和朗静就感觉自己的救世主来了,纷纷朝路郗泽投去救助和希望的眼神。

    路郗泽看着俩小姑凉这急切的眼神,不禁笑了起来,抿了一口咖啡,换了一个姿势站着,承载着她们两人的希望继续开口道:“今天好歹是年后开工的第一天,你不应该发个红包什么的表示一下吗?她们两个可期待了一个早上了,结果还被你批了一顿,你这老板做的也太不像样了吧!你学学我,我这早上一来,就拿两个红包把她们的嘴给堵上了,这以后做事肯定会更加用心尽力了对吧!”说完,路郗泽还给卫萱和朗静使了一个眼色。

    “是的,是的,江医生以后吩咐的事情我一定会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快速完成的。”卫萱笑眯眯的点头,附和着路郗泽的话,言之凿凿的说道,她为了这个开年红包也真是不容易啊!

    一旁的朗静也笑眯眯的点头,满脸期待着,目光从路郗泽身上转到江柏舟身上。

    江柏舟敛了敛眸光,眉头飞扬着,似乎对他们所说的有些疑惑和不解:“红包?”

    “你不会真的没准备吧?”路郗泽看他这反应,不可思议的笑着反问。

    江柏舟抿唇,冷眸不着痕迹的扫了他一眼,稍稍思衬了会后,才缓缓开口道:“知道了,先去把那份资料改了,明天要用的。”

    “是。”卫萱笑着应,知道江医生向来说一不二,既然他没有拒绝,就说明这个红包是有希望的。

    江柏舟端着杯子回到办公室之后,卫萱也跟着进来,拿她那份之前弄错了的资料,在接过那份资料时,卫萱朝江柏舟微微颔首了下:“江医生,我会在今天下班之前重新交上来一份新的。”

    “嗯。”江柏舟淡淡的发了个单音,目送她离开后,便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和卫萱的对话框,想了想,还是转了一个‘666’的开年红包过去,顺带也给朗静也发了一个同样的红包过去。

    卫萱和朗静在收到江柏舟这个红包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也没有之前那种无力感了,现在做啥都是心情美美的了。

    “看一个红包就能解决的事情,你居然会想不到啊!”路郗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门口,摇着头,叹着气吐槽道,言语间满是失望。

    “你要不要也考虑一下给我发个红包?”江柏舟放下手机,饶有深意的看着他,淡声反问。

    “为啥?”路郗泽一愣,满脸迷茫的看着他。

    “你过来不是给我发红包的?”

    “当然不是。”

    “那就出去。”

    “啧,无情。”路郗泽嫌弃的斜睨着他,摆了摆手问:“你今天有预约患者吗?”

    “没有。”

    “我也没有,所以,下午我准备不来了。”

    “所以?”

    “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我请客。”

    “我约了我老婆。”

    “哦,那我不配,走了。”路郗泽一听,直接撂下这句话,没多做停留转身就出了办公室。